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受伤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这也太刺激了。

    楚怜惜两只手被不同的人紧握着,而且独属于两个少年不同的温度也通过手指传递过来。

    傅成舟身体不太健康,手掌的温度也很低,但是他很紧张,掌心间冒出了细微的汗,楚怜惜虽然身处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这个举动是在紧张吗

    至于另一边

    林近屿可就比傅成舟撩多了,他的手指原本和她十指相交,也许是顾虑到楚怜惜在黑暗中太害怕,林近屿换了个能够安抚她的动作,用的力气并不大,但是很温柔。

    黑暗中,楚怜惜先是看了眼傅成舟,又看了眼林近屿,最后,她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是本质上就很好听的声音,这句话,是同时说给傅成舟与林近屿两个人。

    下一秒,楚怜惜嘴角下意识扬了扬。

    “谢谢。”

    这句话的声音比刚才多了几分害羞,用着这样少女的调子,这句话,是说给傅成舟和林近屿其中的一个人,还是同时说给他们两个人呢

    楚怜惜已经听到了走廊那里急匆匆的脚步声,何况还有手电筒那束光源时不时出现,她判定学校的警卫们也发觉了停电这件事,就在警卫打开备用灯源的前几秒,同时松开了傅成舟和林近屿的手教室的灯光恢复了。

    警卫看到了他们,松了一口气“没事吧外面电压不稳,刚才停电了。”

    傅成舟和林近屿恍若未闻,傅成舟看着自己的手,林近屿则是若有所思。

    这两个少年怎么奇奇怪怪的

    警卫说道“你们几个,已经很晚了,我们要关门了,赶快回家吧。”

    “没事的。”楚怜惜看身边俩人压根不动,站起来,先是鞠躬感谢,这才回应着“我们今天也复习完了,马上就要走了。”

    “好,回家路上注意安全。”警卫又嘱托了一句,才离开教室,关上了门。

    林近屿反应了过来“嗯,我们先回去吧。”

    他脸上带着笑意“不如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说话的同时,林近屿却只看着楚怜惜。

    傅成舟轻咳了两声,“我已经通知司机过来了。”

    林近屿也并不强求什么,他用这种温柔的调子对着楚怜惜开口“路上小心,今天早点休息,好吗。”

    “嗯。”楚怜惜点了点头,傅成舟的脸猛地一变,又冷了下来,他这段时间已经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轻易生气了,所以看到他这样,楚怜惜竟然觉得还挺有趣的。

    “傅成舟对宿主的好感上升2点,目前好感72”

    楚怜惜表面上无动于衷,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现在傅成舟对她的好感持续上涨,距离任务完成也胜利在望了

    回去的路上,傅成舟看着窗外的沉沉夜色,沉默了下来。

    他和林近屿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也深知林近屿的性格,他向来对女孩子都很温和,感觉如沐春风,自然又舒服,平时性格也很冷静,从不会轻易发脾气。

    楚怜惜如果对他有好感,太正常不过了。

    可是,自己才是她的哥哥啊,楚怜惜应该在意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啊

    回房间前,楚怜惜问着。

    “哥哥哥哥你在想什么,怎么看起来失魂落魄的。”

    “没事,你回去休息吧。”傅成舟的声音在这一刻有几分纠结,他有点希望楚怜惜不要走,跟他说说话,可是看她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又有点心疼,想要她早点休息。

    楚怜惜向前跑了几步,抓住了傅成舟的手“哥哥,今天你给我买的晚餐很好吃,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傅成舟抬手,用平时最常见到的那个动作摸了摸她的头“快去睡吧。”

    “好。”楚怜惜挥了挥手,“哥哥,你也是。”

    她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傅成舟的视线一直目送着她,直到房间的门被关上。

    这一晚上,傅成舟彻夜难眠,也许是因为心情的影响,他早上起来便显得不太舒服,管家连忙请来了家庭医生。

    楚怜惜本来也想请假留在家里照顾傅成舟,可是傅成舟知道她对于竞赛这件事很上心,拒绝了她要求,楚怜惜只好乖乖地坐车去上学了。

    而与此同时,绫音每天的日常就是着了魔似的去论坛搜关于楚怜惜的消息。

    前段时间竞赛名单闹得论坛沸沸扬扬,论坛时不时都会冒出楚怜惜的黑帖,绫音也混迹其中,看着有人嘲讽楚怜惜,她就会很开心可是,自从楚怜惜拿到竞赛名额后,这些帖子似乎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留下的都是些夸奖她,暗恋她,还有人自顾自的每天都在跟她告白

    绫音皱眉,一旁的仆人胆战心惊,生怕她不开心再把杯子砸在自己的眼睛上。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绫音无意识的自言自语。

    楚怜惜,她转学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很普通啊。

    那时候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每天走在路上都会被告白的人是自己,在全年级成绩榜上名列前茅的也是自己,在学校论坛里次次被选为人气女神的也是自己,直到楚怜惜她忽然改变了这一切,都怪楚怜惜

