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chapter.21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欧阳文的女性朋友叫小, 也是富二代。

    小愿意雇宋方霓,知道她是欧阳文苦追多年的心上人,也知道她的家世, 带着半是施舍半是看笑话的心, 反正,自己不缺给闲人开工资。

    但是, 小很快对宋方霓刮目相看。

    有些琐碎的事情,跟她说完一遍后像印在脑子里, 不需要重复。小拍摄过程中会突然改主意,弄得摄影师和其他人精疲力尽,宋方霓面对突如其来的任务, 第一反应倾向于解决,而不是判断合不合理。

    宋方霓虽然性格内敛,但她的内敛, 也从来不妨碍和别人打交道。很快的,她就很顺利地就和小和她身边人打成一片。

    极短的一段时间,小就对宋方霓满意, 她跟欧阳文说这女孩不是池中之物。

    这一份工作,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半。

    最初仅仅是拿包和拿闪光灯,基本上就是打杂的, 但宋方霓有驾照, 又肯学习, 在网上跟着视频连续学了几个通宵, 把常用的视频和图片软件学得差不多。

    虽然回到同一个城市, 梁恒波和她大部分时间依旧靠即时通信软件联系。

    宋方霓有时候想,这和异地恋又有什么区别

    但是,男生好像并没有迫切见面的渴望。比起她, 梁恒波似乎对情侣间毫无保留的沟通不感兴趣,而且,他似乎总是很疲倦,而且总是在隐藏什么。

    他俩再次见面,宋方霓反而是更有活力的那一个人。

    她几乎是又恢复到他们上次在黄山见面的样子,而且,更漂亮。

    宋方霓化着淡妆,还喷有香水。

    因为拍摄工作取材,她出入的,都是平常根本想象不到的奢华场所,无论私人会所还是五星级酒店。宋方霓穿得非常朴素,小和她团队的人总是忍不住打扮她。

    相比宋方霓时髦的打扮,梁恒波虽然衣着整洁,但依旧有在校男大学生的朴素。他背着双肩包,穿着连帽衫和黑色靴子,后边的头发因为长了没有剪而有点凌乱。

    两人见面后,宋方霓还好,梁恒波却微微走神了一下。

    “嗯,像个女主播。”他评价。

    宋方霓扬起眉毛,忍不住笑了。

    这一次,是她邀请他在一家五星酒店的大堂咖啡厅吃下午茶,这是小发给大家的两张赠送劵,也是这份工作附带的小福利之一。

    宋方霓送了郑敏一张,剩下的当然和男朋友一起分享。

    大堂里放着轻柔的交响音乐,旁边都是商务人士,或者是情侣,或者也是打扮精致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

    梁恒波依旧没有说什么话,听她讲述不少工作里的事情。除了手指在桌面上偶尔敲打一下,才显示他在集中注意力。

    “我是不是话太多了。”她对梁恒波说。

    “嗯”他微微低着头,“没关系,你继续讲。反正我也没有太仔细去听。”

    “什么,居然敢不仔细听我说话很好,我从头跟你复述一遍。”宋方霓蹙眉说。

    他笑着举手投降。

    宋方霓喝着的是拿铁,梁恒波点的则是冰咖啡,她也先喝了一口,是特别涩苦那种的口感。她想问为什么不点菜单上最贵的饮料啊,又觉得小家子气。

    两人突然沉默了几秒。

    她问“那个,你妈妈是要开服装店吗”

    前几天,两人聊天的时候,梁恒波跟她说了自己家的事情。

    “嗯,她最近在跑进货,但服装生意不是很好。”梁恒波评价,口气依旧是惯例的温和公正,“我想,她真的没有做生意的细胞。”

    “为什么总管你妈妈叫全名”她问。

    “小的时候,她总是去外面打工,不着家,只剩下我和舅舅在。那时候,我们家住的地方很乱,她就让我有事没事在家叫全名,假装家里还有个大人。”他解释。

    宋方霓点点头,听他像慢放电视剧般讲话。

    下午茶都是甜点,吃一会,也就腻了。

    接下来,情侣都该做一点什么

    散步,可外面的天气太热了。逛街,附近的商场都是特别贵的那种。逛公园和看电影,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现在时间有点晚了了。她的脑海里划过一丝念头,随后,脸红了。

