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被下套了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傅轻言名下的这套空中复式在沪市的商业圈中心,高高在上,白天,可以眺望远处的海景,夜晚,在豪华的浴缸里也能欣赏外面美丽的星空,楚怜惜一边享受着浴缸里的自动按摩,一边心情很好的看着窗外的美景。

    系统“宿主,本次任务不再采取倒数计时的攻略方式,改为随机检查好感的方式。”

    楚怜惜一个支棱就从浴缸起身“什么意思”

    系统立刻解释,“举个例子,在你和攻略对象相处的过程中,会随时检查好感度,如果在时间内好感度没有达到标准”

    原地暴毙呗。

    楚怜惜很不满意“那就是说,如果你检查的时候要求好感是15,而我目前只有11,规定的时间内无法到15,判定任务失败,这明显任务难度提高了,不可能奖励的还只是我能活下去而已吧”

    “当然不,这次完成任务后会奖励宿主全新的身份,而且这次的时间并没有特别的限制,宿主只要在检查时维持要求的好感,在下个攻略对象出现前,和本次任务的攻略对象持续交往也没问题”

    楚怜惜听到后,顿了顿。

    “什么身份”

    “本次任务结束后会向宿主揭晓。”

    系统尽职尽责的回答完,离开了。

    楚怜惜的心态也放得很稳。

    其实傅轻言作为攻略对象来说,表现的很完美,出手大方,待人体贴,与上一个攻略对象傅成舟一样,也是个好吃好喝供着她甚至不要求任何回报的男菩萨,虽然需要亲亲抱抱,但是光是看着那张完美的脸,楚怜惜表示

    如果我有什么错,就让这些名为反派实为菩萨的男人们惩罚我好了

    抱着这样愉悦的心情,楚怜惜洗完澡,从浴缸出来,也可能是她呆的有点久,双腿也跟着有些酸,一不小心就滑倒了,虽然她反应的也很快,可是双腿还是楞楞的跪在了地上。

    “唔”楚怜惜疼的飙出了眼泪,额头上的汗瞬间冒出来,她正想坐下来先揉揉膝盖,就听到门那里被人敲了敲,“怜惜”

    楚怜惜咬着唇“别,等会”

    傅轻言已经推门走了进来,立刻就看到她这幅狼狈的模样,从一旁取下浴巾,这才把她抱了起来,楚怜惜身上的水珠都把他的衬衫湿透了,隐约可见衣服下的肌理。

    “怜惜姐姐,你真是一点也不让我省心啊。”傅轻言翘了翘嘴角,“这次摔伤也是你瞒着我偷偷跑去店里玩的惩罚吧。”

    “我好疼”楚怜惜把头埋在了少年的胸膛上,双手抱紧了他的脖颈,傅轻言似乎也默认了她的示好和撒娇是另一种认错的证明,把她抱回到了床上,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很低,楚怜惜也只能紧紧抱着傅轻言,从他身上感受着暖意。

    “怜惜,你不松开我的话,我没有办法给你上药的。”傅轻言笑着,反手把她也抱住,目光非常温柔他看上去实在是太宠爱楚怜惜了,如果不是压根没有变化的好感度,楚怜惜自己都会当真的。

    “嗯,那你轻点。”楚怜惜眼睛眨了眨,轻轻地点头。

    傅轻言拿起了一旁的医药箱,让楚怜惜躺在床上,自己用药油替她温柔的揉着膝盖上的淤青,动作很轻,而且很令人安心,楚怜惜感觉就像是温热的暖风吹在了脸颊上似的,她有点困了。

    落在傅轻言眼底,楚怜惜的脑袋已经侧向一边,马上就要睡着了。

    这可不行啊。

    他抬起她的腿,停止了手下的动作。

    楚怜惜

    原本已经半睡半醒的她忽然被膝盖上那有点奇怪的触感吓醒了,楚怜惜睁开眼睛,发现傅轻言握着她的脚踝,将她的腿屈起,轻轻地在伤口处吻了吻,他的刘海扫过皮肤,稍微有点痒。

    楚怜惜连忙想要推开他“小言,你”

    傅轻言低低笑了声,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便倾身而上,楚怜惜紧张的肩膀都耸着,傅轻言微微俯身看她,懒散的嗯了声,算是回应。

    “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唱歌吗。”傅轻言的声音又乖,又苏,简直是故意在撩她。

    楚怜惜立刻摇头“好啦,小言,不要闹了。”

    “没有跟你闹啊,我是认真的。”傅轻言埋头在楚怜惜的肩颈上,哼了声,甚至还蹭着她,简直比家里那只喜欢撒娇的布偶猫还要命,楚怜惜手指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傅轻言又缓缓出声“怜惜,抱抱我。”

