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二个攻略对象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

    既来之,则安之。

    楚怜惜在短暂的慌张后便恢复了平静,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明天的演讲稿,默背了一遍后,放下,拿起了旁边的错题本,这是她半个月来为了准备联考努力的成果,上面每一道题目的解法都已经熟记于胸。

    最后,楚怜惜又打开了志愿者的微信群,大家还在一起商量着,元旦放假一同去福利院帮忙。

    楚怜惜是有点舍不得的。

    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她做了很多自己以前就想做但是苦于身体问题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一想到任务完成后就要离开了,内心不由得产生了几分伤感的情绪。

    她把自己前几次参加校级比赛的奖金都转给了另一个负责人,嘱咐她记得给福利院的小孩子们买书。

    就在此时,系统及时跳出来,道“宿主,在有限的时间里,你难道不是应该追上傅成舟吗”

    “不了不了。”楚怜惜立刻摇头拒绝“这么晚了,我追上去会睡不好,影响我明天考试的状态。”

    绫音被绑架这件事,想想都知道背后推手究竟是谁,原书里,绫音家境不错,父母是做运输类生意的,但是远远比不上京都首富林家,更不用说圈中豪门傅家,而且绑架的手段也很幼稚,没有赎金的要求,仅仅只是要求傅成州单独一个人过去

    这明显自编自导自演的套路,看来绫音已经按捺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楚怜惜就跟没事人一样来到了演讲比赛的会场,完全看不出她还有不到十小时可能就当场身亡,气色相当好。

    林近屿坐在前排的位置。

    少年穿着白色的衬衫,却没有规矩的系领带,衬衫的扣子头两颗打开,显得有几分清隽和随意,手腕上也戴着款低调但明显价格不菲的的表,他垂着眼眸,那张本来就生的好看的脸在礼堂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像是漫画里才会出现的男主角。

    在这里参加竞赛的大多也都认识林近屿。

    别说是这样全市的竞赛,乃至全国的比赛他都是稳拿第一的,在大家都紧张的场合下,林近屿完全不虚,周围也有些认识的人去跟他打招呼,他也笑着一一回应了。

    “林近屿,你也来了啊。”

    十分撩人的尾音就在众男生身旁响起,大家不约而同的抬头,才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女孩,长腰细腿,黑长直,看上去妩媚多情,不少男生心里疯狂尖叫。

    这可是实验中学的校花徐如雪啊,早就听说她对林近屿态度很暧昧,今天比赛还没开始,就用这么熟稔的态度来打招呼了。

    徐如雪很落落大方,走到林近屿面前,“你准备的怎么样”

    “我还好啊。”林近屿很礼貌地笑了笑。

    “听说你在学校里受伤了,现在好点了吗”

    “如你所见,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徐如雪有了一点尴尬。

    她从小就长得好看,家境不错,成绩更是遥遥领先,自认为时同龄女孩中的佼佼者,偏偏在林近屿这里接二连三的碰壁,而且面前的少年没有一分失礼的地方,只是眼底的疏离和礼貌无法让她忽略。

    自己也并不是那么好退让的。

    至少比起身边那些只能悄悄讨论林近屿的女孩来说,她已经很接近这个优越的简直不太真实的男孩子了。

    稍微在心底安慰自己后,徐如雪装似很开朗的开口“那我坐在你身边可以吗”

    “抱歉,这里有人了。”林近屿又是想也不想的礼貌拒绝,他似乎顿了顿,忽然露出了温和愉悦的笑容“楚怜惜,我在这里。”

    谁是楚怜惜

    众人齐刷刷地顺着林近屿挥手的方向望了过去。

    迎面而来的女孩子简直长得太美丽了。

    浅褐色的头发长长卷卷的披在肩上,露出了饱满光洁的额头,皮肤细腻白透,睫毛纤长稠密,眼神透着温柔与清甜,她一身很简单的制服和格子百褶裙,双腿笔直修长,整个人是柔柔弱弱但又无比清透的模样,就连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徐如雪这一刻都被眼前的少女惊艳到了。

    漂亮,单纯,又有几分惹人怜惜的病弱感,动人得要命。

    “难怪林近屿眼高于顶,有这妹子在身边还能看得上谁啊。”

    “好像天鹅,气质很独特”

    “我记得上次京都学习交流群里爆出来的林近屿的女朋友就是她”

    楚怜惜当做没听到,很自然的走到了林近屿的身边“早啊。”

    少女行走婀娜,身形更是挺直修长,走起路来整个线条拉的非常漂亮,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可是光看这样优雅的仪态,应该也不是普通人。

    “成舟没跟你一起来吗。”林近屿随口问了句,楚怜惜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她在林近屿身边的位置坐下,徐如雪看了一眼,匆匆打了个招呼,有点狼狈的离开,她从林近屿的眼底看出来满满的欣赏,这个时候还不走的话,未免也太不识趣了。

    林近屿留意到了楚怜惜眼底的黯然,很自然的跳过了话题。

    “这个给你。”

