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chapter.28
作者:帘重   百无一用是缱绻最新章节     
    店铺里放着轻柔的音乐, 隔壁还有另一个贵妇阿姨在挑挑拣拣,她颐指气使的,瞧不上任何东西。但几个saes堆着笑脸相迎。

    不多时, 销售小姐抱来了她日常的衣服型号。

    裙子四万六, 薄毛衣也将近一万块。上万元的奢牌服装, 和几千几百的做工完全不同,沉甸甸的,摸上去的材质也是。

    她工作像狗一样, 她马上就要拿到本年奖励金, 她现在有这个消费能力,她平时很少去提前消费, 所以现在完全掏得起这一笔置装费。

    宋方霓尽力沉下心, 站在原地粗略试了下,连衣裙差不多合肩也合腰, 即使小有差异,回上海后,也可以重新找他们家成衣部的裁缝或高端的成衣裁缝, 重新量体裁修。欧阳文的每件西装都是经过如此流程。

    她急着结账。

    销售小姐歉意地说,店里的信号系统出现故障,移动os机不可用, 请她移步去隔壁的皮具部,用总机电脑。

    前台右边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墙, 展示着各种墨镜, 她顺手挑了一副墨镜, 搁在衣服上,但是销售歉意地说这幅展示镜框掉了颗水钻,让她稍等, 他们去库房拿副新的来。

    宋方霓点点头,又看到一张硕大的宣传海报。

    奢侈品牌现在时兴和科技产品联合跨界。爱马仕跨界了苹果表,v也出了一款无线的蓝牙耳机,因为被几个娱乐圈里的流量偶像戴着,非常紧俏。

    她心中一动,问店里还有没有卖这种耳机。

    贴心跟着她的销售小姐面露难色,说店里现在没货了,不过

    “不过”,是销售的惯常用语。果然,销售小姐说因为她的销售记录良好,库房里还有一幅白色的耳机。

    宋方霓点点头,简单说“一起结。”

    销售小姐递回她身份证,继续甜甜地笑着“真巧,我们店今天就进了两幅白色的耳机,不对外做展示,只有老客熟客问,才会拿出来。一个耳机被您挑走了,另一个是被那边的客人”

    她再催促“麻烦快点。”却情不自禁地侧脸。

    就和同样被销售小姐带来此处结账的梁恒波打了一个照面。

    梁恒波的个人气质,不会因为胖瘦或穿什么风格的衣服改变,年轻时候的清瘦少年感,现在的沉稳。他穿着黑色毛衣,臂弯里搭着一件低调的深灰西装外套,腿极长。他手里拿着手机,头发略长但整洁,低垂着头,依旧是一点脸都不愿意露的。

    除了略微灰白的头发,他的面孔没有变,方方面面,各个细节。是英俊的,气质与众不同。

    但是,梁恒波的头发怎么白了那么多她心中惘然,他们是同龄人啊。看起来像个小老头似的。

    对方大概察觉有人凝望,便抬起头。

    宋方霓此时正戴着帽子和口罩,他没有认出来她来,目光略一对触,礼貌地挪开。

    反倒跟着他而来的少妇,因为宋方霓投来的打量眼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也就一瞬间,旁边的梁恒波突然察觉到什么。

    他迅速地重新看过来,唇边浅浅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宋方霓下意识地想对他挤出个微笑,但实际上,外人只能看到一个依旧无动于衷的漂亮都市女郎。

    她的目光下垂,看到梁恒波的左手无名指戴着款宝格丽黑陶瓷弹簧戒指。而站在他旁边的女人,戴着一款极其硕大且异常晶莹的钻石婚戒,戒圈很细。

    他们是夫妻,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梁恒波已经结婚了。

    他果然结婚了,对方不是裴琪,甚至是更美貌的女人。他们还有孩子了。宋方霓接下来就很古怪地想,宝格丽,宝格丽,她在后辈子永不会买任何一件宝格丽了。

    奶棕色的温暖冬日瓶装咖啡,鲜绿色镶嵌假珍珠的春天鳄鱼钥匙扣,明亮孤独的夏天小号声,和秋天里那句冷伧伧而残忍决绝的我们分手吧。无数封她自己都觉得卑微的邮件,它们在这瞬间,消失了。

