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约会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五章

    这个拥抱让傅成舟浑身都僵硬了。

    怀中的少女身上的气息让他觉得很陌生,浅浅的很好闻的果香,傅成舟第一次品尝到被人需要的感觉,楚怜惜把他当成了足以依靠的哥哥,每每看到他都会露出那样开心的笑容,这一点让傅成舟很受用。

    “哥哥,谢谢你。”楚怜惜在他怀里,小声的说着,好听的声音里还糅杂了几分感激。

    原来被人需要,照顾别人是这样的感觉,傅成舟心想。

    他默许了少女抱住了自己的行为。

    转眼又到了周末。

    楚怜惜从厨房端着早餐出来,只看到傅成舟养的那只胖乎乎的萨摩耶在她面前活蹦乱跳着,看到她后,狗子似乎更开心了,像是个巨大的雪球就朝着楚怜惜滚过来,还不停地吐着舌头撒娇卖萌。

    这条狗是傅成舟的爱宠,叫做布丁,傅成舟简直把它当成了亲儿子一样宠爱,狗子平时坐着劳斯莱斯去宠物学校上课,不管是洗澡还是修理毛发都有专门的造型师,天天好吃好喝伺候着,周末了傅成舟还会亲自带它出去玩,平时狗子满屋子汪汪叫着,傅成舟也从不觉得吵闹,反而会很亲切的喂它喝酸奶。

    一句话总结就是,楚怜惜曾经活的还不如一只憨批狗子。

    不过现在傅成舟对她好感不断上升,早几天就告诉她,让她跟自己一起带着布丁去散步,楚怜惜也早就准备好,换了身清爽好看的牛仔背带裙,细软的褐色的卷发上别了枚珍珠发夹,散在肩头上。

    “汪汪汪”布丁看到了楚怜惜,摇着尾巴蹲坐在地上,楚怜惜替它也同样准备了早餐,布丁很聪明,乖巧的等待着小主人,他来了才肯吃东西。

    约莫过了几分钟,傅成舟姗姗来迟,他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身材高挑挺拔,透着高贵和冷然,浅色的眼睛像是玻璃珠,干净剔透不染一丝尘埃,皮肤很白,今天的他看上去气色也很不错。

    “呜汪汪”

    布丁更加兴奋,连忙往小主人身上扑去,傅成舟看到狗子,面色柔和了许多,他摸了摸狗头“好了,乖一点,我要出门,你今天就跟楚怜惜一起出去玩吧。”

    “哥哥”楚怜惜歪了歪头“你不去吗。”

    “嗯。”傅成舟抬腕看了眼时间“上周四绫音约我参加慈善募捐活动,我要陪她去。”

    “可是,我做了早餐,至少吃了再走吧。”楚怜惜说道。

    她的眼眸似乎蒙着雾,有些可怜,很惹人怜爱。

    “不吃了。”傅成舟回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哥哥,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楚怜惜在他背后开口,清透温柔。

    她对于被放鸽子这件事也没有丝毫的不满,还是勉强打起了精神,站在门口看着傅成舟乘坐的车离开,这才重返餐厅,布丁也很失望,耳朵耸拉着,楚怜惜喊了好几声,他嗷呜地叫了几声,默默地低头吃早餐。

    吃完饭,楚怜惜给它套上了项圈,带它到海边,狗子就跟疯了似的撒野狂奔,满地刨土,因为长得太好看了,像是一只软萌又胖嘟嘟的白色小海豹,好多路人都在撸狗拍照,直到玩累了,它才回到了楚怜惜身边,趴在她的脚下。

    楚怜惜坐在海边的长椅上,一动未动。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攻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在这学期结束前就能完成系统布置给她的任务,但是今天傅成舟放了她的鸽子,选择了绫音,让楚怜惜意识到,绫音开始紧张了,她应该是很担心傅成舟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既然如此

    楚怜惜低头,在微信界面滑动了下,看到了昨晚林近屿给她发的消息。

    林近屿询问她有没有空,想和她一起去咖啡厅讨论下这次模考的题目,因为二人是竞赛班成绩最好的,而且又都是校竞队的成员,互相交流也是一种学习的方式。

    她回了林近屿。

    对不起,昨天身体不舒服吃了药就睡下了,那我们在哪里见

    林近屿回的相当快。

    我去接你。

    楚怜惜牵着布丁回了家没多久,林近屿就发了微信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楚怜惜跟管家说了声,并没有说自己跟谁出去,只说是和同学出去玩。

