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hapter.5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梁恒波把她引到街角处的新华书店。

    书店很大,三层楼,顾客还不少,到处有人靠着书架席地而坐,言情小说和教辅的书架前顾客很多,摄影专栏的那一书架前没什么人。

    梁恒波和宋方霓走到那里,靠着书架,就地坐下。

    “模考试卷也给你复印了一份,单独在这里。其他卷子都是按学科排的。”

    宋方霓边说边把他的笔记本还回去。

    最近这一段时间,她经常翻看梁恒波的物理笔记本,偶尔,从他的字迹,从他对物理题的层层分析,猜测他是什么人,又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

    也不知道梁恒波的学校里,有没有一个性格热烈的女生倒追他。

    梁恒波自然不知道她脑袋里乱想什么,低头点试卷,随口问“你们学校的模考卷不出选择题”

    “重点班的模考试卷和普通班的题型不一样。”她回过神,“普通班的试卷才带选择题,老师把普通班的试卷发给我们当作业做了,在这里。”

    梁恒波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宋方霓心想,接下来,估计要问自己的模考成绩。

    “你开学模考物理考得怎么样”

    她沉默了下,轻轻地揪着校服前襟的黄色塑料拉锁,一直拉到下巴的地方

    每当欧阳文嘲笑她没有物理细胞时,宋方霓都会这个反应,她不爱说重话,但会摆弄着文具或衣服,露出防备且隐约的敌意。

    “考得一般。”她轻声说,从后面倚靠的书柜抽出一本厚厚的画册,想迅速结束对话,“我物理学得肯定不如你。”

    梁恒波却瞥了她一眼。

    “你考了86分。”他扬起手里的一张试卷。

    宋方霓不留神,把今天刚发下来的物理卷也夹着递过去,这一次的物理成绩就在上面,理综三项里,物理单科满分100分。

    她立刻伸臂抢过自己的试卷,不准对方看自己的错题。

    梁恒波递给她“你刚刚说了,你们的卷面没有选择题,因此被扣14分,应该只错一道小题,大题里少写了重要步骤。我不了解你们学校,但以我们学校老师批卷的宗旨是,不允许学生自我感觉良好一秒。所以我猜,

    这算是你发挥得比较好的一次考试结果。”

    这人分析听起来一套一套的,当侦探去算了。

    过了会,宋方霓冷不丁说“你相信考神吗”

    考神

    世界上有很多神灵,有掌管考试成绩的神。而神灵需要敬畏,就算自己考得还可以,也绝对不能跟别人说自己考得好,说出来,触怒了考神存在的尊严,下次没准就滑铁卢。

    梁恒波挑眉问“你信这个”

    她收起自己试卷“我信不信不重要。但是,我不跟别人讨论自己的成绩好坏。这是一个jx诅咒,简称毒奶。”

    “行,对不起。”他道歉。

    宋方霓扫了他一眼,翻开画册。画册是讲亚马逊热带雨林的,看的那一页,是介绍黑凯门鳄是一种大型鳄鱼,也是现存最大的爬行动物之一,是在亚马逊河流域的最大的食肉动物

    这个女生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就那么梁恒波不由注视着她的所有举动,书店顶灯的照射下,她就像那一种,拍巧克力广告的少女模特。

    他很快就想到陆明说的,她叫“老宋”,她在她们学校很有名,她有一个富贵的“男朋友”云云,再冷漠地收回视线。

    他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笔记本,不出声地收到书包里。

    “一共120。”他说,“微信还是支付宝转账”

    宋方霓一怔。

    “按照之前的约定,我总共应该付你120块。”梁恒波解释,“你怎么收钱方便”

    “哦,不用给我钱,我不是为了钱才给你留卷子。”宋方霓盯着男生的校服裤子,白色运动布料,非常干净,他的腿很长,一直伸向远方,“你能把你们白区附中出的卷子给我留一份吗就等于,咱俩互相交换学校里发的学习资料。”

    这个要求不过分。梁恒波点头“今晚回家把电子版资料传给你,记得看下自己q。”

    说完这句话,本次的见面,已经完成所有目的。

    他把试卷揣进书包里,毫不留恋地站起来。男生的书包已经被试卷占满,他从里面随意抽出两本书抱在怀里,而肩膀上依旧挂着一根细细的耳机。

    梁恒波送她走到车站。

    他一路没说话,她也无聊地望着旁边的店铺橱窗。

    路过精品文具店,

    里面是一些精致却略昂贵的小东西,有家店美甲店开始提前挂着几串圣诞节相关的星星灯,暖黄色的灯光,晶亮玻璃映衬着两人的倒影。

    宋方霓转头看了他一眼,男生的耳机里漏出断续的几句旋律,但也听不清楚。

    对方感受到她的视线。

    目光对视,她大胆地问“你好像总是在听歌,我能看看你的akan里有什么歌吗”

    梁恒波摇摇头。

    “抱歉,”他拒绝,“私人物品。”

