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攻略进行时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六章

    傅成舟听到她这么说,不自觉地怔了下。

    偏偏楚怜惜已经把项链递到了他的掌心里,自己则是转身,背对着他,将褐色的长发拨到胸前,赢白的肤色,纤弱的脖颈,再加上她把手收拢在前面,整个人都显得乖乖的。

    沉默了好久,傅成舟才伸出手,修长的手指不经意间蹭过楚怜惜的颈项,项链也落到了她凸起的锁骨上。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楚怜惜看不到傅成舟的神色,但也能闻到他身上干净的气息,以及傅成舟明显加快的呼吸声。

    楚怜惜心想,傅成舟肯定是紧张了,不过她还是打算更进一步,不经意间扭头,恰好就对上了傅成舟浅色的眼睛,楚怜惜眨了眨眼,“哥哥,还没好吗”

    此刻,停留在楚怜惜脖颈上的手指都好像变得僵硬起来。

    傅成舟微微侧头,第一次没有直视楚怜惜的目光“嗯,好了。”

    “谢谢哥哥。”楚怜惜绽出笑容,“我很喜欢。”

    傅成舟露出了很浅的笑容。

    即使,他知道楚怜惜只是在撒娇。

    因为他送的东西,她哪怕不喜欢,也永远只会说很喜欢。

    “汪汪汪”

    狗子警觉,立刻叫了起来,打断了此时有点朦胧暧昧的氛围,楚怜惜仿佛如梦初醒,往后退了几步,纤细的手紧紧抚摸着项链“那我先上去做作业。”

    她转身,似乎是因为害羞,才这么着急的离开了。

    第二天,傅成州和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就跟楚怜惜一起去上学。

    “哥哥,早上好。”

    楚怜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傅成舟闻声抬头,只看到穿着制服的女孩款款而来。

    肤色是清透的白,容貌是言语形容不出的娇嫩艷丽,头发发尾天然打着卷,整个人都有股不谙世事的单纯感,她今天与往日有所不同,衬衫的衣领微微敞开,昨晚傅成舟送她的项链就在她纤细的脖颈上。

    “坐吧,吃饭了。”傅成舟道,楚怜惜走到了他对面的位置上,拉开椅子坐下。

    阿姨给他们端上了今天的早餐,楚怜惜借着这个机会,也能好好地打量一番他了。

    傅成舟生了一张好看的脸,五官精致,却不阴柔,微微下垂的眼睛明亮,看起来澄澈又干净,因为常年生病的缘故,他的肤色比同龄的少年要白出来不少。

    握着餐具的手指修长好看,动作缓慢又优雅。

    冲着这张脸,楚怜惜完全能理解为什么原主对傅成舟爱的死心塌地。

    “你看我干什么。”傅成舟放下了餐具,抬起眼眸。

    楚怜惜幸福地眼眸弯了起来,“没有啊,我就是觉得哥哥长得真帅。”

    傅成舟

    她的话很直白,可是脸上的表情那么真诚,傅成州也被学校里很多人夸奖过,可是能让他觉得开心的只有楚怜惜一个人。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3点,目前好感36”

    好的,今天的好感度任务也进行的很顺利呢。

    楚怜惜低下了头,专心的品尝着今天的早餐,如果她这个时候抬头,也许就可以看到傅成舟露出的笑容了。

    这几天,圣安高中三年级的同学们都在准备着期中考试,又以竞赛班的氛围最夸张,天还蒙蒙亮,五六点的时候就有人来教室里复习,这样压迫感让其他同学也开始效仿,楚怜惜平时会比早自习铃敲响的前二十分钟到教室,可是这几天她常常都是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正是每天踩着点来的同桌露娜。

    楚怜惜回到自己的位置,身后的林近屿出声“早上好。”

    “早啊,你也来得这么早我都不好意思了,每天迎着大家的目光进来,有点尴尬。”

    “我也刚来没多久。”林近屿笑了笑“再说了,只是一次小考试,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楚怜惜就看着他眉目舒展的笑着,清隽又好看。

    她似乎也被感染到,眉眼间放松许多“嗯,我知道了。”

    楚怜惜这边甚至还没来得及拿出书,几分钟后,露娜从教室后门进来,跨在肩上的包上还挂着巨大的毛绒熊玩偶,随着她走路的动作,玩偶也在晃来晃去,十分惹眼。

    “林近屿,门外有人找你。”露娜跟往日一样大大咧咧的,忽略了班里正低头学习的同学,有人不满地抬头看了看她,露娜这才捂住嘴,悄悄地坐下来,贴着楚怜惜耳朵小小声“你猜外面是谁”

    “谁啊。”楚怜惜撑着下巴,好像没什么兴趣。

    “绫音又来找林近屿了她最近这段时间真的好频繁的来我们班,明明林近屿对她没意思。”

    露娜看起来很嫌弃绫音似的。

    这会儿还没响铃,走廊上仍然有其他平行班的学生,因为绫音一直在楼梯口处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也不免引起众人的议论,只是绫音喜欢林近屿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跟她关系好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诶,林近屿来了。”

    明明周围陆续走过的学生都穿的和他一模一样,但是林近屿穿起来就尤为好看与合衬,显得身材高瘦,气质出挑,当他看到绫音,侧头很客气的笑了笑。

    完全可以用温柔来形容的笑意让绫音身边的女孩子都脸红了。

    绫音身边的朋友推了一把“快去啊。”

    她嗔怪的看了眼,走到林近屿的面前。

    “我”绫音小脸泛红,看向林近屿“近屿。”