    宋方霓连忙唾弃自己,压下这个念头。

    过了一会,也忘记具体是忘了聊到什么话题,梁恒波清了清嗓子“我们能在附近开个钟点房吗”

    她明显是僵了僵。

    梁恒波看着女生明显睁大的眼睛,他的口中有咖啡苦涩的余味,说“开玩笑的。”

    根本不是开玩笑。其实,他早就想这么说了。

    初尝,她的身体像软糖,要用牙才能用刮下,而且,每一次回忆都很甜。只是,她身上发生那么多事,梁恒波觉得提出这种肖想未免太过禽兽。

    过了会,女生才用特别小的声音说“你家离这里远吗”

    梁新民的房间已经空了,堆放着梁恒波的书。

    梁恒波自己的房间则挨着厨房,但收拾得干净,一个书架,一个衣柜,一张行军床,以及紧挨着床的工作台。还有很多的书,宋方霓也永远都在看书,但他这里的书比她曾经的房间里多了两倍。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他说。

    宋方霓好奇地想推旁边的门,但被他止住,原来,移门的毛玻璃碎了,胶带粘上继续用。她一撑胳膊,跳上床,盘着腿坐着。

    桌上有一个小小的手工做的漆黑色八音盒,播放音乐的时候,上面四个ed灯还会亮的那种。

    宋方霓好奇地拿在手里摆弄着“你买的吗”

    他看了一眼,淡淡“自己做的。”

    这种东西,他们自动化的学生人手做一个,他一般都是拿回来给梁新民玩。

    她发出惊叹“可以给我做一个吗”

    “好。”梁恒波把鞋子脱了,和她相对坐着。

    宋方霓没见过多少男生的身体,梁恒波就像漫画男生那样,有一种锐锐的姿态,腿非常瘦,却令人羡慕得有肌肉。

    她拿手指攥紧他连帽衫前的两根带子,梁恒波一时间却只是抱着她,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想要什么颜色的。”

    “嗯”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他补充,“下次我再做,选一个你喜欢的颜色喷漆。”

    宋方霓想了想,她想到上一次他送自己的鳄鱼,就不假思索地说“绿色。”

    梁恒波便扳过她的脸,咬她的嘴唇。

    他抚摸她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外面的门响了一声。

    是梁小群急匆匆回来了。

    梁恒波迅速用胳膊肘压着宋方霓的脑袋,因为女生简直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白鼠,试图在这个火柴盒般的房间,找到一条地缝钻进去。

    他忍笑安慰“嘘,冷静,她从不进我房间的。”

    果然,梁小群在外面拿了什么东西,又匆匆离开,也没出声跟儿子打招呼。

    “只要关上房门,就算我在里面搞爆破,她也不会轻易进来。”梁恒波说,“但我舅舅很喜欢不打招呼进我房间,欠打。”

    吓死人。简直像被捉奸在床。

    宋方霓抱着衣服,整个人都缩在他身后。

    “你们家相处模式太诡异了。”她惊魂未定,“不过,要是我,也不敢敲你的房门,感觉你这个人特别擅长冷战,吵架时一旦真正生气,什么也不在乎。”

    梁恒波低下头,轻轻地握着她的几根手指,他的模样还是以往的清明冷静,只是总感觉有些憔悴。随后,停一秒,他反问她“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什么都不在乎”

    她口干舌燥得不行。

    第二天早上,宋方霓在他怀里醒过来,眼前就是男生直直的鼻梁。

    她盯着看了几秒,随后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外面过夜,脑子里嗡嗡作响。

    梁恒波昨晚没怎么睡,他半躺在床上,房间非常小,他只能看着女生迅雷不及掩耳地跳下床,迅速地穿衣服,然后翻身拿包,再套上鞋。

    “我走了。”她不回头地说,“别送我”

