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16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大学的生活一直忙碌着, 距离清明节假期还有几天,宋方霓就关闭了手机上的倒计日,整个人都到了容光焕发的程度。

    心里积攒了很多期盼梁恒波会来上海三天, 72小时,她已经把行程写满了四页纸,密密麻麻记录了准备带他去哪里玩,去哪里吃,去哪里看,还要拉着他见同学她还动了租车的想法, 但囊中实在羞涩,只好打消念头。

    辩论队的同学也发现宋方霓总是走神, 善意取笑她。

    宋方霓腼腆地告诉别人, 自己有了男友。而且, 对方会千里迢迢地来看望自己。

    大家其实早就知道她有男友了,但知道梁恒波的学校,感慨几句少年才俊。

    辩论队里一个叫鲍萍的女生,冷不丁地说“你们看今天的微博热搜了么你男朋友的学校, 有一个学生自杀了,还在微博留下遗书。”

    大学生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轻生, 每年都有那么几出。

    这一次悲剧的主人公, 宋方霓居然认识。

    寒假的时候,她去看梁恒波同学的乐队排练,其中提醒她要多关心梁恒波的戴毛线帽男生,正是死者。

    只有一面之缘, 宋方霓想象不到这样的人会自杀。

    她慌忙地想联系梁恒波,但对方的手机一直忙音,失去了音讯。

    第二天亦然。

    第三天, 依旧失联。

    宋方霓心中有了些微不好的预感,但又抓不住线索,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似乎什么也不能做,除了一遍遍地在和微信给他留言。

    “我知道了你朋友的事情”,“有空回我电话”,“还好吗”,“你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终于到了第四天早上,他匆匆上线,留给她一条微信“等我处理完事情后给你电话”。

    清明节放假前最后一节是晚间的课,宋方霓坐在第二排。

    老师正在激情澎湃地讲美国总统的权力受到国会的制约,无法连任的总统,无法决定下届人事任命,所以这届任内不怎么尊重所谓“跛脚总统”

    压在书包底的手机开始滋滋滋震动,是梁恒波。

    宋方霓一猫腰,从教室后面溜走。

    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的情绪突然失控。

    她在走廊上不停说自己对他的担心,三天没有联系,为什么有那么忙吗是美国总统吗

    反而不记得他第一句说了什么。

    彼端静默了很久,随后,梁恒波轻轻地开口,逐字逐句地说“对不起,我明天不能去上海了。”

    朋友的溘然离世,梁恒波显然不能按他的原计划,前往上海看她。

    据他说,乐队的几个男生都过来照料朋友的最后身事,参加葬礼,安慰伤心欲绝的朋友家长。

    无可辩驳的理由。

    宋方霓并非不通情理的人,她立刻同意了。

    “没关系。你也要节哀顺变,照顾好自己。至少,每天给我发一条信息。”她听到自己流畅地在电话里说,声音是轻柔的,“你放心,我这里很好。”

    其他的话,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自己思念他,自己总是在想着他。他不联系她的时候、自己多么恐惧会失去他。

