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并列第一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七章

    这还是傅成舟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不给她面子。

    绫音心底隐隐约约出现了几分不好的感觉,再次看向傅成舟,又觉得他开始变得陌生起来了。

    小时候,自己不过是无意间给了他玩具熊,傅成舟却因为这件无足挂齿的小事牢牢地记住了她,并且一直默默地陪在她身边,从初中开始,到高中,所有人都知道傅成舟维护她,喜欢她,但不知道为什么,绫音总觉得傅成舟还不是最好的,但是她安慰着自己,傅成舟喜欢的人是她,楚怜惜既然叫他哥哥,说明他们应该只是远方表兄妹的关系吧。

    绫音忽略了傅成舟对他冷言冷语的不愉快,开口道“小舟,快上课了,你坐在我旁边吧。”

    “不用了,你成绩这么好,我坐在你旁边会打扰你的。”傅成舟话音微冷。

    绫音身体僵住。

    反而是楚怜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哥哥,坐在我这里吧,我旁边的位置就是给你留的。”

    傅成舟点头“嗯。”

    短短的一个字,也能听出他语气放的温柔多了。

    绫音“”

    她脸上的表情都快绷不住。

    傅成舟坐在了楚怜惜身旁后,才仔细端详着她。

    她搁在桌上的手腕,明明很柔弱,也很纤细,比绫音都还要瘦很多,哪来的勇气去跟那些人吵架呢尤其是刚才那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信誓旦旦的,就好像那些男生如果不道歉,她会继续不依不饶的跟他们吵下去一样。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废物,没有人会去在意他。

    母亲偏爱自己和另一个男人所生的孩子,并不关心他,父亲对他在学校的成绩也很失望,只是因为他是亲生的继承人才没有发作。

    他也不是故意的。

    最开始,只是想去吸引父母的注意力。

    因为每次即使考到满分,也不会有人来参加家长会,每个小朋友的父母都会看着成绩榜上的排名,一本正经的说“好好像傅成舟学习,他都不用父母操心”,可是当孩子哭了,父母又会连忙去安慰,不像他,没有人关心过他,就连他一度认为的生命中那束阳光,绫音,她也觉得他是个废物。

    察觉到了傅成舟的情感波动,楚怜惜不动声色的握住他的手。

    傅成舟心一紧。

    对,他还有楚怜惜。

    楚怜惜在意他,依靠他,在楚怜惜的世界里,他就是全部。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20点,目前好感53,”系统的声音难掩激动“宿主,这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你的好感累计已经达到半数了,再继续加油”

    这声音激动地就跟在她大脑里扭来扭去跳舞似的。

    楚怜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朝着傅成舟宛然一笑,“哥哥,这个是我给你准备的。”

    她把放在抽屉里的保温杯递给傅成舟“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嗓子不舒服,早上起来做给你的。”

    傅成舟有点不敢相信,甚至咳了好几声,指尖泛白,他端详着面前的一切,怔住了。

    手指攥着杯子,不再犹豫,他将杯子拧开。

    竟然是冰糖和蜂蜜炖煮好的梨水,傅成舟迟疑着拿起水杯,尝试着喝了口,清爽又香甜的味道让他本就干哑的喉咙舒服了许多,而且水温正巧也是合适的温度,冲去了夏日的燥热,和他心头久久挥之不去的黏腻。

    这种感觉仿佛一根羽毛,轻轻地在他心头撩了下,有点痒,让他有些情不自禁,有些不受控制。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2点,目前好感55。”

    楚怜惜眸光闪过了温柔的神色,她将手收回,顺便打开了书本和练习册,傅成舟看过去,发现她练习册上有几道题目用笔在题号那里标记了小小的问号,楚怜惜便主动解释“这几道题我预习的时候不太会,等会儿看看老师会不会讲。”

    “讲不到呢。”傅成舟问。

    “嗯问问林近屿,或者数学学得好的同学吧。”楚怜惜垂首捏笔“啊,老师来了,哥哥,你如果来不及记笔记,等会儿下课后我帮你补上。”

    讲台上,生物老师侧对着教室里的学生,一只手拿着激光笔,另一只手举着书,他讲课的速度非常快,思维也跳跃,学生们根本不敢走神,时不时低头在课本上补充笔记,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除了后排坐着的根本不听课的学生以外,前面的学生们寂静无声。

    露娜本来就对傅成舟十分好奇,时不时就偷看坐在楚怜惜身边的他,却发现傅成舟写字速度不仅快,而且字体锋利好看,压根就不像是吊车尾,露娜惊讶不已,难道楚怜惜说的才是真的

    很快,今天的课程提前十五分钟结束,生物老师让大家打开练习册做几道题目巩固一下今天学习的内容。

    又是一阵落笔的沙沙声,但是这次,大部分人可就开始苦恼了。

    题目太难,不会做的人很多,楚怜惜也是其中一个,她皱着眉,握着笔,满满的写了一张草稿纸,可是还是不敢下手去写答案。

    生物老师也知道这次题目有难度,就在前排他熟悉的尖子生中准备挑一个上来讲一讲做题的思路,他眼睛在熟悉的学生脸上看过来看过去,直到他看到一个记忆里似乎完全没有出现过的人。

    “第二排靠窗这边的同学,你做完了吗”

    傅成舟这才抬起头,“嗯,做完了啊。”

    “好,你先说下答案。”

    “k62,总项数是8706。”

    “对,对对对,你的答案是对的,说一下,怎么做的”

    傅成舟勾唇笑了笑,姿态很优雅的站起,语速不快,思路很清晰,有条不紊的把这道题目的答案说了出来。

    绫音倒吸一口气。

    这

    这

    他真的都会

    绫音的笑容僵在了唇角,同样不相信的还有几十分钟前嘲笑傅成舟的国际班的男生。

    而且他的做题步骤也和参考答案完全不一样

    全场鸦雀无声。

    傅成舟不以为然的坐下,看着楚怜惜“你听懂了吗。”

