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hapter.11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宋母在高考前,一直念叨着考试结束后就要奖赏她旅游,奖赏她新手机,但如今,倒是一句不提。

    宋方霓实在无法忍受在家等成绩的压抑,索性就到了旁边的快餐店面试,去当了小时工。

    宋母抱怨还不如留在家里帮忙,但当宋方霓把收入的一半给了父母,她倒也是笑眯眯地收了,再跟客人炫耀,女儿有多孝顺自己。

    高考的分数很快公布。

    和预料不差,宋方霓的高考分数,比以往所有模考的成绩都好。

    现在都是出完分数后,根据高考分数,报考心仪的大学和志愿。清晨八点,那所上海的大学招生老师就联系到宋方霓,让她赶紧填写志愿。

    知道她要报考国政系,老师同样觉得可惜,建议她报一些热门专业。

    宋方霓虽然过分关注成绩,却也没有什么“高考会改变人的一生”和“十八岁以后选择性越来越小”的想法,依旧填写了国际政治系。

    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大学专业具体代表什么。

    她妈妈只是喜滋滋地说“我家闺女,在以后是要当国家领导的人啊。政治系啧啧,政治系”

    街道主任很快也上门来了,因为宋方霓的高考成绩在市内排了前三,街道处奖励宋家三万多块钱。

    原本,宋方霓想用这笔钱,配置一台好点的笔记本电脑,带到大学里,但是宋父宋母二话不说,就用这笔钱在一家中档酒店举办了场谢师宴。

    足足邀请了一百多人。妈妈穿着一身桃红色的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摇曳生姿地满场走,爸爸都满脸喜色。

    除了向别人鞠躬,接受别人羡慕的目光,宋方霓也只是像个摆设般坐在席间。偶尔听其他人羡慕地问学习经验,只能微笑说点套话。

    还不如送自己一台新手机,她默默心想。

    远远的,听到妈妈拿起话筒,在台上挽着爸爸,唱了一首歌一生有你。

    那一晚上,宋方霓也没怎么吃东西,她继续读着没看的克鲁苏神话,除此之外,就是拿着妈妈的手机和郑敏闲聊。

    郑敏的成绩也不错,考上心仪的医学院。

    郑敏说,班里已经在欧阳家举办

    了好几次聚会,但是,宋方霓都没兴趣参加。

    在告别的气氛下,她绝对不想给欧阳文“深情表白”的机会。

    但是在暑假快过完,等最后一次聚会时,宋方霓还是出面了一次。

    郑敏早已扔掉西中校服,换了全套的短裙,她一口气在丝芙兰买了睫毛膏、眼线液、口红、粉底、高光、香水等一系列的化妆品,急迫告别学生妹形象。

    宋方霓也被郑敏揪过来,被迫化了妆。

    她涂了一罐口红,死亡芭比粉,还画了个浓浓的眼线。

    对着镜子一看,两个女孩子都觉得自己像太妹,不由满意地哈哈大笑。

    她们结伴来到欧阳文家的别墅,简直大开眼界。

    别墅外面绑着气球,放着震天响的音乐,院子里有烧烤架和蹦蹦床,旁边摆着啤酒。

    很多同学脱下统一的校服,穿起潮流的时髦牌,看起来都有点用力过猛的急切,但是青春朝气的面孔,可以压下任何不合时宜。

    最初,玩的东西并不出格,毕竟在别人家。

    直到有人提议去夜店。宋方霓没提出拒绝前,稀里糊涂里被一起拽到出租车。

    城北最热闹的酒吧街,欧阳文豪爽地包了好几个卡座。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打扮过分时髦的红男绿女,整场的气氛随着音乐都在沸腾。

    宋方霓和郑敏两人搂着,在池子里乱蹦。

    随后,她母亲打来电话,宋方霓跑到走廊处接电话。

    妈妈絮絮地说了理发店的事情,催她早点回来。

    “家里的钱,只能供你去上学,像你这么见天儿出去玩儿,可不行。”妈妈也听到她这里的音乐声,不快地说,“这些年来,为了赚点钱,爸妈容易吗我累得心肌炎都犯了。”