    梁恒波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别的,宋方霓就把门合上,着火般地跑走了。

    爸爸在家已经起床。

    他倒是没疑心,只是以为女儿早起从外面回来。

    宋方霓从公交车狂奔而来,心脏跳得跟沸腾的滚水似的。

    家里桌面上有一个打着蝴蝶结,用玻璃纸包装的水果篮,里面摆着家里很少买的车厘子和蓝莓,都是用“精品水果”包装的。

    爸爸说这是欧阳文带来的。

    昨天下午,欧阳文来她们家等了她很久,但是,她一直没回来。

    爸爸也注意到,有个打扮时髦的英俊男孩总是出现在自己家附近,毕竟,他的车很难忽略。

    “这小子,以前是不是来过家里剪头发”他问。

    “嗯。”宋方霓心不在焉地收拾着自己的包,过了会,她鼓起勇气,告诉爸爸自己和梁恒波的恋情,还说了梁恒波的大学。

    爸爸不置可否。

    世界名校,一流专业,都对他没有任何意义,远水解不了近渴。

    “没钱,什么都白搭。”他简洁明了地总结。

    “我们都没到二十岁,能有多少钱”宋方霓轻声说。

    “那个欧阳的条件就不错。”爸爸头也不抬地闷声说,“别说嫁给他,和他在一起一段时间,咱家的什么困难都能解决。”

    宋方霓什么话也没说。

    爸爸却抬起头“前一段时间,你说去同学住,不会是住到你那男朋友家里了”

    “当然不是我住的是郑敏家。她是女生。”她再次涨红了脸。

    两人虽然已经上过床,但是,宋方霓发现,自己从没想过借住在梁恒波家,脑海里甚至都没动过这种想法。

    也许,她也知道梁恒波家里也有一堆困难的事情吧。

    爸爸自顾自地点头,然后戴上外卖头盔。宋方霓紧张地等着他重新开口。

    “既然你交了其他男朋友,就跟那个叫欧阳的男孩说清楚。”

    “我明白。”她松了口气。

    爸爸慢慢地说“不过,你妈要还在的话,她会更喜欢这个欧阳。但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听她的劝。”

    爸爸的这句话就像是鬼魅,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缠绕在耳边。

    宋方霓每次想到妈妈,胸口都有一种闷闷的痛,如果时光能倒回,她肯定会对妈妈的态度更好点。而这种痛苦无法被缓解,只能独自忍受。

    那天之后,她又去梁恒波过了好几次夜。

    他的房间是名副其实的蜗居,除了床,跨出一步就就是书桌。

    有一段时间,她来月经,经常躺在他身后发呆,他则趴在桌子前沉默地不知道弄一些什么。

    今早她来到办公室,小在大悦城附近的高档小区租了一个四室两厅,当成工作室。

    宋方霓第一个来的。

    没人的时候,她会浏览新闻原文网站。

    她看也门内战的信息,放大图片,仔细地看是哪个社进行的报道。她读英国脱欧对欧洲经济政治一体化的分裂影响,把观点呈现和事实论据的逻辑结构写了一遍,再标注用所有的细节事实引用。

    一般这种情况,都没人打扰她。

    除了今天。

    “来这么早。”小踩着高跟鞋,咻咻地走过来,“干嘛呢”

    随后,宋方霓发现小仅仅是戴着蓝牙耳机,正在和别人打电话。

    “豆豆你大驾光临,我当然开心。”小对着手机说,“哈哈,老胡也来行啊,我都欢迎,让你们看下我工作,你也给我点意见。”

    小约了几个朋友来参观她工作场地,宋方霓走到茶水间倒热水,等回到座位,小正好奇地驻足在她桌前。

    “老宋,你这鳄鱼钥匙扣挺别致啊。”

    宋方霓抿起唇。

    看她那种表情,小了悟“啧,异性朋友送的”

    宋方霓笑着默认。

    小又说“是欧阳送的吗我怎么感觉,这鳄鱼眼睛上面的珍珠,不像是真的。”

    什么

    “这是我男友送我的钥匙扣,欧阳文也不是我男朋友。”她很心平气和地说。

    宋方霓重新坐在桌子前,手机提示收到一条微信。她刚才给梁恒波发了微信,问他在干什么,也没什么事,每天都找他说话。

    梁恒波说自己刚跑完步,准备去上班。最近因为加班很晚,他把习惯性的夜跑移到上午。

    不远处,小和几个穿着光鲜的年轻男女走进来,旁若无人地在办公室乱转。

    棚内拍摄一般是从下午一点开始,宋方霓随后接到电话,场地负责人说让他们五点前结束。

    挂完电话后去找小,他们正在外面的露台上抽烟,她走过去,听到他们正在聊天。隔着扇磨砂的玻璃门,声音还不小。

    小说“那姑娘是个美女吧。认识欧阳家的那个欧阳文吗,和她是高中同学,惦记她好几年,一直就没追上。“

    一个男声说“没想到,欧阳喜欢这一口。”

