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好感升温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你说的是真的吗”绫音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极了,白皙的脸上面无血色,备受打击。

    林近屿看着她,话音很轻“你觉得我很像在跟你开玩笑吗。”

    绫音顿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几乎要绷不住地坐在地上,她看着林近屿温柔的目光,心脏还在不停地跳,这次并不是因为他的笑容心跳过快,而是她觉得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长相清隽好看的少年。

    她失魂落魄的从私人医院离开,一股酸楚从胸腔涌到了鼻尖,回家后终于忍不住失声大哭。

    深夜,傅宅。

    “吃了药,晚上睡一觉起来后就没问题。至于脸上的擦伤,记得每天按时擦药,很快就好了。”

    “嗯,谢谢您,这么晚还特地过来。”楚怜惜声音里带着歉疚,只是这身体经不住折腾,回来后就发烧了,脸也微微泛着红晕,平日里好听的嗓音也有些鼻音。

    在旁边的管家,听到医生这么说,也放下了心,“我送您回去。”

    “最近注意忌口,不是什么大事”医生看着在窗前始终站着不说话的傅成舟,“傅少爷也不用过于担心,这几天给楚小姐准备清淡的饮食,她年龄也小,很快就会康复的。”

    傅成舟还是没有说话,医生提着医药箱打开,管家跟着他一起,离开前很有眼色的让房间里其他人都一起走了,房门关上后许久,楚怜惜一边喝着阿姨给她做的米粥,一边悄悄抬头看着傅成舟。

    少年双手抱肩,无可挑剔的五官透过落地窗反射过来。

    他也是大病初愈,脸上病态未褪,可是生人勿进的强势气场让人望而退步。

    虽然现在傅成舟不过才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但已经有了原书里反派的气势了,楚怜惜也无法通过傅成舟现在的表情猜出他在想什么,只好试探性的喊了声“哥哥。”

    傅成舟瘦高的身影似乎动了动,但并没有转身。

    “咳咳”楚怜惜又咳嗽了几声“我真的没事的,哥哥,你不要担心我。”

    发现往日装柔弱的方法没有奏效,楚怜惜也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向傅成舟。

    怎么回事

    楚怜惜不知道的是,傅成舟现在同样心烦意乱。

    曾经他一个人,在家也好,在医院也好,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从来没有对任何事情抱有期待,可是今天他留在家里,默默地看着楚怜惜坐上车去学校,他却忽然觉得烦躁起来。

    曾经很容易度过的时间,竟然开始变得难熬了,傅成舟在房间里,像往常一样翻着钢琴的曲谱,心不在焉。

    输完液,他来到了影院,怎么也无法看的进去,好像一直在想,楚怜惜在学校做什么呢她是和同学一起吃午餐,还是和林近屿

    这焦躁不安的心情直到管家询问他要不要看看新送来的奢侈品册子才有所缓解。

    傅成州扫过了各家还未对外发布的新品,衣帽首饰,对后面无数个零根本不在一起,他挑了些适合楚怜惜风格的裙子,首饰,同时让管家替他订了京都最负盛名的私人餐厅的位置,薄唇抿起淡淡一个弧度,眼睛微微弯着,看上去有点开心。

    买这些的话,楚怜惜看到也会很开心的。

    傅成舟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管家接到了电话,说是楚怜惜在学校受伤了。

    待到她被送回来,他才知道,平时班里那些总喜欢和绫音在一起玩的女孩们竟然对楚怜惜校园霸凌,她脸上那些指甲的抓痕,还有脖颈上被掐过的痕迹都是这群丧心病狂的女孩干的如果不是林近屿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现在的楚怜惜大概已经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

    “”傅成舟捏紧了手指。

    那些女孩是绫音的朋友,或许用朋友形容不太恰当,算她的跟班倒比较合适,再加上女孩们的家世一般,她们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这件事如果闹大了的后果很严重,,既然如此又为什么敢做