    蓝山湾对面的马路旁,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这车的价格贵的离谱,又气势十足,车子的后座门被缓慢的打开,林近屿走了出来,同样是白色的衬衫,简约好看。

    “早。”楚怜惜出门,主动打了招呼。

    林近屿点点头“早上好,上车吧,我带你去。”

    “谢谢。”

    “客气了。”林近屿的态度熟稔自然,替楚怜惜打开了车门。

    林近屿选的是京都市最近新开的一家很小众的咖啡厅,店内装饰很古典,摆放在玻璃柜里的都是雕花骨瓷杯和配套的餐具,店里萦绕着一股浓郁的咖啡的香醇味道,他们选了靠窗处一个光线良好的地方坐了下来,林近屿扫了二维码便把手机递给楚怜惜。

    “女士优先。”

    楚怜惜低头,抿唇笑笑,林近屿默默地在看她。

    少女整个人都有股美的弱不禁风的味道,皮肤娇嫩雪白,眼睫又长又密,又娇弱又忧郁,让她不同于林近屿所见过的其他长相优越好看的女孩,她有股很独特的气质,会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其实林近屿想要约她出来,一部分是因为想要讨论题目,另一部分是他私心作祟,只想看看楚怜惜会不会回应自己。

    楚怜惜随意点了个茉莉花茶,就把手机还给了林近屿。

    她好像很自然的都能把自己最自然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不管是低头翻着书本和试卷,还是捧起茶杯喝茶的模样,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这道题目满分是15分,程老师只给了我8分,我知道你的分数比我高,给我讲讲你的思路吧。”林近屿礼貌地笑了笑“或者你有其他的想法,我们也可以交流下。”

    “好啊。”楚怜惜应的很自然,转了转手中的笔,垂眸,很认真的给林近屿说了自己的解题思路。

    另一边,捐助活动现场。

    绫音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学校里的学弟和学妹们分发领取物品、受赠的孩子们发表感言,拍照合影,时不时她还会回头看着站在一侧的傅成舟,心里有几分得意,楚怜惜到底还是不如自己在傅成舟心里的地位。

    傅成舟可从来没有像对自己这样认真的对待楚怜惜,应该也是把她当成无聊消遣的玩意儿了。

    绫音低头轻笑几声,直到她看到了闺蜜群里的聊天。

    你们猜我今天看到谁了林近屿

    淦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图片jg看到了没,在光琳寿司店,他和一个妹子一起吃,这是约会吧,是吧是吧是吧只可惜看不到是谁

    绫音的笑容不再。

    她飞快地回复了一句。

    会不会是妹妹呢近屿说了好多次,自己毕业前没有恋爱打算的。

    小姐妹们都知道绫音喜欢林近屿,从高一追他到现在,可林近屿始终态度都是不冷不热的,其中有个姐妹小窗了那个发图的人,这才回过头在群里附和着。

    对啊,肯定是妹妹。

    就是就是。

    绫音紧紧捏着手机,还是无法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她努力让自己口气温柔下来,扭头看着傅成舟“小舟啊,有件事要跟你说。”

    傅成舟点点头,绫音小心翼翼的,有点歉疚“对不起呢,我有事,要提前回去。”

    “好啊。”傅成舟态度很冷静,完全没有挽留。

    “小舟,是不是我非要你来,你不开心。”绫音尝试着放低姿态,忽然,她看到了傅成舟手里正把玩着的礼盒,那份不安立刻褪去,她开心地说着“小舟,是送给我的你什么时候买的,都不告诉我。”

    那个礼盒隐约露出的o正是绫音最近关注的奢牌,看盒子大小是项链。

    “不是给你的,是你刚才拍照的时候去买的。”

    傅成舟很随意的回答了绫音的两个问题。

    “啊,原来不是给我的哦”绫音抿唇,态度一如既往善解人意“你看我,都误会了,小舟,礼物是给谁的”

    傅成舟垂眸,淡淡道“给我妹妹的。”

    绫音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妹妹

    绫音走后,傅成舟也立刻回家,布丁本来还在庭院后的花园玩着呢,发现小主人回来,一边汪汪汪叫着,一边朝傅成舟跑来,傅成舟半蹲在地上,抚摸着狗头,“我回来了,你怎么这么开心啊。”

