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白月光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章

    圣安高中是京都小有名气的私立高中,不少有钱人的孩子也在这里上学,学校大门前豪车络绎不绝,此时,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路旁,道路两侧有人认出这是平时送傅成舟上学的车子,有些人不由得就看了过去。

    坐在前排的司机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傅成舟出现了。

    清晨的阳光下,整个人熠熠发光,自然下垂的眼睛看上去很温柔,浅色的瞳孔好像都承载外面的阳光。

    然而,令众人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傅成舟一起出现的,还有另一个女孩。

    一双纤细又笔直的腿,踩着带跟的小皮鞋出现在了视线内。

    圣安高中夏天的校服,男女的上衣都是白色衬衫,系领带,下装则是长裤和百褶裙,显得很青春也很漂亮,女孩娇嫩的皮肤洁白如初雪,稠密如缎的长发扎成马尾,发尾带着点微卷,偷瞄她的少年们目光从她笔直的小腿,到及膝的格子裙摆,胸前隆起的弧度,纤细的脖颈,以及衬衫下微微可看到的漂亮的锁骨。

    她的容貌很精致。

    一双温柔的眼睛,带着不谙世事的纯情,又隐约好像隔着雾气看人似的,欲语还休,有一丝丝勾人。

    这不是竞赛班的楚怜惜吗

    她怎么会坐傅成舟的车子来学校

    一连串的疑问漂在每个人的头上。

    “音音,傅成舟不是一直在追你吗怎么今天和楚怜惜一起来上学啊。”

    “该不会是傅成舟追不到你,只好退而求其次跟她在一起,楚怜惜好像长得和你还挺像的。”

    林荫道上,两个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的围着中间那个留着齐肩黑发的女孩。

    绫音长得很明艳,细腰长腿,背着刚出没多久的奢侈包,脸上的妆容自然漂亮,在学校有不少人喜欢。傅成舟就是绫音的追求者之一,只是绫音把他当成了普通的富二代,偶尔起了兴致才会去撩一下,平时她更多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学校里另一个家世背景神秘又强大的少年身上,只是绫音看着傅成舟和楚怜惜并肩走进校门,怎么都有几分不自在。

    听到同伴们这样说,她立刻温柔的制止,说“小舟不是那样的人,你们不要乱说。”

    说完后,绫音望向傅成舟和楚怜惜。

    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远远看去还真像一对颜值相当的恋人。

    她的眼眸微微闪烁按耐不住的走上前去,来到了二人面前,挥手打了招呼“小舟早上好啊。”

    她又看到了傅成舟身后的楚怜惜,笑的十分温和“楚怜惜同学嗨,你好。”

    楚怜惜点点头“你好。”

    傅成舟嘴角稍微牵起一个笑容“早,音音。”

    绫音捂着嘴低笑了起来,“你怎么今天和楚怜惜同学一起来上学啊大家都被你们吓了一跳。”

    傅成舟皱了皱眉,楚怜惜见状,连忙开口“你误会了,是我自己把脚扭伤了,他出于好心才载了我一程。”

    “哦”绫音亲昵搭上她的手,很关心的又问了一句“那你没事吧”

    她对着楚怜惜说完,又仰头看着傅成舟“小舟也会这么好心的帮助同学了,既然她受伤了,你就好人做到底,把她送到医务室,好不好”

    楚怜惜听出了绫音话里试探的意思,按照以往的情况,绫音一定会粗暴的拒绝,届时她被当众难堪,自然也就死了这条心。

    如今,她怎么可能自取屈辱呢。

    “我没事”楚怜惜连忙挥手拒绝,又看了眼傅成舟,小心地推开了绫音还搭在自己臂弯上的手,“你看,我没事啊。”

    她慌张的站直身体跳了两下,想要证明自己没有那么严重。

    傅成舟掀起眼帘,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莫名地涌起几分不满。

    她至于这么避嫌吗

    楚怜惜动作有点用力,一不小心身子就向另一边倾斜而去,眼看着要跌倒了,傅成舟及时出手抓住了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动什么,想瘸掉吗。”

    “我”楚怜惜支吾着,又弱弱的看了看他,纤细浓密的睫毛不停地颤抖。

    很乖,也很可怜。

    她满脸都写着不原意给自己添麻烦,眼看着她已经因为脚踝那里的疼痛,额头都沁出了冷汗,但在他面前还是咬牙坚持着,不想给他造成困扰。

    绫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虽然傅成舟一脸嫌弃,可是话语里的关心明明白白,让人无法忽略。

