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6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梁恒波的索尼akan是四年前买的,配的是奥蒂兹专业版耳机,光是耳机,价格就五位数。

    他当时参加完国家性竞赛,获得特等奖。梁小群咬咬牙,节衣缩食地往奖金里添了钱,重金买了这一台akan和奥蒂兹耳机,送给儿子当生日礼物。

    这是梁恒波出生以来所拥有的最为昂贵的东西,他视若珍宝。

    他第二个奢侈习惯,每隔两周,买一瓶冰可乐。三块钱,带着漆黑色气泡的快乐。

    通常会喝一半,第二天再喝另一半。

    梁恒波每天还习惯雷打不动地跑5公里。奔跑到终点的人,总有一种全力以赴的丑陋,在速度之间争取呼吸,他却需要内啡胺刺激着自己。

    跑完步回家,里屋发生巨大的声响,梁新民笨手笨脚地把喝水用的搪瓷缸,碰倒地面。

    梁恒波将可乐放在桌面,准备帮着收拾,却被寻声而来的梁小群拦住。

    “让他自己来,他又不傻。”

    梁新民嘟囔了声,弯腰把搪瓷缸捡起来,从角落里找来拖把,一点点地把水渍擦干。

    梁小群重新走上前,给弟弟的搪瓷缸里又倒了杯温水,摸了摸他的头。

    梁新民粗暴地挥开她的手“别,别摸头。”抬头看着梁恒波,眼中带着渴望被认可的光彩,“恒波,你过来给我看看。我,我都做完了。你,你今天,就能,能发走这些手机壳。”

    桌面上隔着几个五彩斑斓的成品手机壳,是梁新民这几天粘好的成品,稍微包装一下就可以发货。

    梁恒波点点头。

    得到外甥的认可,梁新民嘿嘿地笑着,又开始拿起520胶水,干劲满满地开始粘新的手机壳。

    用他母亲的话委婉地形容,梁恒波的舅舅梁新民“脑子稍微不太好”,是一个三级智障且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残疾人。

    再难听点说,是一个“傻子”,没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

    多年来,梁新民都跟着姐姐和外甥一起生活,他们仨住在40平方米的逼仄房子里。

    他原本是一个桶装纯净水的送水工,两年前砸伤了脚,就不愿意出去。梁恒波试着给他买了胶水,水钻和手机壳,又在网上打印了几张图片,让

    他平常在家粘点diy的手机壳。

    梁新民倒是做得还不错。

    梁小群很能干,她用电钻和几块复合板,在厨房旁边,硬是隔出一个单间,让儿子自己住。梁新民住主卧,她睡在沙发床上,随后又从客厅的窗外,延伸出一个长长的插电板,为停在外面的电动车充电。

    梁恒波开的淘宝店,最初专门给舅舅卖手机壳。另外开的微店,才在偷偷地倒卖学校里的卷子,但市场很小,总共收入也就一千多,都贴补给家里。

    这么忙着忙着,再次收到那位西中女生的信息已经又是半个月后。

    女生又主动说要送卷子。

    其实,快递过来也没关系。同城的邮费也没有多少钱吧。梁恒波刚想这么回,看到她发来张图片宋方霓的这一次模考总成绩在全年级第二。

    她的成绩原本就优异,这一次理综题不算太难,物理也没拉垮。

    发下成绩后,郑敏就在旁边虔诚地合掌“我靠,老宋你神了。快来快来,让小女摸摸仙女的手,学霸姐姐也给我开一下光呗。”

    欧阳文也凑过来,嬉皮笑脸地说“敏姐,你摸完她后,再顺便摸摸我。”

    欧阳文的成绩也是很扎实得好,但是,他没这一次没考过宋方霓,排在前五。

    宋方霓用手机给她的卷面分数拍了一张照片,听到他们说话,转过头。

    “今天等晚自习后,我请你俩吃冰激凌,请梦龙。”她大方地说。

    这是这学期来,她对他态度最好的一次,欧阳文大喜。

    到了第二天晚上,欧阳文赶在上晚自习前,飞速跑去超市里买了整整一兜的零食,薯片、饼干、酸奶、甚至还煞有其事地买了两根玫瑰。

    回到班级后,宋方霓的座位又空了。

    郑敏被欧阳文拦住,她挠挠头“哦,老宋没上今天的自习,她跟我说要提前回家。”

    欧阳文高涨的情绪跟泼了冷水似的,他问“她家在哪里”

    宋方霓很少说起她家里的事情,郑敏摇摇头。

    宋方霓此刻正坐在摇摇晃晃开往白区附中的公交车上,一路上,都在抿嘴微笑。

    窗外的夕阳,照着她黄色的校服肩膀,引起车上部分乘客的注意力。

    西中,向来是市重点高中里的头牌,

    多少家长梦寐以求想让孩子考进来,还有一些孩子想都不敢想。

    但是这一年多来,宋方霓已经很少为自己是西中的学生感到骄傲。每当她物理考不好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属于西中的耻辱,一条灰色的,黯淡的尾巴。

