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为什么呢!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八章

    自从傅成舟考到了年级第一名后,楚怜惜也连带着成为了整个年级的话题人物。

    平时脾气阴晴不定的傅成舟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楚怜惜是她的妹妹,这可太令人意外了,但其实,不少男同学心里是窃喜并松了一口气的,他们都看到了楚怜惜为了傅成舟跟其他人争执,本以为是楚怜惜喜欢傅成舟才会这么做,原来因为傅成舟是她的哥哥

    许多男生不由得蠢蠢欲动。

    第三节课的课间,楚怜惜还在和班里的同学聊天,坐在教室门口那里的同学便喊了声“楚怜惜,门口有人找你哦。”

    “啊嗯”楚怜惜瞥了一眼,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人。

    她有点迟疑,但还是从座位走出来,等到她出门,才发现平时都埋头苦学的同学们好像都在等着看热闹似的,而走廊那里,正站着个面容帅气,个子高高的,气质也很清隽少年,看到她出现,眼睛似乎被点亮了,但是他又装模作样似的别过脸“我是实验班的祈善,你有空吗”

    “可我不认识你啊。”楚怜惜懵了。

    她语气也很温和“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呢。”

    此话一出,整个竞赛班几个在走廊处那里聊天的同学都笑出声,少年的脸也憋成红色,他鼓起勇气再次抬起头,忽略了那些笑嘻嘻的声音“我想请你看电影,周末有空吗”

    楚怜惜

    她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直白的角色,让少年难堪,这样做并不好。

    楚怜惜微笑着摇头“对不起,马上就是全市联考了,这次学校报送的名额很少,我想争取,所以最近周末我都在家学习不出门的。”

    “哦是这样啊,打扰了。”少年难掩失落,但也知道这是楚怜惜委婉拒绝的方式。

    楚怜惜回到了教室,不意外的,女孩子们都跟她开玩笑。

    “祈善呢,也不错的,虽然比不上你哥哥那么好看,但是也算是论坛前十啦。”

    “颜值才是第一生产力,懂吗楚怜惜每天回家对着傅成舟的脸学习,这种毫无死角的脸看完后,还能看得上论坛的第十名”

    “何况另一个长得好看的林近屿也在你背后。”

    谈起八卦来,平时再怎么认真学习的这会儿都精神依然抖擞,兴致旺盛。

    “我要好好学习,不能谈恋爱的。”楚怜惜也一本正经,逗笑了不少人,说归说,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眼下正是高三,大家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尤其是这次的全市联考,如果能参加并且取得好名次的话,就能拿到京国顶尖学府的推荐名额,哪还有时间跟男孩子约会

    不知不觉,话题又回到了学习上。

    “你们说,这次联赛的名额学校会怎么选”有人问道“虽然学校鼓励自主报名,但我不太有信心,毕竟成绩是全程滚动播放的,而且题目那么难,我好怕我第一轮就被刷下来。”

    “就算是报名也有条件的,要数学组全体老师同意才可以。”

    “林近屿应该能有个位置吧。”

    大家不约而同的点头。

    林近屿那可是他们学校的招牌学霸了,家世好,颜值高,他不是参加不参加的问题,他是去了基本就赢了一半了。

    楚怜惜也是很想去的。

    这次全市的竞赛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并不想错过,楚怜惜便趁着午休时给老师递交了自己的报名表,她在课堂上表现的很积极,成绩也好,再加上性格乖巧懂事,长的也柔弱讨人喜欢,老师便留下她多说了两句,无非是嘱咐她回家后好好复习,争取能拿到这次参赛的名额。

    和老师聊了许久,楚怜惜这才匆匆的下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又碰到了绫音和林近屿,她连忙转身,躲在了角落里。

    林近屿走的速度有些快,绫音只能小步追着,一边仰起头,口吻很轻快“近屿,我这几天在准备竞赛,有几道题目不会,可以帮我看一看吗中午我请客,我们一起吃个饭,也可以讨论一下别的题。”

    少年停下脚步。

    他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黑眸清冷,口气是温和客气的“为什么非要找我呢,你们班应该也有不少可以给你解答的。”

    林近屿神色平静地看向她,气场一点也不比原书里的反派傅成舟差。

    绫音无言一瞬,也幸亏她习惯了笑着说话,这时候还是柔柔的“可是你成绩是最好的呀。”

    “可能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很多题目我也不会。”林近屿说道,成功的把绫音又堵了回去。

    绫音咬唇“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就是想好好学习参加联赛呢近屿。”

    “我有约了,抱歉。”林近屿淡淡的开了口,无视了绫音僵硬的表情,就朝着楚怜惜这边

    走过来了

    楚怜惜扶着墙壁慢吞吞想往后退,林近屿的身影已经挡住了阳光,在她眼睛上落下了阴影。

    少年低垂的眼睫细密纤长,鼻梁的弧度挺直又好看,垂下眼眸。

    “走啊,去食堂吃饭。”

    “啊”楚怜惜惊讶。

    “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林近屿道,楚怜惜这才从角落走出来,绫音看到,扬眉,林近屿真的喜欢楚怜惜这柔弱讨人的模样