    她有点懊恼,也很不舒服,总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局外人。

    这幅场景落在旁人眼里,就好像是绫音和傅成舟两人联合起来欺负楚怜惜似的,楚怜惜都快要哭出来了。

    太过分了

    旁边有个男同学很心疼楚怜惜委屈求全的样子,为此而愤愤不平。

    他鼓起勇气走到她的身边“楚怜惜我送你去医务室”

    话音落地,楚怜惜立刻点头“好呀,谢谢你哦。”

    她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立刻就跟着男同学走了,傅成舟看在眼里,脸色越来越阴沉,他轻咳了几声,可楚怜惜却已经走远了,傅成舟心情愈发的不好,绫音都被吓到了她还从未见过傅成舟露出这样占有欲十足的表情。

    系统“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10点,目前好感3。”

    楚怜惜一愣,随即绽出笑容。

    傅成舟的确也像是那种领地意识很强的人,这次上升的好感也许并不是来自于他的喜欢,而是他无法忍受自己跟其他人走掉的占有欲作祟罢了。

    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好感度是不会说谎的。

    处理好伤口后,楚怜惜赶在预备铃敲响前回到了教室,果不其然,她和傅成舟一同上学这件事实在太出乎人意料,就连平时对年级里发生的八卦没什么兴趣的竞赛班此刻都在议论纷纷。

    “楚怜惜今天坐傅成舟的车来上学的傅成舟不是平时除了绫音谁也不会搭理吗”

    “是啊,他刚入学的时候就是校草预备役,长得跟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似的,学校论坛都是偷拍他的照片”

    “谁知道他性格那么奇怪,学校里根本没人敢接近他。”

    “我觉得啊,还是林近屿更好一些,林近屿家世好学习也好,人也长得帅,还好说话,跟谁都是客客气气的,傅成舟长得再好看,也就是个普通的富二代啦,不知道他哪来的脾气,整天都是眼高于顶的样子。”

    这种讨论声直到楚怜惜走进教室,才不约而同的停下来,大家装作没事似的继续低下头看书,楚怜惜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她身后的林近屿微微低头,正在翻书,下颌骨的线条锋利且流畅,五官极为精致漂亮。

    林近屿整个人不如外貌那般看上去清冷难以接近,反倒是带了几分温和,眸色清透,有股自然和柔意。

    他系着领带,却没有规规矩矩扣紧,露出了喉结,还有隐约可以窥探到的锁骨。

    “早。”

    楚怜惜刚坐下,林近屿便主动打了招呼,声音只觉得如沐春风。

    她扭过头,也礼貌地笑了笑“早上好。”

    林近屿是傅成舟的好朋友,也是书里绫音爱慕的对象。

    但从容貌而言,二人倒是不相上下,至于家世嘛楚怜惜从傅成舟口中听说过,林近屿的父母都是本市很著名的实业家,家境相当优越,可是林近屿并没有那些富二代身上的劣性,一直以来都挺低调的,而且还在圣安高中的竞赛班,成绩也非常出色,跟他比,傅成舟不至于落了下乘但是绫音偏偏对眼前这个气质更为优雅温和的少年有好感,而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爱着她的傅成舟,绫音却认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富二代,完全没有去了解傅成舟真实的背景。

    傅成舟的父亲是现任内阁秘书长,母亲则是京国名门贵族的后代,傅家更是书里少见的政商结合的顶级豪门世家,只可惜他们家人行事低调,并且为了避嫌,在电视上公开的姓名和本名也有所出入,毫不夸张的说,一整个学院的财阀继承人家里加起来,给他提鞋都不配,毕竟没有人能把权利和财富同时牢牢地握在手中。

    傅成舟本人很低调,他独自住在学校附近的别墅里,也对炫耀没兴趣,才被很多人误会了。

    铃声响起,早读课就在楚怜惜漫无目的的思考中结束了。

    她桌上的课本甚至都没翻几页,这让坐在她身旁的同桌露娜很担心,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楚怜惜,你没事吧一直在发呆哦。”

    “我没事啊。”楚怜惜抬眸,只一眼,就发现露娜欲言又止的。

    她歪了歪头“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跟我说啊。”

    露娜别扭地坐回去,转头,扫了一眼,发现周围没人在意他们,这才出声说“你不是和傅成舟一起来上学了嘛你们是不是在交往”

    她的眼睛明显闪烁着几分困惑,楚怜惜托腮看她“没有哦,我是脚踝扭伤了,他好心送我来学校而已。”