    楚怜惜要被这个尾音撩到腿软了,她也知道傅轻言想做什么。

    “等、等一下,我还没准备好。”

    和傅轻言发生亲密关系,是楚怜惜最后一张底牌,她还不想这么早拿出来。

    “好啊。”傅轻言说着,按住了她肩膀“亲一下,不许躲。”

    楚怜惜闭上了眼。

    很轻很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下降1点,目前好感10点”

    楚怜惜心情复杂jg

    第二天早上醒来,楚怜惜已经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她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穿着t恤的少年已经从厨房里端出了做好的早餐,清晨的阳光落在少年那张清隽的脸上,带着一股赏心悦目的味道。

    “怜惜,早上好,过来吃早餐吧。”

    就连声音都清澈好听。

    楚怜惜默默地看着傅轻言为她打开椅子“”

    攻略的方式有很多种。

    面对傅成舟那样外表冷淡实则吃软不吃硬的病态纯情少年,楚怜惜采取的策略就是装可怜让他对自己心软,进而卸下他内心的防备,其实能够增加好感的动作都是能让被攻略的人跟自己在一起,很轻松,很快乐,这样才能从他们身上拿到好感,可是傅轻言呢,她有些摸不透。

    傅轻言习惯为楚怜惜付出,并且没有丝毫不耐烦,楚怜惜起初也以为这是少年追求自己的手段,后来她发现不是,傅轻言显然乐在其中,因为一些能让楚怜惜心动不已的细节和事情,并不是伪装就能做出来的。

    比如他会细心地为自己把早餐换成低脂牛奶和无蔗糖添加的麦片,就因为自己曾经抱怨过吃胖了。

    会在楚怜惜出门前替她准备好裙子和平底鞋,甚至还要替她梳头发,脸上始终噙着温柔的笑意,简直把楚怜惜宠成了公主。

    楚怜惜下午有课,傅轻言已经叫人把车开了过来,要亲自送她去学校。

    假设是一般的女孩子,想必早就在这里沦陷了。

    但是楚怜惜却越来越觉得奇怪,昨晚只是因为身体上抗拒才导致傅轻言的好感下降,那么如果今天自己主动示好呢

    眼前恰好是红绿灯,楚怜惜的手悄悄地握住了傅轻言的手。

    他眉眼敛了下,立刻回握,自然下垂的眼睛像只餍足的猫咪似的,格外可爱。

    好感却一动未动。

    楚怜惜的攻略似乎进入瓶颈期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进入了沪旦大学的侧门,傅轻言要把车停在远处的停车场,就先让楚怜惜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等他回来,昨天下过雨,今天的空气过分清新,阳光也没有那么刺眼,楚怜惜仰起头,正准备拿手机拍几张照片,旁边忽然有人喊了声。

    “怜惜我正要找你。”

    对面篮球场上有个男生朝着她挥挥手,立刻跑过来“听说你们的海报画完了”

    这人是和楚怜惜同期进入校学生会的干事,是宣传部另一位副部长,主要负责整个舞台的多媒体和视觉效果,平时楚怜惜也会就舞台设计相关的问题请教他,男生也不吝啬,两个人平时就很聊得来。

    “嗯,对啊,速度比想象中快一点。”楚怜惜也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周末你有空吗我们在礼堂碰个面,测试下效果吧,没什么问题的话等到第三次彩排就可以根据节目单再调整下了。”男生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皱巴巴的优惠券“这是前几天开会,会长送的,我不喜欢吃自助,你拿去跟你男朋友去吃吧。”

    “真的啊,谢谢。”

    楚怜惜笑着接受,男生见状,客气的关心了几句她膝盖上的伤,就回到球场继续打球了。

    她低下头,男生刚才给她的是学校附近小吃街上很有名的川蜀自助串串火锅的折价券,口碑很不错,她准备找个机会去试试。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下降1点,目前好感9点”

    冷冰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楚怜惜连忙转身,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傅轻言,少年脸上毫无异样,他唇角淡淡勾着,简单地衬衫和长裤让他身材看上去也愈发颀长,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时不时吹起的温和的夏风。

    “怜惜,走吧,我送你过去。”傅轻言牵过她的手,楚怜惜的下意识握进。

    傅轻言在她耳边低声着“这是什么啊,给我。”

    他力道不大,缓慢地从她掌心里拿过了那两张优惠券,食指微微屈起,直接将优惠券撕成了碎片。

    “想吃火锅跟我说就好啊,这样吧,晚上我带你去江边那家新开的店。”