    少女的喜悦和烦恼,总是猛烈却也略微浅薄。

    当看到自己物理成绩,她又收获到一种久违的自由感。

    公交车停泊在白区附中,宋方霓第三次主动找梁恒波。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打算见他。

    宋方霓将留着的卷子用信封纸严密地装好,留在白区附中门口的校传达室里,写着“高三一班梁恒波同学”收。

    发了q,让他来校门口自己取。

    做完这一切,宋方霓背着书包,快乐地重新坐到返程的公交车上。

    梁恒波回得非常快“你到我们学校来了”

    “嗯。”

    对话框提示对方正在输入“下一次来告诉我。不要放下东西就跑,ok”

    宋方霓手机屏幕越发不好使,秋天的天冷,需要指头更用力地按着屏幕,但依旧点不出拼音。她有点着急,往手指上哈了口热气。

    “这一次送卷子的钱,下次见面给你。”他又飞快地打字,“别说我不要你的钱。”

    “我给你留卷子,你也帮我辅导功课了,我们已经扯平了。我真的不要你的钱。”她好不容易发来长长的回复。

    对方回复了省略号,代表无奈。

    为了卷子钱,他俩推搡了好几次。

    梁恒波终于被逼着放了大招“你可以不收钱,但以后,也没有必要再见面。”

    发出来后,他很快意识到有问题“这话是不是听起来很怪”

    宋方霓说“真有点儿。”

    男生也说“颇像正在拆散一对苦命鸳鸯的封建大家长。”

    宋方霓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脸却莫名地热起来。

    这句话好像终于打开了梁恒波的话匣子。

    他们一路上都在闲聊天。不知不觉,车已经到目的地,她连忙站起来,还拿着手机。

    梁恒波说“你的偏科也真是奇怪,一般数学好的人,物理都不会差。”

    宋方霓之前的物理成绩上不来,是因为总是心急地啃难题偏题,基础知识有盲区。梁恒

    波每次辅导她都是夯实基础题,掉过头,认认真真从选择题和填空题开始补习,成绩反而提高。

    她回复“你说,我有没有可能在竞赛时考过你”

    “你试试看。”他闲闲地回。

    宋方霓心想,被蔑视了呗,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对手“有可能,我会被考神附体哦。”

    梁恒波又说“你平时真的想太多。”

    一路低头打着字,家里开的理发店就在街角处。

    今天顾客不多,父亲正在和店里的另一个理发师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国际新闻,母亲站着,握着剃刀,正给镜子前给一个人理发。

    见到她回来,母亲笑容满面地说“回来了”

    宋方霓把发热的手机揣进兜里,刚想开心地告诉母亲这一次的考试排名,目光凝住了。

    妈妈面前椅子上正在服务的那一名顾客,不是别人,是似笑非笑的欧阳文。

    他的校服和书包搁在旁边的椅子上,脖子下面,有一块绛蓝色的防污围布。

    欧阳文仰脸对宋母说“阿姨,我说过和老宋是学校的同桌。”

    宋母笑盈盈地对女儿说“还不快点给你同学端杯水。小伙儿这叫一个帅,他说今天来找你问问题的。听说,你这次考试考得很好”

    不等女儿回答,就又说“哈哈,我跟你们说,我当初知道自己怀孕时候,每天都特意吃炖燕窝,甚至还吃过活的猴脑,所以啊,我家闺女才这么聪明

    闻言,宋方霓的整个脸颊,顿时燥得滚烫。

    谎话彻底的谎话母亲这一辈子,哪里吃过什么燕窝更别说,什么“活的猴脑”,妈妈到底为什么要夸大其词地说这些话呢。她不理解。

    但是,周围人都在哈哈大笑,包括欧阳文。他们好像没感觉,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只是觉得老板娘说话态度格外风趣。

    宋方霓深呼吸一口气,或者憋着气,等再抬起头,她的脸上又恢复学校里时的平静。

    她乖顺地拿起一次性杯子,在饮水机下接了杯温水,放到欧阳文的右手边。而这时候,妈妈已经剪发完毕,用小刷子给欧阳文刷刷脖子,满意地看了一下,让他站起来。

    “小伙子真高,有一米九了吗”妈妈看着欧阳文站起来

    ,眼睛一亮,然后拽着他胳膊,两人亲亲热热地在镜子前比了比身高,“现在有个流行词,是不是什么最合适的身高差。”

    母亲的身体倚靠在他身上。

    欧阳文哈哈一笑,目光却寻着宋方霓。

    宋方霓径直走到后面。

    她紧紧地抓着书包带,想跑进自己房间。愤怒、吃惊、以及被冒犯和某一种羞耻,但忍了忍,在天井停住。

    没一会,欧阳文跟着走了进来。

    他用手向后摸着自己新剃的头,笑着说“怎么样,我剪完头,有没有更英俊阿姨剪发技术可以啊,我以后都来你家剪头。剪个头还真是便宜,你家这样便宜,开店能赚到钱么”