    只剩下灰白色头发的梁恒波,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销售和梁恒波旁边的女人都疑惑地看着这沉默的两个人,宋方霓也感觉得到这点,她转过身,让销售结账。随后,她低着头,拎着巨大的橙黄色袋子和他擦肩而过。

    快步走回酒店,宋方霓才感觉脑子清醒了点。

    回到房间后,她用消毒湿纸巾,把酒店房间的冰箱玻璃,镜子,桌面,电视机表面,床头柜的表面都擦拭了一遍。然后,呆呆地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

    压住她的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不是没想过,梁恒波结婚了,但是等他和娇妻幼子真实地出现在面前,宋方霓就情不自禁地在脑海里恶补了他们分手后,他的各种感情生活。

    到了晚上,欧阳文跟她视频,她第一句话就跟欧阳文说“我今天碰到一个老同学。”

    “是在买东西的店里。”宋方霓顿了顿,说下去,“他结婚了,身边跟着老婆孩子。两个孩子。他的头发都白了。”

    说出这句话后,她才感觉到一种放松,或者说,是一种超脱于恐慌后的平静感。

    这是所有最坏情况下所能发生的最好结局。

    和初恋相遇,在庸俗却也不失体面的奢侈品店。梁恒波除了出乎意料的银发,但没有发福,没有落魄,也没有变成有小肚腩的油腻中年男,甚至于整体风采更胜于少年。

    他的妻子是个美女。

    关键是,她自己也打扮得非常好,他们都过得还不错。

    不是吗

    至少,他们不再像野草,除了自身,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予对方。

    重逢不重逢的,早已没有任何意义。

    宋方霓的这个春节跟着欧阳文,和他的父母在海南过年。

    欧阳文自己在黄浦江边的豪宅令人侧目,而当宋方霓和他雍容华贵的父母站在露台,看到他家雇着三名专人,把玻璃庭院里的蓝孔雀、白孔雀和几个羊驼都放出来,再让那几只白孔雀对客人进行开屏表演的时候,还是稍微惊讶。

    欧阳文转头看着她的笑容,不由问“你在笑什么”

    宋方霓抿起嘴“嗯,就是想到了被割掉的资本主义尾巴。”

    欧阳文也随着她笑而不语,突然,他从旁边的碟子捡起一个木瓜,朝着它们,远远地扔过去,木瓜砸中其中开屏的一个白孔雀的脑袋,孔雀们受了惊,纷纷四散。

    宋方霓愠怒地抓住他的手“欧阳”

    欧阳文沉沉地说“你不是觉得它们不好

    看么放心,我以后不会让你看到这群鸟。”

    “不,它们都很漂亮。我只是突然思维发散了一下,想起一个笑话,告诉了你。”

    宋方霓解释了下。“被割掉的资本主义尾巴”指以前在计划经济时代,财产都归集体所有,不准农民私下里养鸡种菜。但是如今,人们却已经能自由地,在家养着只供开屏、不事生产的孔雀。

    沧海桑田,时代和观念变迁太快。这也是一个从事非本专业相关的国政学生的偶发感慨而已。

    欧阳文说“哦。”

    晚餐见了欧阳的全部家人。

    欧阳文不是独生子,他是最小的儿子,上面有两个哥哥。其中之一已经移民,另一个则离婚再婚了好几次。

    欧阳文父母都威严稳重,做事极有分寸,他们对幼子的婚姻大事比较宽容。

    但是,当宋方霓简单说起自己的家境,欧阳家的人彼此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她私下一问,欧阳家早就把她的个人情况,甚至她继母要再高龄怀孕都摸得一清二楚。

    “毕竟,他们想了解自己宝贝儿子的女朋友么,当然,这可能算是你的。”欧阳文试探地说,“你没生气吧”

    宋方霓沉默了会“倒是没有生气,但是,我绝对也没有很高兴。”

