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弟弟不太正常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

    转眼时间就来到了半年后。

    沪市,是京国近年来发展势头最猛的都市。

    这里的生活节奏更快,时尚氛围也非常浓厚,这几年,不少国外著名的电影公司和国内的娱乐经济公司都在沪市扎根,整个城市与京都那种传统古典结合的政治型城市气氛完全不同,更偏向于商业化,国际化。

    沪旦大学大概是这座快节奏的城市内为数不多的可以慢悠悠呼吸的地方。

    此刻,窗外正下着下雨,玻璃外蒙着一层水雾,朦朦胧胧,只能隐约看到外面芭蕉树叶在雨声中无精打采着垂下了头。

    礼堂内很安静,只能听到画笔沙沙沙的声响,仔细看过去,是一张巨幅的海报正挂在墙上,画布各个部分交给不同学生进行绘画,此刻隐约可见精致又大气的轮廓慢慢浮现,可想完成后的富丽堂皇。

    靠近舞台右侧的女孩放下了手里的调色盘,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绘画让她觉得疲惫不已,她随口问道“等会儿去哪里吃饭啊今天下这么大的雨”

    另一个女孩也放下了手里的画笔“只能点外卖了,你想吃什么,可以凑个单啊。”

    两个人在旁边本来动静不大的,但是一说到吃午饭,很多原本还在画画的同学也停下来,大家作为同一学院的新生,同时为沪旦大学一百八十周年校庆的海报绘画,关系处的很不错。

    “吃肯德基最新的套餐吗,刚好点两份大家一起吃。”

    “干脆点个火锅我们一起吃,怎么样。”

    “我觉得部队火锅也不错,多点几份菜,吃完后大家也能继续画嘛。”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直到有个女孩喊了声“小惜,你想吃什么”

    少女正专注用金粉在给画布上那只展翅翱翔的凤凰上色,棕色的长卷发用发带松松的扎着,披在肩后,一身简简单单的白色一字领上衣,牛仔短裤,偏偏能吸引无数人的目光,她的睫毛乌黑修长,漂亮又明亮的双眸脉脉含情,捏着画笔的手指修长,整个人皮肤更是娇嫩白皙,精致的面容就这样映入了每个人眼底。

    光看她这样娇弱的千金大小姐的样子,谁也想不到她才是这次巨大画幅的设计者,以及把所有同学聚集起来的领导者。

    楚怜惜被唤了好几声,才回过神,她转过头“嗯我吃什么都可以啊。”

    “那你来看看,我们准备订部队火锅。”

    “嗯,好啊。”楚怜惜放下了画笔,来到了大家的身边。

    “怜惜,我好羡慕你,不化妆都这么好看,呜呜呜。”

    “我也觉得,这次新生校花绝对是你。”

    “楚楚可怜的妹妹小怜惜来,让我抱抱你”

    楚怜惜实在没忍住,笑了笑,“看在你们这么夸我的份上,今天的午饭干脆就由我来请客吧。”

    “好耶那我们现在多说几句还可以要一份辣炒年糕吗”

    吵吵闹闹的环境里,楚怜惜低头把多人套餐加入了购物车,正想进入结算页面,礼堂大门那里却来了几个陌生的人,进门就只看了眼,便把餐盒统统送了上来,不多久,就已经把楚怜惜他们拼起来的那条长桌填的慢慢当当。

    起初,没人在意这件事,都以为是谁耐不住肚子饿早早就点了外卖,恰好送过来而已,直到有个同学打开了其中一个餐盒,袅袅热气伴随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食材的鲜香铺面而来

    那个同学好奇的看着餐盒上的o,惊讶的瞪大眼睛“哇,这是青木的寿司谁这么大方给我们订的”

    其他人听闻,好奇的靠近,也陆续把其他的餐盒打开了。

    小巧精致的手捏寿司就放在碗碟里,上面的海鲜很新鲜,光是闻了闻都令人食欲大振,更不用提旁边还有精致的金枪鱼泥和香鱼料理,甚至为了保持这些食材的口感,整个食盒还做了保护措施,看上去分外可口。