    砰

    绫音把手里的杯子砸在了地上。

    论容貌,论性格,论家世,自己哪里比楚怜惜差一点半点

    她的父母也是京国有名的商人,楚怜惜的身份她早就调查的清清楚楚,被父母丢在福利院的孤儿,如果不是傅成舟可怜她,谁知道她现在在哪个垃圾堆里呢

    只要让楚怜惜在这个学校里消失,一切都会回来的。

    绫音恢复了往日里可爱的样子,对着镜子,很细心的打理好了胸前的领结,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自从楚怜惜在论坛上火了之后,学校很多女孩子都会偷偷学习楚怜惜平时的穿搭和装扮,尤其是楚怜惜那长长卷卷的宛如公主似的头发,绫音原本是黑长直,也偷偷地把头发烫卷了。

    镜子里这张脸,清纯又明媚,漂亮极了。

    早上,别墅因为傅成舟生病这件事手忙脚乱,自然也没来得及给楚怜惜准备早餐,她早早地放下书包就去了学校食堂,正巧碰到从体育场锻炼完回来的露娜,两个人快乐的约着一起去吃完早饭再回教室。

    满足的吃完芝麻汤圆,楚怜惜甚至还打包了一份黑豆豆浆,当她和露娜回到座位放下书包,露娜惊讶的叫了声“楚怜惜,你的情书掉下来了。”

    “情书”楚怜惜低头。

    脚下是一封浅粉色信,在信封的正面,有几分飘逸的字体写着楚怜惜的名字。

    “现在还有人用这种办法告白”露娜也凑了过来。

    楚怜惜迅速地看完后,给她送信的人没有留下名字,只是约她今晚放学在学校的音乐教室见面,有几分怪异,而且写信的口吻更是十分奇怪,完全不符合正常少年的说话方式,楚怜惜似乎已经有几分猜到了是谁,她默不作声的把信收了回去。

    露娜看起来比她还紧张“楚怜惜,你要去吗”

    楚怜惜没有说话。

    “还是算了吧,我觉得有问题,你想跟你告白的人不在少数了,哪个会有这样的办法,而且如果真的是喜欢你,又怎么会不留下名字呢我觉得肯定是阴谋,没准是故意让你过去要做点什么的。”露娜咬着唇,她看上去如同小白兔似的单纯可爱,但也是头脑活络聪明的学霸,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

    “你放心,我不会去的。”楚怜惜很自然的把那封信揉成纸团,丢进了包里。

    “嗯”露娜放心的点点头。

    下午,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体育课刚刚跑完,楚怜惜就被同学告知,老师安排她去仓库搬等会儿跳高训练要用到的垫子,她仰头在柜子里找了很久,才费力地把垫子从柜里拖出来,一回头国际班的一群女孩团团围住了她,楚怜惜对她们几个也挺熟悉,为首的是平时总跟绫音在一起玩的女孩。

    楚怜惜很平静,完全没有被围堵的恐慌,她打量了一下仓库的门,果然有两个明显比她们壮实的女孩就守在门口,跟俩门神似的。

    看来今天就是冲着她来的,楚怜惜心下了然“找我有事”

    几个女孩交换了眼神。

    她明明这么瘦弱,不堪一击似的楚楚可怜,可是那张柔美又精致的五官却带着点冷冷淡淡的味道,一时间让人不敢直视。

    “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也是很少见了。”那女孩抱着肩,出言嘲讽。

    “嗯,那要脸的行为是什么样呢”楚怜惜歪头,声音清浅好听“你们来打我,是很要脸的行为”

    “你你抢了音音的东西,”那女孩口不择言“我是音音的好朋友,我就是看不了音音被欺负的样子”

    楚怜惜很困惑“东西我不记得啊,你说一说。”

    “你还敢装傅成舟和林近屿,他们以前都是喜欢音音的,都是你”

    楚怜惜眼底掠过一抹笑意“我明白了,原来你觉得傅成舟和林近屿都是东西啊。”

    “我没有说他们是东西”

    “嗯,对,傅成舟和林近屿都不是东西。”

    女孩以前怎么不知道楚怜惜这么牙尖嘴利

    楚怜惜当然不是故意在这里打嘴炮的,只是在努力拖延时间。

    楚怜惜相信以露娜的敏锐,一定会发现不对劲,赶在事情彻底失控前找到自己。

    小团队里也有人察觉到了,连忙拉着那女孩的手臂“不要跟她在这里废话,直接给她点教训,看她还敢不敢开口说话。”

    体育馆内。

    林近屿刚刚和班里的同学打完篮球,就发现在场内焦急的到处乱转的露娜。

    “怎么了。”林近屿朝露娜微笑着点头。

    “楚怜惜不见了,刚才她明明说是来场馆里搬垫子,可是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她”露娜表情凝固。

    “她离开多久了”

    “大概十多分钟吧,今天早上她收到情书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应该是有人故意的。”

