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14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反正莫名其妙被他拽回来, 再次忍受足足一个小时的噪音折磨。

    宋方霓的脑袋简直都要爆炸了,排练才终于结束。

    梁恒波那堆朋友在收拾时就嚷嚷着要去吃火锅,他们男生还在小屋子里收拾乐器, 梁恒波也在屋里帮着朋友一起搬乐器,顺便穿着外套。

    宋方霓就跑到外面, 独自站在街外等待。

    她绕着干枯草坪里的井盖来回地走,脸一阵热一阵凉,头也有点晕

    直到有两个男生近到眼前。

    她抬起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其中一人流里流气地说“同学, 叫什么名字”

    “叫我老宋吧。”她才看清楚,是刚才的主唱,叫什么二猴子,奇奇怪怪的名字。

    “我靠, 老宋这名字够飒的”二猴子嘿嘿笑了,“来来, 老宋,点评一下, 我们排练得怎么样”

    宋方霓心想, 还是不要说实话比较好。

    陆续再有一个男生溜达出来, 掏出廉价打火机点火, 他们开始在街边抽起烟。宋方霓隐约觉得这场景有点眼熟,她问“你们是几几届的”

    一问,他们是同一届的大学生,除了梁恒波的一个校友,其他两个人是北航的。

    其中,有两个男生也参加过暑假理综竞赛培训,还记得宋方霓。不过, 宋方霓对对方完全没印象,只能抱歉地笑笑。

    她是真没想到,梁恒波表面不易近人,私下里还挺会交朋友。

    “你现在正在外地念大学”二猴子问。

    “对。”宋方霓不愿意讨论自己。

    “多想不开啊跑外地读书。”

    “在哪儿读啊”另一侧新出来的男生又问。

    知道宋方霓在上海读大学,男生们发出异口同声的感叹,纷纷改口夸赞,说上海不错之类。随后,他们再次抛开她,开始聊一些国内国外的乐队之类。

    除了最后走出来一位男生。

    他戴着破旧的毛线帽,边抽烟边安静地打量着远方。

    对方注意到她视线,夹着烟扭过头,宋方霓也对他友善地点点头。

    “叫老宋,对吧你俩现在是异地恋,小女朋友在外地不容易啊。”男生冷不丁地说

    宋方霓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个彻底,完全忘了否认“女朋友”。

    仔细一想,她和梁恒波,读大一的几个月联系得都不频繁,也就这次春节回来,他们约着见面。

    然后,然后就到底怎么回事

    “有空就多陪陪恒波,多给他发发微信,聊聊天。”男生继续说,跟个老大哥似的,“人类,都是孤独的。”

    “他在大学里的朋友多吗”宋方霓貌似不经意地问,“我不知道他大学时什么样子,但是,我认识一个叫裴琪的女生”

    话还没说完,旁边几个抽烟的男生爆发出冲天大笑。

    就是那一种,男生之间特有的,旁观一个怕老婆的朋友待会儿就准备被老婆暴打的幸灾乐祸表情。

    还是刚才那个戴着毛线帽的男生主动解释“没什么可担心的。他们脑子都是二进制的,听不懂人话。他们不知道的事,我知道,梁恒波的心上人只有你,他在高中时,就跟我说起过你的事。我们大学军训得晚,他系里课也忙,平时就没太联系你。”

    其他男生却疯狂起哄“哎呦,他都说人家姑娘什么了跟我们说说。”

    “梁恒波相当可以啊,这么早就惦记人家了。小姑娘才十七岁吧,这么耍流氓得判死刑啊”

    梁恒波最后一个走出来,他在走廊里,低头仔细地锁上门,又用力推了一下,确认是否锁好。

    等穿上外套走出来,正好看到宋方霓满脸通红又莫名其妙地被围在几个男生中间。她求助地看着他。

    也懒得问他们聊了什么,二话不说,梁恒波把排练室的铁钥匙朝着笑得最厉害嚷嚷得最凶的男生丢过去。

    对方猝不及防,双手捂着胸口,痛得倒退几步,破口大骂“你姥姥的梁恒波你欠抽吧”

    梁恒波忍笑说“啧,手滑,你看钥匙掉地上了。”

    他们嘴里说的火锅店不远,但足足走了一公里才到。是在一条稀稀落落的商业步行街边上。

    火锅店算是附近唯一还算热闹的商铺。几个男生打闹着率先进门的时候,梁恒波却在后头把宋方霓拽住。

    他站在门口,低头给他的朋友们发了个短信。

    短信内容就说,他俩还有事,要先走,不吃火锅了。

    “这样做合适吗”宋方霓跟在他背后,“说好了和你朋友一起吃火锅。”

    “他们没那么重要。”他垂着眼睛,按下发送键。

    没想到,向来温润的梁恒波露出这一面,感觉有点陌生。

    宋方霓闻着火锅店的味道却恋恋不舍,也真的饿了。

    “那我们去哪里吃”她转过头,“那家拉面馆看起来还可以。”

    他把手机收起来“你的脑子里只有食物吗”