    原本以为两人即将见面,强烈的希望破灭后,扑面带来的极度失望和沮丧,抽干了所有力气。

    宋方霓重新回到教室,坐在最后一排,不记得老师说什么。

    再回过神,教室里一个学生都没有,是巡逻的保安提醒她,准备清楼。

    假期就这么沮丧地到了,

    因为是特价房,酒店也不允许退钱。

    第二天下午,宋方霓去完图书馆自习,懒懒地去校园小超市,买了一包瓜子。

    她孤独地背着书包和零食,往校园门外走,决心自己去住酒店。

    妈妈这时候打来电话,又说起什么家里的事情,质问宋方霓春节的时候是不是没仔细开车,家里的车头前面漆被蹭掉一大块。

    宋方霓甚至不想辩解,距离春节已经过去很久了。

    她虚弱地像个破碎的洋娃娃般躺在床上,听着妈妈的电话,胸口和喉咙持续发紧,有流泪的冲动。

    她费力地举起手机,下午四点半了。

    按照原定计划,梁恒波应该来到了上海,她应该挽着他的手。

    失落感像个影子静静地打在地面。

    清明放假期间,宋方霓的精神持续萎靡不振,辩论队的队友拉着她去学校旁边的小饭馆吃饭。

    吃到一半,她收到梁恒波的微信。

    宋方霓以为他要和自己视频,推门就跑出去,但,梁恒波只是冷不丁给她转了一笔钱,就重新下线了。

    他知道她提前订了酒店,把酒店的费用补贴给她。

    男生的性格永远那么周到,也真是令人生气。

    宋方霓恼火地把这一笔钱退回去,她回到桌前,继续听辩论队的同学依旧激荡地讨论最优分裂原则,戴蒙德、绝对理性黑格尔到阶级斗争马克思。

    吃完饭后,她索然地告别朋友,在操场的塑胶跑道闲逛两圈,为自己和宿舍其他女生刷体育卡。

    回女生宿舍的道路上,迎面碰到了欧阳。

    欧阳文主动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老宋,清明假期没回去”。

    宋方霓一点讲话的心情都没有,只是抬起头。

    欧阳文和她并肩而行,在路灯下端详着宋方霓微翘的鼻尖。

    如果说,在高中,宋方霓的相貌虽然出挑,但同学们也会对成绩拔萃的人多几层不真实的滤镜。到了大学,鱼龙混杂,更注重综合素质,宋方霓又凭借参加辩论队而出风头,甚至,有比高中更多的优质男生在追求她。

    宋方霓却依旧和异性的距离不远不近。

    “你那个男朋友没来上海看你吗”他微微讽刺,“他在他们学校很忙吧”

    她立刻站住脚步,不带感情地说“什么”

    旁边的灯光投到她的头发上,细细的发丝,恬静地覆盖着她的额头,很美。

    “我是在好心地提醒你,”欧阳文说,“我有个朋友也在那所大学,今天和他聊天的时候,他说,你那个梁恒波在他们学校交了个校外女朋友,这几天,她每天都给他送午饭。”

    宋方霓甚至没回宿舍拿书,她摆脱欧阳文后,独自去校外的酒店睡了。

    清明的小假期很快过去。

    国政系的一大部分学生都想进入体制内,除了宋方霓懒懒的,她在校园论坛上看到一份外企招营销实习生,全英文发布的,她根本不认识那公司名字,随手投了简历。

    经过面试,她很顺利地入职。

    这段时间里,宋方霓交了三份4000字左右的形势与政策的论文,其中的一份纯属瞎写,居然被刊登在校网。国政和其他系举办了一次男女生联谊,她没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应邀来她们学校做了一次交流演讲,宋方霓作为大学生主持人,在现场瑟瑟发抖地提问。

    生活像温水一样滑过表面。

    除了,她和梁恒波的联系彻底地淡下来。

    原本,两人每天都要视频,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变成三天一次的简短语音。

    再后来,变成一周一次的微信或。

    甚至不及妈妈和她的通话频率。

    “方霓,我待会还有事情,先下线了。”男生匆匆地告诉她。

    宋方霓只来得及说,自己找到实习,对方也不知道听没听到,结束通话。

    宋方霓挂着耳机,跟自己说要大方点。

    上一次通话,不问青红皂白就只说自己感受,她应该多听听梁恒波说自己的生活。亲密朋友过世了,男生的内心比外表要温柔缜密很多,想必不好受。

    上半年的法定假期都是挨着的,清明节之后是五一劳动节,五月进入中旬,满城皆是绿意,校园里穿着短袖的人比比皆是。

    她和梁恒波已经变成纯靠文字交流。

    大部分时间,都是宋方霓说她这里发生什么,男生回得最多的,是一个微笑的笑脸。

    发生在寒冷空气里的温柔亲吻,他全心全意看着自己的模样,告别时两人的紧密拥抱,好像都开始渐渐在脑海里模糊了。

    只剩下他送的鳄鱼。

    钥匙链上的那个金属鳄鱼,她每天沉思的时候,都无意识地抚摸着它长长的嘴和苍白眼珠。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梁恒波才回复她早上的信息。。

