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hapter.8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梁恒波在竞赛中提前交卷,匆匆地离开,只因为他接到一通电话。

    梁新民和邻居打起来了。

    邻居家周末装新的抽油烟机,需要用电钻凿墙,梁新民被吵得脑壳痛,出去和对方理论。

    他嘴巴不利索,语气也蛮横,被装空调的小伙子抢白几句。

    邻居知道,梁新民的脑子不好,连忙呵斥维修工,这一句话被梁新民听到。

    “谁,谁脑子有癔症”

    他力气大,把维修工直接从上推下来,男邻居也被梁新民一撞,跌得头破血流。

    民警赶来,梁新民吓得结结巴巴,第一时间给姐姐和侄子打电话。

    幸好邻居宽容不予追究,但是要赔邻居和修理工一笔不小的医药费。

    梁小群原本计划用这笔钱开服装店,现在,日子又过得紧巴巴的。

    晚上的时候,梁新民犯了轴,无论如何都不肯去邻居家上门道歉。

    他眼白露出来,狠狠推了妹妹一把,梁小群摔倒在地,她的眼睛撞到一个尖角,迅速肿起来。

    房间里有几秒鸦雀无声。

    一直在旁边抱臂站着的梁恒波走上来。

    梁新民一脸恐惧,哀嚎着他姐姐的名字。

    梁恒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亲舅舅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圆形的彩色小点。

    梁新民被外甥一拳掀翻在地,随后,满脸是血被重新拉起来,剧烈地摇晃着,再以刚刚相同的姿势,推倒在房间的另一头。

    他尖叫着,发狂地要往桌面下躲。

    梁小群睁开一只眼,勉强看到儿子高瘦的身影“小波”

    梁新民吸气时,鼻孔发白,粗粗的手指在半空中挣扎。梁恒波依旧俯视着他,修长的手指卡住他肥胖臃肿的脖子。

    几秒后,他转头走了。

    梁新民立刻躲在姐姐身后大哭,梁小群狠狠地扇了弟弟的胳膊一巴掌“别鬼嚎,跟我道歉去。”

    梁氏姐弟脸上同时带的淤青和鼻血,上门道歉的效果出众,邻居坐立难安,让他们赶紧回家。

    回来的时候,梁小群没带钥匙,拍了几下大门。梁恒波正戴着耳机,在家里学习。

    门铃响了几次,他视若罔闻,坐在桌面前也不起身,

    梁小群和梁新民被生生地困在外面。

    又拍了几次门,梁小群叹口气,拽着梁新民坐在肮脏的台阶上等待。

    梁新民吧嗒着嘴“你,让,让小波开门,我渴了。”话虽这么说,他也完全不敢拍门。

    梁恒波在专心学习时,会枉顾身边一切杂音。他从小便如此,仿佛身边的一切,都无法阻挠到他进入到自己想去的世界。

    一个多小时后,梁恒波温习完所有功课,终于沉默地打开门。

    梁新民最先进入房间,咕噜咕噜,喝了半杯搪瓷杯的冷水。

    梁小群则拿着外卖骑手的衣服,显然又准备上班。

    她急急地跟儿子说“厨房有白菜,你给舅舅下点热的东西吃,顺便把碗刷了。我把那个丫头给你的卷子放到大衣柜最上面,怕你舅舅不小心喝水撒到上面。”

    梁恒波点点头。

    吃完饭后,梁恒波展开宋方霓的卷子,拿去街巷口的打印店扫描,上传电子版,更新微信信息,有谁购买资料包,会自动发网盘地址。

    那天和之后的那天,梁恒波都在忙家里和学校的事情,根本没顾得上宋方霓。

    他在语音电话里帮了她,那又怎样,梁新民经常闯祸后,打来这一种结结巴巴、不知所谓的求助电话。

    宋方霓这里却心急如焚。

    她偷偷把手机拿到街角的维修店,维修工看到这女孩的样貌,且还穿着醒目校服,狮子大开口说修手机得500,要换电路板,内屏和外屏。

    太贵了吧,哪有那么多钱。

    郑敏知道她手机坏了,主动提出,周末回家拿部旧手机,暂且借她用着。

    宋方霓却不习惯借别人的东西,婉言拒绝“像我们这种贵族出身的女孩子,不用旧手机。”

    郑敏翻翻眼睛“事儿妈你没手机,我怎么联系你”

    宋方霓揭穿她“整个暑假,你理都没理我。”

