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chapter.13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宋方霓已经降下一半的车窗,先没头苍蝇地看了四周,试图先停车再叫人。

    她可不想违反交通规则。

    梁恒波缓缓地走下台阶,一阵冬风吹过,吹起他的围巾一角。

    他顺着她们的方向走来。

    “梁恒波,梁恒波等下我”

    男生闻声抬头,道路的另一面,有个女生横穿停滞的车河,她跑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

    女生的长发后面戴着硕大的蝴蝶结。

    在道路中央,宋方霓伸着脑袋,则把慢了一拍、没那么明快的呼喊声吞回嘴里。

    “老宋,关下车窗,这一股子尾气味。”郑敏正在她旁边继续看手机,过了会却没有回应,疑惑地抬头,看到宋方霓定定地望着窗外,“怎么啦,你看到熟人了”

    宋方霓远远地望着那个正和梁恒波说话的女生。

    那个女生,她也认识。

    是裴琪。

    “认错人了。”宋方霓冷静地把车窗按了上去。

    梁恒波和裴琪说了几句话,并肩朝着共同的方向走了,原来,他们的前方还有一群大学生正哆哆嗦嗦地等着他们,有男有女,好像是社团。她能看出梁恒波认识他们,他有很多朋友,他此刻的心情很轻松。

    但是,他和裴琪说话有必要靠那么近吗

    前方的车往前开了,两车中间空出了好大的位置,背后的公交车按着喇叭,发出不耐烦的长鸣。

    汽笛声的催促中,宋方霓踩着油门,身后的景象逐渐在后视镜里消失。

    她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突然前面“砰”的一声,整个人立刻哆嗦,以为出了车祸,撞到前面的车尾。

    郑敏却尴尬地说“是我是我。哈哈,我玩手机,一不留神,书掉在地上了,哈哈。”

    等两人坐在烤肉店里,郑敏还在看菜单,宋方霓花了两分钟吞下一大碗白花花的酸奶。

    她的头脑被冰得没力气再想别的,才感受不到心脏像被穿了个小孔,涌上来的那一股酸涩臌胀的腐蚀感。

    平生第一次,宋方霓意识到,“近水楼台先得月”是一句多么清醒的古话。事实就是如此,自己就算和梁恒波保有联系,但他的日常生活依旧难以触及。她其实从来不知道,他在大学里是怎么状态,遇到了谁,以及和谁交往。

    哈,男生交女朋友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只是没想到,梁恒波的动作还挺快。

    腊月二十九,理发店歇业。

    店里帮忙多年的另一个理发师张叔过年后就要辞职,回老家陪媳妇过小日子。

    宋母和宋父请他吃了顿饭,原本私下里说要给2000元的红包,但到了局上,宋母突然口峰一转“这笔钱啊,是你的方霓妹妹在上海,独自勤工俭学,靠刷盘子赚来的。”

    对方听后心里过意不去,又添了1000块,塞给宋方霓3000的红包。

    宋方霓简直坐立难安,一方面恼母亲撒谎,又觉得这笔钱是烫手的山芋,只好再红着脸退回去。

    宋母闻言,提高声音教训她“哪有做人这么轴的,上了大学,脑子都不知道变通。”

    宋方霓便窝在房间里看书,怎么叫也再也叫不出来。

    大年三十的时候,梁恒波终于跟她发了一条信息。

    四个字,新年快乐。

    也不知道是不是群发的信息。

    第二天,她懒懒地回复新年快乐。

    对方比她还沉得住气。

    我是梁恒波,回来过年了吗

    宋方霓看着这信息,打了行字那天看到你和你女朋友了,恭喜你。觉得极度阴阳怪气,赶紧删了。我那天看到你和你朋友了,觉得没头没脑,又删了。

    最后,她决定绕过这愚蠢的话题,只是简单地说嗯,回来了。

    还是闲闲地聊起来。

    那些所谓“升了大学更轻松”的大学生,读的可能不是真正的大学。相比较而言,高中“死读书”的时候多,本科却要真正地考验用功。

    梁恒波和宋方霓的大学在期末都有一定的淘汰率,周围的同学是龙凤,什么样追求的都有,大部分同学都盯着,半点也不轻松。

    最后的落脚点回归到成绩,梁恒波轻描淡写地说“我还是老样子。”然后报了个显赫的专业成绩。

    这家伙,谈恋爱也没耽误学习嘛。

    宋方霓的心里更酸了。她把憋了良久的话,直接问出口“你还和裴琪联系吗”

    梁恒波显然对这话题的转变很诧异“谁”又好像自己想起来,“哦,虽然是一个大学的,但我们不是一个专业,我不怎么了解其他系学生的成绩。”

    什么啊谁要知道裴琪的成绩了啊梁恒波是在装傻吗他那天和裴琪一起走出来,去哪里了

    多日来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无端地又被搅乱,宋方霓趴在床上,拽过枕头把手机压在下面,仰面望着天花板。

    她的心情,正在两个端点处极速地游移,一会振奋向上的,一会却闷闷低落,然后心情非常糟糕。

    再过了会,宋方霓才重新挪开枕头,拿起手机。

    屏幕上,对方早就发来回复“等你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起聚一下。”