    青木料理是去年沪市江区新开的一家店,价格并不亲民,可以说十分昂贵,可去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平时连在那里订餐都要提前好几天预约,也没有开放外卖服务,这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青木送外卖啊

    而且,这些餐盒跟普通的外卖餐盒完全不同

    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拿着勺子在哪里,完全不敢吃。

    是不是送错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份外卖到底怎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楚怜惜低下头,拿起了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她背过身走到了一旁,接了起来。

    “喂。”

    “怜惜,吃饭了吗”电话那边是非常柔和好听的少年声音。

    楚怜惜心里一动“这是你买的”

    “是啊,我看到今天的天气预报,沪市的雨要下到傍晚才停,所以提前帮你点了餐。”

    少年那边话音刚落下,楚怜惜就从听筒里隐约捕捉到喵呜喵呜的猫咪撒娇声,她眨了眨眼“你这是回家了”

    “啊,我和年糕在一起。”电话那段的人说着“我和它都很想你啊,怜惜,今天忙完后早点回家,好吗。”

    “好。”楚怜惜应了声。

    少年却撒娇着又开口“怜惜,还有那句话没有跟我说哦。”

    “”楚怜惜抿了抿唇,放低了声音“我想你了。”

    “不是这句。”

    “我喜欢你。”楚怜惜咬着唇,轻轻地说了出来,电话这段都能想象的到她害羞的样子。

    少年那边只是轻笑了一声,“你喜欢谁”

    你妈的。

    楚怜惜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她顿了顿,声音也愈发的羞怯。

    “我喜欢傅轻言。”

    “我也喜欢你,怜惜,等你回来哦。”

    少年这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那一端,雪白的布偶猫轻轻地从旁边放置的行李箱里探出头,喵呜,又叫了一声,钻进了少年的怀里,少年抱起来猫,弯了弯唇。

    周围的同学愣住,甚至觉得,没人能抵抗住这样娇软又柔弱的美人撒娇,电话那端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过再一细想,出手这么阔绰大方,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有钱人。

    楚怜惜无奈地说着“没什么事,是我认识的人点的餐,大家放心吃。”

    听完这句话,众人才放下心来,围着桌子坐下,话匣子又打开了。

    “怜惜,是你男朋友啊”

    “嗯,是的。”

    “你们交往多久了他是做什么的”

    “半年左右吧,他是他比我小一点,也是去年才从英国回来的。”楚怜惜和盘托出。

    “原来是姐弟恋”坐在楚怜惜身边的女孩笑了几声“不过我听说一般年龄小的男孩子对女朋友都很有依赖性的,怜惜你可要小心啊,我看打电话的时候就有这种趋势,你可要小心到时候他喜欢你喜欢的太过分,不放你走哦”

    女孩子善意的玩笑立刻引来同样的打趣声。

    她们都觉得楚怜惜这样看上去有点病弱感,很纤细的美人儿,更适合找一个能把她捧在手心好好呵护她,宠爱她的,却怎么也没想到楚怜惜竟然反其道而行之,从刚才打电话的口气不难想象,她的男朋友大概是很喜欢向她撒娇的那种小奶狗似的弟弟。

    楚怜惜也跟着笑了笑,长长的睫毛垂下。

    傅轻言是系统给她安排的第二个攻略人物,也就是傅成舟母亲和另一个男人生下的孩子,是傅成舟名义上的弟弟,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多年来一直在英国上学,直到楚怜惜离开傅家的那天晚上,才是他回国后的第一天。

    在系统的安排下,楚怜惜和傅轻言认识了,只是过程颇有几分戏剧性。

    那天晚上,车上不仅坐着傅轻言,还有他的母亲,邢青。

    邢青看到了楚怜惜的脸,惊讶极了,竟然就把楚怜惜带回了京都另一处私人别墅里,细细地看了她许久,在得知楚怜惜是离开了傅成舟,无处可去,她竟然做了个大胆地决定,让楚怜惜转学到了沪市的外国语附中,顺利地读完了高三下半学期,最后,楚怜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沪旦大学。

