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好哥哥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三章

    “少爷这里是禁停区。”

    司机十分为难,也很慌张,本想再解释一下,可傅成舟只是眼眸略深了些,便默许了车子继续往前开,只是眼睛时不时地会看向窗外。

    蓝山港的别墅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房价早就跃到十几万一坪,地理位置相当不错,远近都是商圈,别墅区内绿化高达几万坪,后面是大海,安保和工作也是京都市数一数二的,不少商界名流都住在这里。

    绕过了别墅区内的玻璃花房,又往前走了大概十分钟,这才到了傅宅。

    楚怜惜站在庭院门前,还有点不太好意思“麻烦你哦。”

    “都是同学啊,不用客气。”林近屿温温柔柔的,乌黑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她。

    少女比他矮不少。

    她礼貌地低头,雪白的后颈落入他视线内,林近屿颔首,微微笑起来,很疏离的样子。

    下一秒,她的神色忽然变了。

    林近屿只看着黑色的宾利在门前停下,高瘦的少年自车内出来,楚怜惜仿佛快乐的小鸟一般,也顾不上脚踝上的伤,来到了傅成舟的面前,“傅成舟,你回来了。”

    傅成舟曾经三令五申的警告过楚怜惜,不允许她在外面的人面前还喊他“少爷”的称呼,楚怜惜乖乖地喊了他的名字。

    傅成舟捂着唇低声咳嗽了几声,看向帮楚怜惜提着包的林近屿。

    楚怜惜连忙解释道“是林近屿看我脚受伤了,特地送我回家的。”

    林近屿唇角轻飘飘勾起一个弧度“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傅成舟浅浅的睫下,眼珠看不出情绪,不置可否,他转而看向楚怜惜,只说了一句“回你的房间去。”

    语气非常平淡,说的稀疏平常,也无关紧要。

    楚怜惜听到后,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无声的张了张唇,动作一滞,委屈的应了声“哦。”

    她鞠了一躬“那我先上楼了。”

    说罢,她从林近屿的手里拿回了自己的包,二人的双手无意识的碰到一起,楚怜惜吓了一跳,又连忙收回手,傅成舟注意到耳朵处飘起的红色,不知怎么回事,愈发觉得刺眼。

    楚怜惜刚走到门厅,系统就尽职尽责的提醒了她,“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下降10点,目前好感13,因好感下降,宿舍的生命值随之减少,倒数计时将在13小时候偶正式开启。”

    好几秒后,平复了下心情的楚怜惜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

    “傅成舟不开心,”系统简单扼要的解释后,还提醒了一句“宿主,还是尽快想办法进行安抚吧。”

    楚怜惜愣了一下,还在思考。

    短短的事件,傅成舟对自己的好感变化就这么大该不会是因为看到自己和林近屿在一起,偏偏自己还和林近屿有过几次不小心的接触

    她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召唤了系统进行确认。

    系统“是的,傅成舟在看到宿主和林近屿互动时,情感状态产生了波动。”

    楚怜惜走上了楼,甚至还特地停下来欣赏了一番走廊上的装饰画,这精致的装帧,处处都透着非常有钱的味道。

    系统发现她掉了好感度也不着急,懵了,连忙提醒。

    “宿主,你还这么悠哉悠哉的,真的要死了。”

    “我都不着急,你有什么可着急的,不怕。”

    傅成舟可以随时随地去跟白月光说话,却不允许自己和除了他以外的男生互动

    有点意思啊。

    上午,傅成舟看着她和其他男生离开,因为占有欲作祟,好感上升,但是现在他看到自己居然染指了他的好友,就不能忍了,这种怒意也就让傅成舟对楚怜惜的好感快速下降,傅成舟八成在怀疑自己接近林近屿是不是别有目的。

    楚怜惜倒也是真的不急。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先做完了作业,又按照原主的记忆进行了钢琴的指法练习,跳了许久的民族舞,眼看着外面的太阳已经下山,柔和的月光透过了落地窗打在露天阳台上,楚怜惜听到了管家的敲门声,让她去吃晚餐。

    楚怜惜还在琢磨着等会儿在吃晚餐怎么向傅成舟解释自己和林近屿的事情,可是偌大的餐厅空无一人,就连平时主位旁傅成舟心爱的宠物犬都不在,佣人拉开椅子,楚怜惜坐下,她有些担心的看着管家“李管家,少爷呢少爷他不吃晚餐吗。”

    “少爷在影院。”

    “李管家。”她用着温软好听的嗓音说着“不吃饭的话对少爷身体不好,我去做一点甜品带下去,也许少爷就有胃口了。”

