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chapter.22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晚上十点多, 宋方霓坐公交车回家。

    爸爸在家用筷子拔着白色盒饭,房间里很小,盐茄子的味道浓郁到整个房间都是。她则在旁边把家里的衣服用洗衣粉泡上。

    爸爸问她饿不饿, 宋方霓摇摇头。

    桌面上的水果, 爸爸连塑料膜都没拆,显然是要都留给自己。她觉得嘴巴非常苦。

    “我欠欧阳一个大人情。”她机械地说。

    “对, 咱们虽然穷,做人要知道感激。”

    爸爸快速地吃完饭, 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外卖的衣服走出去,他说自己辞掉了外卖员的工作。

    宋方霓擦干净桌子,再把折叠桌收好了, 靠在墙角。

    “送外卖太辛苦了,爸你也不用那么辛苦。我会为家里分担一些钱,下学期开始, 我申请了贷款”

    爸爸随后说,他之所以辞掉外卖员的工作,是因为在一个高档的理发店里找了个什么副总监的工作。

    宋方霓略微振奋。

    爸爸之前也试过找这种类型的工作。但是, 理发这个行业不需要爸爸这么大岁数的中年人,或者,是工资开得非常低, 只能当打杂的。

    “是那个叫欧阳文的小伙子给我介绍的。”爸爸说。

    “什么”她问。

    爸爸心不在焉地用旁边搭着的湿毛巾擦了把汗“小伙子那天送水果来, 说什么他有个朋友在开理发店, 缺人, 就把我叫了过去。”

    宋方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深到了仿佛能把残留在空气中的菜味吸走。

    她说“他还说什么了”

    “就说了这个。”爸爸闷声说,“还给我买了包中华。我没要。”

    宋方霓低声说“我现在的这份工作也是欧阳介绍的。”

    “所以我说小伙子喜欢你,你要是对他没这份心思, 就跟人家说清楚了。”

    宋方霓嗯了声。

    “欧阳那孩子人不错。”爸爸又说。

    她虚弱无力地说“我早就跟他说过自己有男朋友。因为我不喜欢他。”

    爸爸没有回答。

    墙壁很薄,对门家大声地放着电视。电视里播放的俊男美女的恋爱,刚工作的大学生,能住着一百平方米且带有浴缸的公寓,为了爱情和误会,要死要活。

    我爱你,我不爱你,我喜欢你,我不喜欢你。

    爱情真美好,爱情让世界都柔软了点。但是对于一个被贫寒绑架的人,真正需要爱情吗

    “你吃点水果吧。”爸爸换了话题,“我给你洗一下”

    宋方霓把她的头发捋到耳朵后“爸。”

    爸爸正拆着水果上面的保鲜膜,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她问,“我应该也帮着家里还点钱。”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好好读书就可以,家里从来都没指望过你做过什么。”

    爸爸一撂帘子,用电饭煲的内胆装着水果,用水清洗去了。

    宋方霓坐在爸爸睡得窄小的床边。

    如果说,自己的工作还只是欧阳文的引荐,但是,爸爸的工作,很显然就是欧阳文一手安排。

    她静静地坐着。

    是的。欧阳文不错。小的朋友说的很对,每一天,她用着梁恒波给自己充值的公交卡,做着欧阳文给自己找的工作。

    她本来可以激烈地要求爸爸,也辞掉那份理发店的工作,但是,债务没有尊严,只有还不上钱的人才没有尊严。

    她坐在床上,头靠着后面,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旁边的床铺上摆着一个肯德基套餐赠送的儿童玩具,是自己找梁恒波要的,她当时用彩笔在上面写下日期,和“宋方霓和梁恒波”两个名字,这是他送她的第二个礼物。

    茄子的味道依旧在房间里,沉甸甸的,

    宋方霓再也没有去过梁恒波过夜。

    他发来的信息,她刚开始是秒回,随后是隔着一个小时,接着就是隔着四五个小时,再接着,隔着几天才回复。

    像一个戒烟的人,小心翼翼地进行戒断前的试探。

    但是,男生好像没有发现

    再次和梁恒波见面,是整个暑假都快结束,她又要重返上海的前一周。

    宋方霓下楼的时候穿着长衣长裤,她喷了不少花露水,但依旧要不停地扇手,躲避着夜色里飞来飞去的蚊虫。

    梁恒波提前到了。

    这短时间,两人基本只是聊天交流。但他们很少讨论自己的感受,都在讨论一些遥远的东西,音乐和书籍之类。

    他们坐在一个街边公园的长椅上。

    宋方霓用开心的语气说要回上海,但在梁恒波说要去车站送她之前,坚定地说自己一个人走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你必须要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别人。如果,把一切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担,在情况还没变好之前,你自己就会先崩溃,成为别人的负担。”她说。

    梁恒波说“怎么突然讲这个我没反应过来。”

    宋方霓笑着说“哦,昨天看了部电影,有感而发吧。”