    出于某种原因,邢青找人把关于楚怜惜是沪市高考第一名的消息统统压了下来。

    直到上了大学,她才告诉了楚怜惜实情,但是说的很简单,只说楚怜惜和自己曾经大学的朋友长得很像,出于关心才这么照顾她,楚怜惜也没多嘴继续问,反正她的任务是攻略傅轻言,而不是来搞清楚自己身世的。

    本来她还在苦恼该如何接近傅轻言,万万没想到,傅轻言竟然主动追求她并且他的妈妈邢青对此也毫无意见,甚至还有撮合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为了更好地攻略,楚怜惜便点头答应了。

    她本以为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可是

    楚怜惜在傅轻言身上几乎已经浪费了和傅成舟一样的时间,傅轻言对她的好感还是停留在初始数值上,毫无变动。

    他对自己很好。

    新年,他会带自己去维也纳听音乐会。

    春天刚刚走进,便主动邀请她去日本赏樱,贴心的把一切都准备的很妥当。

    高考结束那天的晚上,傅轻言蒙住她的双眼,最后送给了她满天的烟火作为成人礼的礼物。

    他的长相和傅成舟有三四分相似,性格却完全不一样,会撒娇,会抱怨,会吃醋,最喜欢温柔地亲她的眼睛,去拥抱她,送她无数昂贵又难以通过普通方式取得的珠宝首饰,简直是无数少女心中的完美男朋友。

    有着十足的耐心,并且十分善解人意。

    在大洋彼岸的西海岸边,他背着她走了许久,和她一起仰头数着夜空里的每一颗星星。

    诸如此类的。

    楚怜惜都差点被感动了。

    但是,系统总是无情的告诉她,傅轻言的好感连动都没有动过,偶尔涨一点,但很快又会降回去,反反复复。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楚怜惜忽然来了几分兴致,她有了种棋逢对手的愉悦感,既然常规的套路已经无法让傅轻言好感轻易产生变化,她忽然想试试剑走偏锋,看看傅轻言究竟是什么反应。

    午饭吃完,正在绘画的众人休息了一会儿,又着急着准备开工了。

    这幅画今天再努努力,就能立刻收尾,半个月左右的辛苦即将告一段落,作为宣传部的部长,也是这次海报的设计人,楚怜惜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今晚有空吗我请大家出去玩,就当是庆祝我们今天顺利收工吧”

    “怜惜,你想去哪里”

    “去最近新开的纽约公园怎么样”楚怜惜话音刚落,已经有人开始提前欢呼。

    “富婆,饭饭,饿饿”

    “好耶好耶楚怜惜你这么说我可就不累了”

    “快点画完给我留点时间来个最嗨的妆啊”

    纽约公园是沪市很著名的一家夜店,这里虽然也很热闹,可是管理非常严格,对于每一位进入的客户都有会员审核制,并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听说不少沪市的偶像明星平时也会在工作后偷偷到这家店放松,因此安全措施也是顶级的,令很多人都很向往。

    这家夜店的会员卡,曾经傅轻言送给过她一张,还告诉她,自己和这家夜店的股东是好友,楚怜惜过去只需要用这张卡,酒水都是全部免费的。

    楚怜惜这句话显然给了大家很大的动力,原本计划要傍晚才能完成的海报,竟然提前了两个小时就大功告成了,楚怜惜给学生会秘书处的人打了电话后,便和众人定下了在纽约公园见面的时间,晚上七点半。

    到了店里,一眼望去,虽然灯光有些昏暗,可是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闹哄哄的环境下,也能看到店里的工作人员正警惕地盯着进进出出的每个人,环境比起普通的夜店优越不少,楚怜惜用傅轻言的卡开了二楼最大的包厢,起初,一群人还有些拘谨,但是当楼下开始放音乐,气氛一下就被点燃了,好在包厢内够大,一群人也都玩得开,瞬间场面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楚怜惜特地嘱咐了侍应生,把所有端进包厢内的酒都换成了度数最低的,自己则是坐在包厢最角落的地方,默默地吃着侍应生刚才端上来的车厘子,结果没一会儿就被其他女孩拉着下了楼。

