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chapter.26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宋方霓第二天醒来后,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不知道没关系,因为欧阳身边人的却争先恐后地告诉了她昨晚的失语。

    自己喝醉后叫了欧阳的名字宋方霓从头到尾想了几遍,实在想不出来线索。

    她只当自己是酒后失德。

    没过几天, 胡霖说他已经成功入职。

    宋方霓真心诚意地恭喜他, 但胡霖随后迅速地说, base在北京, 自己马上就要离开。

    他的口气不复之前聊天的亲密, 甚至还有一点冷冰冰的。很显然,他也恼怒着她晚的失态。

    宋方霓沉默了好长一会。

    理智上和感情上, 她都完全无法相信此事, 但还是再次确认“天晚上, 我在喝醉后真的叫了欧阳文的名字我真的叫了欧阳有没有可能别人听错了”

    胡霖冷淡地说“虽然我在硅谷工作么多年, 但是,中文还是没忘记的。而欧阳和胡霖的发音, 我是能分得清。”

    差之毫厘, 谬以千里。

    宋方霓深深地吸气, 呼气, 再深吸气,直到胸膛疼痛。“好吧,”她淡淡地说, “也祝学长工作一切顺利,前途似锦。。”

    又过了几天后,欧阳文开着车,跑来浦东接她下班。他穿着西装,捧着鲜花,神色飞扬。

    他没提前说。宋方霓这里开部门会议到了九点多才有空闲,他也就在地下车库耐心等了她三个小时。

    欧阳文就这么坚持等了她一个星期。

    到了周五, 宋方霓天没接他电话,她主动坐电梯下去找他。

    她大概知道他真正想说什么,但还是说“我自己开车来上班的。坐了你的车,我的车怎么办留在公司”

    欧阳文却砍掉所有的废话。

    “老宋,你知道我的心意。”他志得意满地说,“而且,我也终于知道你的心意。”

    宋方霓注视着他翕动的嘴唇,不由开口“你就不累吗”

    “什么”

    宋方霓看着欧阳文,首次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因为,她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喝醉后,居然喊了他的名字。

    一种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感觉已经很久都没出现了。

    难道,欧阳文真的在她心里么重要难道,多年过去,她对他的感情终于产生质的转变。

    宋方霓面对欧阳文,还是会有一点尴尬外加无奈。但即使如此,他们之间,也确实有比其他人更多的话题,毕竟都是来自同一座城市,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彼此知根知底。

    更关键的是,他们如今都更为成熟。

    他不再是曾经的鲁莽自满少年,她也不再是曾经隐忍且骄傲大过天的少女。

    欧阳文被这种沉默弄得极其焦灼,他皱眉说“老宋,我真的是唉,你到底觉得我哪里配不上你是我长相,还是我性格,还是别的什么,你可以告诉我。”

    宋方霓被逗笑,她摇摇头“我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

    欧阳文信誓旦旦地保证“你要是不喜欢我哪一点,我都可以改。我发誓,真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改。”

    宋方霓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听到他怎么说,内心泛滥出微酸而无奈的情绪。长久的沉默后,宋方霓叹了一口气。

    “欧阳,我哪一点被你喜欢,你告诉我,我也可以改。”话虽然这么说,她却也有点茫然。

    在被欧阳文抱住的时候,宋方霓的脊背一僵。

    但随后,她闭上眼睛,跟自己说,加油。

    这一次,尽量不要弄得像曾经的恋爱样无疾而终。

    大家对于宋方霓和欧阳文在一起,有着相同的祝福。

    就像电视台播放的冗长言情剧,在多年后,总算有了一个顺水推舟的结尾。看客们和主角们无一不觉得,应该如此,

    比起欧阳文的欣喜若狂,宋方霓感觉自己在生活里发生质的变化。和欧阳文交往后,仅仅陪着他参加几次私人派对后,就把所有在年会上才穿的隆重礼服穿了一个遍,不仅如此,她还收到了不少名贵首饰。

    宋方霓一开始还试图退,他不高兴,她也略微恼怒,后来欧阳文便答应只在什么周年和有纪念的日子送礼物。

    欧阳文也尽力适应她的生活,陪她钓了一次鱼。

    他显然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乐趣,宁愿躺在家睡觉。在一次夜钓中,有个上海爷爷来打探宋方霓的鱼饵,欧