    宋方霓赌气地回了句自己马上要回上海,梁恒波下一句就来了,那你什么时候走

    宋方霓这才认真地问“是有什么事找我吗不要告诉我,你又要找我拿卷子。”再索性,就直接挑明了说,“我可不做什么情侣间的电灯泡。”

    梁恒波甚至都没理这句。

    他只是说“带你去听乐队吧。”

    乐队这是什么,梁恒波组建自己的乐队了吗

    过完年后一直都阴着天,随后下雪了。

    虽然只是小雪,落在地面都没有积沉,更没有什么寒霜素裹的美好景致。但一夜之间,整个城市的温度又骤然降下去。

    两人这一次约的地方非常偏僻。

    宋方霓需要坐两班很久的公交车,等下车后,又有点傻眼,因为旁边都是汽配店和堆放建筑废材的荒地,就很像他们课堂上放的苏联记录片里军队的抛尸现场。

    宋方霓东张西望,几乎疑心自己走错了。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酒吧,也没有想象中高雅的音乐礼堂之类。

    给他发去定位,梁恒波却说“没走错。就是这里。你往前来到房子这里,我等你。”

    宋方霓缓慢地向道路尽头,那唯一勉强可以称为“房子”的建筑物前进。

    五十米后的拐弯处,梁恒波站在荒芜的马路边。

    他不是一个人。

    身后还有三个男生,在阴天戴着一个镜,都穿着厚厚的绿色军大衣,长发飘飘。两个人背着高高的琴盒,至于没拿琴的那个人,手里拎着满满一塑料袋的锡皮淡啤酒,

    就看起来很像小流氓,她刚刚在风中隐约听到脏话传来。

    梁恒波一抬头,看到了她,他旁边的男生们极有默契地停下交谈。除了梁恒波以外,其他人嘴里都叼着烟,有一个戴着毛线帽的男生还打着耳钉。

    “搞乐队的。这是宋方霓。”梁恒波对双方简短地进行介绍。

    这些好像是他的大学朋友,但又好像就读的不是一所大学。他们纷纷跟她打招呼,男生们一张嘴说话,倒是极有礼貌且热情。

    “走吧。”梁恒波说。

    宋方霓紧紧攥着手机,跟着几个男生,走进路边那一所临时快要坍塌的建筑物。

    说是建筑物,其实是一个只有铁皮和构成的排练室。

    房间里根本没有暖气,地上有两台电风扇模样的电暖器,电线还被老鼠啃秃噜皮。梁恒波先踹开地面的空啤酒罐,把电源打开,让宋方霓坐在暖气旁边。

    其他人则纷纷骂着“真他妈冷”“这天儿让不让本少爷活了”,搓着手,打开自己的琴盒。

    随后开始排练。

    男主唱一开声,宋方霓的脊背情不自禁地一僵。

    这也,太难听了甚至,说“难听”简直都像恭维,因为根本没法听。

    主唱卡着自己脖子开嗓,随后是“砰砰”,“锵锵”,鼓手在后面敲,吉他和贝斯的调弦,而伴随着主场的嘶吼,所有声场一起堆积,就像进入噪音的地狱。

    宋方霓哪里听过这种动静,整个人都呆了,随后下意识地看梁恒波的反应。

    但他却仿佛习以为常,站着听他们排练,甚至脸上的表情居然是很享受鬼哭狼嚎似的。

    宋方霓只好在后面坐着。

    足足忍受了半个多小时,耳朵要被震聋了,主唱还在亢奋激昂地鬼吼,也闹不明白这唱得是中文还是英文,因为根本听不清楚歌词,无法欣赏旋律。

    她在房间里坐着,又冷又渴。

    男生们却都非常认真,没有任何人玩儿手机,包括梁恒波,也抱着把贝斯,但只是低头自己弹弹,也没有加入到主旋律中。

    宋方霓在噪音里,脾气也有点焦躁。

    两人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他还疑似交了新女朋友。他今天把她约出来,她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是除了见面的介绍,梁恒波没有和她多说一句话,甚至,目光没有往这里看一眼,仿佛是在故意地冷落她。

    宋方霓又忍受了会噪音,心里变得沉甸甸的。

    为了今天,她在早上洗了两遍头,涂指甲,寒冬里穿上长裙,却没穿毛衣和保暖裤,因为内心有一点小心思,想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展露出来。

    反复心想千万不要露怯,而现在身处这场景,真的就是自作多情。

    宋方霓挪了下椅子。再往后挪了下。

    梁恒波依旧抱着贝斯,除了弯腰弹着,他对一切都无动于衷似的,头微微垂着。

    喧闹中,她站起身走了。

    梁恒波过了好一会才发现旁边的佳人不见,原本以为,宋方霓是去卫生间之类的。等了会,发现没人回来。

    他暗道不好,连忙追了出去。

    在大道尽头的公交车站,宋方霓正站着等车。

    “怎么走了”梁恒波说,“等排练完,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好久不见面了。”

