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chapter.24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之后的日子一直筹办爸爸的婚礼, 他们三个人总是结伴出去,喜气洋洋地采买各种家具家电。

    宋方霓独自待在之前的小房间,把自己残留的东西进行打包, 其实也没什么, 大部分依旧都是书。而一直放在阳台的史努比存钱罐, 怎么都找不到, 她疑心, 别是爸爸送给继母家的那个小姑娘。

    翻来覆去地找,最后趴在床下面。

    突然之间, 她在床底最里面的角落看到一个肯德基的玩具,透明塑料的包装袋没拆,上面用粗笔字写着两个名字。

    “梁恒波爱宋方霓”, 她当时用圆珠笔写在上面的,落款是那年夏天的某月某日。

    房间里并不十足安静, 隔壁的人家依旧在放着言情电视剧, 四季无休。宋方霓的喉咙仿佛被一个爪子牢牢地握住。她转过头, 剧烈地咳嗽着, 内心有什么东西想吐却又根本吐不出来。

    很快到爸爸结婚的日子,请了不少曾经的老街坊。

    那一日简直是双喜临门,爸爸重新盘了一个门面房, 去工商局办完所有手续,准备红红火火地再次把家里的理发店开起来。

    在旧邻里,爸爸变成一个活字牌的“忠孝仁义”表率散尽家产帮老婆看病,欠下的债不仅很快被还清了, 而且是新的女人帮着还的,皆大欢喜之外,还有一种男人才能理解的解气感。

    爸爸在新婚之夜直接就喝高了, 和别人大聊着中美政治,罗姨则热情招呼着邻里喝酒,然后让她女儿赶紧回去写暑假作业,别玩了之类。

    宋方霓独自坐在角落里。

    她喝着常温可乐。旁边是新装的落地空调,冷气吹着她的头发,皮肤上的冰冷和口腔里的二氧化碳混合在一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时候欧阳文跟她发信息,问她最近怎么样。

    宋方霓本来都不想回复,但是,她此刻迫切需要跟人聊天,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继母罗姨坐在旁边,她显然不是很有分寸感的人,探头过来,直接说“正和男朋友聊天”

    宋方霓抬起脸。

    罗姨看着她,稍微一

    窒,也暗自感受着这个年轻姑娘扑面而来的美貌“我听你爸说,你的男朋友很有钱,之前也帮家里很多。”

    宋方霓把手机锁屏“我还没有男朋友。家里欠债的那些钱,除了爸爸,也是我自己打工帮着还的,没有靠任何人。”

    罗姨讪讪地笑了,伸手摸了一下头上戴着的小红花。

    沉默了会,她索性直接说“我知道,妮子,你不喜欢我。”

    宋方霓无言地看着她,但是,继母完全不受她冷漠目光的影响。

    “活到我们这个岁数,还有什么想不开看不开的事情人啊,都要搭伙过日子,没什么丢人的。我和你爸,也就是互相帮衬的关系。只要夫妻两人互相帮着,什么难关都能过,对吧你爸条件也不好,你姨也不是没钱,但我就是看上他老实。你爸真的挺仁义的。”罗姨再咧开嘴一笑。她脖子上戴着新买的珍珠项链,涂着口红。

    “男人都是这样。你看,你爸今晚和我结婚,他不是也很开心你也不希望自己爸爸后半辈子没有人照顾吧。想想他是大老爷们儿的,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活的那叫一个不舒服。”

    罗姨又说“凡事得往前看,对吧。其实我还挺感动的,原本担心着你不能接受我。”

    宋方霓把手里的可乐放在桌面。

    罗姨看着她不紧不慢的动作,在两人的沉默中,又开始找话“家和万事兴。你妈在地下,应该也就放心了。”

    宋方霓垂着眼睛,嘴里突然间没有任何的甜味。这或许是别人所能跟她说过最可怕的话。

    不是因为,罗姨粗鲁地提到母亲,再絮叨地讲什么自己所理解的底层道理,而是宋方霓突然也想到了母亲,她骤然意识到,虽然极力抗拒,她却也无意中继承了母亲的显著缺点。

    自己也喜欢“夸大其词”,但不是在话语里,是在脑海里。

    面对一个困难,她都会把压力建立在想象里,她反复描绘困难,让它在想象里夸大到了无法解决的极端地步。但等真正的人生中去经历一次,才发现那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只要咬牙挺下去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她先把

    所有不能忍受的困难都建立在想象里面了。然后为了想象里的困难,放弃了属于真实生活里两个人的感情。

    她本来可以和梁恒波继续在一起,对吗此时此刻,梁恒波应该在旁边,他会听她诉说这一切,她也能问问他们家的那些事。

    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能怎样,当面承受几句难听的评价又能怎样呢没有所谓的。不会比眼前的罗姨更难忍受。对吗对的。

    他们本是可以进行更多沟通,做一起陪伴对方飞出困境的人。她之前提分手的理由,就是意气用事。

    “祝你和我爸幸福。”宋方霓终于开口,但她声音干干的。

    “嗯,我就知道,你这种高材生读书多,能看得开。”罗姨满意地说,“你现在还小,等以后找男朋友就明白了。”

