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告白?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九章

    傅成舟没有亲人。

    他有个在血缘上跟他有关系的弟弟,可是他们从没见过面,甚至可以当这个人不存在,他现在只有一个妹妹,就是楚怜惜。

    卧室头顶的灯落在他柔白的脸颊上,还有那双标志性微微下垂的眼睛,没有平日里的阴沉,反而像是温和的日光,衬衫的几颗扣子被解开,可以看到好看的锁骨。

    他轻轻拂过楚怜惜的发顶,有点笨拙的用行动告诉她,自己是值得依靠的人。

    “谢谢你,哥哥。”楚怜惜躺下,闭上眼“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实在是太幸福了。”

    楚怜惜转过身,用力擦干被眼泪打湿的脸“我总觉得很不真实。”

    “不要乱想,你下次不喜欢看,我会叫他们买你喜欢的。”他用很淡的口气说着。

    “我喜欢的,哥哥的我都喜欢。”楚怜惜慌忙解释,但被傅成舟伸出手抵在唇边,她的眼睛习惯性地又起了层雾,可可怜怜的“哥哥”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5点,目前好感65”

    楚怜惜在心里给自己叫了声好。

    这段时间,因为傅成舟也把精力放在了学习上,以及天气逐渐入冬的影响,傅成舟的身体也经常需要留在家里,两个人很少见面,但好感却在满满攀升,距离楚怜惜完成任务也越来越近了。

    楚怜惜破涕为笑,也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差点哭出来的行为好很幼稚,她把头埋进被子里,“我明天还要去福利院,我先睡觉了。”

    “不怕了”

    “嗯。有哥哥在,怎么还会怕呢。”她藏在被窝里,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傅成舟轻笑了声。

    清早,楚怜惜按照约定,来到了横桥中心,这里是也是京市很著名的文化产业区,附近都是些私人美术馆或者博物馆,老远处,楚怜惜就看到了在广场的长椅上坐着,正悠闲喂鸽子的林近屿。

    林近屿就是那种知乎“你身边最好看的男生长什么样”问题下高赞第一名的长相,他穿了身低调的深灰色大衣,漆黑的碎发在额间,鼻梁高挺,侧脸找不出毛病的好看。

    周围路过的女孩都在偷拍,有些甚至开了闪光灯,林近屿皱了皱眉,良好的家教让他没有当场发作。

    楚怜惜走到他身边,林近屿把鸽料最后一点撒在了地上“走吧。”

    “如果你喜欢的话,再等一会儿也无所谓。”她说。

    “不用了,本来就是等你的时候打发下时间而已。”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楚怜惜也点点头,和林近屿并肩走在人行道,圣心福利院就在道路拐弯的地方,原本这家福利院在郊区,破破烂烂的,好在有一位好心的商人将自己的别墅捐了出来,再加上这些年京国对慈善事业的扶持,媒体的持续曝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公益的行列,孩子们也过的越来越幸福,当楚怜惜和林近屿走到门口,有好多眼熟他们的孩子已经从小院子跑出来迎接他们。

    “怜惜姐姐来了。”

    “姐姐,我有几道题目不会做”

    “怜惜姐姐陪我玩”

    楚怜惜长得好看,态度也温柔,是整个福利院最受欢迎的志愿者。

    她戴着个卡其色的贝雷帽,软软的长发垂下在肩膀上,因为半弯着腰,身上那件浅色的衬衫领口有点宽松,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

    林近屿也不动声色的靠近“我也来啦。”

    “哥哥”

    小女孩们显然比小男孩们激动多了,林近屿温柔的蹲下“我还给你们带了礼物,想看看吗”

    “想”

    吵吵闹闹的声音让楚怜惜忙碌的一天正式开始。

    这一天她都在福利院忙前忙后,除了陪孩子们玩,还要跟院长和京国政府派来的工作人员统计核对这次捐助的书本和衣服,还有社会各界陆续捐来的物资都要仔仔细细的清点,下午,还有一批课外书和彩笔送了进来,十几个纸箱堆在走廊,楚怜惜和其他人一起,从门口往图书室搬。

    楚怜惜搬起了手里的纸箱,就忽然往后倒了几步,似乎站不稳的样子。

    “啊”

    甚至还发出了小小的惊呼声。

    下一秒,林近屿从后面接住了她。

    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混合着淡淡的,自然的香气,清冽好闻,同时,捞住她肩膀的动作又格外的细致有力,楚怜惜装作不安的抬了抬眼,林近屿那弧度好看的下颌映入了她的眼底。

    她好瘦。

    身段纤细伶仃,就好像被他抱在怀里似的。

    林近屿眼底墨色沉沉,稍微只看下楚怜惜的侧脸,皮肤娇嫩雪白,眼睫又长又密,只是个小小的纸箱,她好像都搬不起来似的,又娇弱又忧郁,让她不同于林近屿所见过的其他长相优越好看的女孩,她有股很独特的气质,会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他收回了目光。

    “你放在那里,我来。”