    他们那群人显然在讨论自己。

    宋方霓的脸色不变。

    类似的讨论,欧阳和自己各种捕风捉影的绯闻,就像回到了高中。没什么新鲜的,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她。

    小继续说“确实。那女孩子家庭条件一般,但是,她的人真的挺傲的,内心也特别有自己主意。我才知道,她不喜欢欧阳,自己找了一个穷男友。我听欧阳说,他本来想找对方男孩的麻烦,结果一打听,对方家里还拿着低保,整个的家徒四壁,穷得都令他都感到瘆得慌。”

    “瘆得慌”另一个男声感兴趣地插嘴,“什么情况”

    “单亲家庭,妈是各种打杂的,还有一个残疾人舅舅还是叔叔什么的,也找不到工作。不过嘛,她男朋友自己特别争气,据说从小到大都是天才儿童之类,被保送进”

    “你们知道,这种女的在日语里叫什么吗”第一个说话的男声打断小,他娴熟地说了句日语,解释,“叫八方美人,长袖善舞,谁都能讨好的意思。我操,欧阳给她找工作,她现在倒好,用这份工作来和别的穷男人谈恋爱,还真是懂市场经济的流动性。”

    小不快地说“老宋可不是给欧阳干活,她在我这里每天都打卡工作,是我给她开的工资。按劳所得,好吗”

    “但你不是说,她现在的工资,欧阳也补贴了3000块而且,这一份工作也是通过欧阳介绍,才到她手里的啊。”男生反驳,“不然,谁知道她是哪颗葱。”

    宋方霓的手始终握着门把手,她的双手和袖子下面开始出汗。

    “你们嘴巴太碎了,”一个被围在中央,自始至终没说话的漂亮女孩懒懒地说,“听了半天,我都不知道她做什么招到你们。”

    “她没惹我们,我啊,纯粹替欧阳不值。”那个说话最多的男生振振有词,“一个连找工作和生活都靠男人的女的,如果再讲独立人格,真的非常可笑。你们也别夸她书卷气,我看她的长相,也就那样。”

    “得了吧,她可笑,她能有你昨天喝断片还非对我跳裸舞表白的那种可笑法”

    他们发出爆笑。男生立刻面红耳赤地不说话。

    宋方霓的手松开门把手。她向后靠在实体墙上,头发刮得眉毛很痒,但是根本没有力气挠。

    过了会,她敲门走进去。

    他们停下笑声看着她。

    宋方霓把场地通知告诉小,转身再走出去。

    宋方霓独自进了厕所,把自己关在隔间。她坐在马桶上,过了会,感觉口袋里有什么,硬硬的,膈着大腿。

    掏出来,是梁恒波给自己的公交卡,后面还贴着他的个人信息。

    公交卡里足足有三百块钱,很明显,是梁恒波专门充值给她用的。

    快到中午了,她的手机收到梁恒波新发来的信息“宝宝,你想吃什么外卖,我这里给你点。50元以下,ok”

    宋方霓咬着唇,直到肩膀停止颤动。

    她不停地想着他们刚才的话,字字都长了毛,非常阴森。

    宋方霓的妈妈曾经总是嚷嚷她家里穷,穷到已经揭不开锅,那只不过是夸张的托辞,家里的情况好像总还过得去,她潜意识里觉得很烦就忽略了。因此,宋方霓听到梁恒波说自己家条件不好,也没有意识到真实的情况有多糟糕。

    梁恒波家里自己还交着低保。

    但他听到她的抱怨,却能说拿到手的工资后,会给她2万块钱,帮着解决她家的债务。

    宋方霓知道,梁恒波说的那句转钱的话,很可能是一句随口的情话,根本不一定兑现的情话,但她内心也清楚,无比清楚地知道,他很可能真的会给她一笔钱。

    不是因为梁恒波不缺钱,而是因为她是他女朋友。他理所当然地就把她也纳入需要自己保护的范畴里。

    太可怕了。

    感觉就像对着一面镜子,才发现真实的自己,虚弱、残忍且无耻。

    就像回到了高中,她的生活每时每刻都被议论绑架,每个人都在议论她和欧阳的事情,他们把她视为一个男生手边的漂亮挂件。

    宋方霓为此激怒过,耻辱过,不屑过,挣扎过。

    从没想过,她确实可能就是别人嘴里议论的那个人。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