    “来啊,怜惜,我们一起下去看看,听说下面有theteen的成员来了”

    楼下的舞台上,的确有个拿着话筒的少年,台下的观众们也很疯狂,知道这是暑假才刚刚成团出道没多久的偶像,但不过只是在不停地尖叫,没有任何人作出过激的行为,当少年开始唱歌,那道清澈的声线瞬间把所有人都吸引了。

    “我以前都是在这家店兼职,现在虽然很忙,但也会回来看看”少年说道,扫了眼台下,看到了人群外的楚怜惜,眼前一亮。

    少女实在是美的过于出众。

    一身漂亮的小黑裙,长长卷卷的头发下是纤细的脖颈,尤为勾人。

    她皮肤雪白,胸大腰细腿长,一股漂亮娇软的味道,既有着最吸引男人的孱弱与精致,也有那股不谙世事的纯情与温柔,少年进入娱乐圈时间不算短了,可是也难得见到这样美人,他停了停,轻咳了声,说了些感谢的话后,又主动开口“我平时兼职都会选一个人跟我一起唱歌,最外面那个穿黑色裙子的小姐姐,你上来一下怎么样”

    大家不约而同的回头。

    女孩眼底雾蒙蒙地,让人忍不住小心呵护和疼惜,她好像也很惊讶,这才笑着点点头,走上了台,和小偶像一起唱了首曲子。

    朦胧暧昧的灯光下,小偶像清澈动人的嗓音和楚怜惜温柔的声音竟有点巧妙地般配。

    他一直在偷看她。

    裙子掐起了细细的腰,盈盈不堪一握,她的妆容也很薄,可也比别人好看太多

    小偶像显然有几分心猿意马,最后的调子有点走音,楚怜惜礼貌地把话筒还了回去,客气地走下了舞台。

    晚上十点,楚怜惜把同学们全部送回了学校的宿舍,这才吩咐司机来接她,去傅轻言位于沪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里最顶级的那套平层豪宅,等她回到家,时钟已经走

    到了十一点半,楚怜惜推开了门。

    “怜惜,你回来的好晚啊,我和年糕等了你好久。”

    傅轻言轻声道。

    怀里的布偶猫也跟着喵喵喵几声,似乎在谴责着楚怜惜。

    楚怜惜抬了头。

    面前的少年生得十分好看,长长的睫毛,浅色的眼瞳,清秀的下颌线,微微下垂的眼睛,五官宛如淡墨似的精致。

    身上那件浅色的衬衫将他衬的矜贵。

    他没有傅成舟那种长年累月因为生病的阴郁感,所以才会比傅成舟看上去更优雅一些。

    “嗯,对不起啊,小言,我们今天好不容易完成了学生会规定的任务,大家一开心就去玩了会,”楚怜惜鼻音懒倦“我有点困了,明天再跟你说好吗。”

    傅轻言松开手,将怀里的小猫放到一旁的架子上“怜惜,我来帮你卸妆。”

    楚怜惜点点头,傅轻言露出了笑容,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来到了镜子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拿起了一旁的卸妆水,用化妆棉替她轻轻柔柔的擦着,楚怜惜只看到镜子里少年专注认真的脸。

    “好啦。”傅轻言蹭了蹭她的嘴唇,“去洗澡吧。”

    楚怜惜很乖的应了声,只是傅轻言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她,自然而然的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要我帮你洗吗”

    “小言,不要撒娇啦,好不好,放开我吧。”楚怜惜连忙推了推他,傅轻言轻轻笑出了声,目光宠溺又纵容,松开了她。

    楚怜惜背过身,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了背后传来熟悉的旋律,傅轻言在她背后轻轻地哼了个调子,正是今天楚怜惜和那个小偶像合唱过的曲子。

    “小言”楚怜惜立刻转了身,眨眨眼。

    “我也觉得很好听,等会儿我们睡觉前也试试一起唱,好不好啊”傅轻言露出了笑容,用着撒娇的话说着让她忽然觉得有点背脊发凉的话。

    许久没有出现的系统这个时候忽然发声。

    “可攻略对象傅轻言对宿主的好感度上升1点,目前好感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