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绑定了攻略系统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求求你们爱上我

    2021113栗优

    晋江独家发表

    第一章

    “楚小姐昨天又闹了一天”

    “可不是嘛,竟然跑去找少爷,说自己不是绫小姐的替身,要少爷正视她。”

    “她怎么也不想想,长得像绫小姐也是她的福气。要不是那张脸,少爷怎么能允许她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女住到我们家”

    正在花园里负责修建枝叶的仆人们几秒前还在窃窃私语,直到走廊那里一道人影闪过

    “好了好了,少爷过来了,别说了。”

    支零破碎的一些议论这才停了下来,一群人噤若寒蝉,很识趣的立刻低下了头,“少爷。”

    少年长相漂亮逼人,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微抿着,侧脸是很柔和的弧度,皮肤很白。

    他并未理睬这些人,始终目视前方,边松了松领带,走入了侧门。

    二楼最里面的房间,是一间巨大的,并且装修的又精致的少女的卧房。

    整个房间的装修以白色和浅粉色为主,不远处还能看到那架通体浅白色的三角钢琴,全景的落地窗外,还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花园,靠近钢琴旁的梳妆台前,女孩正在吃车厘子。

    门外,管家缓慢地敲了敲门“楚小姐,少爷让您去音乐厅。”

    女孩捏着一颗饱满水嫩的车厘子,动作停了停。

    “嗯李管家,我,我知道了。”

    房间里传来了女孩子柔软好听的声音,只是有点可怜兮兮的,没人会想到昨天夜里,她还在作天作地的发疯。

    “好,楚小姐,请您尽快过来。”

    管家摇摇头,在她房门停留了片刻,默默地离开。

    楚怜惜看向了镜子。

    这是个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的女孩,皮肤白皙娇嫩,一头褐色的长发,发尾微微发卷,浅茶色的瞳仁泛着温柔的光芒,有股弱不禁风的味道,看她这幅可爱又单纯的模样,没人会想到昨天夜里,她还在作天作地怨气满满。

    楚怜惜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书了。

    就跟做梦似的,她穿成了不久前还看过的一本榜单上排名很靠前的的豪门甜宠文里通篇没出现几个章节的炮灰,那个叫她去音乐厅的少爷,则是书中从头到尾都在暗恋女主,甚至不惜在最后绑架女主并且想要和她同归于尽的反派,傅成舟。

    他从小就体弱多病,性格更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身边没什么人敢接近他,除了原书里那个活泼明艳的女主角绫音。绫音天真善良,用自己举动温暖了傅成舟的心,傅成舟暗恋她,对她爱而不得,痴心不改,这才有了被傅家收养的原主楚怜惜。

    楚怜惜跟绫音有几分相似。

    傅成舟把她当成替身,从绫音最喜欢的粉色开始,到绫音喜欢的钢琴,绘画,舞蹈,统统让楚怜惜学了个遍,把她完美打造成了绫音的替身。

    至楚怜惜,她对此浑然不觉,甚至还以为这是傅成舟爱自己的表现毕竟傅成舟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在她面前表现出一派温柔又体贴的样子。直到昨天,她才得知自己原来是绫音的替身。

    楚怜惜又哭又闹,发疯尖叫,傅成舟岿然不动,她甚至因为和傅成舟争执,不小心从楼梯上踩空,摔伤了腿。

    总之,看着这么刻薄,这么冷酷的傅成舟,原主对他死心了,心灰意冷的她,甚至选择了割腕自杀,这才让楚怜惜附身到原主身上。

    宿主,我必须提醒你,你现在需要靠傅成舟对你的爱才能继续活下去。

    系统检测24小时好感值无变化,你将会原地暴毙身亡,希望宿主能够明白事情的严肃性。

    楚怜惜“你说的是真的吗”

    系统冷冷地回答全部都是真的。

    楚怜惜很认真,“我再跟你确认一遍,傅成舟把我收养进豪门,给吃给喝给钱还资助我上最好的贵族学院,然后不需要付出任何身体上的代价,甚至连亲亲都不需要,只是让我当个替身”

    是的。

    她大喜过望“还有这种好事”

    这一瞬间,原书里那个人人避而不谈的阴郁偏执的男主,在她心目中已经成为了乐善好施的男菩萨。

    想到这里,楚怜惜轻咳几声,“系统,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完成任务的。”

