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hapter.7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早,宋方霓无精打采地趴在座位上做题。

    一整天,欧阳文也没有再过来烦她。

    午休的时候,物理老师将她和陆明叫到班外,发给他们竞赛考试的准考证。这是他们暑假集训的竞赛,考试时间在周末。

    宋方霓尚抱有一丝侥幸,她问“老师,竞赛设有几个考点”

    “就一个。”老师笑眯眯地说,补了一句,“加油啊,老宋。”

    陆明在旁边呵呵笑了下,宋方霓则捏紧了准考证。

    这就代表,梁恒波本周六也会去相同的考点考试。

    回到教室后,郑敏问她怎么了。

    “老宋,你这段时间特别奇怪。”郑敏说,“魂被勾走了,脸还那么红”

    宋方霓摇摇头,她的手机揣在长长的校服袖子里,从昨天开始根本就不敢开机,也包括打开。

    “估计你在烦竞赛的事情,靠,好学生的烦恼。”郑敏摇头评价,她从课兜里拆了一包薯片,晃了晃,递给宋方霓。

    宋方霓摇头拒绝,郑敏转头分给其他人,再自己开始吃,“欧阳今天怎么没跑过来烦你”

    宋方霓为了避免回答,伸手拿了郑敏的薯片。

    “我觉得他是真的喜欢你,平时,也没看到他对其他女生那么欠。”

    宋方霓什么也没说,薯片在口腔里油油的,咸咸的。

    她想在上和梁恒波解释,欧阳文缠着自己很久了,昨天在烦不胜烦的情况下,出此下策,但又觉得马上要竞赛,人家可能在复习,没必要解释这些。

    那些丢脸的事情总会过去,它们统统不重要。

    她反复告诉自己,除了成绩,什么都不重要,世界毁灭都不重要。

    参加竞赛的前一天晚上,下了场深秋所特有的倾盆大雨,凉意入骨,还有种从柏油马路深处所弥漫的湿气和腥气。

    宋父宋母也很早就起床。

    他们拥有的一套房,租户的租约到期了,准备重新粉刷一遍,再次出租。

    他们不想花钱请装修队,就打算自己代劳。

    宋父开车,宋母让女儿一起坐上来,顺便把她送到考点。

    考点在人民大学。

    车,停在对面的街道,仅

    仅走了几步,零星的雨就大起来,宋方霓想起把雨伞遗忘在车内的座位下,但是,她父母已然在雨幕中,把车开走。

    她一路跑过天桥,气喘吁吁地问门口的保安,教学楼在哪里。

    考试的教学楼,还要穿过大半个大学校区。

    宋方霓的外套湿了大半,准考证和资料还妥帖地在包里。她仰头看着天空,有点犯愁,正在这时,却看到一个男生撑着把雨伞,远远地走进来。

    定睛一看,正是梁恒波。

    保安原本想说,小姑娘,不然把值班室的雨伞借给她,对方几乎立即扭头,飞也似地踩过水坑跑走了。

    就这么一路跌跌撞撞地冒雨,直跑到教学楼,停下脚步。

    心脏快炸开了,她想。

    一些同样来参加竞赛的学生和学生家长,聚集在门口。

    同班同学陆明也在,两人打了招呼,当着他人的面,她硬是压下气喘。

    宋方霓说“加油哦。”

    陆明的脸微微红了,他说“你这一次在考场上别睡觉啊。”

    宋方霓微微一笑。

    终于打铃了,教室的门打开,一共开放五个教室,五个考场。

    走廊里的考生捏着准考证,蜂拥进入,把带来的包和厚重的秋衣,搁在后两排的座位上。

    黑板上写着监考事宜和考试规则。

    宋方霓的发尾和刘海全湿了,最难受的是球鞋和袜子黏连在一起。

    她脱了外套,用冻得僵硬的手指,从斜挎包里抽出纸巾,其他女同学,随身装着小小的、精致的、香气四溢的手帕纸巾。宋方霓用的却是一大盒的软抽纸巾,家里理发店里拿来的。

    因为暗自也觉得略微土气,宋方霓很少公开使用,总是藏在包里,每次用的时候,拿出几张。

    门口还站着两名老师,逐一检查每一个考生的准考证。

    有人在门口被拦住。

    “同学,你在隔壁考场。”监考老师提醒。

    梁恒波却说“老师,请帮我把这瓶水递给第二行第六行的那个女生。”