    傅轻言随手把撕碎的优惠券扔进垃圾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跟她一起漫步在校园里。

    他睫毛很长,又是略略下垂的眼睛,很漂亮有神,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外貌和气质,走在学校引来很多人的围观,更不用提他陪着楚怜惜一起去上法语课,整个教室都沸腾了。

    “怜惜,他是”

    “这是你弟弟还是你男朋友啊。”

    傅轻言主动解释“她是我的未婚妻。”

    楚怜惜自从入学后,身上的流言就没怎么断过。

    她吃穿用度皆是大牌,长得又漂亮,甚至拒绝了好多个学校里人气很高的学长,招了不少人眼红,渐渐地,这样的嫉妒便滋生出了无法见光的恶意,甚至有人说她行为不检点,被沪市某个老板包养了,直到今天傅轻言出现,谣言不攻自破。

    普通的男生喜欢根本算不上什么。

    能被这样一看就知道家世出身都绝非普通富二代的男孩子追求,才能证明楚怜惜真正的魅力,何况楚怜惜和眼前这个完美到都不怎么真实的少年已经是未婚夫妻的关系,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像童话故事的吗

    楚怜惜是想反驳的,只是傅轻言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此时,有个女孩看着傅轻言,欲言又止,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嗯,那个,你和我高中同班的一个男生长得好像啊。”

    “真的吗傅轻言扭头,修长的手指抵在唇旁。

    女孩似乎很开心可以跟傅轻言说话,连忙点点头“嗯,他叫做傅成舟,哎呀你们的名字也好像,不过他完全没有你这么可爱啦,我印象里他一直生病,而且很难接触,我们同学三年直到毕业我都没怎么跟他说过话。”

    傅轻言声音低低的,很好听“傅成舟啊”

    楚怜惜在一旁默不作声。

    直到女孩转头“哎,楚怜惜,你还记得吧”

    楚怜惜苦笑了声“不知道啊,我跟他不太熟。”

    在上一个任务完成前,系统已经替自己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在曾经圣安高中的同学们眼中,楚怜惜是个在竞赛班读了一段时间书后,高三下学期因为父母工作变动才转学的人,他们也不会记起傅成舟还亲口承认过楚怜惜是他妹妹这件事,而楚怜惜和傅成舟真正的关系,傅轻言对此一无所知,就连他的母亲刑青也只知道楚怜惜曾经是傅家资助过的学生而已。

    傅轻言眼睛弯弯“我从小到大都是在英国念的书,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跟我长得差不多的人啊,好像见见他。”

    一边说着,他不忘对楚怜惜露出一个亲近的笑容。

    又过了几天。

    楚怜惜作为校宣传部新任的部长,这几天一直留在学校的礼堂为校庆晚会做准备,每天都忙得很晚才能回家,这一天也是同样,她揉了揉已经困得睁不开的眼睛,缓慢地推开了门,很意外的发现家里不像是平日里那么明亮,反而有几分阴森森的,连坐在沙发上的人都看不太清。

    她弯腰脱下高跟鞋,就听到了声熟悉的尖叫,果不其然,屏幕上出现了正在被杀人狂追赶着的可怜少女,少女脸上带着泪花,狼狈的朝着前面奔跑,本来就惊悚刺激的音乐搭配着正高高举起电锯的杀人狂的画面,让楚怜惜一下往后退了几步。

    她连忙定睛看过去。

    沙发上坐着的少年神情颇为认真,一双微微下垂的眼睛,俊美的侧脸,浅色的头发垂下,明明屏幕上已经是一片血腥的断胳膊断腿的画面,少年却格外认真,仿佛在鉴赏什么绝世名作似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

    “傅傅成舟”

    楚怜惜轻轻地喊了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咬了一口舌尖。

    只是,这声呼唤显然被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听的清清楚楚,那张干净俊秀的面容下,是几乎看不出情绪的眼眸,他抬手按了遥控器,暂停了画面,转头看向了楚怜惜。

    “怜惜,你刚才叫我什么”

    傅轻言望向她,声音里平添几分撩人意味。

    楚怜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傅轻言下套了。

    重要的是,这么愚蠢的陷阱,她竟然毫不迟疑的一脚踩了上去。

    就在此时,她脑海里响起机械的系统音。

    “宿主,倒数十个小时开始计时,本次傅轻言好感度不低于15即为完成任务。”

    楚怜惜静静地站在那里,并不慌张。

    她似乎发现了如何攻略傅轻言的办法了。

    当傅轻言看向她时,她低着头,似乎很痛苦,就连声音都有了几分压抑着的啜泣声,“小言,你愿意听我说我和你哥哥之间的事情吗”

    “好啊,你现在说。”

    “我承认,最初我答应跟你在一起,是把你当做了你哥哥的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