    上一世,楚怜惜在表演课的即兴创作次次都是满分,她也对演戏很感兴趣,只可惜她自己身体不争气,临近毕业前被查出身患重疾,现在系统只需要她攻略反派,不仅能够续命,还不用担心反派骚扰自己这简直就是赚到了

    系统此刻也有点懵。

    它第一次见到画风如此清奇的宿主。

    不吵不闹不喊着人权,也没吓得瑟瑟发抖,反而搞的好像他这个颁发任务的像个冤大头似的,顿时一脑门问号,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宿主,距离您生命体征完全消失还有12个小时,请您尽快完成攻略。

    好嘞

    楚怜惜面对着镜子,已经开始快乐的化妆了。

    镜中反射出女孩那张纯情却又带着几分妩媚的脸。

    她漂亮且脆弱,压根不用刻意去营造,就有种泫然欲泣的小可怜的味道,楚怜惜刷了层粉底,让自己脸色看上去更加苍白,又加深了眼下的淤青,满意的看着镜中憔悴但不失美感的自己,这才转身走出房间。

    傅家的宅邸非常豪华。

    走廊的墙壁上挂着名家画作,脚下是纯色的羊毛地毯,从家居装饰到设计无一不显露着奢华与高雅,别墅不仅有私人的花园、泳池,甚至还有个独立的私人音乐厅。

    傅成舟出身豪门,傅家也是原书里最顶端的豪门世家之一,他的父母是政商联姻,毫无感情可言,对他也毫不关心。傅成舟从小在这样畸形的家庭长大,性格阴郁敏感,他小时候即便发高烧到神志不清的程度也不愿意去医院,从家里偷跑了出去,这才碰到了绫音,绫音出于善意送给他一个小熊,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从此以后,傅成舟便把绫音当成了阴暗生活里唯一的那束光。

    正当楚怜惜回忆原书剧情时,忽然,她耳边听到了淡漠的嗓音“楚怜惜,进来。”

    楚怜惜立刻回神。

    她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装作很紧张地走进了音乐厅,她只看到了傅成舟坐在沙发上的背影,以及那张甚至用精致来形容都绝对不过分的侧脸。

    他看起来心情不好,略微苍白的唇色紧抿着,令人不敢靠近。

    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傅成舟白皙修长的手指正在摩挲着一张普通的便签纸。

    这是今天上课时,绫音转身在他课本上贴下的。

    傅成舟反复抚摸着,仿佛看着一件无价之宝那样,眼底浸满了情绪。

    “肖斯塔科维奇抒情圆舞曲,你试试。”

    “”楚怜惜沉默了。

    这是绫音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傅成舟曾经无数次要求原主也学会这只曲子,然而原主对钢琴极为排斥,一窍不通,每次都是大吵大闹的,即便傅成舟为她请了再多的私人老师,她的曲目仍旧磕磕巴巴的。

    想到这里,楚怜惜微微弯唇,走到了钢琴前,坐下。

    舒缓又温柔的音符倾斜而下,好像一篇童话故事徐徐展开似的,旋律流畅动听,更为可贵的是,楚怜惜在演奏的时候似乎加入了更多懵懂又婉转的心思,使得这首曲目更为纯净美好,相比起绫音那样充满技巧性的演奏,反而是楚怜惜这样的方式占了上乘。

    片刻后,傅成舟回过头。

    正在专心演奏的少女正在专心地演奏着,柔软蓬松的卷发散下来,背影纤细羸弱,却挺的直直的,自有一派傲骨。

    阳光照进来,在她瓷白的脸颊上镀上一层光芒,这一刻,明亮的令人炫目。

    与平日里那个骄纵愚蠢的模样完全不同。

    一曲完毕,楚怜惜抬起头来,意外的对上了少年的目光。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浅棕色的眼睛,室内的灯光似乎给他这张宛如王子般的脸晕上了一层温柔的光圈,唯独可惜的是他的肤色显得分外苍白,而且是那种常年不健康的病态的感觉,又平添了几分难以靠近的冷漠。

    而此时,这双眼睛里多了几分困惑。

    除怜惜默默垂下头,露出害怕的神色,很快,她鼓起勇气抬起头,红着脸说道“你喜欢,我就去练了。”

