4、chapter.4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西中一开学就是模拟考。

    宋方霓在竞赛模考中遭受重大挫败,参加常规考试却胸有成竹,这次的考场上,她提前一个小时就做完卷子。

    西中为高三的学生住宿条件,住宿费是一学期8000,不包伙食。

    父亲像平常那样不发一言,母亲先是一口答应,随后笑说这8000有多难赚,家里没那么宽裕。虽然他们美发店充值卡,有些喜欢烫染的顾客在店里充值一次就千八百块,家里并不缺这笔钱。

    宋方霓在念叨声中,心情渐渐灰暗。

    最后这事不了了之,她依旧天天早晚坐很久的公交车去学校。

    好朋友郑敏有相反的苦恼。郑敏嫌学校的住宿条件不好,家里有电脑和零食,住着更舒服,她的父母却轮番威逼利诱劝说她住校,节省时间好好学习。

    结束开学模考后,宋方霓帮着郑敏一起推行李箱,两个女生说说笑笑,说着考试和假期的事情,手牵手往女生宿舍楼走。

    “嗨,老宋。”一张英俊的脸骤然出现在眼前。

    郑敏不由看了好友一眼。

    宋方霓却像什么都没看到,走过他身边。

    欧阳文的脸色微微一变,要抢夺她手里的行李箱。两人的手即将相碰,宋方霓立刻放开行李箱杆。

    她的眼睛里映着男生嘻嘻哈哈的脸,动了动嘴唇,没有出声。

    欧阳文看她熟悉的隐忍样子,定下心来。

    他微提起唇角“一暑假不见,真怕你把我忘了。”又递过来一个天蓝色的纸袋,“喏,从拉斯维加斯给你买了个一个钥匙项链。”

    宋方霓的下巴发紧,她希望自己的疏远态度能扫兴,好让他走开。

    欧阳文继续悠然说“你不要,我就扔了吧。”

    “能让一下路吗”她重申。

    “你跟别人说话都正常,唯独对我,就跟面对灭霸似的,举着雷神之锤。”他开始学着她表情,是那种男生故意模仿女生扭扭捏捏的表情,非常夸张。

    也有点丑。

    纠纠缠缠的,宋方霓花了两分钟时间摆脱他,快步跑进女生宿舍楼。

    郑敏气喘吁吁地跟过来,原本想开玩笑,但看着她略微冷淡的脸色,也什么

    都没说。

    宋方霓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欧阳文是他们班的物理课代表,年纪里的风云人物,帅,成绩也争气,据说来自一个显赫的家庭。

    高二下半学期,两人曾坐过一段时间的同桌,关系相处得还算融洽。

    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每次上物理课,她认真听课,欧阳文却经常忍不住侧头凝视着她,宋方霓偶尔一个思路没跟上,他立刻过来指点,她自尊心那么高,只觉得恼羞成怒。

    就是那个时候,他们之间传出“早恋”的传言。

    做惯了成绩拔尖且略微对人群疏离的好学生,宋方霓是诧异和无聊,但在男生每一天都更热切的目光关注下,也没办法专心听课,只能低头看书,直到简单的物理题在她眼睛里变得困难。

    忍受到了高二结束,宋方霓找老师调开座位。

    欧阳文大受打击,班里的谣言却越演越烈,传着传着,宋方霓不知怎么就成了“欧阳嫂”。

    欧阳文和她都是颇有名气的人物,乃至,全年级的人盛传欧阳对她情根深种,她表面拿乔,实际上,两人暗自交往了很久。

    同学们给出的证据是,欧阳文在学校贴吧的注册id是“funny迷”,funny是她名字的谐音。欧阳文经常给她送一些不符合高中生经济能力的昂贵礼物,欧阳文曾经参加篮球赛,进球后高喊着她的名字进行表白。等等。

    宋方霓并不清楚这些“证据”。

    她没有收过他任何礼物,她从来不上学校贴吧,她没看过任何篮球赛,而且暗自发誓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去看。

    实际上,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

    欧阳文在别的女生眼里非常受欢迎,在她眼里,甚至不如一道选择题重要。

    除了郑敏,宋方霓没法把这种苦恼跟别人说,大家只会觉得这是少女漫画的欢喜冤家情节。她在学校里过得如坐针毡。

    西中开学的短短一周,各学科的老师发了无数张卷子。

    宋方霓记得和梁恒波的约定,多留一个心眼,每次都多留一张卷子。积攒下来,有不少空卷子存货。

    集训结束后,两人各回自己的学校上学,并没有联系,包括,梁恒波说他们可以“合伙”做的那个“小生意”,也没了下文。

    宋

    方霓握着手机,在上给他发了句,“你还需要我们西中的卷子吗”

    国产手机在之前长跑被摔过一次,触摸屏经常无故失灵。

    课间休息的时候,屏幕上面一直是黑色的,也没有新信息。

    梁恒波现在在干什么估计,也在上课。他平常去学校带手机么应该会带,每个高中生都有手机。

    她要拿起手机,刚再看看,突然眼前一花,一张雪白的卷子落在上面。

    欧阳文站在课桌前俯下身,似笑非笑地说“老宋,开窍了啊,你这一次开学模考的物理考得还行。”

