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吃醋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同一时刻。

    对于傅成舟和绫音之间发生的事情,楚怜惜一无所知,她只是从同学们口中得知,那天以许媛为首的好几个女孩都被勒令退学,而且他们之前也对不少同学校园霸凌,现在警方介入后,正在调查。

    不少同学也都听说了傅成舟和这件事有关,一方面感慨傅成舟居然有这样的背景,一方面又很感谢他,的确,校园暴力这档子事,在学校已经屡见不鲜了,因为总有那种抱团的富二代小团体喜欢欺负家境一般成绩优秀的同学,这次事情出了后,至少这件事在学校应该杜绝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傅成舟少爷偷偷给他送个零食礼包怎么样”

    “嗯可是傅少爷脾气一直不好,我连个题目都不敢去问。”

    傅成舟的容貌是精致好看的,光看脸会产生他很好接触的错觉,只是他总是在教室后面睡觉,也不怎么喜欢说话,上次期中考试后,他又被国际班的老师推荐参加了不同的比赛,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第一名,有些同学在学业上有问题想去请教他,一看到他的脸,顿时又退缩了。

    “哎这个时候还是我们的林校草态度更温柔一点。”

    “说起来就很生气,都怪许媛,把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林近屿打重伤住院了”

    “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林近屿啊。”

    同学们都在商量着这件事。

    露娜作为班长,趁着午休时特地把几个班干部叫到一起,大家商量着什么时候去看林近屿,给他送什么礼物。

    林近屿作为入学开始就没掉下过第一名的学神,各类奖项拿了个遍,名字永远都挂在前列,光是成绩好其实也没什么,他偏偏容貌和家世也是无可挑剔的,活的永远高高在上,令人可望不可即。

    大家讨论完一番后,都觉得有些苦恼,好像不管是送什么,林近屿都不缺啊

    还是戴眼镜的数学课代表忽然开口说道“我们干脆把准备探望林近屿的钱给楚怜惜,让楚怜惜随便买点东西给他带过去吧他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楚怜惜原本还在座位上做题,忽然就感觉到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对哦”大家恍然大悟。

    “不是,你们误会了,我和林近屿”楚怜惜连忙解释,但是都被露娜阻止了。

    露娜摆摆手“好了好了,大家都知道你跟他关系很好,而且你们经常在一起,你应该知道他喜欢什么。”

    一边说着的同时,她便把装着五百块的信封郑重地递给楚怜惜“楚怜惜,一定要记得跟林近屿说,我们都很关心他,希望他早点回来。”

    楚怜惜“嗯,就这么决定了太仓促了吧。”

    “不会啊,楚怜惜,你就是我们的代表”

    顶着众同学鼓励的目光,稀里糊涂的,班主任还特地给楚怜惜批了个假,允许她下午最后一节课不用上了,直接去医院探望林近屿。

    这几天,楚怜惜都利用课余时间在接触更多的英语竞赛的试题,就连坐在公交车上,她都在研究着隔壁省去年考过的冷门的语法题,差点还错过了站点。

    从车上下来,她又去附近的花店挑了束漂亮的康乃馨,这才抱着花走进了大门。

    林近屿住的是京都很有名的私人医院,保密性极佳,环境也很好,明明室外已经是冬天,一片萧瑟,可是医院的玻璃花房里,还是绿意盎然的样子,楚怜惜从护士嘴里听说了林近屿正在花房陪着一同住院的小孩子在写生,特地又搭乘电梯来到了这里。

    “这里的话,颜色有点深,换旁边的试试怎么样”

    刚刚推门而入,楚怜惜就听到了熟悉的温和好听的嗓音。

    她小心翼翼的探头看过去。

    穿着病号服的少年身材高瘦,此刻微微弯腰,正耐心地指点着面前的小女孩画画,他的手臂因为打了石膏,用绷带吊着,但少年丝毫不狼狈,宽大的衣袖下,腕骨明显,精致漂亮的手指正在画布上轻点着,嘴角牵起的笑容如沐春风。

    “嗯,我明白了。”

    小女孩点点头,倒是林近屿注意到了门口的声响,笑容加深了一些,只看到楚怜惜很标志性的长卷发,还有她别在发间的星星发夹,但他并没有立刻喊住楚怜惜,而是装作没有发现,继续指点着小女孩,顺便等着她会耐不住性子主动出现。