    “那你去医院,看医生了吗”她忍不住问。

    “去医院,你给我掏钱看医生啊反正,早点回来吧,你爸说他这段时间腰不好,唉,我和你爸都老了,今天准备早点儿闭店,早点儿睡觉,但是,我们还在等你回家。”

    她叹口气,这是今年以来,除了打工,自己唯一一次外出。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争的,她说“我马上就回家。”

    “那么,妈妈不睡觉等着你。”妈妈说。

    宋方霓穿过人群,挤回卡

    座,郑敏还在舞池和其他女生笑嘻嘻地玩,她安静地越过灯光,看着快乐的同学们。

    再坐五分钟。

    宋方霓心想,只要再坐五分钟,她就走。

    面前的小圆桌,除了果盘和冰桶外,还放有欧阳文点的两瓶洋酒,酒瓶高,酒壁很厚,看那样子就感觉昂贵。酒瓶上面反射着夜店里灯,隐隐泛绿。

    这是自己第一次来酒吧。

    宋方霓犹豫了好半天,她一狠心,自费点了一杯最便宜的鸡尾酒,是长岛冰茶。

    等鸡尾酒调好送过来,欧阳文却也坐到她旁边。

    宋方霓以往看着他,立刻躲开,但是今天,她觉得这很可能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见面,因此没说话。

    酒,入口起来是冰甜的,但杯子边缘有股没刷干净的水腥味。

    宋方霓浅浅地抿了一口,发现杯沿留下一抹自己的口红印,她不好意思地放下酒杯,从桌面抽了纸巾,随手擦干净。

    欧阳文则在旁边看着她。

    黑暗里,宋方霓反而没有白天漂亮得那么惊艳,但是,越发显得她有一个好身材,就是太过瘦削。但一颦一笑,依旧令人注目。

    冷不丁地,欧阳文开口“老宋,我也报考了上海。”

    宋方霓顿时被酒呛了咳嗽声。

    “我决定和你一起去上海。怎么样我知道,你的第一志愿填的是哪所大学,所以,我的志愿和你一样。”

    他还真是神通广大。

    宋方霓压下吃惊,努力不泄露任何表情。

    欧阳文沉默了会,他又把之前送她的苹果手机递过来“收下这手机吧,就当是普通同学给你的。”

    宋方霓这才抬起头“没人能随便送同学这么贵的手机。”

    她端起酒杯,准备自己去吧台喝,却被欧阳文一把拽住手腕,

    “老宋,你对我别这么冷酷行吧至少,你陪我喝完一杯酒再走。”

    宋方霓今晚穿的是一件宽大的衬衫,里面套着一个绑颈的内衣,因为衬衫的布料洗得发硬且有点松弛,欧阳文抓得太急,女生耸起肩膀,想摆脱他的纠缠,雪白肩头就像锦鲤,一下子就从袖口全露出来,而衬衫却继续拉到胸口。

    紧接着,撕拉一声,她脖子上的两根内衣带被崩开。

    她的胸,直接当众暴

    露。

    只有短暂的几秒,宋方霓立刻迅速地用手臂挡住。

    但欧阳文已经呆住,盯着她的胸,路过卡座的几个年轻男人估计也瞥到了这一幕。酒吧的背景音乐响得发震,却压不住多事路人的笑声。

    宋方霓的耳朵红得几乎滴血。

    她用单只手迅速把衣服重新拉到锁骨,另一只手还端着那杯酒,上前一步。欧阳文也以为,她要用残酒泼过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旁边站住的几个男人,笑呵呵地准备欣赏这一场好戏。