    阳文和他聊了很久,并毫不在意地给了对方宋方霓的鱼饵。

    钓鱼人的鱼饵一般都是自己配的,配方绝对不告诉外人。宋方霓念在他不懂,也就没说什么,但之后也不要他陪着了。

    又到了九月的教师节,他们回北京,并首次作为情侣身份,去高中的母校探望老师。

    欧阳文西装革履,再紧紧地牵着宋方霓的手。

    高中班主任老徐还在带着高三学生,头发倒是更花白了一些,他看到他们结伴出现,不由连声感慨说“哎,这这这,欧阳你真是精诚所至啊。”又笑眯眯地看着宋方霓说,“你没变,真是一点也没变。”

    欧阳文拖长声音说“怎么会没变呢她被我滋润得越来越美了吧。”

    这种话,老徐是没法接的。

    宋方霓也没说话,转开目光。

    他们随后去了西中的校友大堂,里有不少荣誉墙,展示着今年高考取得优异成绩的高分考生,以及往届优秀毕业生的花名册。在其中,也不乏社会名人。

    欧阳文心血来潮,要去查看他们当时留下的照片。

    宋方霓便也陪着他。

    “你心不在焉的做什么”

    欧阳文拽了下她的胳膊,宋方霓猛地被拉回来,差点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打了一个趔趄。她正随意看着今年新出的高考红榜。

    如今出国留学时兴,高考已经不是唯一的路径,今年的西中只有两个孩子报考了上海的学校,也就没听见欧阳文刚刚在身后对自己说什么。

    他说“我说中学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还真盼望着,自己一觉醒来,能重新趴在课堂上上课。”

    是这样吗大概,每个人对青春的感慨不同。

    宋方霓记得,在高中,自己每天穿着相同的校服,每天准时上下课,每天在班级里见固定的同学和老师,除了学习以外真的无聊死了甚至,她觉得高中生早恋都很蠢。哪有什么感情,更像囚徒困境的另一个极端,是青春期无法发泄旺盛荷尔蒙的产物。

    只不过,她一直是好学生,老师和学校会给她额外的自由,也没必要去当一个叛逆者而已,但当时只盼

    着上大学,总觉得里才是天高海阔任鸟飞。

    比起工作后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收入和出国旅游。高中,就是她人生中最无聊的一段苍白生活。

    欧阳文找到他们一届厚厚的校友名鉴,开始找他和宋方霓的名字。他先找到了他自己,随后翻了好久,连说“奇怪”,最后翻几页,脸色陡然一沉。

    宋方霓看他脸色难看,不解问“什么情况”

    欧阳文皱着眉,找来了管理老师。

    她才发现,一届学生花册上,印有自己名字的位置被整个涂黑了,而且,她的照片也被人恶意地用剪刀剪去。

    页纸如今只剩下两个大窟窿和她大学的名字。

    翻了翻其他同学的页面,唯独印有宋方霓的地方遭到如此待遇。

    不知道自己在高中怎么结下了这一种仇家

    她正漫不经心地想着,欧阳文却在旁边厉声质问,旁边的学生和家长都围过来,纷纷查看。

    教导老师连声抱歉,说他们学校每到教师节和校庆,校友礼堂都是公开展览,能让所有新老学生和学生家长自由翻阅,也不知道是谁缺德做的这种事情。

    问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

    欧阳文开车回去的路上,还一直愤愤地念叨怎么回事。

    宋方霓坐在副驾驶,伸出手,把欧阳文经常听的经济频道转到了国际广播音乐887频道,电台主播用柔和的声音聊了会车库音乐,开始放歌。

    “喂,我跟你讲话你听到了吗”欧阳文在方向盘上直接关掉广播。

    宋方霓回过神“哦,你在说校友录事。”

    “你以前在高中得罪过谁了”他问,“或者,谁看你特别不顺眼”

    “老实说,我跟其他人都相处得很好,也就只有你”她说。

    欧阳文噎了一下,不由好笑地侧头看着宋方霓,情不自禁地想起高中时光。但是,她没有笑,低头发短信。

    “你到底是在和谁发短信”他不快地问。

    宋方霓微微蹙了眉尖“我告诉郑敏和我爸,今天回来了。我爸说要约着我们晚上一起吃顿饭,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他口气很怪。”

    “你不早说”欧阳文说,“我今晚约了宗行长谈事,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等里早点结束,过去找你。”

    宋方霓却没有邀请欧阳文的意思。

    “忙你的去吧。等有机会,我把我爸单独叫出来一起吃饭。但这一次,她也在。”

    她,自然指的是罗姨。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