    楚怜惜低头,看着林近屿修长的手指举着一罐咖啡和简装的三明治,她伸手,小心地接过,上面的温度还留有余温,楚怜惜收下后,却放入了抽屉内,这一默默地抗拒的举动让林近屿垂下眼,黑色的眼眸里仍旧是平静的“不喜欢吗。”

    “不是,我在减肥。”

    楚怜惜拿出了自己准备许久的演讲稿,放在了桌上,仍旧是委婉的拒绝了。

    林近屿这才留意到,少女今天和往日的不同。

    她化了个很显气色的妆容。

    浅浅樱色唇釉让那双唇看起来愈发娇嫩,脸颊上也刷了层腮红,眉眼被精致的描绘过,眼眸愈发的如水含雾,令人心动不已。

    “楚怜惜,看来你今天很有把握哦,”林近屿忽然说道,“也许会赢过我也说不定。”

    “如果是那样的话”

    她忍不住笑起来,“不如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我真的赢了,你就替我做件事情怎么样”

    “嗯,可以啊,那如果我赢了,也可以要求你为我做一件事情”林近屿也有了点兴致,心底飞快地划过某个念头。

    “没问题。”

    林近屿转而笑了一下“成舟昨晚跟你告白了,对吗”

    “没有。”楚怜惜眼眸闪了闪“我发现你好像很好奇我和傅成舟的关系,或者说,你很乐意促成我们的关系”

    就在两个人还在聊天的同时,同学们也都陆陆续续的进场,坐在了他们的前后,舞台上,工作人员正在调试着设备,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

    “这么说也没错。”林近屿那双漆黑的眼瞳里,只倒影着楚怜惜的模样,他开口“我知道他对你的感觉,和我一样,所以我希望他能够走出来,这样我们才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堂堂正正地竞争。”

    “”

    拜拜了您。

    楚怜惜才不会告诉林近屿,今天这场比赛就是她的谢幕礼,她要表现的毫无挑剔,让这场攻略任务完美结束,只是此刻的她并不愿意向林近屿坦露全部的一切,向来在她面前沉稳又冷静的林近屿,似乎说到这里,有了几分天然的少年气,他似乎对未来格外的期待因为那是他所以为的,楚怜惜还在的未来。

    她轻轻咳了几声。

    系统“宿主,距离任务结束时间只有七个小时了,傅成舟的好感还是毫无变化。”

    “”楚怜惜轻轻地皱了皱眉。

    另一侧,西山私人医院。

    躺在病床上整整一夜都没有清醒的绫音缓缓地睁开了眼,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只发现窗边那里站着的傅成舟。

    少年正逆着阳光背对着她,但那修长优越身形还是让绫音有几分心动,她愣怔怔地开了口。

    “小舟”

    傅成舟听到她的声音,沉默的转身,他手里还拿着曾经绫音给他的那只棕色的玩偶熊。精致的五官上看不出太多表情,随着一步一步靠近病床的动作,气势愈发的强势,绫音喃喃地又喊了他几声,确信自己不是做梦,这才想要起身抱住傅成舟。

    都是她的错

    她怎么会放弃傅成舟这样优秀的人,转而去喜欢其他人呢

    明明傅成舟这么喜欢她,一直在原地默默地守护她,可是绫音没有仔细去了解过傅成舟真正的家世,总把他当成是自己鱼塘里最普通不过的那条备胎,直到她一次又一次被打脸,才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选择傅成舟呢

    自从许媛她们在自己明里暗里的挑唆下教训了楚怜惜后,傅成舟就忽然发了火,不仅害的许媛她们身败名裂,就连家里的生意也一落千丈,许媛她们恨得要死,却又不敢把傅成舟怎么样,只好在放学那天又拦住了绫音,趁着她大意,几个女孩伙同外面职高的少年们,竟然敢把她绑架了,就是为了好好教训傅成舟

    绫音哭的快要窒息了,她甚至抛弃了尊严,跪在许媛面前恳求她放过自己,许媛不为所动,还要那群职高的人来欺负她

    又惊又怒的绫音几近昏倒,就在意识模模糊糊那一刻,她似乎察觉到了有人。

    傅成舟来救自己了

    绫音终于后悔了。

    她知道,只有傅成舟,她最对不起的人,在她出事的时候愿意抛下一切来救她。

    想到这里,绫音的手颤抖从被子里探出来,想要去触碰傅成舟,傅成舟往后退了退,只是看着她。

    “小舟谢谢你”绫音说话时断断续续的。

    “绫音,想要伤害楚怜惜的人,是你吗。”傅成舟问道。

    绫音手指微僵。

    她抬头,声音哽咽,“小舟,不要逼我好吗,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嫉妒,嫉妒她怎么会被你在意,你从来都是最喜欢我的,不是吗”

    傅成舟眉头动了动,见状,绫音又开口道“我知道,你找到楚怜惜的原因也是因为她长得像我,你把她当做了我的替身”

    她哭哭啼啼着,傅成舟却发现,他的内心已经不会再因为绫音的任何话而产生波动了。

    傅成舟很冷静,出声“你还记得吗,我生病那天,你明明有机会来看我的。”

    “我,我”