    他简单说自己这段时间忙,忙着和教导员说话,忙着打工,忙着操心这个忙着操心那个,所以没联系她。切,真老套。

    宋方霓根本没看那长长的,老生常谈的一段话。

    “我听说,你在你们学校还有一个女朋友。”她在被子里发了一条语音,嗖的一声,发了出去。

    对方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到了熄灯后的两个小时后,将要凌晨一点,她才收到回复。

    “是吗,”他打字,“有意思。你听谁说的,我也很好奇她长什么样子。你觉得这种事情可信吗”

    用的反问句。

    辩论中,宋方霓最讨厌别人用反问句,很不礼貌、充满傲慢且敷衍挑衅的句式。

    她在被子里睁着眼睛。

    困倦、等待和持有的烦躁让她失去平时的好脾气,宋方霓更不客气地说“我觉得可信。而且、梁恒波,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比起情侣,还是更适合当普通朋友”

    发出去的一秒,宋方霓情不自禁地咬住唇。她秒速地后悔了。

    有人比她的反应还激烈。

    下一秒,梁恒波立刻打来电话,宿舍里其他女生已经都入睡,宋方霓不想打扰别人,掐断电话。

    梁恒波再打来第二通。

    宋方霓硬下心肠,全部拒绝接听。她知道,自己又在发小脾气,但是,这种感觉挺好。无理取闹也很好。

    女生不接电话,梁恒波显然坐不住了。

    他开始打字,宝宝,即使你判我死刑,还有一次复审的机会。

    僵持了会,宋方霓还是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外面的走廊。

    相隔一个月里,两人终于连通视频。

    打开镜头,双方暗自都吓了这一大跳。

    宋方霓这里看到,梁恒波瘦了足足两圈,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男生的脸,原本只是下巴尖的,两颊还有一点少年感的肉,此刻瘦得太明显,只剩下高耸的鼻梁,越发显得眉骨清晰,以及依旧令人嫉妒的长睫毛。

    至于梁恒波这里发愣,是因为看到她穿着睡衣,胸口非常低。

    女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衣着问题。

    “你是开了瘦脸效果吗”她吃惊地问。

    梁恒波的表情滞后几秒,随后,他噗嗤笑了。“瘦什么脸啊”

    这是原生摄像头。

    梁恒波在短时间内憔悴消瘦异常。看来,朋友的自杀,给他造成巨大的心理冲击。

    原本的埋怨已经不翼而飞。

    “最近这段时间也想多联系你,但是,我这边发生很多事情,有学校的事情,也有家里的事情,成绩也下降了不少。我之前跟你说过,自己在一个学长公司实习,辅助他们全栈工程师的工作。但是,他最近要做一个浏览器,拉着所有人加班。”男生说话依旧是定而缓,如果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以为是傲慢,其实代表着歉意,“我也在继续攒钱,想改成五一假期再去上海。”

    宋方霓隔着镜头打量着他字斟句酌的表情。

    她指出“可是五一的假期已经过了,你还是没来上海看我。”

    梁恒波沉默半晌。

    “我们系五一只放两天假,坐夜班火车来不及。直达上海和南京的高铁票已经订完了,除非,订机票”口气是罕见的犹豫,都不像他了。

    男生刚把之前积攒的钱,捐给亡者父母。而节假日飞上海的廉价机票,单程七百多,来回就超出预算。

    宋方霓脱口而出“既然这样,你就别来上海了。”

    梁恒波微微抿起嘴唇,感觉一种喘不过气来和恐慌。他想说点什么,却晚了一步。

    镜头里女生的唇色很淡,像早樱的花瓣,她坚定地说“马上就到了端午节,我回一趟北京吧,我回去看你。最近,我也是一直在攒钱,实习的工资快发下来了。”

    梁恒波闻言却皱了皱眉头,宋方霓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别忙,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去上海的票订完了。但是,去安徽的票还有。”他说。

    她糊涂了。

    “端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趟黄山玩儿吧。”他说,“宝宝,既当我补偿你,也就当你陪我散散心去,好吗”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