    “你不是参加什么集训班,我怕影响你学习。你这人,视成绩如命。”

    两个好朋友说说笑笑的,就把这事闹过去。

    第二天,宋方霓清早来到班里,她的桌兜里无声无息地搁了一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塑料都没拆。

    这么大手笔的“礼物”,不作二人想。

    远处的欧阳文期待地看

    着宋方霓。

    中午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在津津乐道,欧阳文又送给宋方霓一个最新款的手机。

    实际上,欧阳文和宋方霓的故事,已经成了一部恶俗的校园连续剧情节,供大家在备考时磕牙。

    除了苹果手机,欧阳文曾经买来的礼物列表堪称丰富,oeske的小王子笔记本,y的e主题钢笔,tiffany的钥匙项链,乐高的钢琴音乐盒,时下最流行的游戏盲盒,施华蔻的水晶扩香器,等等。

    都是城市高中生很喜欢,却稍微有点贵的轻奢牌。

    出于惯性,人们总是更多提起英俊男主角和那些品牌加成的礼物,女主角的反应,从来无人问津。

    宋方霓也仅仅安静地坐在她座位上。

    一整天,她把原本应该塞进桌兜的书摆在桌面,上课的时候,依旧习惯玩着手里的笔,安静看着老师。

    等到快放学,宋方霓被隔壁班的同学叫出去。

    欧阳文赶紧窜过来,看到为她买的手机,依旧原封不动留在桌兜原位置,她连碰都没碰。

    隔壁班的同学也是参加理综竞赛的考生,宋方霓以为竞赛成绩出来,心情忐忑。但对方神情暧昧,让她去校门口一趟。

    有人找。

    现在正是西中放学的点,高中部除了高三,其他年纪的学生都陆陆续续往外走。而在统一的黄色校服里,远远地看到一抹白色。

    久未见面的梁恒波居然出现在西中学校门口。

    他正低头看着手机,颈间戴着一个黑色的围巾,戴着耳机,五官越淡越入骨似的。而旁边路过的女生,或多或少,都多看他一眼。

    放学的学生很多,梁恒波稍微往后靠一下,不阻挡其他人的道路。

    抬眼的时候,他看到宋方霓来了。

    “嗨。”

    宋方霓却没有回应他的招呼。

    隔着几米的距离,女生的表情是两人认识以来最为冷淡的一次。

    宋方霓盯着梁恒波。

    她吃惊地看到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桌兜里有欧阳文莫名其妙送的苹果手机,假如,有同学或老师看到外校男生来找自己,又会带来多少可怕又苦恼的流言

    宋方霓受够了。

    受够了什么也没做,因为“招惹男生”的花边新闻出风头,也受够了其他同学对她猜测的目光。因

    为,宋方霓就是很介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

    是否男生都属于外太空的生物一个个,从欧阳文到梁恒波,总是不打招呼,就非要闯入她的平静生活。

    “我们最近都在做五三,所以,我这里还没有多少卷子。”宋方霓把梁恒波拽到旁边的巷子里,快速地解释。

    四周都是私家车,还有来接学生的家长,以及维持交通的协管。

    她穿着白色的粗线毛衣,冬日傍晚里冻得稍微哆嗦,不停用手拽着袖子。

    “谢谢你之前给我的咖啡,还有,你帮我补习和笔记。待会我还有晚自习,待的时间不久”

    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堆,才想起来问,梁恒波为什么来这里。

    梁恒波这才说“我在你上留言,还发过邮件,你这几天没有回我。”

    于是,她又把手机坏了的事情,匆匆地重复了一遍。

    “明白了。”梁恒波垂下眼睛。

    出校的学生已经稀稀落落,某一刻,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宋方霓宣称他是自己的“男朋友”。

    宋方霓沉下心,她把欧阳文一直以来的纠缠,那晚情急之下说的托词,跟梁恒波讲了一遍。

    她重新强调一次“不好意思,把你搅到我的事情里。但我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梁恒波看着她字斟句酌的表情,他思索片刻,说“既然你手头没西中的卷子,我先走了。”

    宋方霓却再次出声叫住他,梁恒波转过头。

    他微微蹙眉,主动说“你放心,我对你,也没有那种意思。上一次,梁小群替我拿卷子,因为家里有事,我走不开。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过来跟你当面解释一下。”

    女生的表情没有变,只是双手在毛衣上移动。几秒后她说“我还以为,你妈妈来我们学校是要教育我的。”