    “那天,陪在我身边的人是楚怜惜。”

    傅成舟闭了闭眼,他想起了那个小心翼翼的在他睡着后陪着他的女孩。

    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不幸的。

    没有父母的爱,也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的温暖,仅有的一次阳光,也只是绫音随手的善意举动,并不是特别的。

    只是上天还给了他优待,把如此温柔美丽的楚怜惜带到了他的身边。

    “这个,是你当时送我的,绫音。”傅成舟将那只玩偶熊放在了床头柜上“你对我的善意,我一直记得,这也是我选择救你的原因。”

    绫音甚至忘了哭,她诧异的看着傅成舟。

    “小舟,你不要我了吗我明明给你道歉了”

    “你不要喜欢上别的女孩你永远喜欢我不好吗”绫音终于握住了傅成舟的手,她哭的梨花带雨“我保证,我不会再做伤害别人的事情了,小舟,你这么喜欢我,你明明喜欢了我这么久,你怎么可以说不要我就不要我”

    傅成舟垂下眸,推开了绫音。

    他的声音就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冷静,淡漠。

    “再见。”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5点,目前好感97”

    楚怜惜还在演讲,系统就忽然在脑海里告诉她这个消息。

    她面上笑容不变,没有丝毫的迟疑,微笑着倾身,扶着眼前的话筒,用流畅好听的英文徐徐讲述着自己的观点,她的稿子质量很高,其中专业的词汇一个接着一个,同时还有很熟练地长难句语法,再加上楚怜惜又是一口标准地道的英式发音,透过礼堂的扩音器,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台下的评委不仅有京国外交部的领导,也有撰写了口语京国英语教材的泰斗级教授,互相对视几眼,显然很满意楚怜惜。

    “这个长难句是认真的吗我几乎都听不懂”

    “这妹妹好强啊,是不是找专门的翻译替她写的稿子”

    “我以为我在口译考试现场”

    同学们也是议论纷纷,林近屿看着台上的楚怜惜,不知不觉的露出笑容。

    她很优秀,而且还散发着独特的光芒,深深吸引着每个人。

    包括他自己。

    “谢谢,我的演讲到此结束。”楚怜惜鞠躬,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张脸漂亮的不太真实,实在太抓人眼球了。

    评委们对她赞不绝口,掌声更是如同潮水般迅速的淹没了她。

    楚怜惜笑着走下台,在后台的走廊里,这才整理好了自己的神情。

    傅成舟来了。

    他的脸色因为奔跑显得愈发的苍白,透着不健康的病态,浅色的眼睛里满是欣喜,干干净净不染一丝尘埃。

    “怜惜。”

    傅成舟轻轻地喊了声。

    楚怜惜酝酿好了情绪,惨然一笑,“哥哥,你来了啊,快点去准备吧,等会就轮到你了。”

    “不要叫我哥哥。”傅成舟向前一步“怜惜,你还记得昨晚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楚怜惜惨然一笑,“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绫音小姐,现在不过是安慰我而已,哥哥,你不该这样,我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家世不如绫音小姐,可你不该这样欺骗我,你明明喜欢的是别人,怎么可以现在对我说这样的话呢”

    “怜惜”

    傅成舟只觉得胸口有点刺痛。

    “我不会再等你了,也不会再这样喜欢你了,我今天就会搬出去,从此我们毫无瓜葛。”

    楚怜惜语气很轻,甚至带着点悲伤。

    “你冷静一点,是我不对。”傅成舟绷着情绪,不想让自己失态,他的喉咙甚至有点哑,胸腔无比沉闷。

    傅成舟执着的问着“你不喜欢我,你要喜欢谁”

    “傅成舟对宿主好感上升3点,目前好感100”

    “恭喜宿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脑海里仿佛放烟花似的声音让楚怜惜喜不自胜,她也懒得再跟傅成舟继续装下去,冷冷淡淡的甩开了他想要抓住自己的手“离我远点,从此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再见。”

    “怜惜”

    傅成舟正要去追,眼前忽然一片黑。

    他眼中隐隐可见血丝,大脑迅速告诉他,已经控制不住了,可是还是坚持着想要挽留楚怜惜,只是,只是楚怜惜又往后退了几步,她大概是真的厌倦了,转身就走,连个眼神都没有留给自己。

    说走就真的走了。

    晚上,已经接近十一点。

    少女提着白色的行李箱,独自一人走在无人的道路上,黑夜里的寒风吹得让人只打颤,少女那张脸看上去苍白可怜,她缓慢地行走着,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背后响起的汽车鸣笛声。

    汽车不断地鸣笛催促,柔弱的少女恍若未闻,直到车子在即将撞到她之前猛地停下,她这才惊恐的转过脸,控制不住身子,瑟瑟发抖的坐在了地上。

    车里的人走了下来,她眨了眨眼睛,以一种柔弱的姿态仰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那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就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即便有点可怜,但也有股惹人怜惜的精致的感觉。

    系统“第二个攻略对象已出现”

    楚怜惜勾了勾唇。

    “对不起”她声音轻轻颤着“可以,帮帮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