    这人一下子就变得很难沟通,宋方霓低下头,她几乎不用猜,就能感觉到他那群朋友现在绝对也在腹诽他重“色”轻友。

    “附近有一家韩国餐馆,也是做什么火锅的,”片刻后,传来他的声音,梁恒波思索了会,“过年期间,吃年糕。”

    两人又在寒风中走了二十多分钟,果然来到一家很小的餐厅,叫什么部队火锅。

    走进去,顾客还挺多。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眼睛细细长长的,居然真的是在华做生意的韩国人。

    不大的店里,弥漫着一股芝士、红薯和炸物的浓郁味道。

    点了小份的部队火锅和一盘芝士排骨,菜上得很快,分量也不小。火锅里都是辣白菜,泡面四周冒着红色泡泡,炸鸡在吸油纸上呈现一种金黄色的焦脆轻盈感,还送了小碗腌制的白萝卜。

    宋方霓刚刚在外面被冻狠了,一坐在室内,就有点倒流鼻涕,她找了半圈,桌面上没有餐巾纸。

    梁恒波摇摇头,从自己外套里掏出纸巾,推过去。他的纸巾也是零散的,但叠得整齐。

    她原本就饿,之后的心情大起大伏,混合到一起居然木了。

    宋方霓吃饭向来慢,但此刻几乎狼吞虎咽。

    吃饭的时候谁都没开口,偶尔,她抬头,是确认他有没有偷看自己的吃相,却在梁恒波也抬头的时候,迅速垂下眼睛。

    店家送的大酱汤,汤是咸热的,喝下去非常舒服。

    这时候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是她妈妈,定时定点的查岗。

    宋方霓实在懒得走出去,直接在座位上接了,随口说着“好的好的,马上回家,我知道了”之类的应付话,继续吃着萝卜咸菜。

    梁恒波却在对面站起来,拿起外套。

    她的目光跟随着他走向结账台,才意识到梁恒波准备去结账。宋方霓匆忙地挂了母亲电话,连忙追过去。

    “那个,这一次让我来吧。”

    她张开手臂,抢在他面前,梁恒波为了不碰到她,只能停了脚步“你来”

    “这一次,我请你吃饭。”她坚持,“我刚刚收到家里给的压岁钱。”

    “第一次还是我来吧。”他却压过她的手臂,继续递给店主一张银行卡。

    “什么第一次”

    梁恒波解释“交往后吃的第一顿饭,不应该都是由男友负责买单吗”

    男店主趴在台子上,笑吟吟地看着两个争夺的年轻人。

    等梁恒波结完帐,再坐回来,他递过一瓶非常迷你的小瓶可乐,说韩国老板指定赠送给她的。

    宋方霓正用铁筷子拨着一个根本吃不进去的柱状年糕,脸和手很烫。她不出声地接过来,用吸管把可乐都吸光。

    餐厅里的电视正放着一个韩国综艺节目,几个韩国演员坐在蒸拿房里,围成一团玩游戏,不时爆发出大笑。隔壁桌还有其他食客交谈,喝着烧酒。唯独他们这一桌很静。

    又过了会,梁恒波终于开口“明天,我们出来看电影”

    她茫然地抬起头。

    在可乐余留的清甜里,宋方霓突然想到了一个更近在眉睫的事实。

    分离。

    “可是,我明天就要回上海了。”她说。

    宋方霓回上海的火车票时间很早。一方面想避开嘈杂的春运人流,另一方面不是很喜欢在家里待着,索性想提前回系里做点事,赚一点外快。

    问题是,她根本没料到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情。

    真的以为,两人见一面。

    最多听听梁恒波解释一下他和裴琪的关系。

    梁恒波把她送到熟悉的巷子口,理发店的外面旋转着红蓝色的灯牌。今晚居然一点月亮都没有,只有寒冷的白雾。

    她站住脚步。很想问梁恒波刚才的吻和那句“交往”,又觉得贸然提起这种事情,好像很奇怪似的。

    有一瞬间,宋方霓觉得她站在一扇沉重铁门前,而这扇门只要被打开,就会带离她离开正常的生活。

    她根本不想谈恋爱,却又忍不住想更多了解梁恒波的生活,她发现自己很矛盾。以前拒绝欧阳文,觉得自己和普通女生不同,因为她不吃他那一套。可是,当面对梁恒波,她却发现自己是全天下最普通且最爱自寻烦恼的女生。

    几秒之后,宋方霓很轻声地说“今天说的交往,是什么意思”

    “哎”太直白了,险些被问住,但男生很快反应过来,“交往就是,我喜欢着你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现在都没法看对方的眼睛,各自盯着地面。

    宋方霓站在那里,自顾自地想事情。

    梁恒波在这一种沉默中不免局促,像是写完法则后,发现根轨迹的零极点画反了。他想到眼前的女生说起欧阳文时,略微鄙夷的语气,以及她曾经那么斩钉截铁地两次拒绝,心里同样有几分不确定。

    在脑海里组织了会语言,他说“第一,我不知道你那天看到什么,但是,裴琪绝对不是我的女朋友。”

    “我那天看到她找你。”她低声说。

    “这又说明不了什么。”梁恒波回答,“你都看到什么了”