    欧阳文转而喜滋滋地说起,他已经给西中新的照片,让学校把宋方霓被减掉的校友录,重新制造一份。

    “等你以后嫁给我,我们少不了再给西中捐笔钱,给以后的学弟学妹做典范。”他情意绵绵地说,“那是我们定情的地方。”

    总体来说,三亚之行过得很愉快。

    之后的几天,宋方霓都乘坐欧阳文的私人游艇去海钓。她专注地盯着手里的鱼竿和闪闪发光的海面,直到眼睛发涩。

    这个春节还没过完,万豪酒店出了第一方数据泄露的问题,美股盘前跌逾5。

    一时之间人人自危,开始自查线上媒介。

    玛氏企业目前主要服务于商家客户,但大年初四,宋方霓还是提前回来。她在飞机上回复邮件,再给鲍萍微信。

    公司之前没有用市面上现成的saas平台,但

    也建了自己的第一方媒介追踪系统,而这套系统的后端是鲍萍的gfbtech开发的。

    宋方霓给鲍萍打了视频电话,她写报告时需要附带更新许可证的资料,鲍萍说马上发文字资料和安全性数据,或者让她直接过来找自己。

    宋方霓驱车去了金桥。

    那里是鲍萍创业的所在地,高楼大厦坐落在一个很荒的草地上,创业公司也没有个正经的前台,拿了访客卡就能畅通无阻地进来。

    她敲开鲍萍的门。

    春节里的上海总是阴着天。

    鲍萍那一间能俯瞰宽阔黄浦江面的办公室里,除了鲍萍,沙发上坐有另外三名男人。

    其中坐在主位,头发略长且花白的男人依旧没抬头,正在专注地读着手里的资料。

    和梁恒波的第二次见面,没有重逢时那么令人印象深刻,甚至更符合她曾经的想法。

    鲍萍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她居然没有平时的暴躁,很热情地介绍“梁总,这是玛天然的宋总,也是我的好朋友。”

    梁恒波身边的人除了他,都站起来,和她礼貌地打了招呼“宋总。”

    外企内部平时彼此英文称呼得多,对外介绍时都爱说什么什么总,什么什么老板,宋方霓平时听到,眉也不皱,但今天略微窘迫。

    宋方霓跟鲍萍低声说“你出来一下。”

    一出来,鲍萍就把她公司之前的项目对接人叫出来,让他对宋方霓言出必答。

    他们当初签订的是第三方合同,但玛氏是业内极为厚道且尾款给得极痛快的甲方,很多企业愿意和它深度合作。

    半个小时,鲍萍和梁恒波这里的事情谈完,她送梁恒波离开。

    路过会议室的玻璃窗,宋方霓正打开电脑,被几个程序员围着,她一个个盘问问题,男人们的表情都微微紧张。

    梁恒波透过玻璃看了他们一眼。

    鲍萍想到什么,顺嘴说了句“巧了,宋总和梁总来自同一所城市呢。”

    梁恒波没接这句。

    他温和地说“这两个月,我大部分时间在上海。抽时间,我们再深入地聊聊你们公司。”

    鲍萍点点头,主动帮梁恒波按了电梯键。

    一行人为

    首的梁恒波很寡言,所以等待时,他们也没有进行更多闲聊。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梁恒波突然又说“大年初九,我们接受浦东区政府办公室的邀请,去玛天然集团参观。”

    鲍萍愣了下,梁恒波已经插兜走进电梯。

    她走回会议室,宋方霓那里已经忙完了,正在异常细致地缠着电源线。

    两人虽为好友,但是涉及商业秘密,鲍萍也不好贸然说梁恒波要来收购她的创业公司的,只顺理成章地就把梁恒波最后那句话告诉宋方霓。

    宋方霓这才终于轻声说“这人是”

    鲍萍递来一张名片。

    名片上只有三行字,梁恒波的名字,他就职的公司和公司邮箱。

    鲍萍说“他在名片上都不用写职位,业内人人都知道他。”

