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见面啦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屋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落地窗外倒是灯火通明,江对岸那些光在傅轻言的脸上,勾勒出一种明暗晦涩难以分明的感觉。

    傅轻言缓慢的走到了楚怜惜面前,风姿翩然,用极为温柔的动作轻轻抚开了她脸上的发丝,修长的手指却没有离开。

    楚怜惜让自己的眼神看上去充满了迷茫,痛苦,和脆弱,眨了眨眼,这才开始向傅轻言开口。

    “是傅成舟少爷把我从福利院带出来,让我借住在傅宅,不仅给了我容身之所,还给我了可以在学校读书的机会”楚怜惜的嗓音很轻柔,完全没有任何尖锐的攻击性,她一边说着,一边也留意到了傅轻言的情绪。

    “可是,少爷只把我当成是绫音小姐的替身,他之所以资助我,也是因为我能有一张和绫音小姐相似的脸,我知道我自己配不上他”

    楚怜惜大脑快速的运转。

    她并没有遮掩,只是选择性的把和傅成舟相处过的事情说了出来,往往夹杂着真实的谎言才更有可信度,楚怜惜省略了自己攻略傅成舟的过程,直说那天晚上和傅轻言相遇,正是她发现自己已经失望了,不再喜欢傅成舟。

    “那你喜欢我吗。”傅轻言忽略了一切,直截了当的问。

    “我配得上你吗”楚怜惜的眼眸暗下来,她无奈的笑了笑,“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这么好,我每次都在想,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刑青阿姨要你照顾我

    的缘故呢而且,像我这样的三心二意的人,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傅成舟少爷,但是却沉浸在你给我的一切当中,甚至觉得这是在做梦,现在,也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

    她睫毛轻颤着同时,眼睛里的眼泪也一点点的落下来,恰好在傅轻言的手指上,傅轻言看着楚怜惜,楚怜惜的眼睛也愈发的红,“小言,对不起,我明明讨厌傅成舟把我当做替身这件事,可是我却对你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好吗。”

    楚怜惜的声音越来越小,她面色惨白,但却好像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底的秘密,变得有点轻松,她努力克制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宿主,你这次考虑的不周到,傅轻言不会像傅成舟那样被你骗的。”系统目睹了全过程,提醒着“倒计时已经开始,”

    楚怜惜声音顿了顿“放心,你还不相信我吗。”

    她着手便拉出了行李箱,傅轻言曾经送给她的一切都没有拿,只挑了几件自己买过的裙子和外套放在了里面,做完这一切,楚怜惜把箱子放在了入口处最显眼的地方。

    傅轻言进来的时候,楚怜惜连忙从床上起身,打开了旁边的台灯,少年在她面前蹲下身来,喉结轻滚“怜惜,你怎么可以比我还委屈呢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你,可是你永远有一百种办法让我对你心软。”

    楚怜惜别过脸“”

    傅轻言笑了一声,手轻搭在她的腰上,就顺势而上把她推倒在床上,她眼睛里又开始水汽升腾,却一直强忍着没出声,只是眼角发红,眼睛也红红的,她这会儿身上那件衬衫的领口也敞开了些,露出细细白白的脖颈。

    “怜惜,对你而言,我们第一次见面是那天晚上,但是对我来说并不是。”傅轻言凑近她耳边,“暑假的时候,我回国来看妈妈,那天看到你领着福利院的孩子来看病,出现在我面前,很漂亮,很温柔,我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子心动过,那时候我就喜欢上怜惜了,怜惜就是我rcess你喜欢哥哥也没关系”

    傅轻言慢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反正我也会抢过来的。”

    少年完美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楚怜惜抿唇,“真的吗,小言喜欢我,才对我这么好”

    “是啊,所以你可以也对我更好一点吗,”傅轻言把她抱入了怀中,“怜惜也喜欢我,没有对我说谎,我也很开心,所以一定要给你奖励。”

    其实,傅轻言虽然在年龄上比楚怜惜要小几个月,可是个子比她高出一个头,此刻抱住楚怜惜的手臂线条也相当的好看,处于少年与成熟男性之间的荷尔蒙将楚怜惜紧紧包围。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10点,目前好感19,恭喜宿主,任务已完成”

    楚怜惜眨了眨眼,稍微松了口气,可是大脑里的机械音又紧跟着响起。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下降5点,目前好感14”

    她这一瞬心里非常惊愕。

    “怎么回事傅轻言的好感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楚怜惜连忙在心里询问着,就算之前攻略傅成舟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波动。