    “但是你刚才也忙了好久,那边的电视就是你帮忙装上去的。”楚怜惜充满了歉意,“没事,我来。”

    林近屿话音很轻,“你是女孩子,搬重物的行为本来就应该是男生来做。你帮我拿一下刚才的工具箱。”

    “好。”

    楚怜惜低下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稍微拨弄了下长发,露出天鹅一样的纤细的脖颈。

    林近屿嘴角勾起了很淡很淡的笑容,他想,也许楚怜惜不是有意而为,不过,他自己却好像被撩到了。

    楚怜惜在他十八年按部就班,一成不变的人生里,是个意外。

    但是,他却觉得这个意外很有趣。

    等一切都忙完后,大家都对楚怜惜很佩服,这妹子超勇。

    长相是那种随便拍个图都可以去跟小偶像比颜值的神级漂亮,看上去也跟个病秧子似的,皮肤雪白,柔柔弱弱,可是在搬东西和组织志愿者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赶在太阳落山前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

    其中有个大学生志愿者叫住了楚怜惜和林近屿“等会啊,别着急回去,不如我们去聚个餐我们大家去吃海底捞好不好”

    海底捞。

    楚怜惜眨了眨眼“那个,吃火锅啊。”

    “对啊,如果你不能吃辣,我们可以点个四宫格”

    她飞快抬头看了眼林近屿,又小小声说“那我去。”

    在傅家这么长时间,因为傅成舟身体不好,家里的饮食也都是清淡的,虽然楚怜惜也很喜欢吃,可是时间久了,难免想去解解馋。

    林近屿忍俊不禁“走吧。”

    嘴角的那抹笑,就再也没有下去过。

    火锅店内,喧嚣声不断,热热闹闹的氛围里,大家索性放开了肚皮,大朵快颐。

    楚怜惜此刻还在咬着牛肚,又点了最喜欢的脑花和鸭肠,放入了红彤彤又辣味十足的火锅中,搭配着芝麻酱碟,吃的不亦乐乎,跟她相反的是林近屿,除了稍微挑了些清汤锅里的牛肉和蔬菜外,基本没怎么吃。

    旁边有个志愿者在时尚杂志实习,一看就看到了林近屿搭在椅背上的那件剪裁精致好看的外套,某欧洲小众牌子的新款,一件就要十几万,她吃了一惊,发现林近屿这一身搭配,简直是背了京市半套房子在行走啊,而且锅底的调料味很重,这件外套后续的清洗和保养也是不小的开销

    她正没头没脑想着,却看林近屿放下了筷子,朝身旁那个柔弱漂亮的女孩伸出了手。

    “楚怜惜,你这里”

    骨节如玉又修长好看的手指停留在了楚怜惜的唇角下方,林近屿欲言又止。

    林近屿忍不住开口“芝麻酱粘在下巴那里了。”

    “啊。”楚怜惜反应过来,尴尬的低头,林近屿及时递过来纸巾,非常的绅士,有礼貌。

    可以看出来,林近屿虽然表面上对其他女孩态度都很温和,但其实他心底是有亲疏之分的,而且林近屿这个容貌好像和前几年宣布息影的满贯影后有几分相似

    林近屿还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伸手触碰的欲望。

    楚怜惜实在太白了,就很想让人在那白的过分的肤色上留下点什么。

    晚上,林近屿主动提出要送楚怜惜回家,两旁的人行横道上,路灯已经全部点亮,林近屿的步伐不缓不急,声音也是沉静的“楚怜惜,这次的联考你会参加吗。”

    “嗯,我已经交了报名表。”楚怜惜点头。

    “这样啊。”林近屿骤然抬眸看向她,“其实今天理事长有问我的看法,我向他推荐了你。”

    楚怜惜有几分惊讶。

    她知道林近屿家世阶层与普通的富二代很不同,也知道理事长平时对他的特殊关照,可她怎么也不觉得自己值得林近屿亲自推荐吧

    “但是,我转学到这里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楚怜惜问道。

    林近屿送上了语气平静的解释“你认识我或许不久,我却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从成舟把你带回到那栋别墅开始,我看着你迷失自己的样子,曾经想过有什么办法能帮帮你,没想到你就已经自己走出来了。”

    “我”楚怜惜沉默良久。

    “起初,的确只是可怜你,后来”

    他走到了楚怜惜的身旁,声音清冽动人“我迷上了你走出来以后的样子。”

    这有点撩啊。

    尤其是顶着这样一张好看的脸,楚怜惜咬了咬唇。

    “你不用对我的喜欢感觉到负担,我只是单纯喜欢你现在的模样,很迷人。”

    他声音不急不缓,很从容。

    楚怜惜缓缓说道“在你眼里,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林近屿伸出手,触碰到了她的脸。

    下一秒,他侧头,微凉的唇似乎就抵在了楚怜惜的耳边。

    “冷漠的样子。你看起来很乖很柔弱,但我却从你的眼中,没有看到一丝对傅成舟的喜欢。”

    他的声音好听,就好像在楚怜惜的心底悄悄地砸下了一块石子,泛起了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