    宋方霓说“嗯,也不用着急找男朋友。等我以后想结婚了,随便找个欠债的老男人,帮他还个钱就可以结婚了。”

    继母依旧在笑,她需要反应一会,才能听出这是讽刺。

    但宋方霓已经站起来。

    她旋风般地跑出巷子,跳上自行车,走掉了。

    郑敏在发朋友圈,她们宿舍的女生考完试后,正在一个ktv房刷夜解压,宋方霓跑过去找她,郑敏喜不自胜地抱住她,她则听着那群学医的女孩子嘶吼了一宿的情歌。

    之后,宋方霓辗转地托人打听梁恒波的信息。

    梁恒波因为成绩还要交换半个学期。宋方霓打算等他回来再联系,但是时间过得越久,勇气消失得越来越多。

    她根本都不敢去他家找他。

    她鼓起勇气,试探地给他发了短信,随后才发现,梁恒波把自己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了。

    q,微信,电话,短信,甚至邮箱都拒收。全方面地拉黑了。

    宋方霓借了宿舍女生的手机号,分别给梁恒波打电话,发短信,没有任何回信。

    宋方霓不死心,她注册了很多新的邮件,每天都发微信、发、发邮件,发短信,用一切她所能想到的方式联系他。

    她说,对不起嘛。

    她说,我根本没有和欧阳文在一

    起,一秒钟都没有过。之前这么说,就是骗你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讲。梁宝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

    她说,最近你还好吗我在听ki crin和k foyd。

    她说,我的成绩也可以去美国当交换生哦,只要考了托福就可以。我可以去考,我去找你好吗

    没有回信。

    到最后,邮件就像个单向的日记,即使写满后总是原路返回到她的草稿箱里。而她重复最多的不再是缠绵情话,而是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宋方霓准备着托福,因为考试费很贵,所以打算一次性考个好成绩。终于有一天,梁恒波的电话不再是忙音,可以打通了,但也只是打得通,没人接。

    她内心振奋着。反反复复地想,应该怎么跟他说第一句话。

    直到三天后的深夜,有人加了她的微信。是裴琪。

    裴琪找她的目的,非常简单明了。

    “你是宋方霓,对么我服了,请你不要再联系梁恒波了,懂如果,你还存在有一点点羞耻和良心,我请你放过他。拜托你不要把他拉到和你一样又傻逼又疯狂的水平。你知道恒波和你分手后,他有多伤心吗,他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请你不要烦他。而且,他现在和我在一起,我现在才是恒波的女朋友,我爸很喜欢他,准备要认他当女婿的。你要是缺钱,我可以借你。但你们不可能复合了。”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裴琪的声音很甜也很脆,就直愣愣地切进自己的耳朵里。

    甜到了像,甜味总是转瞬即逝。脆到了像扯断一根珍珠项链,令人觉得完整是那么虚幻,痛苦的持续却是那么地长久。

    “谁说我打算和梁恒波复合了。”宋方霓听到她自己冷静地说,然后挂断了语音。

    她再也没有打过电话。

    大三下半学期,宋方霓以j1身份去纽约交换了三个月,又短暂去了法国和瑞士交流。而到了大四快毕业时,宋方霓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如果有高中同学站在眼前,肯定会认不出宋方霓。早春三月,她穿着很短的格纹短裙,v领衬衫露出锁骨。一头飘逸的长发夹在身后,有几缕挑染成很淡的粉

    红色。

    没有人知道,宋方霓在大学之前,是一个性格偏内敛的女孩子。现在的宋方霓是国政系最拿得出手的一个耀眼人物。

    大学里追她的人非常多,有几名生意不错。他依旧负责理发,继母则接替了妈妈的工作,忙里忙外的。宋方霓会在国外跟爸爸视频,每次超过五分钟,继母就过来催着吃饭,或者说客人来了之类。

    慢慢的,宋方霓和爸爸联系也少了。

    之后只清明回去一次,是陪爸爸给妈妈扫墓。

    她的宿舍总是人来人往。宋方霓依旧忙着打工,但赚来的钱不需要给任何人,而是自己留着。

    欧阳文约了宋方霓好几次,她才有时间出来。

    他们坐在欧阳文的跑车里。“哎,你太忙了,咱们高中同学同班聚会都没来”欧阳文说,想起之前在夜店的插曲,不由迅速地看了她一眼。

    宋方霓仅仅是笑了笑。她的衣着变得精致,但说话依旧很少,总让人多打量几眼。

    “你毕业准备留在上海”

    “没想好。”宋方霓刚想这么回答,跑车内的电台音乐自动放了下一首歌,前调有点布鲁斯的感觉,随后传来一阵歇斯底里又略带怪诞的男声。

    像个别扭造作的女装大佬,大着舌头唱歌。她听了微微皱眉。

    欧阳文伸手把它关了,随口说“最近非常火的一首歌,你整天带着耳机,难道没听过”

    “叫什么名”她随口问。

    “哦,百无一用是缱绻。”