    公交车这时候缓慢地进站,闪亮的车前圆形大灯直直地照着两个好学生眼睛里,他俩穿着纯白色校服和明黄色的校服,泾渭分明。

    等待的乘客蜂拥到车门前,宋方霓说了声再见,准备跟上去。

    梁恒波突然就往她的手里硬塞了什么,随后一个用力,将她推上车。宋方霓从众人中脱颖而出,第一个上了车,她在车厢里慌乱地握住把手,勉强站稳脚步。

    车窗里外,男生朝她遥遥地挥了几下,瘦高身影。

    回到家时,理发店灯火通明。

    父亲正在高高的柜台后面吃着饭,母亲正在为一名顾客染发,欢笑着和其他人聊天,手里拿着碗和细齿梳,见到她进来,瞥了眼表,也没说话。

    “赶紧洗手吃饭。”妈妈说。

    宋方霓避开地面上一滩又一滩的头发,跟爸爸妈妈打完招呼,回到房间。

    书桌上,有一个红色史努比造型的存钱罐,郑敏送的生日礼物。

    宋方霓坐到书桌前,左手拧开台灯,她展开自己右手,里面是梁恒波前硬塞给自己的钞票,她把纸币对着史努比狭窄的耳朵塞了进去。

    “奇葩。”她自言自语地说。

    两人的联系就此建立。

    宋方霓经常随手留下作业试卷,堆在桌兜里。有时候,郑敏好奇地多看她两眼,也没多问。

    考卷留起来会比较麻烦。

    西中规定,学生在交卷时,考试卷和答题卡一起回收,发成绩时,才会把试卷和答题卡一起还给学生。

    宋方霓每次都要赶去多媒体教室外的打印店,影印一份试卷。

    她在qq上跟梁恒波说“我想起冷笑话,中国13亿人民,每人捐给我一分钱,我就成了亿万富翁。不知道西中积攒的试卷,能不能供奉我上福布斯杂

    志排行榜。”

    梁恒波读到这条信息,梁小群正给梁新民擦完脸,从房间里走出来。

    她戴着头盔,又在准备去当外卖骑手,看着儿子露出个很淡的微笑。

    她好奇问“中彩票了”

    梁恒波看了她一眼,沉默地戴上耳机,单纯是懒得回答。

    “啧啧,从没看到你这么分分秒秒地贼着手机。”梁小群在他身后嘀咕,“这孩子,一点意思都没有。”

    宋方霓第二次抱着积攒的试卷去见梁恒波,态度就自然很多。

    她带来错题本。

    男生拿完卷子后就想离开,却被叫住,迫不得已给她辅导了半个小时的物理题错题。

    这还不算结束。

    宋方霓抽时间把白区附中的卷子全做完,找他对答案。

    “你们老师不负责答疑”梁恒波低头看着卷子,这家伙的错题不少呢。

    “了解一件事,最快的方式是把它复述给别人。我不确定真正听懂老师的辅导,跟你复述一遍,查漏补缺。”涉及到成绩,永远是宋方霓态度最为坚定的时候,她狡猾地说,“如果你嫌我耽误你时间,我可以付你钱。上次你给我的钱,我带来了,正想还给你。”

    梁恒波迟疑几秒,接过她递来的笔“比起我,你应该多问问老师。”

    又过了会,他微微蹙眉“这道题,第一步的热力学公式就用错了,你们老师没讲明白公式吗”

    宋方霓禁不住笑起来。

    等她笑完,梁恒波把基础公示拆解了,耐心地给她讲了好几遍如何应用,这才重新讲起眼前的错题。

    她盯着他纸面上的字体,不留神抬头,正好对上了男生垂下的长长睫毛。

    “你再把公式默写一遍。”梁恒波不抬头地提醒她。

    “可是我已经懂了。”她说。

    “你看了一遍并不代表你懂了。”他坚持。

    “我默写。”她妥协。

    余光感觉到她重新低头,男生也微微地松了面皮。

    他不动声色地挪开一点两人的距离。

    宋方霓却是很专注地写着错题,毫无察觉。

    她每次在学校里,找物理老师答疑必须速战速决,否则,欧阳文身为物理课代表就会借故在他们旁边转来转去。

    每次看到欧阳文那张脸,她内心格外烦闷,

    却做不到彻底忽视他的存在,甚至有时,她也会怀疑,难道“矫枉过正”,会不会有可能,自己暗地里享受着被欧阳文“热烈追求”读过郑敏的几本言情小说都这么写,少女在长久追逐后终于被打动云云。

    至于跟梁恒波相处是另一种心情。

    在他面前,她有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他们不是一个学校的,私底下见面,不会有人大惊小怪同样是优等生,她是勤奋类型,梁恒波则是大神级别。他辅导她错题时,完全猜透她当时做题时的思路,是因为偶尔粗心、不懂公式,或是思路走偏了,都看得像显微镜般明白。

    “我觉得你真的很聪明。”她谨慎地说。

    男生甚至没有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只是叹口气,把她的错题本推回来,然后,他再次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宋方霓临走的时候告诉他,西中下周又要进行模考。

    男生点点头,继续漫不经意地往耳朵里塞耳机。

    她挺好奇,他平常都听什么歌的。肯定是那一种很冷僻很小众的外国摇滚乐队吧,只不过,宋方霓也很识趣地没有再去问。

    梁恒波没有打算和她建立任何友谊,这可能也是她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