    楚怜惜点点头,她的双眸像是蒙了一层雾,眼眶也红了,好像要哭出来似的,但是望向他的目光,却是那么的坚定。

    铃声响起,众人都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有人从过道离开,还在不停地打量傅成舟,今天上课的人都知道,傅成舟做出了一道大家都不会的难题,也有一部分人自我安慰,一道题而已,也许只是凑巧。

    一周后,即将放学前,期中考试的成绩排名在各班公告后,高三全员再次震惊。

    这次的期中考试,林近屿仍旧是无可撼动的第一名,只是他不是唯一的那个。

    傅成舟跟他同分,二人并列第一。

    依次下来分别是竞赛班的楚怜惜,露娜,竞赛班的数学课代表和学习委员,直到第十七名,才是绫音,全高三年级都像烧开的水那样沸腾了,国际班居然能有一个和竞赛班同榜第一名而且还是除了语文外科科满分,国际班终于觉得扬眉吐气。

    绫音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惊讶的又看了好几遍,她不仅输给了楚怜惜,甚至,甚至连傅成舟能考到年级第一名她都不知道

    “音音,傅成舟好厉害这次数学是年级主任亲自出题,他都能拿到满分,你说他平时明明都不怎么上课,怎么会这么多啊”

    “我嗯,其实我都知道啊,小舟只是不想考,你看他每次故意交白卷,其实他都会做。”绫音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尽量用温柔的口气回答着对方。

    一旁的男生有点看不下去“绫音,上次不是你自己说的傅成舟学习不好,还让楚怜惜给他多补课嘛。”

    绫音“”

    她心脏狂跳,思绪也有点乱糟糟的。

    以前,她不愿意接受傅成舟,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觉得他成绩太差,配不上自己,现在傅成舟已经考到了年级第一名,她是不是,也该对傅成舟主动一些呢

    想到这里,绫音扭头,抿了下唇“小舟,恭喜你,这次能考第一名。”

    没等傅成舟回答,绫音又长出一口气,一脸的欲言又止“你啊,既然学习这么好,以前怎么不告诉我呢。”

    “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傅成舟撑着下巴,浅色的眼眸难掩轻蔑“我只是不想楚怜惜再因为我被你们嘲笑而已。”

    她细声细气“小舟,其实你误会我了,我那天也是希望他们不要再开你的玩笑,我没有别的想法。”

    傅成舟“哦。”

    绫音展颜一笑,让自己看上去和往日一样清纯美丽,毫无狼狈。

    “小舟,不要误会我,好不好”

    “没事,你怎么想都可以,”傅成舟起身“我也没有误会过你。”

    绫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只能默默地看着傅成舟离开。

    傅成舟来到了竞赛班,发现楚怜惜的座位上空无一人,班里的同学说她出去吃晚餐了,还没有回来。

    期中考试结束后,竞赛班比其他平行班额外增加了两节课,就在每天放学后晚自习的时间上课,这个时间里,大部分同学不是在食堂,就是在校外的小吃一条街。

    傅成舟无法第一时间看到楚怜惜知道自己考到年级第一后的模样,有几分不悦。

    他拿出手机联系她,电话还在楚怜惜的抽屉里,看来她出门真的很随意,傅成舟稍微放下了心,准备回家后再跟楚怜惜说这次考试的事情。

    楚怜惜这次是跟林近屿一同出来的,她在校外的小吃街和林近屿凑巧碰到,一同选择了学校小吃一条街里其中一件普通的小店。说是普通,但座位上的人还是满满当当的,不少都是圣安高中的学生,还有他们竞赛班的同学。

    “林近屿,楚怜惜,这边啊,过来这边坐。”

    班里的同学很热情,楚怜惜坐下后,大家都在讨论这次傅成舟居然和林近屿并列第一的事情,林近屿在话题里完全沦落成了配角,可他始终是进退有度,态度温和的,哪里都挑不出错误,只是微笑着喝茶,听着同学们聊天。

    “你和林近屿怎么在一起”

    刚点了单没多久,已经有女孩子忍不住好奇的问起来。

    楚怜惜“我们刚才被徐老师留下来收拾实验器材了。”

    “对哦,刚才下课后我就看到你没走,其实这种事情交给校工就可以,没必要让我们来收拾。”女孩说完,又偷偷补充了一句“我觉得你好厉害啊,我每次单独和林近屿说话都会很紧张。”

    “我也是啊。”楚怜惜紧张又羞怯,“但是他人真的挺好。”

    忽然收到了一张好人卡,林近屿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他们来的时间迟,同学们基本已经吃的差不多,索性就把位置让出来。

    “依我看,楚怜惜最多不超过一周就是新任校花。”

    班里的同学们陆续都离开了。

    林近屿默默地看她。

    楚怜惜对桌上这些林近屿平时压根看不上的小炸糕,花生汤,糯米粽似乎很有兴趣,吃的有点开心。

    她漂亮精致得近乎完美,行为举止更是哪里都挑不出一点点错,跟不久前课堂上那个和别人据理力争,差点被气哭的柔弱女孩完全不一样。

    “楚怜惜,你很喜欢他吧”

    楚怜惜咬了口炸糕“是啊。”

    “为什么”

    “他是我哥哥啊,也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我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我当然喜欢他。”

    林近屿轻笑了下,“看来,我也要对你好一点。”

    “你也想做我哥哥”

    林近屿笑着摇头,没有回答。

    他心想,我要的不只是这个,要比傅成舟更多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