    梁恒波挑起眉,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宋方霓却打开他的手。

    他也不尴尬,顺势搂住她的肩膀,被他吻了下笔尖的时候,宋方霓只有一种强烈想哭的冲动。

    “对了,留下你的银行卡号。”梁恒波只是浅尝辄止,他说,“明天我发工资。”

    她摇头。

    他却误会了,摸了摸她的头发“丑话说在头,这算我借你的钱。还不起的话,你拿到这笔钱后就立刻远走高飞,我找不到你,就放过你。”

    宋方霓的眼眶终于湿了。

    即使事后多次回忆,那个瞬间都强烈到要吞噬她,她知道自己要做令自己和别人极度心碎的事情,可是,在当时,她觉得自己必须和有义务要做。

    她去年接触过一个行为经济学的理论。

    如果一个桶里困有两只螃蟹,那么,哪一只也逃不出来,因为如果一只螃蟹找到了向上爬的路,另一只就会拉它下来。这是种本能。

    宋方霓挣脱他的怀抱站起来。

    梁恒波一瞬间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目光,滑过她咬到没有血色的嘴唇,问“怎么了,宝宝”

    宋方霓听到自己的声音就像从录音机里传来的,很遥远和冷静,也很轻“咱俩暂时不要见面了。”

    梁恒波的眉毛没有皱“你再说一遍。”

    她说“我们不要见面了。”

    没有想象中的愤怒。

    “是因为最近我没主动来见你吗”他歉意地说,“我”

    “我要分手。”

    即使内心想了无数遍,但每次想,都感觉“分手”这两个字像吞着玻璃。而所有这一切,都比不上真正说出那句话瞬间的可怕沉默,宋方霓脑子是空白的。

    她只能逼着自己,说出已经打好了很久腹稿“异地恋太累了。我现在没有精力处理这种远距离恋爱。”

    梁恒波柔声说“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十一的时候,还会去上海找你”

    “省省你的钱吧。咱俩都不是家庭富裕的孩子,你的钱应该先顾自己的家里,而不是花在我身上。而我家的事情,我也会自己解决。你帮不了我。”

    宋方霓感觉就像坐在滑梯,他们无可避免地向悲剧划过去。

    宋方霓从兜里掏出鳄鱼的钥匙扣和他之前的学生卡“这个,还给你。”

    梁恒波看着它们,没有接“你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宋方霓几乎立刻说,“我明天就回上海。马上要开学,欧阳来我家接我,我们会一起去机场。”

    寂静中,梁恒波听着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他知道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了。

    他冷冷地说“什么意思,和他一起走,你和他在一起了”

    “目前还没有。”她说。

    梁恒波怒极反笑,他重复着她的话“目前还没有,目前还没有”

    宋方霓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

    “我肯定没有劈腿,但是,我也同样觉得咱俩之间没有前途,这又不矛盾。我不喜欢拖拖拉拉,所以,今晚就分了吧。”

    宋方霓的余光看着,那个骄傲男生的手正在膝盖上微微颤抖着。她不停地跟自己说,对不起,不准哭,对不起。

    过了会,他接过那个鳄鱼和那张公交卡。

    “我明白了。”

    接着,梁恒波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她,用绒袋子包裹着,他平常不离身且极度珍爱的akan。

    “送给你当纪念吧。你愿意留着就留着,不愿意留就卖了它。”他说,“我知道你现在很缺”

    他显然想讽刺地说“你现在很缺钱”,但是,男生对上她极度苍白的脸颊,也不过说,“缺放松。等你没事儿的时候,就用它听听歌吧。”

    宋方霓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说话,她坚持不要,但是,梁恒波又递给她。

    最后,他说了句“当我求你。”

    宋方霓还想说什么,远处有一群跳完广场舞的阿姨结伴走过来。

    但直到那群阿姨们走过去,他们还没说话。

    男生坐在椅子上,女生则低头看着他头发,她的手指还搭在他的肩膀上。

    梁恒波却说“你先走吧。”

    她点点头,木偶般地往前走,刚开始走得很慢,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但梁恒波依旧坐在长椅上,路灯照着他的黑发,他坐得很直。

    宋方霓知道,自己必须断然离开,否则,分手就是闹剧,下一秒,她就会转身紧紧地抱住他。

    不要。

    不要身为一无所有还拖累别人的人,她最讨厌的,就是无力感。她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了,不是吗

    宋方霓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到发疯般地像子弹一样跑起来。

    满脸通红,呼吸困难,到了前方的路灯处,直撞到一个人。

    欧阳文扶稳她。宋方霓一抬头,满脸铺天盖地的眼泪。她用最后的力气着看了眼后面,没有人追上来。

    “怎么了”欧阳文吃惊地问。

    路灯的光线依旧很暗,她的泪水更汹涌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方霓。”他急着说,“你怎么了,你受欺负了”

    那一年,她失去了妈妈和初恋,后者是她自己终结的。青春从那一刻彻底结束,人生从那一刻展开。

    “我和他分手了。梁恒波。”宋方霓说。她抓着akan,留下若有所思的欧阳,自己往楼上走。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