    林近屿薄唇微抿了一下,“走,去仓库看看。”

    至于仓库里,楚怜惜尽力躲闪着女孩们的围攻。

    女性打架的招数无非就是抓头发,打耳光这类的,能造成的身体伤害有限,再加上楚怜惜每次即将被抓到的时候都往空档地方躲,为首的女孩被气得不行,直接就命令门口堵着门的两个女孩过来,一群人齐齐冲来,恶狠狠地把她推在了地上。

    她踉跄了几步,再回过头,直接被身后的女孩踢中膝盖,另一个女孩迅速上来抓住楚怜惜的头发,任凭她怎么挣扎。

    “系统,喂,出来帮帮我啊”楚怜惜一边努力想要逃脱,一边呼唤着系统。

    “宿主,这件事你需要靠自己解决,不过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我会替你在这里存档,如果发生生命危险,宿主读档重来即可。”

    楚怜惜

    真是个没用的系统啊。

    她很警惕,发现那女孩居然把旁边平时拉拉队用的球棍拿在手里,还时不时在她眼前晃晃,明摆着是要用这玩意打她,楚怜惜的双手被人按住,想逃都逃不了她正想要召唤系统读档,只听见砰一声闷响,似乎已经被打到了

    可是,不疼啊

    楚怜惜眨了眨眼,直到球棍轰然落地,几秒前还得意洋洋的女孩脸色霎时间褪去所有血色

    “林、林近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几乎要哭出来。

    楚怜惜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肩膀被人揽住,则是单膝跪在地上,右手牢牢护着她,背部面朝女孩们,左臂则是抬起来挡下了那狠狠的攻击。

    林近屿垂着眼睫,“你还好吗。”

    他的声音和以往没有太大的区别,还是那样的冷静好听。

    “我没事”楚怜惜摇头。

    林近屿侧身,嘴角一勾,淡淡的反问“许媛,谁让你来找楚怜惜麻烦的”

    这句话意有所指。

    许媛手指一颤,她感觉到一阵恍惚。

    她父母只是做普通的文具小本生意,偏偏头上是绫音家的产业链负责运输售卖,今天绫音也说,只需要小小的教训一下楚怜惜,吓唬她她怎么也想不到,林近屿竟然会出现,许媛被林近屿的目光吓得双手双脚都在颤抖着,唇色发白,疯狂流汗。

    “不说吗。”林近屿低低笑出声,如清泉落石,只是这次和以前不同,让许媛后背发凉。

    “没关系,你不说,我也查的出来到底是谁。”

    这场闹剧结束后,林家的律师团代表来到了学校,对于少爷在学校受到的伤害,他们表示将会追究到底,许媛听完后,差点在理事长办公室晕了过去,她苦苦哀求着绫音帮她的忙,向林近屿求情,让她不要被学校开除,她也不想背上巨额的赔偿。

    绫音挂下电话,站在了病房门口。

    怎么会

    这件事怎么扯上了林近屿

    绫音惶恐极了,她小心地敲了敲病房的门,听到了林近屿的声音“请进。”

    身上穿着病号服的少年坐在病床上,没有受伤的手还拿着书本。

    绫音向前几步,“林近屿,许媛她只是气坏了,她没有恶意的”

    说着说着,绫音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地摊上“自从这学期开始,你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楚怜惜身上,我真的好羡慕她,我只是没忍住找我的朋友抱怨了两句,我不是真的想要许媛这么做,许媛也只是想替我出出气,近屿,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许媛好吗”

    “不可以。”

    林近屿放下了书,薄唇扬起一个微微的弧度。

    绫音哭的梨花带雨,因为嫉妒,身形微微颤抖“如果今天是楚怜惜为露娜求情,你一定会原谅她的,你只会对我这么残忍,为什么这么对我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我很喜欢你吗”

    “”

    林近屿长指合上了书本“你不喜欢成舟”

    绫音一愣。

    她怎么也想不到,林近屿居然会逼着她直面这个问题,她很难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她贪恋傅成舟对她独一无二的爱慕,但也希望自己能够嫁入首富林家做豪门太太,在这样矛盾摇摆的心情下,她才会这样犹豫不决,可是现在到了不得不选择的时候了

    绫音果断的抬起头“小舟只是我的朋友,你才是我喜欢的人。”

    林近屿并未回应。

    绫音继续说着“我只喜欢你,近屿,从我们初三那年分到一个班,我就很喜欢你,一直到现在都在喜欢初中我很自卑,我不敢靠近你,我知道你眼光很高,普通女孩子也进不了你的眼睛,可是我没办法控制我”

    她说的楚楚可怜,声泪俱下,“我只把小舟当朋友,喜欢的人永远都是你。”

    绫音抬起头,忽然被吓到了。

    林近屿平时都是很喜欢笑的,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好看,可是绫音从没见过他能这样嘲讽着笑出来,让她在惊讶之余竟然多了几分毛骨悚然。

    “我也只喜欢楚怜惜,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