    再说了点梁恒波的事情。

    梁恒波研究生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学长的公司,创立了中国大型房地产门户,还有两项输入法专利。两年后,国内知名互联网科讯公司收购该门户网站,他也正式加入科讯的研发部,平均每半年就能前进一级,堪称火箭般的升职速度。

    四年前,梁恒波领导的北京研发部门,被单独拆分运营,组成一个全资子公司,他兼任ceo,全面负责公司的规划和运营管理。

    “反正是个技术大牛,你现在用的邮箱,就是他当初主持开发的。”鲍萍没正形地说,“我在年少无知时还暗恋过他一段时间。不过,纯欣赏,等老娘年纪大了,更喜欢村口小流氓的那一种糙汉类型。”

    宋方霓反复看着梁恒波的名片。她迟疑片刻,轻轻地把名片放回到桌面。

    鲍萍随后就开始细问宋方霓的问题是否被解决,自己还能什么资料,又说整个春节都在加班云云。

    两人聊了没多久,宋方霓告辞。

    她坐在车里,无意识地按着车载广播。

    财经新闻,跳过。路况信息,跳过。音乐频道跳过。

    冷不丁地转到一个聊天节目,两个主播正在闲聊着美剧,名字叫生活大爆炸,是一帮物理学家的故事。

    物理,量子物理。

    梁恒波,梁恒波。

    她们国政系在平常要求

    写政治时评,还会经常留一些海量的阅读书目,老师要求学生每周交阅读笔记。

    比起同学,宋方霓有一个特殊的偷懒技巧。

    每次跟梁恒波聊天,她故作漫不经心地聊到某大头著作,逼着梁恒波回去读,隔几天,再追着他要阅读感想。

    屡试不爽之后,梁恒波终于怀疑“我怎么感觉,自己正在上你们的专业辅修课”

    宋方霓心虚地表示,她也可以试试读他们专业的书。

    结果,他老实不客气地让她读复杂性科学三论,耗散结构理论,超循环理论和协同学。

    犹记得,自己听了这名字就头大。

    梁恒波笑笑作罢,他已经猜到,是她偷懒让自己帮着写作业。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乐意帮女朋友解决问题。

    几天后,宋方霓突然神神秘秘地说“我读了你说的那些书,给你念一段话吧”

    “色荷”,是物理特质之一。

    描述强相互作用是用的“色荷”。

    色荷的性质和电荷的性质非常不同,当色荷靠的比较近的时候,相互作用比较弱,反而当色荷靠的比较远的时候,相互作用变强,所以,人们永远无法分开两个夸克。

    到目前为止,探测器上没有找到单独存在的夸克,但这不妨碍认为夸克是存在的。

    呵到现在,宋方霓对上面一大段古里古怪话的含义已经完全迷糊,她只记得,自己最后笃定地对梁恒波说“所以量子物理学说,远距离的联系更加紧密,我们异地恋比天天见面更好。”

    梁恒波没有纠正她的任何概念,他说“你今天又要我帮你写哪本书的阅读笔记”

    那时候,他们还在恋爱当中。那时候,每一天都强忍住思念,却自欺欺人量子物理说远距离的联系更加紧密。

    但即使是真挚短暂的感情,也已经被她放手了快十年,当时所拥有的东西,也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一切物是人非后,对宋方霓而言,此刻的孤独和痛苦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宋方霓这几天已经想清楚,她宁愿放弃真爱十万次,也绝不肯放弃亲手在上海打拼下来的生活。比起曾经为模考成绩一

    惊一乍的焦虑少女,她更想成为现在成熟且带几分漠然的“老宋”,现在的老宋知道,所有的人生选择都自带风险。她现在具备更多风险的承担能力,即使做错了一件事,也知道这绝对不代表她整个人都是一文不值。

    黄浦江面上,行驶的永远是机械轮船,而不是漂浮着那些为情为爱为过去哭哭啼啼的人类尸首。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回忆。

    宋方霓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是欧阳文的来电。

    这是自己现在的男友。

    宋方霓深呼吸,即使心中依旧痛苦,她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她确实已经很多年没哭了。她发动引擎,稳定地把自己的路虎远离大厦。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