    “傅成舟会这么好心”露娜显然不信。

    楚怜惜笑了几声,随便找了话题,便把这件事略过不谈了。

    可能因为这部小说建立现实世界基础上,除了原书特别着重描写的部分外,其他地方和现实没什么不同,就像是楚怜惜所在的全校学霸云集的竞赛班,学习氛围和压力都非比寻常。

    哪怕下课铃声已经响了许久,但班里大部分同学还没有动,整个教室仍旧安安静静的,每个人都在低头奋笔疾书。

    楚怜惜时不时抬头看着墙上挂钟的时间。

    竞赛班的作业和临堂抽考是挺有难度的,但对于她来说问题不大,只不过要维持人设,楚怜惜也不敢立刻就走。

    时间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六点半。

    隔壁桌的几个同学已经开始收拾课本和辅导册了,楚怜惜也有样学样的把书放入包里,陆陆续续的有同学离开,楚怜惜也跟着她们一并从教室的后门出去,刚从电梯出来,她就看到了在大厅那里站着的傅成舟,以及他身旁一脸委屈样的绫音。

    “小舟,你还没跟我说清楚你和楚怜惜的事情。”绫音歪了歪头,开玩笑似的在问“你平时不看论坛,可能都不知道,论坛上都在传你和楚怜惜在交往,真的吗”

    傅成舟态度不变,勾起嘲讽的笑容,“如果是真的呢”

    “嗯”绫音显然被傅成舟突如其来的反问噎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抬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大度。

    绫音俏皮的眨了眨眼“那你可一定要告诉我这个朋友哦,我会为你们高兴的。”

    傅成舟还是一脸嘲笑的样子。

    楚怜惜躲在一旁,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啧啧称奇。

    傅成舟这家伙连自己的女神都毫不留情的开怼,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注孤身啊。

    她也很识趣,趁着这会儿人多,避开了傅成舟和绫音,顺利地离开了教学楼来到了校门口。

    恰好公交车也进站了,楚怜惜排在队伍的末尾,整辆车几乎都是圣安高中的学生,本就狭小的空间挤得都是学生,不巧的是,门口又发生了一起小冲突。

    “我的公交卡呢”

    站在楚怜惜面前的男生上下翻找着,一下子就把后面要上车的人路全部堵住了。

    “快点啊。”

    “你能不能拿手机刷或者零钱,不要挡路。”

    男生显然被说的越来越紧张,他拿着手机在刷卡那里蹭了半天,手机也没动静,就更加着急了。

    “滴。”

    站在右侧靠窗处的林近屿走到了他的身边,替他刷了卡。

    短袖的衬衫下,是清隽但绝不瘦弱的手臂线条,皮肤很白,腕上还戴着块款式很低调的表。

    他这个举动让打不了卡的那个男生长舒一口气,连连道谢“谢谢啦,林近屿。”

    林近屿浅浅地笑了笑,“没事。”

    他单手拉着扶手,白色衬衫和格纹长裤穿在他身上更显得身材挺拔修长,鼻梁挺直,眉眼好看,皮肤又是冷白色,车窗外的阳光落在他脸上,跟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似的,举手投足矜持贵气,格外赏心悦目。

    楚怜惜恰好在他身旁不远,车子一阵颠簸,楚怜惜本就脚踝受伤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站不稳,她身子摇摇晃晃的,只能拼命抓住旁边的栏杆,前面又是个紧急急刹车,楚怜惜低呼了声,眼看着要摔倒,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让她免于摔倒。

    “小心。”林近屿低垂着目光,“你脚受伤了,你扶着我,这样就不会摔倒了。”

    “嗯啊谢谢。”楚怜惜轻声道了谢。

    她的脸的确漂亮,眼睛里是脆弱易碎的光芒,微微抿着唇,浅浅的唇色颜色正好。

    林近屿神色稍微变了变,但并不明显。

    到了蓝山港这一站,楚怜惜从人群挤出来下车,没想到林近屿也跟着她一起下来,就站在她身后,开口。

    “楚怜惜,我送你回去吧。”

    “嗯”楚怜惜为难的笑着“不用啦,我家离这里很近的。”

    林近屿嘴角弯了起来,“来吧,你借住在小舟家,对吧”

    楚怜惜一怔,不过很快就明白了。

    书里,林近屿和傅成舟关系很好,现在林近屿知道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他径直走上去,牵起楚怜惜的手,让她可以扶住自己,减少对脚踝的负担,慢慢地往前走。

    与此同时。

    马路上正在行驶的宾利车内,傅成舟脸色不佳,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视线不经意瞥向窗外,忽然就睁大了眼睛,右侧的人行道上,楚怜惜在林近屿的搀扶下慢慢地往前走,眼睛弯弯,看上去格外开心。

    傅成舟“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