    宋方霓飞快地呼着气,但在半空中,硬是控制住行为。不行,她绝不要别人继续看这笑话。

    她仰起脖子,把里面的鸡尾酒喝了一大半。

    愤怒,耻辱,怯懦,隐忍,本能的战栗酒精的力量刮着喉咙,她镇定着自己。

    随后,宋方霓把剩下的残酒往桌面一撒,头也不回地走了。

    酒精烧着她的胃,酒吧四处都是扭动的人,走了好几次,才走出正确出口。

    外面的灯光扑面而来,灯光明亮,仿佛是流动在城市上方的云彩,但空气也依旧有甜腻的香水味。

    这是一个月色皎皎的夏日夜晚,酒吧街停满了私家车。

    即使打出租车,也要走出巷子口,到前面的马路上。宋方霓在电视剧里看过,碰到这种情况,受辱的女主角会拦一辆车,绝尘离去,用愤恨的目光看着车窗外。

    但是,这种作风不属于宋方霓。

    她,她的家境,和这个繁华城市里的主流消费都没有任何联系,还没过十八岁的宋方霓没钱打出租车,妈妈的手机因为容量很小,也没有安打车软件。

    宋方霓深呼吸几口气,左右看了看方向,准备朝着商场方向的公交车走去。

    身后却有人追上来,先是郑敏,随后是欧阳文和他的几个朋友。

    欧阳文准备想上前,但看到宋方霓的目光停下。

    “怎么了,怎么了,老宋,怎么一回事”郑敏急急问。

    宋方霓努力地克制着眼睛里的酸意,用平常的语调说“我要先回家。”

    “我送你吧。”欧阳文走上前一步,“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向你道歉,不行吗”

    “对啊,给欧阳十个胆,他也不敢怎么样。他被宋方霓迷得五迷三

    道的,刚才发生什么,肯定是一场误会。”

    “哎呀,反正,方霓早就是欧阳嫂了嘛。”

    几个跟在欧阳旁边的同班男同学打着圆场。

    郑敏没看到刚才的一幕,却从宋方霓发抖的肩膀里,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她转过脸“滚你们男的都滚,谁让你们跟过来的,滚一边儿去”

    这时候,宋方霓的手机震了,提示收到一条新的信息。

    她根本就不想看,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顺手打开了。

    梁恒波说“我好像看到你了。”

    宋方霓转过头。

    其实找了好久,直到长街对面,一扇巨型且明亮的手机广告灯牌下,发现熟悉的身影。梁恒波穿着黑色的运动装,高高瘦瘦的,在黑暗中只剩下被灯光照射的一张脸。他正和一个胖子,手挽手站在在不远处。

    梁恒波转头跟那个胖子说了几句话,又朝着她招了下手。

    宋方霓对郑敏说“等我去上海前,再单独约你出来一次。”

    郑敏担心地看着她,知道劝不住,便小声地说“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宋方霓点点头,扯了下郑敏的胳膊“帮我,别让那个脑残跟着我。”

    说完后,她裹紧衣服跑起来。

    跑过人行横道,拨开人群,跑过红绿灯,晃过站台,最后跑向梁恒波,一把扯住他的胳膊。

    梁恒波正带着梁新民,参加这里商场举办的公益手工分享课,每个月,梁新民都得来到繁华的市中心看看,他喜欢人多,再难听点说,就有点像遛狗。

    宋方霓今晚来夜店前,她在路上和梁恒波聊了会,顺嘴就把定位发给他。梁恒波此刻正好路过这里,他驻足时看到宋方霓,显然也很意外。

    他对宋方霓介绍了一下梁新民,但是,女生根本都没有听。

    她惊魂未定,脑子里嗡嗡地响,只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恶心,不停地向后看,看欧阳文没有跟上来,手紧紧地抓着自己衣服。

    欧阳文是故意的吧她为什么鼓不起勇气,打他一巴掌。他不会以为,他每次那种冒犯她个人空间,就是喜欢吧到底有多少人看到这一幕了她真恨欧阳文,也恨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宋方霓低头拉着梁恒波的胳膊,一路上,