    哦,让她母亲为这个少爷服务,再说一些不着四六的话

    宋方霓想,为什么他就不懂得和自己保持距离

    远处传来母亲的声音,让她送送同学。

    宋方霓压抑住怒火,把他直接拽到家门口的小巷子外的一根电线杆子下。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邻里街坊弥漫着一股饭餐的香味。

    欧阳文感觉到女生柔软的手指搭在手背上,他心中一柔,却听到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的”

    欧阳文不好说他是偷看班主任的电脑,转了转眼珠“我给你买了一兜零食,就搁在门口。你妈吃了里面一袋的芒果干,说挺好吃的,你也尝尝。嘿,你的模考成绩考得不是挺好么,我想奖励奖励你。”

    宋方霓听到最后一句话,怒极反笑。奖励奖励自己他以为自己是谁

    欧阳文这句话一说出口,也后悔了。

    深色的树影像幽灵般地投下来,昏暗的路灯,照得宋方霓眉目如画,但她的眸子却似厚雪般漠然,不复平日的温柔。

    他一冲动,便说“你真好看。”

    宋方霓气得转身就走。

    欧阳文连忙拉住她“我每天都想你,我以后会和你考一所大学。你当我女朋友吧”

    却听到宋方霓冷淡地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可能,会有人以为,对付欧阳文这种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漠视他的存在,说明自己的坚持。

    但是,根本没有用。欧阳文根本听不懂这些。

    宋方霓从小看到,母亲不光和父亲极度亲密,还和所有

    男顾客相处得如鱼得水。

    母亲总是笑,收钱的时候笑,生气的时候笑,即使和爱揩油的顾客聊天也笑吟吟地说着不,对方只以为释放一种暧昧的信号,然后第二天继续来,买点理发膏,充点钱之类。

    她讨厌这个。

    她讨厌灰色地带。

    她讨厌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口的东西。

    她讨厌这种打扰人,以自我为施压的亲密。

    她更讨厌任何人阻挠自己学习。

    宋方霓断然把手抽回来,插进自己的衣兜里,她看着欧阳文吃惊的脸,重复一遍“我有男朋友了。”

    “什么”欧阳文的脸色白了一点,随后立刻反应过来,“老宋,你别逗了。”

    宋方霓咬了下唇。

    欧阳文仔细地看着她表情“你现在说这些,是来气我的”

    “我的男朋友,学习成绩比你好,性格比你好,长得比你更好,家境也比你好。”这些话,都是理发店经常放的家常电视剧台词,母亲最爱看,宋方霓每次都嫌庸俗,没想到关键时刻,源源不断地从她嘴里说出来。

    “我只喜欢这样什么都是最好又最优秀的男生。听到了吗至于你,我们只是同学,我没有想过任何和请你以后在班里,不要说那些令人误会的话,也请你不要对我那么奇怪。”

    她一口气说完,胸膛来回起伏。

    欧阳文低头看着她。

    这是宋方霓平生所说过最重的话。她一瞬间几乎心软,觉得伤害到了他的脆弱心灵。

    随即,欧阳文却冷笑说“行,你要是真的有这么号男朋友,他是谁,叫什么名字你别想,直接告诉我。”

    一个名字瞬间脱口而出。

    “梁恒波。”她说。

    沉默,在两人中蔓延。

    “他叫梁恒波,奥林匹克物理竞赛第一名,会参加国家队保送。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他是我男朋友。”

    随着那个名字不假思索地说出口,脸颊和手再次开始燃烧,之后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说什么都忘了。

    她继续虚弱地说“不要再对我那么奇怪。”

    为了虚张声势,宋方霓决定转身就走,但偶然一低头,兜里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重新攥在手心,一瞥屏幕,整个胸膛突然空空地狂跳。

    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她居然按了的语音通话,而这个语音通话显示正在通话中。

    怎么搞的

    欧阳文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地看着她手里举着的手机。

    随后,好像还嫌场景不够乱似的,梁恒波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宋方霓”

    他再次准确地叫了她的名字。

    宋方霓今天第二次整个人惊呆了,她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以及一种面临巨大噩梦时的虚无感,梁恒波听到了多少她知道自己完了,在两个男生面前,整个人都被社会性地毁灭。

    梁恒波果然说“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口气有隐约的不快。

    “对不起。”

    宋方霓动了动手指,触屏的位置却仿佛被卡住,即使用手指拼命地戳,挂不上通话,她开始长久地按手机物理电源键。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她痛恨自己。

    欧阳文却也陷入同样的震惊和愤怒,他上前一步“你是说,这个人你男朋友宋方霓,你给我解释清楚,这丫是谁”

    “闭嘴。”

    这不是宋方霓说的。她口腔里的牙齿在发抖。

    “需要我现在就过去找你吗,宋方霓”这是梁恒波说的。

    “还有,兄弟,你需要我重复一遍她刚才的话离别人的女朋友远一点,你听懂了吗”

    梁恒波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说话很慢,带着在宋方霓从来没有听到的严肃感。

    这时,她的手机终于成功地强制关机,屏幕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