    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绫音连忙上前,动情的说“近屿,你要是和楚怜惜同学一起讨论题目,可不可以带我一起”

    “跟学习无关,是私事。”林近屿不轻不重的扫了一眼,垂下漆黑眼睫。

    他有些意味深长,“我口味比较挑,不如我们出去吃”

    楚怜惜稍作迟疑,但很快作出了判断“好啊。”

    圣安高中坐落在京都的老城区,附近就是商业圈,吃饭的地方相当多,既然是林近屿主动提出的要求,楚怜惜也只好跟着他走,一路上,许多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把目光放在她和林近屿身上,完全不加掩饰的羡慕。

    林近屿带她去的是一间日料餐厅。

    店内环境很好,装修的也十分有特色,店员们也都穿的十分有趣,而且口味清淡得当,很符合楚怜惜的口味,林近屿见状,不动声色的把几碟她喜欢的寿司移到她的面前。

    楚怜惜又吃了一块寿司,才想起来林近屿说的“私事”。

    “对了,刚才你说有事情跟我商量”

    林近屿眉梢抬了抬“对,是跟福利院有关的,这是我以你的名义捐助的书和衣服的清单,周末一起去福利院把这些东西给小孩子送过去吧。”

    “可是,我已经买了不少了。”楚怜惜放下筷子,说“而且每次都是麻烦你跟我去帮忙,这次你又捐助这么多。”

    自从傅成舟把银行卡交给楚怜惜,就默许了她每月向福利院捐助的行为,楚怜惜也在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福利院的那些孩子,她本来以为林近屿这样的世家贵公子对这样的献爱心活动没多大的兴趣,没想到这段时间林近屿次次都要跟她一起去福利院,不少孩子都已经很熟他了。

    “我也想做点事情,你不用觉得有什么,这一切都是我自主的行为,和你没关系。”

    林近屿双手交叠,睫毛下落下一片温柔的阴影,黑眸看着她,笑了笑“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周末我们在横桥中心见面。”

    “好。”楚怜惜点头。

    当晚,她回到家,就去了地下室,找到傅成舟,把自己周末要去福利院这件事告诉了他。

    傅成舟抚摸着布丁的脑袋,默不作声的听完,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那我跟你一起去。”

    “哥哥,你不是最近身体不太好吗最近天气温度降了很多,而且搬东西也是体力活,还是我自己去吧。”楚怜惜坐在傅成舟身边,狗子就趴在地毯上,仰起头,发现小主人好像心情比刚才好了很多。

    “汪汪汪”布丁叫了声,试图吸引傅成舟的注意力,和楚怜惜争宠。

    “你想看什么啊。”傅成舟随意地挑选着自己心爱的电影“电锯惊魂猛鬼街死寂”

    “哥哥,我们可以看不那么吓人的吗”楚怜惜弱弱的晃了晃他的手“我有点害怕。”

    “没事,有恐怖的镜头我提前告诉你,你自己闭上眼睛就行。”

    谁知道,男人的心,永远都这么狠。

    傅成舟竟然挑了一部最恐怖的让自己看,狗子倒是心大,呼噜呼噜睡着,楚怜惜不停的眨眼睛,电影里那个造型古怪可怕的木偶一出现,她竟会尖叫并且捂住眼睛。

    “楚怜惜,睁眼。”

    “哥哥,我有点怕”

    “电影都结束了你怕什么,”傅成舟低沉的话音传到了楚怜惜耳朵里,她颤了颤,眼睫颤抖着,一张脸都吓得毫无血色,她的眼睫毛很长很长,让傅成舟想伸出手去碰一下。

    楚怜惜却睁开了眼。

    有点可惜。

    傅成舟心中不无遗憾的想着,他拿出了跟电影里那个木偶,猝不及防的放在她面前。

    “啊”楚怜惜尖叫,吓了一跳,伸出手在傅成舟肩上轻轻打了下“哥哥,你太坏了”

    楚怜惜立刻站起,头也不回地就从房间逃跑了。

    直到晚上睡觉前,楚怜惜还是没有缓过来。

    管家告诉了傅成舟,楚怜惜平时练完琴就会休息,但她今天说什么都不关灯,也不让平时打扫她房间的阿姨出去,好像又开始任性了,让傅成舟去看一看。

    如果是以前,傅成舟不会去管楚怜惜,可是现在不一样。

    他是哥哥。

    是楚怜惜唯一可以依靠的哥哥。

    如果他不去照顾她的话,她就只能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傅成舟来到了楚怜惜的房间。

    “阿姨,不要走好吗。”楚怜惜看上去就脸色不太好“我有点怕。”

    “楚小姐”阿姨为难极了,又看到了门口的傅成舟“少爷”

    楚怜惜“哥哥”

    几缕碎发在她漂亮的脸颊上,眼睛亮了亮。

    傅成舟静默了几秒,看向她,“快点睡觉啊,你明天不是还要去福利院。”

    “我不敢。”楚怜惜坐在床上,双脚垂下“我今天就不睡了。”

    “去睡吧,我陪你。”傅成舟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楚怜惜的眼前,楚怜惜看向他。

    “可是,为什么”

    傅成舟喉头发紧,浅色的眼眸暗流涌动,“我是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