    只有一个可能,她们是被某人唆使着去做的。

    傅成舟很不愿意去想。

    那个女孩,曾经是他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芒。

    她给他了玩具熊,鼓励他不要抵触医生,要好好的看病在最孤独的时候,傅成舟被治愈了,即使知道女孩三心二意,把他当做备胎,甚至连当年那个熊也许都是她无心之举,可是傅成舟也惦记着她给过自己的善意。

    “绫音”傅成舟终于出声,却看到床上的楚怜惜立刻摇着头“和她没关系,哥哥,你误会绫音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肯定跟她无关”傅成舟大步走来,目光直戳她脸上的伤。

    “她们在仓库的时候说过,是因为觉得绫音很委屈,才会想替她出头的。”楚怜惜忙摇着头“哥哥,我知道她从小就很善良,对你也很好,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傅成舟原本还一脸平静,听完楚怜惜的解释后忽然沉默了。

    她脸上还带着伤,可是眼睛永远那样的清澈温柔,相信着每个人。

    傅成舟沉默一瞬,“好了,你受伤了,早点睡。”

    “哥哥,不要想那么多事情,答应我,好吗”

    “好。”傅成舟抿了抿唇。

    直到门被关上前的一秒,楚怜惜都保持着眼睛湿漉漉的样子,她让自己看上去天真,纯情,又楚楚可怜,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花,不仅单纯还不谙世事,反而将绫音这策划校园霸凌的嘴脸衬托的更加可恶。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5点,目前好感77”

    她看着傅成舟望向自己欲言又止又很心疼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赢了。

    第二天,绫音心不在焉的提着包走在路上,时不时就能听到大家的声音,她本以为这只是无关轻重的一次教训,毕竟已经他们做过很多次,谁能想到这次竟然伤害到了林近屿,让整个事件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国际班的教室也有点冷清,平日里围着绫音的朋友们看到她,也都有些欲言又止。

    “早啊。”绫音笑了笑。

    另外几个女孩“”

    前几天姐妹群里,也是绫音主动把话题挑到了楚怜惜身上,哭着说是她抢走了自己的一切,许媛也是好心才想替绫音出头的,可是现在闹成了这个下场。

    “对了,媛媛呢”绫音又说“都是我的错,没有把媛媛劝住,害得她冲动了。”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许媛她、她们几个都被警察带走了,据说针对这次暴力行为要立案,而且学校已经发了声明,她们都都被勒令退学了。”

    “什么可是林近屿不只是说要赔偿吗怎么会这样呢”

    “据说是傅成舟,”女孩说着“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的。”

    绫音脑子嗡嗡直响。

    怎么可能

    以傅成舟那种普通的家境怎么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除非、除非

    绫音差点没站稳,她脸色大变,整个上午都是坐立难安。

    午休结束,傅成舟终于来上课了,绫音见状,这才把傅成舟约到了音乐教室,一方面,是希望他可以放过许媛,另一方面,她好像有几分庆幸,还好自己向林近屿告白的事情傅成舟并不知道,现在她也可以放下对林近屿的执念,回应傅成舟对她的感情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傅成舟出现,绫音立刻转身。

    “小舟,你身体没事啊,太好了。”

    “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

    “你放过许媛她们好不好她们是我的好朋友,她们对楚怜惜没有恶意”绫音啜泣着,声音也很软“小舟,求求你”

    “不行。”傅成舟微微颔首“你知道楚怜惜是我妹妹,她受伤了,我不可能放过任何罪魁祸首。”

    “看在我的面子上呢,小舟”

    “谁的面子都不可能。”傅成舟脑海蓦然浮现出昨晚楚怜惜委屈的样子,更讨厌绫音那群伤害了楚怜惜的朋友了。

    “小舟,我们做个交换,好不好”

    绫音忽然出声。

    傅成舟下巴微抬,侧脸清隽漂亮,眼睛里毫无情绪沉淀。

    绫音抿了抿了唇“我和你交往,你放过许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