    “找我什么事”林近屿态度很自然,对待绫音和其他同学没什么区别,他从来不会给女孩子难堪,但也仅限于尊重和保持适当的距离,从未见他和哪个女孩子格外亲密过。

    “就想邀请你一起去吃早饭,等会儿早自习结束后第一节大课我们不是都在阶梯教室吗吃完后也可以一起去,最近快要考试了,我有好多道题目都不太会。”

    她她小声又羞涩的喊他“我最近好少看到你,竞赛班那么忙吗”

    他轻点头,却没有说话,林近屿深邃的黑眸则是看向另一侧“是有点忙,你也看到了,我们班同学都在复习。”

    “吃个早饭时间也没有”绫音咬唇,实在不明白林近屿为什么会这么冷漠。

    “对不起,下次再说。”林近屿颔首,声线柔和极了,却实在听不出什么感情,“我先回去了。”

    看着林近屿这不冷不热的态度,绫音着实懊恼,偏偏这时候,她身边的朋友们还不合时宜的开口了。

    “我前几天明明看到林近屿和楚怜惜在图书馆,他还帮楚怜惜买了酸奶,怎么对音音你就这么冷淡。”

    “是不是知道你喜欢他,所以故意吊着你”

    朋友们都愤愤不平,绫音往竞赛班的窗户那里看了看,正如女孩们所言,刚才还对自己保持疏离态度的林近屿正和转身撑着下巴在他桌上的楚怜惜讨论题目,

    林近屿原本毫无感情的眼眸有点几分波澜,双眼弯弯,黑眸折射出令人心动的光芒。

    楚怜惜。

    又是楚怜惜

    她有优秀到这样的程度吗优秀到傅成舟和林近屿都对她刮目相看

    早自习结束,同学们就早早地收拾好书本来到了阶梯教室,前三排几乎坐着的都是竞赛班的学生。

    今天第一节是高三年级的数学大课,所有学生都要在这间教室学习,除了竞赛班、实验班、国际班以外,还有其他平行班的学生,学习成绩在年级排名前列的很自觉地在前面挑位置坐下,本来就不怎么学习的,或者是早早就决定出国的学生都在后排聊天,整个教室的学习氛围泾渭分明。

    绫音的成绩是国际班难得的成绩能排在前列的,坐在了楚怜惜的身后,还有几个成绩也差不多的,也一并坐了下来。

    “傅成舟今天不来上课绫音,你知道吗我本来还有事要找他。”

    “他来干什么反正在哪里睡觉都一样,还不如去医务室,至少还能躺在床上。”

    “对啊,我要是成绩倒数,我也不来了,回家继承家业不香吗”

    国际班的几个男生见傅成舟不在,毫无顾忌的嘲讽着傅成舟,绫音就在他们身侧,但也没有阻止,低下头当做没有听见。

    令人没想到,率先站起来的竟然是楚怜惜。

    露娜睁大眼“楚、楚怜惜”

    坐在第一排的林近屿听到动静,捏着笔的手指停了停,也回了头。

    楚怜惜直接转头,看向那群男孩“道歉。”

    “什么”

    “我让你向傅成舟道歉,听不懂吗”楚怜惜提高了些声音,带着克制不住的愤怒“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就是最可耻的行为,而且傅成舟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些东西,他都会的。”

    被楚怜惜迎面斥责的男生呼吸滞了滞,表情也僵硬了。

    一方面,楚怜惜长得好看,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也看不到表情,可是柔美的五官和纤弱的身型让人说不出重话来;另一方面,男生怎么也想不到,楚怜惜这样常年排行在年级前五名的学霸真的能看上傅成舟这次次考试交白卷的大学渣。

    “你,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听你的。”另一个男生嘲了句“怎么了心疼了”

    “不要说了”楚怜惜声线从来没有这么冷硬过。

    久未出声的绫音这下才开口,“楚怜惜,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小舟,可是你不要因为喜欢他就乱说话啊,小舟是个好人,可是成绩不好也是事实,你如果喜欢他,应该多帮助他提升学习呀而不是在这里编造谎言,这样有什么好处呢”

    楚怜惜很惊讶“绫音同学,你明明知道他很在意你”

    “我知道,可我也不会说谎的。”

    绫音很无辜,更加让周围听到这场纷争的同学认为楚怜惜就是个无脑护短的家伙了。

    “不是这样的”楚怜惜继续反驳,脸色苍白“不是你说的这样的”

    周遭起哄声越来越大,绫音抬眼,有点开心楚怜惜在这个时候变成了群嘲。

    真是活该。

    谁都知道傅成舟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也就是家里有点钱而已远远比不上林近屿。

    绫音又看向第一排。

    林近屿压根没有在意身后的喧嚣,不愧是现任总理的孩子,一直这么的沉稳冷静,这次的第一名应该也是林近屿吧绫音正在想着,林近屿就在这时转身,和绫音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绫音绽放出甜美的笑容,可林近屿却冷极了,今天好像格外的冷酷。

    喧哗声戛然而止。

    众人收了声,看着傅成舟从门口朝着这边走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白衬衫,格子长裤,无袖的浅色背心毛衫,是很标准的优等生的装扮,显得身形修长,只是他脸色很冷,气场尤为强大,默不作声的样子又添了几分恐怖的气势。

    楚怜惜此刻已经快要委屈的哭出来“哥哥不是这样的。”

    全员震惊。

    楚怜惜刚才叫傅成舟什么

    哥哥

    他们是兄妹关系

    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暧昧的神色,只是碍于傅成舟曾经喜欢的女孩子绫音在场,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绫音咬着唇,“你说的妹妹就是她她怎么可以叫你哥哥呢。”

    傅成舟不耐烦地说“我不能是她哥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