    梁恒波愣了下“教育你”

    当然是说她是狐狸精,打扰宝贝儿子复习竞赛之类的。

    梁恒波闻言挑了下眉,这女生,有时候,还真是具备令人哭笑不得的自恋啊。

    他刚想说,她绝对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突然一阵森然的冷风吹来,女生的短发在灯光下齐齐地刷着她的脖子,她的发色并不是纯黑,而是很温柔的深藏青

    色。

    宋方霓没有伸手拨开擦在脸侧的乱发,她整个人看起来,既伤心又难堪。

    而且因为正拼命掩饰着仓皇,显得有一点儿傻。

    静默了数秒后他说“你没有影响我,我这次竞赛考得还行。”

    宋方霓脱口而出“我很担心你”

    他怔住。

    路灯洒在她肩膀上,带着几分缱绻,世界在某一瞬间仿佛柔软了一下,梁恒波和宋方霓站在学校门口,看着对方。

    梁恒波的目光,落到她背后空荡荡的街道,然后说“嗯,有空再联系吧。”

    说完后他离开了。

    没有说明,等“谁”有空,谁应该主动再联系谁。

    宋方霓所熟悉的梁恒波,就应该是这样。

    总是站在几步之遥,看起来矜持内敛,做事还有一点不动声色的疏离。但和他熟了后,发现他能用中肯的语气开各种玩笑,而一到感性的边界,就用理性拉回来,发脾气也能娓娓道来。

    但她所陌生的是梁恒波在语音里宣称,“女朋友”不卑不亢,言辞凿凿。

    仿佛这整场误会,也被这么逻辑清晰的决定了所有结局。

    “女朋友”。

    这三个字,也像一个咒语,一个jx,一句毒奶。

    明明脑海里总是想起它,但谁要敢跟她提起它,就立刻恼羞成怒。

    并不知道梁恒波的家庭状况,但是,敏感告诉她,自己和梁恒波有共通的点。

    表面上,他们都是心智比年龄更老成的高中生,过分追求成绩,但更深的程度里,他们都属于一类人,因为所拥有的东西非常少,在生活里不想追求更多快乐和丰富,只求不要有很多痛苦和麻烦。

    想到这里,似乎太过深入了,甚至还有些肉麻。宋方霓慢慢地走回教室门口,正好和出来找她的欧阳文碰上。

    她想,比如眼前。

    眼前的人就是一个大麻烦。

    果然,欧阳文跟上她“老宋,你不是手机坏了吗,我送给你一台手机,你先用着。”

    “无功不受禄。”她压着烦躁,“你今晚把手机收回去吧,否则,我交给徐老师。”

    竞赛成绩一周后出来,宋方霓的成绩不错,但也没有好到出类拔萃。

    班主任老徐找宋方霓聊了聊,客观分析劝她不

    要一门心思扎竞赛和保送,不如专心准备高考,以宋方霓的成绩,2没有问题。

    她这方面倒不是固执的,约谈了五六次,倒也慢慢地定下心决定高考,放弃之后的竞赛。

    班级很早就发了一本大学的报考指南。

    宋方霓无聊翻看,郑敏凑过来“你怎么在看上海啊我特别想去四川上学,考华西。”

    郑敏的父母和大部分家里亲戚,都是医生,郑敏以后理所当然地要学医。

    “但我爸妈不乐意我去外地上大学。上周末回家,我还刺激我爸,说万一没考好,就去学中医,嘿嘿,我是中医黑。”

    正聊着,欧阳文和一群男生走过来,他目不转睛地看宋方霓的志愿勾选册,宋方霓不动声色地把册子合上。

    郑敏戳了她一下,原来,到了班级换座位的日子了。

    趁着这次换座位,欧阳文挪到宋方霓的斜侧方。

    宋方霓第二天才注意到,想私下里找老师解决,但来到办公室,正好看到老师正就欧阳文送的苹果手机和其他老师开玩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转身走出去。

    之后的日子,宋方霓对欧阳文的态度越发冷漠,在以前,欧阳文每次盯着她,多少还会稍微不自在,但现在,无论他做什么,宋方霓就当他是纯空气。

    抽屉里又攒了一沓试卷,宋方霓用多媒体教室里的电脑登陆q,问了一下梁恒波的竞赛结果。

    不出所料,他考得相当好,是准备冬令营,签约的好法。

    等再次见到梁恒波,两人心照不宣地约在两所学校中点线上的一所便利店711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