    身为物理课代表,欧阳文把其他人的卷子马马虎虎地发了一半,最后直接往第一排同学那里一扔,让他往后传。

    唯独,留下宋方霓的卷子,因为要亲自交给她。

    欧阳文拉开郑敏的椅子,一屁股坐到她旁边“参加理科集中营那么有用我也应该去上上,陆明成绩不如我,他都去了。”

    宋方霓避开他了下,随后展开卷子,她定睛一看,这次开学模考确实考得可以,多亏梁恒波的笔记,男生临走前,把一本做过很多标注的物理笔记本送给她。

    欧阳文看宋方霓也不搭话,大失所望,又看到宋方霓拿着手机。他再说“嘿,咱俩曾经坐同桌那么久,还没换过联系方式。把你q或微信给我吧,光知道你的电话号码。”

    宋方霓却像聋了似的。

    欧阳文厚着脸皮凑过来“给谁发微信你的表情那么春心荡漾。”

    宋方霓的视线终于一下子抽出来,她盯着欧阳文,那双眼里波光粼粼,清醒与伶仃共存,直接照到欧阳文内心最深处。

    “我没有申请微信。”她轻声说。

    宋方霓说完后站起身,想跑到走廊里看手机,偏偏上课铃响了,班主任老徐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只好又坐下。

    欧阳文被她态度弄得下不了台,在旁边压着火,回到自己座位,咣当地踹开椅子。

    旁边几个看热闹的同学彼此交换着忍俊不禁的目光。

    欧阳文恼火了会,忍不住又去看几排之外的的宋方霓。

    高一的时候,欧阳文和宋方霓不是同一个重点班,文理科分班后,才成为同学。

    欧阳文家里有钱又玩得开,长相出

    众,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在新的理科班自我介绍,主动调侃自己是金庸小说里欧阳锋的不世出二弟子,号称“小杨过”

    当时,班里所有的同学,包括老师,都露出好气、无奈和赞赏的微笑。

    唯独一个坐在窗边的女生,全神贯注地望着外面,秀丽的鼻峰,用右手漫不经心地玩着一根笔,半张脸在发着光。

    从那一天开始,欧阳文仿佛成了一个独守龙女的痴梦人,只可惜,女生虽然温柔,确实像个榆木。无论他怎么招惹,最多露出慌乱的表情,却也不恼更不接招。

    西中不强迫每个学生参加晚自习,但是,升入高三的学生都会自觉参加。

    下课后,班主任老徐把欧阳文叫出教室,警告他“欧阳,你老实点,不要总是打扰同学。”

    欧阳文在班主任面前,依旧大大咧咧“这,怎么能叫打扰,因为我天天跟宋方霓请教,她物理才进步了那么多”

    老徐摇摇头。

    每个班,都有几个学习成绩好却又混不吝的顽主,软的硬的都不行。

    欧阳文盘算着,等回班后,继续和宋方霓搭茬,但他打发完老师,却发现宋方霓的座位是空的,桌面的书本、笔袋和卷子都被收拾得干净。人也不在。

    到铃声响起,她也没再回到座位上。

    陆明挨着窗户坐。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灰色天空下,一个女生的背影优美,但她也正背着书包,穿过凋谢的荷花池,一路不停歇地跑到校门外。

    白区附中距离她们学校不远,乘半个多小时的公交就能过去。

    正逢下班和放学的点,交通拥堵,乘客很多,宋方霓背着笨重的书包,身体随着人群艰难地摇摆。

    宋方霓单手举起手机,重新读了一遍梁恒波迟了很久才回她的信息谢了。如果方便,等你放学后,我们找个地方见面,你把卷子给我

    于是,宋方霓平生第一次选择做一个“坏孩子”。

    她没有上完今天的晚自习,二话不说地跳上公交车。

    寸步难移的车厢里,宋方霓轻快地打字“我已经放学了,你现在在学校吗”

    梁恒波回她“正在学校图书馆自习。”

    “我在路上,我去找你,等我到你们学校门口的时候

    就告诉你。”

    打完字后,宋方霓就把手机收到裤兜里,再也不看回复。

    跳下车,天已经微微地擦黑。

    宋方霓默默地记了下站牌,准备顺着导航,走到他们学校。

    有人在背后叫住她“宋方霓。”

    她转过头。

    男生不再穿着集训时的便装,穿着他们白区附中标志性的纯白色校服,看着更高了,头发也长了点,但面孔隐约有一点陌生,大概因为穿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

    梁恒波站在昏暗的路灯下,双手揣在裤兜里。老气横秋的姿势,但他做起来,薄薄的风雅。

    “有点担心你找不到我们学校的路。”他也看着她,说话的语调依旧舒缓,但看人时目光毫无暧昧,“所以,我提前来公交车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