    宋方霓刚坐在座位上,用纸巾擦着脸,纸质过软,很快就烂了。

    她闻声抬起头。

    看到梁恒波的面孔,宋方霓的胃感觉被咯噔地敲击了一下,尴尬让所有心理活动都变得格外生动,竟然还能保持

    平静。

    她走到门口,男生伸手把一瓶温热的咖啡递给她。

    比起她的赤头白脸,他神态很自然。

    “加油。”好像说了这么一句,也好像根本没有说。宋方霓脑子乱乱的,梁恒波垂下眼帘离开。

    她重新坐回座位上。

    宋方霓握了好一会温热的塑料瓶,随后费力地拧开瓶盖,细股的暖流在喉咙里,看了看标志,这是她第一次喝牛奶拿铁咖啡。

    大雨还在窗外剧烈地倾泻,半点也没带点停。

    等考完试,雨也只是稍微变小。

    老师收了卷子就走,考生嘟嘟囔囔地到后排拿自己的东西。

    宋方霓急着拿自己外套出去,偏偏前面的一个女生动作很慢地收拾书包,怎么都让不开。

    她只好耐心地等,直到那女生回过头。

    “你,宋方霓”对方惊喜地说。

    看着面熟,宋方霓一时间忘记对方的名字,直到对方提醒“我,我是裴琪。咱俩集训时住一个房间。记得我吗这次考得怎么样啊”

    两个女生并肩走出教室。

    她抽空望了眼,走廊里的人已经很少。旁边几间教室的考生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也没有梁恒波的身影。

    裴琪的父母就在楼下等着女儿,宋方霓看着他们先走。随后,她掏出手机。

    按了半天,没有反应。

    反应原本就不灵敏的手机屏幕,估计因为进了雨水,彻底地黑屏了。

    宋母听到女儿说手机坏了,哎呦声。

    “怎么坏了你说你,用东西仔细点啊,行了,别花钱修了。你都高三了,学校里也用不上手机,等你上大学,妈妈给你买台最新出的爱疯一万多的那台”

    宋方霓轻微地抗争了一下“老师有时候传课件,是用的”

    “你就用家里的电脑上。妈妈用的手机还没你的好呢。当初上初中就哭着闹着非要买手机,家里给你买的全新机,三千块,你才用了四年,怎么就坏掉了”

    妈妈最后这句话是对着顾客说的,说完后又说“你看我们家方霓,长得像特级老师的脸,哈哈”

    宋方霓被弄得没办法。

    她要过来妈妈的手机,登录了下。但是,也看不出之前是否有人找自己。

    找到梁恒波的头

    像。

    她打了长长一串字,把“谢谢你的咖啡”和“我手机坏了”“之后都用不了”,压缩在一条信息里,发出去。

    等待了很久,没有回复。

    直到妈妈催着还自己手机,这时候,梁恒波回复了“别来找我了。”

    “下次,换我去你们学校找你拿卷子吧。”

    下了三天的冬雨,到最后,怀疑下得是小冰雹。

    气温骤然下降了十度。

    宋方霓一大清早洗了头,用店里的大功率吹风机吹干,这一天连郑敏都忍不住盯着她看。

    “老宋,你长了一张初恋脸。”郑敏啧啧说了两句。

    宋方霓说“为了抄我的数学作业,你讲话也是够没谱的。”

    郑敏气得扑过来掐她的胳膊。

    欧阳文从她的桌子前走了好几次,不过,他没有和宋方霓主动说话。

    从那个“我有男朋友”的乌龙开始,两人就没说话。

    宋方霓感觉,这是那次乌龙事件后唯一的意外之喜。

    好不容易到了晚自习结束,出现在西中学校门口的,不是梁恒波,而是一个外卖骑手。

    他的母亲梁小群。

    “丫头,小波让我来找你取卷子。”梁小群笑着说。

    宋方霓回过神后,连忙把准备好的试卷交给她,梁小群的手在外套里掏了掏,随后递给她一笔钱。

    宋方霓的脸一下子通红“阿姨”

    梁小群却没她那么敏感“我只负责完成儿子的交代。你不要,得跟他说。小波就嘱咐我两件事,从你这里拿卷子,然后把钱给你。”

    “我真的不要这钱。”

    大概看她太窘迫,梁小群笑着说“丫头收着吧。小波最近的日子已经过得很烦了。”

    宋方霓刚要细问,远处的欧阳文却插兜走上来。

    原来,欧阳文看宋方霓又匆匆提前结束自习,他留了个心眼,跟着她出来,看到宋方霓站在学校门口,和一个送外卖的说了半天,又拿着什么东西推推搡搡的。

    梁小群因为穿着骑手统一的制服,看不出男女,欧阳文心里大疑。

    这不会是她嘴里的“男朋友”吧如果真的是,宋方霓真是太没眼力价了,居然喜欢上一个送外卖的。

    “送外卖的,你干嘛呢”欧阳文眯着眼睛,不客气地打量着梁小群,随后,发现她是女人。

    梁小群则看到一个高中生走过来不客气地质问自己,她好脾气地看看表,也不再多待,开着小摩托走了。

    宋方霓则拿着梁小群临走硬塞给她的钱,试着追了几步,终于停下。

    她转过脸,对着欧阳文。

    欧阳文换上一张截然不同的笑脸“老宋,你别上自习了,我请你到旁边喝星巴克”

    话都没说完,宋方霓无视他,奔跑着回到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