    灯光之下,楚怜惜明明眉眼间带着一股柔弱,但是她的笑容却是明亮又温柔的,姿态优雅矜贵,和几天前那个疯狂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管家看着她施施然的走进了厨房,熟练地开始操作,总觉得不对劲,心里打起鼓。

    怎么回事

    楚怜惜这是终于想明白了

    厨房里,楚怜惜在阿姨的帮助下,做好了桂花糕,拿了瓶酸奶,端着下楼去找傅成舟。

    地下室按照傅成舟的喜好,装修成了私人影院,请了京国最有名的设计师,平时除了看电影之外,还可以打游戏,傅成舟在家里的大半时间,不是在音乐厅,就是在这里,不过傅成舟喜欢的电影既不是推理悬疑,也不是文艺爱情,是那种欧美的血腥的恐怖片,和日韩的灵异鬼魂片。

    楚怜惜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已经被那阴气森森的声音吓得抖了抖。

    她敲了敲门,又耐心地等了半晌。

    “进来。”

    傅成舟的声音伴随着电影里女孩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楚怜惜缓慢地进去,巨大的屏幕上,正巧是女孩子被飞驰而来的广告牌砸中的恐怖画面,她闭了闭眼,走到傅成舟的身边,把手上端着的甜品和酸奶都摆在傅成舟面前,她的声音纯粹干净,温婉又好听,那双手

    “少爷,桂花糕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吧。”

    傅成舟依旧没搭理她。

    她在旁边站了许久,小腿肚都在发抖,但为了维持人设咬牙坚持着,她心想傅成舟每天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了,要是他肯好好学习,也不至于被绫音当备胎啊。

    黑暗的空间内,只有荧幕顶头有灯源,楚怜惜踩在毛茸茸的静音地毯上,紧张地看向了傅成舟“少爷我有话想跟你说。”

    傅成舟抬起头,楚怜惜纤细浓密的睫毛不停地颤着,双手无力地拽住自己的裙摆,看上去要哭了。

    傅成舟知道她很害怕鬼怪这样的事情,再加上她一直试图向自己寻求帮助,那种好像只有他才能给她安全感的样子的确让傅成舟有几分触动,但只要想到今天晚上看到她被林近屿送回家,傅成舟就很不开心。

    尤其是她看林近屿的眼神,本来就漂亮的眼睛好像春意般温柔,明明她在自己面前就只会雾蒙蒙的,好像有化解不尽的的哀愁。

    系统“傅成舟情绪不稳定,宿主请注意。”

    楚怜惜一听,发挥了自己演戏的天赋,缓慢地睁开眼。

    她微微抿了抿唇“少爷,我一直很感谢。”

    傅成舟冷淡淡地按了遥控,发出了声音“你要说什么。”

    “我今天放学的时候看到了少爷和绫音小姐在一起,所以我才一个人坐公交车回来的,司机开车开得不太稳,我差点摔倒,他只是好心送我回来,而且”楚怜惜一边说,一边还留意着傅成舟的脸色,“林近屿他说,是因为和少爷是朋友才帮我的。”

    傅成舟眼底那分强势的冷意褪去了一些,看着她的眼睛显得很疏离。

    楚怜惜停了停,继续“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是少爷把我从福利院带出来,让我借住在家里,而且还让我上学,给了我现在这个身份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李管家和阿姨对我也很好,这些都是少爷给我的,我只有少爷一个人了。”

    她发挥了自己演戏的天赋。

    “我能不能喊少爷一声哥哥”说完这句话,楚怜惜又怯生生的看了傅成舟一眼,很卑微的低着头,那道温柔好听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不可以也没关系。”

    话音落下。

    楚怜惜从傅成舟平时总是对自己冷淡的脸上察觉到了转瞬即逝的悲悯。

    原来他也不是对自己完全没有感情啊。

    她低着头,就听到傅成舟的嗓音含着几分温和“我没有做过别人的哥哥。”

    顿了顿,

    他说道“如果你想,我可以试试。”

    傅成舟的家庭从小就是畸形的,不完整的。

    父母虽然名义上还有着夫妻的关系,也被婚姻束缚着,实际上,母亲在外面有了其他的情人,并且还生了私生子,对于那个孩子,母亲百般呵护和疼爱,父亲则是一心扑在工作上,鲜少去妻子的事情,傅成舟从小到大都是孤单的,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被人需要的感受。

    楚怜惜眼睫翕合着,整个人更是脆弱无比。

    系统“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30点,目前好感23”

    楚怜惜我说什么来着

    傅成舟对我的好感,绝对会越来越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