    “汪汪汪”

    布丁往他怀里一个劲的拱,傅成舟心情很好,引着狗子进来,就坐在门厅的沙发上,四处张望着,却没有熟悉的身影。

    平时,他刚进门,楚怜惜就会在门口等着迎接他,怎么今天倒看不见她了总不至于是在生气吧

    自己明明答应了楚怜惜要跟她一起陪布丁出去玩,可是又临时变卦去找绫音,她会不满也是正常的。

    傅成舟拿出了给楚怜惜买的那份礼物,端详了片刻,索性把礼物袋上的绳子拆下来,打了个结,做成了类似项圈的样子,还没等他招呼,布丁已经趴在他脚下晃着尾巴。

    他把礼物戴在了布丁的脖颈上,揉了揉它的头“去吧,给她看看。”

    “汪”布丁讨好着叫了声,立刻屁颠屁颠地往二楼跑,傅成舟心情也很好的等着看楚怜惜收到礼物后的惊喜表情,可是楚怜惜迟迟不下来,傅成舟心生疑惑,他亲自来到了楚怜惜的卧室,敲门,没有反应。

    正在对面书房的管家听到了动静声,停止了整理书籍的动作,走到了傅成舟面前。

    “少爷,楚小姐出门了。”

    “嗯,知道了。”傅成舟道。

    “少爷找她有事的话,不如打个电话吧。”

    “她跟谁出去了”

    “楚小姐只说是同学。”管家看了眼傅成舟。

    傅成舟不动声色“没事,等她回来再说吧。”

    这一等,就从下午整整等到了太阳落山,傅成舟一直在楼下的大厅坐着,布丁就在他身边坐着,眼睛眨巴眨巴,傅成舟还在给它喂草莓吃,就在狗子吧唧吧唧吃的正开始的时候,楚怜惜回家了。

    她看起来很开心,就连回家时的脚步都很轻松,傅成舟眼神立刻冷了下来。

    她可真高兴。

    不声不响的跑出去玩,还玩到这么晚才回来,是自己最近对她态度太好了

    楚怜惜也看到了傅成舟,惊讶了声“哥哥。”

    这声音,不由让人生出一点她在撒娇的错觉。

    她比刚才更开心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就回来了,你去哪里了。”傅成舟反问。

    楚怜惜听出了傅成舟的怒意,急急地道歉“对不起,哥哥,我和同学去福利院帮忙了。”

    “福利院”

    “嗯,是京都市未成年帮扶中心组织的,本来我和同学刚吃完午饭要回家,但是路上碰到了他们发传单,想一想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去了,那边的孩子真的很可怜有很多被父母抛弃的,就和我一样”

    楚怜惜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声音细细弱弱的“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么幸运能遇到哥哥,我也想为他们努力,我把身上的零花钱都捐出去了,给他们买了一些文具,也指导了孩子们功课,我觉得不够,这些根本不够,我报名了志愿者,以后只要福利院有需要我就要去帮忙。”

    傅成舟定定看着她,清楚的感觉到楚怜惜和绫音的不同,楚怜惜并不是一味地给孩子们买那些零食,而是完完全全考虑到了他们真正的需求,她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他们,因为这些孩子是跟她相似,她更加感同身受。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5点,目前好感33”

    “这个给你。”傅成舟改变了主意,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哥哥”楚怜惜惊讶极了。

    不愧是全书最有钱的反派啊

    楚怜惜自己都被傅成舟这大手笔震惊了,这张卡可是京国银行的黑卡,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人发放的,保守估计流动资产也得过亿以上才有机会拿到,傅成舟居然就这么随便给自己了

    不管了,现在还是要专注提升傅成舟对自己的好感度。

    楚怜惜忽然觉得脚下有点奇怪,低头一看,竟然是布丁正仰头朝着她吐舌头,胖乎乎的脖子上,好像拴着什么。楚怜惜弯下腰,十分好奇的摘下了那个购物袋,“哥哥,这也是送给我的吗”

    “嗯。”傅成舟沉默片刻。

    他其实,并不太清楚眼前女孩的喜好,只能看着她的打开礼盒,拿出了项链。

    项链同样是很秀气简约的款式,圆润有光泽白色的珍珠母贝钳在钻石里,链子则是玫瑰金色,很小巧也很精致。

    楚怜惜眨了眨眼睛。

    “哥哥,帮我戴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