    果然没有。

    一直等到女孩画完话,楚怜惜都没有打扰。

    待林近屿离开花园,就看到少女规矩的坐在门外的长椅上,或许室内温度太高,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穿着浅粉色的针织衫,天鹅颈垂下,露出白皙的后颈,发丝被她随手用发带扎成马尾在肩后,那张清纯柔美的侧脸,就在他眼底呈现。

    他悄声嘱咐身边的护士带着女孩离开,自己好整以暇的来到楚怜惜面前,看她手里那道被做了多次标记的题目“不会的话,可以考虑问问我哦。”

    “啊”

    楚怜惜一声低呼。

    她的眼睛眨了眨,有几分慌乱和手足无措。

    林近屿浅淡的目光中藏着几分温柔“你来看我”

    “嗯,对,”楚怜惜把一旁的康乃馨给他“班里的同学都很担心你。”

    “你呢”林近屿接过花,“你也很担心我吗。”

    “我,也是。”

    楚怜惜点点头。

    尽管她知道林近屿这句话背后的目的,原本想回避的,但是毕竟眼前的少年也是因为救了自己受伤,楚怜惜便也顺着他的意思说话了,她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和包,就陪林近屿一同回到了病房。

    豪华的像是顶级酒店单人房的病房里,就连角落都堆满了给林近屿的礼物,楚怜惜目瞪口呆,林近屿把花束摆在了床头柜前,“坐啊,既然是来看我的,就陪我说说话吧。”

    “可是,从房间的礼物来看,每天陪你的人很多。”

    林近屿垂眸,眼中的神色暗了下来。

    “这些都不重要,你喜欢哪个,送给你。”

    “不用了,我不需要。”楚怜惜笑着拒绝。

    林近屿盯着她的脸很久,许久,他目光又恢复正常“楚怜惜,你对傅成舟也是这样吗”

    “”楚怜惜和他四目相撞,又立刻低下头。

    林近屿笑了下。

    却有些认真地问她“你是不是也觉得傅成舟做的那些事情很无聊,但是出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不得不去讨好他”

    “你在说什么啊,哥哥是我的家人,这不一样的。”

    林近屿像是调侃的话音在下一秒响起“不是哦,你叫他哥哥的时候完全没有感情,你到底在想什么”

    楚怜惜身形僵了僵。

    林近屿忽然靠近,黑眸专注,认真地说“不要动。”

    “”楚怜惜想要逃,可是林近屿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他认真地看着这张漂亮的脸颊,花朵般好看的唇瓣,小巧的鼻子,明亮温柔的眼睛林近屿轻轻地笑了声“别怕,我来帮你。”

    “帮我”

    少年近在咫尺的呼吸让楚怜惜愈发惊讶,可是林近屿的手指下滑,让她抬起脸,他身上向来淡淡的清新的味道一股脑的钻入了楚怜惜的鼻腔里。

    听着走廊里的脚步声,林近屿清澈的双眸眨了眨。

    楚怜惜似乎有种被看穿的错觉。

    “对啊,我帮你”

    少年的呼吸,落在了她的眼睛上。

    楚怜惜下意识地闭上眼,只听到林近屿跟她说“我帮你,让傅成舟彻底喜欢上你。”

    他的吻很干净,在她的眼睛上轻轻地,就好像幻觉似的,落下后又飞快地离开,与此同时,原本已经被打开的房门尴尬的停留在了推开一半的位置上,傅成舟看着病房里像是漫画似的公主和王子般的的相处,忽然觉得心里无比难受。

    林近屿吻了楚怜惜

    傅成舟突然间转身,就好像要排除内心无处发泄的愤懑,他脚步越来越快。

    楚怜惜也听到了声音,“哥哥”

    她喊了声,从病房里追了出来,那道挺拔清峻的身影顿了顿,脚下速度更快了,楚怜惜连忙追着他来到了楼梯那里,又喊了声。

    “哥哥”

    “不要再叫我哥哥了。”傅成舟冷冷的回应。

    “为什么”

    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紧,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表情,很平淡的回答道“我听着不舒服,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