    宋方霓摇头,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气的,一双眼亮得惊人。

    如果是梁恒波自己组的乐队,她还愿意陪着他一起排练。但是现在,她和梁恒波正一起围观别人的排练,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几个男生里面也有他暗恋的人

    宋方霓突然心里一沉,不是因为这句赌气的话,而是因为“暗恋的人”。

    梁恒波。

    他追出来时显然很急,没有穿外套,寒风中一身黑色的毛衣,整个人依旧削瘦,但肩膀倒是宽。

    宋方霓移开目光,非要在这个时候,她才隐约地察觉自己的真实心意。

    “怎么走了”梁恒波问。

    “家里有事。”宋方霓小声地回答,掩饰着心烦意乱。

    这个理由仿佛说服了他,梁恒波露出一种“那也没办法”的表情“那我陪你等车。”

    两人并排站着。

    “我有一天看到你了。”梁恒波突然说。

    对上她吃惊的眼神,他才微微促狭地笑着说“电视里在播樱桃小丸子,当时想到了你。你俩有相同的发型。”

    其实到现在,宋方霓也没有真正的生气,她决定先走,只是因为实在很无聊,很冷,很吵,不太想在那充满烟味的房间里待着。

    但是当梁恒波说出这一句调侃,她反而一下子就恼了。

    “是吗我有一天也看到过你。”宋方霓不动声色地接口,“前几天的时候,我路过你们大学门口,你和裴琪正在一起。”

    梁恒波扬起眉毛,他没有追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只是说“你看到我,为什么不打招呼”

    宋方霓被反问的一愣。

    打招呼,要破坏他俩的独处吗。

    “我,我为什么要跟你打招呼。”她挪开眼睛,难得的赌气,话语也是冷冰冰的。

    为什么她怎么总喜怒无常的。梁恒波微微皱着眉,差一丁儿点把这个笨问题问出口,却在看到女生丰富万端的小表情时,福至心灵。

    宋方霓说完话后,就很恼火地站在原地。

    以往的聪明和镇定全消失不见了,她晃晃头,试图把额头的刘海甩开,有点孩子气地抿着嘴。

    背后广告牌发的光芒,照在女孩的背上,咫尺的距离。

    “方霓。”

    宋方霓没抬头,她只希望公交车快点来,赶紧离开这里。

    “如果你当时叫我,我一定会过去找你。”他说,“这样,我们就能早点见面了。”

    宋方霓一动不动站着,极度害羞又极度烦躁。

    她的心,就像被包在一团松脂里的虫子,身体已经无法动弹,剩下几条足腿却在半空中来回挣扎,不知道是想要继续逃脱还是想要更多沉迷。

    宋方霓抬起头,尽力维持平静,对他说“你先回去排练吧。我自己等车就可以,反正,公交马上来了。”

    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摆了两下,当告别。

    不察觉,她的袖子把口袋里的钥匙包带出来。钥匙包拴着的,是他送她的鳄鱼钥匙扣,上面系着她的家门钥匙、宿舍钥匙,校园卡。

    绿色小鳄鱼倔强地伸出长长的嘴,却掉落在地。

    男生手疾眼快地捡起,她也弯腰,两个人的手在地面相碰,接着就是眼神。

    非常近地撞上。

    近到了,能在他瞳孔里看到全部的自己,以及他长长的睫毛。

    男生没有放手,微凉的手指同时握紧了钥匙扣和她温暖的手腕,收力。

    公交车的电子广告牌都像t,到了固定时间,就会上下翻动。车站的广告原本是手机广告,如今换成欧莱雅的口红广告,“轻薄水润,持久出彩”,形容的是和这个吻的相反方面。

    距离那么那么近,仿佛她能呼吸到他的思想一样。

    他吻了她。

    鼻子碰鼻子,嘴唇碰嘴唇,就像瓷娃娃带着玩闹程度碰了下嘴唇。

    一秒不到,结束了。

    没有色情,没有激情,甚至也完全没有里写的初吻是触电般的感觉。他只是抿了下嘴唇,羽翼般地触碰上去,遇水就融的泡沫,在寒冷肮脏的空气里完成了初吻。

    被吻到的时候,她的目光不自觉垂到他肩膀上,等结束后,不自觉地“嗯”了声。

    男生离开的时候,脸就已经红了,听到她“嗯”的时候,目光立刻移开。

    宋方霓甚至没有后退,她睁大眼睛,下意识地举起另一只空着的手,用指尖左到右按了一遍唇,像是抹掉触感又像是不相信被吻的事实。

    这个吻又轻又急又温柔,像是一个不发声的元音,没进入唇齿间就结束了。

    她再换成用手心盖着嘴唇,抬起眼睛。

    梁恒波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几乎望穿她的瞳仁,直到红晕慢慢地也出现在宋方霓的脸颊上。

    宋方霓几乎是同手同脚地往后走了两步,踩到身后乘客的脚。

    “嗨,走路长点儿眼睛。”对方冷冰冰地呵斥。

    梁恒波又拉住她的手。

    后置的,慢了好几拍的头重脚轻,像海浪一样从头顶拍了过来,她呼吸急促,他也是,地球在两人的气息里彻底倒置,失去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