    一个有点老气还有点长的文艺歌名,她不太感兴趣,还是说“有机会听一下。”

    欧阳文点点头,他说“我估计留在上海,不回去了。待在爹妈身边真的太烦,他们各种管东管西,还是自己住好。更自由。”

    宋方霓倒也想到罗姨和爸爸,他们一家三口如今过得挺好,而在潜意识里,她其实也不太想回去。那个抚养她长大的城市,留给她的总是令人不快的记忆。

    大学恋爱的情侣,通常在毕业前就纷纷分手。

    到了毕业的最后几个月,欧阳文也和他大学时期交往的第不知道多少任女朋友分手了,对方哭哭啼啼的,但又转头跟别人说,欧阳在上海送她一辆跑车,当作分手费。

    说八卦的人和传八卦的人都很羡慕。

    宋方霓在毕业的最后几个月,她搜索页面的常用词,跳出的第一个名字依旧是梁恒波。

    她知道梁恒波回国了,他不怎么热衷于拿高分,也不爱参合任何团委和学生会,只是跟着老师和学长做项目。最关键的是,他身边跟着的女生,确确实实地变成了裴琪。

    宋方霓辗转地通过别人,得到一张梁恒波的近况照片。

    但看到照片的瞬间,她就愣住了。

    这是一张合影。

    梁恒波和他们学校那群天之骄子站在拉斯维加斯的tru金色大楼前,他站在最中央,却也没有高中时的沉稳俊秀。

    反而,他胖了。

    脸整个都是圆的,仿佛还有小肚子,头发也长了。整个人显得疲怠且朴素无华,穿着黑色的衣服。

    身后洛洛走过来,顺口问“哦呦,这是谁”

    当听到照片上的男生就是她内心极其割舍不下的前男友,全宿舍的女生都像小麻雀般地围了过来。

    照顾着宋方霓的情绪,但是,整个宿舍女生统一给出的评价是就这

    传说中,风华无二的梁恒波。

    就这就这

    他值得让老宋念念不忘吗

    大家笑嘻嘻问,比起他的长相,是不是仰慕他的才华。

    又好奇地问他们怎么分手的他劈腿他变心他妈宝他脾气差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爱好

    宋方霓没法回答这些问题。

    内心的某个部分,梁恒波仿佛还和她在一起,他们只是陷入一场且唯一一场的冷战。他们并没有分手。

    她强笑着辩解说“还好吧,就是长胖了点,但男人胖了的话很稳重啊,而且,胖了好,胖了身体健康,他以前太瘦了。何况,他现在还是很帅的啊。你们仔细看看。”

    几个室友默然,纷纷带着“你开心就好”的复杂神情对视了一眼。

    等宋方霓去卫生间刷牙,剩下女生们还在叽叽喳喳

    讨论大学男生怎么都丑得像猿猴,什么什么都不行,又说长得好看的男生不缺女友云云,又说了欧阳文的慷慨英俊。

    继续挑剔半天照片所有男生的长相后,大家纷纷说宋方霓真是瞎,中国男人真的不行,中国女权要奋起,为什么一朵玫瑰总插在那什么什么上。

    凌晨两点左右,宋方霓依旧没有睡着,耳边听着室友均匀的呼吸声,再次凝视着梁恒波的照片。

    她走到走廊,给梁恒波的邮箱发了一封也是最后一封的邮件。

    “你们大学的伙食有那么好吗以前忘记告诉你,我们学校的食堂不差,三食的宜宾燃面、赤豆糕和小笼包都很好吃。南区六教附近,还有一家餐厅,咸蛋黄冬瓜很特别。不知道毕业以后有没有口福再回来吃,如果,你也喜欢这些,我可以给你寄往美国或北京,或者,寄到你所在的任何地方。”

    一秒内就被系统挡回,邮件又躺在她的邮箱。

    梁恒波依旧拒收着她i地址的所有邮箱。

    宋方霓重新躺回到床上,戴着耳机。

    播放列表里是bob arey的no oan, no cry 。雷鬼音乐经常是欢快的旋律,配着诗意歌词,歌词大意是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拥有很多心爱的人,也失去过很多,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总会走在光明的路上。

    她默默流泪听着它直到天明。然后,她跟自己说,放下吧。

    不过是一场谈了半年不到的恋爱,本质上能有多深刻呢

    只是因为自己主动分手,难道真要让男生成为心口的创伤

    关键是,宋方霓跟自己说,不要变成那种软弱无能、会且只会为爱伤痛的女孩子。她读过那么多书,学习成绩那么好,也去过了几个国家,应该放宽一点眼界。

    本科终于毕业,宋方霓再次作为当届的优秀毕业生发言。

    当天,晴空万里。她戴着学士帽,握着毕业证书,底下熙熙攘攘的人。有她的朋友,还有很多人的家长,虽然爸爸因为罗姨的阻拦没有来,她的前男友也没有来。他们都留在另一个沉重的城市。

    她闭闭眼。

    就是这样,宋方霓毕业后顺理成章地选择留在上海。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