    其实当时就看到他们并肩走了。宋方霓迟疑了一下,出于自我维护,乱说道“好像是看到拉手了。”

    “这就纯属诽谤”梁恒波居然翻个白眼,他皱眉说,“你到底在哪里看到我的。时间和地点,说出来。我们可以对一下。”

    她悄悄地松口气,笑了。

    梁恒波的表情却因为紧张而异常严肃。他冷冷说“你也不用笑,你直接说,到底是在哪里看到我和她牵手的。”

    这家伙有时候太较真了吧。宋方霓抬起头“所以你刚刚还要跟我讲什么,光说了第一,还没有说第二。”

    沉默了片刻。

    “第一,我可以非常肯定自己还没有女朋友。”梁恒波继续说,“第二,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

    他低头看着她,她知道他要再次吻自己了。

    宋方霓的心一下子提起来,梁恒波却只是抬起她的手,将她手腕抬高了一点,吻了一下她手套和大衣袖口处那一点皮肤。

    那瞬间真的像触电一样。

    梁恒波随后上前一步,轻轻地,把嘴唇贴上她嘴唇。两人穿的冬装都厚,他抓住她胳膊,随后压着她的背。幸好,他的手没有乱摸,她突然下巴有点痒,莫名地噘了下嘴,他便稍微一停,换了角度。

    偶尔,她的鼻子擦到了他脸颊,男生的肌肤出乎意料地软,有种蔚蓝的味道,对,蔚蓝色,他身上有一种澄澈冷静天空的感觉。

    她稍微碰到了他的舌尖,感觉像闭眼跳下化学池,心跳频率就总是维持在最强烈腐蚀的一瞬间。

    整个人越来越轻,飞了起来。

    当天晚上根本没睡。

    宋方霓戴着耳机,把收音机开到最响,恍惚觉得像回到拿到自己高考成绩的夜晚,整个人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她给郑敏发了好几张笑脸,也不写原因,郑敏奇怪地问老宋怎么了,发春了吗。

    第二天早上九点的高铁。

    一家人开车送女儿去高铁站。

    到了车站,发车时间还早,妈妈提议,他们一家人也跟着进去站台等。

    宋方霓拿着她的行李箱和带回去的稻香村特产,她的话依旧不多,倒是妈妈在旁边指指点点,说火车站人怎么那么多,外地人春节后又回来,等等。

    妈妈随后旁敲侧击,问她在大学校园有没有遇到“心仪的男生”。

    宋方霓本能性地摇摇头,脑子里也不知道否认什么。

    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是梁恒波。

    对方说“到你左后面的电梯来。”

    宋方霓的心跳顿时恢复成昨晚的速度,她跟妈妈说了几句,迅速地跑过去。

    果不其然,男生挺直地站在后面。

    他记住了她的发车时间,赶过来高铁站送她。但在看到她父母后,谨慎地止步,把她单独叫过来。

    宋方霓看着他,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得体的男生。梁恒波真的知道怎么保持距离,但是,他又比任何人都靠近自己。

    “一路顺风,到上海后给我打个电话。”梁恒波说。

    宋方霓用手指攥紧了她的外套袖子。生平第一次,她想做一些规矩外的东西。

    “其实,我可以改签车票,晚几个小时走。”

    梁恒波闻言表情没有变,显然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行性。几秒后又松开眉毛,这是春运,票总是紧张,她退了这班车,很可能会改签不了别的班次车票。

    但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因为女生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梁恒波从小就照顾着梁新民,他知道,人在准备哭的时候,眼轮匝肌会率先高速牵动。

    压下不舍,他改用一种轻巧的口吻“其实昨天,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宋方霓看着他。

    他问“你,有没有哪怕的一点后悔”

    后悔

    梁恒波继续慢慢地说“后悔自己当初非要跑到上海去念书”

    是否,所有人在陷入情网后,智商都会大幅度地降低。男生这句玩笑话,非但没有起到缓冲情绪的效果,女生现在不光是鼻子,整张小脸都皱到一起。

    梁恒波忍不住上前一步,把她带到怀里。

    他衣服的布料压着眼睛,宋方霓瓮声在他胸膛前说“不能忘记。”

    “嗯”

    “我去了上海后,你不要”她艰难地说。

    不要忘记,他昨天对她说过的每一个字,还有,说要当她男朋友的这些话。

    他却说“会每天想你的,会给你每天打电话的,我这学期就会去上海看你的。”

    广播通知,他们班次列车的旅客可以检票。

    宋方霓随后匆匆地告别父母,走下台阶前,隔着检票口,往后看了眼,男生还在人群里看着自己。她乘坐扶梯下去,整个人虚弱无比。

    她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坐在自己座位。

    高铁的窗外,依旧是一掠而过的各种建筑,但这一次离开,她不再感到憧憬新生活,极度的甜蜜和心酸不停地交集着,混成一锅粥。

    这一辈子,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在心灵上这么靠近过,除了梁恒波。

    但是,现在,每一秒,她和那个人的距离,又都在物理性地拉远,以千米来计算。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