    什么话也不说,梁恒波也察觉到异样。

    他僵硬着带她一起往前走。

    等路过一片空地,梁新民跑过去看大妈跳广场舞,只剩下他们两人。

    梁恒波终于咳嗽了声“衣服。”

    提醒了两遍,宋方霓才如梦初醒,她迅速地松开拉着他的手臂。她以为,她弄坏了他的衣服。

    梁恒波却继续看着远处“你的衣服。”

    刚刚被扯破的衬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又拉开了。

    宋方霓立刻用双臂在胸前紧紧地裹着。

    她只是无意识地跟着梁恒波走,她只想随便找个人,帮自己摆脱刚才的困境。此刻,她只想快点回家。

    立刻,迅速、跑着回家。

    梁恒波是骑着电动摩托车来的,他打了个电话,让梁小群来广场这里接一下梁新民,随后就载着她回家。

    宋方霓沉默地跨坐在摩托车后面,男生清瘦的腰就在前面,她却拼命后移,死死地抓着后面的扶手。

    燥热的晚风,从松动的领口灌了进来,须臾又吹走。

    她的眼睛、喉咙和胸,都很疼,脑袋沉沉的。

    到了巷子口,梁恒波还没停稳,宋方霓就跳下车。

    她家的理发店依旧亮着灯。

    远远的,理发店里正播放着喧嚣的月亮之上,而隔着玻璃,能看到里面坐有几个边焗头发边玩手机的顾客,而在门外,不知道是哪一位邻居,往凹凸不平的地面泼了一摊乌漆漆的污水,污水里有几根短短的烟头,映漾着上方橘红色的路灯。

    她低下头,发现双脚正好就踩在这一滩污水里。

    “你”梁恒波暗自觉得,这女生有时候是够粗心的,又不忍说什么,“你不是要回家吗”

    宋方霓却只是呆呆地站着。

    梁恒波微皱了一下眉,到底是男生,心思没进化到那么细致。何况路上的时候,他隐约闻到她身上有一股酒味,以为她是和同学聚会,一高兴,喝多了。

    “难道,你的家不是在这里”他停好摩托车,再准备掏出手机查导航。他是按照宋方霓的指示,一路骑过来,心里也不确定。

    但等两人靠近了,他终于看到宋方霓满脸苍白“你怎么了”

    宋方霓慢慢地吸气,再呼出。她挪挪脚步,站

    在旁边的平地,随后抬起头“你知道,我现在正在想什么吗”

    不等他回答,她就说“我受够了。”顿了下,她重复,“真的受够了,我受够了这一切,我真的好想时间快点过去,我只希望自己赶紧接到录取通知书,我希望下一秒就到上海。这个地方,这个城市,我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待”

    词语凶狠,语气却依旧是柔软拘谨的。

    接着,睫毛栩栩地开始颤抖,有水从女孩的眼睛里柔软地流出来,她哭了。

    而在她对面,梁恒波望着她。

    他抿着嘴,什么也没问。

    宋方霓低头看着脚背,压抑地哭了好一会。

    沉默片刻,梁恒波却从口袋里掏出akan,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把耳机挂到她耳朵上。

    宋方霓被他手一碰,用力推开,却被他按住,随后,耳边的声音响起来。

    小号的音色太棒了。

    温暖,明亮,有力。尤其是后摇的乐队,总爱用小号来融合萨克斯。

    低落梦境里,倾泻下来一抹暗红色的柔光,接着,一个辽远空旷的男声唱起歌,在密度很高的氛围里,往前铺开一条路,像是用手触摸低沉行进的厚厚云层里,带着暗红色的热烈,跟悲伤作别。

    顷刻间,沉默变得有力,迷茫颤抖了一下,随后变得舒缓,就像是现实里射下的一缕柔光

    梁恒波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给她。

    “这个夏天马上结束,你可以飞走了。”他肯定地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