    少年闻言皱了皱眉,他罕见的将绫音留给他的纸条放在了一边,然后再次将目光投了过来。

    傅成舟的视线掠过楚怜惜,少女仿佛掩饰什么似的,把手藏在了背后。

    他站起身。

    他个子与同龄人相比并不是特别高的那种,但是那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还是让人心头一紧。

    二话不说,傅成舟直接握住楚怜惜的手腕拉出来,手心那里有着因为练习留下的伤痕,手指也因为长时间保持着弓起的动作,指关节都有些僵硬了,这双手失去了原本的光滑细嫩。

    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当傅成舟看向楚怜惜的脸,他突然发现,那看似完美的脸上皮肤,实际上盖了粉底,但眼下因为熬夜练习的淤青却怎么也无法遮住。

    她嘴上说着讨厌钢琴,也不喜欢学习,可是私下一直在默默练习,只是不想被他发现。

    “少爷”楚怜惜假模假样地掉眼泪,有一搭没一搭小声地说着“少爷,你如果觉得开心,我可以去做任何事情我只是为了你”

    她卑微的低着头,肩膀颤了颤,她似乎想碰他,也想安慰他,但是又怯生生的收回手,竟然转身跑了。

    落在傅成舟眼底,自然是她害羞的表现。

    楚怜惜虽然背对着傅成舟,但也能感受到落在自己背后的目光越来越沉。

    系统“距离宿主生命体征消失还有”

    机械音顿了顿。

    似乎也有点不可思议。

    系统“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10点,目前好感13。”

    楚怜惜嘴角轻轻勾起笑容。

    表现的再冷淡又如何好感可是骗不了人的。

    当天晚上,楚怜惜正坐在桌前看书,有人敲了敲门“楚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

    房门被推开。

    平日里照顾傅成舟和楚怜惜二人饮食起居的管家小心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傅家的私人医生,甚至连阿姨都拿来了炖好的燕窝,医生给她做了一番检查,嘱咐她好好休息,管家也很难得露出了笑容。

    “楚小姐,今天你做得很好,少爷一整天都没有发火。”

    “嗯谢谢。”

    “不过以后还请你不要再偷偷练习到半夜了,身体要紧,早些休息。”临走前又语重心长的劝了几句“楚小姐,听我一句劝,不要在少爷面前聊到绫小姐。”

    “我知道了。”

    “好了好了,现在知道也不晚,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这样等你十八岁以后傅家对你的赞助停止,你也能好好的活下去,知道了吗”

    “嗯。”

    楚怜惜十分上道地点点头。

    为了争取到更多的好感度,第二天清晨,楚怜惜早早地就起身。在阿姨敲门前,她已经换好了圣安高中的制服,甚至在楼下忙前忙后的准备早餐,这也让佣人们惊讶不已,平时,楚怜惜仗着自己的那张脸,以及少爷的默许,在别墅里从来学不会客气,只是生了一场重病,性格竟然也跟着好了起来。

    将傅成舟平日里喜欢吃的吐司做好,又做了新鲜的果汁,楚怜惜提起包,正往门厅走,恰好遇到了从楼梯下来的傅成舟。

    “少爷,”楚怜惜抬头,又飞快地低下去“我坐公交车去上学。”

    这也是傅成舟的要求。

    他不希望有人知道楚怜惜和他的关系。

    不过楚怜惜猜测其实是傅成舟不想让心目中的女神绫音知道他居然养了个替身

    管家也同样啧啧称奇。

    以前楚怜惜很抗拒坐公交车,说什么都想和少爷一起,现在竟然这么主动听话

    轻轻地提上包,楚怜惜朝着傅成舟微微鞠躬。

    “那我走了。”

    她眨了眨眼,乖巧地转身,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听到身后傅成舟好听的声音“等会儿,坐下吃早餐。”

    “少爷”楚怜惜眨了眨眼,“不用了,我再不出门,会赶不上公交的。”

    “那就坐车去。”傅成舟淡淡的扫了眼楚怜惜的脚踝,白色的短袜下,隐约可以看到绑着的绷带,她并未痊愈。

    这下连正在门厅打扫的佣人都瞪大了眼睛。

    少爷平时不是最讨厌楚怜惜跟自己同行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