    系统“具体我这里也不清楚,我只负责统计查看可攻略对象对宿主的好感。”

    “可以把傅轻言的人物资料给我吗”

    “稍等。”

    没一会儿,系统音在楚怜惜耳边响起。

    傅轻言相较于他的哥哥傅成舟,成长轨迹就很简单。

    除了父母那一辈因为联姻后产生的种种问题影响到他的童年,竟然就没有别的了,他从小成绩优异,在同龄人刚考上大学的年龄就在牛津大学读完了政治和哲学专业,目前正在考虑继续读硕士,父母间的问题没有影响到他的成长,他一直都被当作小王子似的在国外生活,单纯,懂事,阳光,又很听话,从没有谈过恋爱,楚怜惜就是他的初恋。

    从这个人物设定来看,这是标准的男主角才对啊

    楚怜惜好奇极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才能让傅轻言这样的多疑呢

    系统“你不能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

    察觉到了怀里的少女竟然走神了,傅轻言也不由自主地捏住她的手腕,张嘴咬住了她的衬衫的扣子,开了,楚怜惜其实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她也知道,傅轻言很讨厌楚怜惜言不由衷的行为,尤其她刚刚口口声声说完最爱自己,现在又要假装矜持,未免太刻意了。

    吃他的,花他的,现在还能享受这种顶级容貌的美少年全程服务,并不吃亏。

    楚怜惜闭上了眼睛,搂住了傅轻言。

    出乎她的意料,傅轻言没有进行下一步,他只是伸手抚摸着楚怜惜的肩膀。

    她很瘦弱,皮肤柔嫩,宛如脆弱的花朵,美丽的肩颈线条生出一抹昳丽。

    他吻了上去。

    怀中的少女颤了颤,仿若白瓷一般的肌肤,很轻易的留下了些许印记,傅轻言抬眼,发现楚怜惜是真的累了,她竟然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靠在了他的肩上睡着了,不管傅轻言喊了几声都毫无回应。

    “怜惜,好好休息。”少年又恢复了往日里又奶又甜的撒娇的样子,吻了吻她的额头。

    出门前,他看向房间那里的行李箱。

    傅轻言嘴角微微翘起,提起了楚怜惜的箱子,扔到了外面的走廊

    他一脚将箱子踹倒,里面的那些物品统统撒了出来,他低头看了眼,发现里面没有一件是自己送给楚怜惜的礼物,眼神愈发的阴沉。

    傅轻言打了个电话,很快,这栋别墅区专属的管家就敲响了门,“您好。”

    “帮我扔了。”

    他把箱子交给了对方,笑了笑。

    “扔到我看不到的地方,记住了吗。”

    清晨,是个阳光明媚的一天,楚怜惜刚吃完傅轻言做的港式吐司,细白指尖还在随意地翻看着桌面上的杂志。

    “怜惜,妈妈让我们过去玩,你今天有空吗”傅轻言双手撑着下巴,嗓音温柔清澈“她也是昨天刚从巴黎回来,说是好久没见你了,很想你。”

    “好啊。”楚怜惜的目光从杂志上收回来,“那我去换个衣服。”

    等她从衣帽间出来,便换了身浅色的长裙,连长发都特地用夹板拉直成柔顺的直发,别上了珍珠发夹,唇妆眼妆都是淡淡的,有几分温柔的大家闺秀的模样,让人看得格外舒服。

    傅轻言正站在落地镜前系领结。

    入目,是楚怜惜的模样。

    他回头“怜惜,我们现在好像新婚夫妻哦,对不对”

    “嗯。”楚怜惜语气轻轻柔柔的回答,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傅轻言眼睛弯弯,似乎非常开心。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点,目前好感17”

    不是吧

    他的心思也太奇怪了。

    楚怜惜心中冒出个念头,她看了眼傅轻言,压下了自己的猜测。

    傅轻言的妈妈所住的景江别墅在沪市临海边,环境清幽,而且整个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在层层交叠的绿丛中,隐约可见那栋豪华的别墅,等到车子靠近,那片美丽又梦幻的白蔷薇花园出现在了楚怜惜面前,花匠们正在修剪着蔷薇花枝。

    一下车,还在门前的管家看到了傅轻言,有几分惊喜“少爷,怜惜小姐。”

    “嗯,我和怜惜回来啦,妈妈在吗”

    “夫人在二楼的书房。”

    傅轻言牵起楚怜惜的手,带着她走了进去,别墅里很安静,远没有外面花园那么明亮,尤其建筑风格又是很古典的风格,走在地板上都觉得动静有些大了,楚怜惜屏住呼吸,跟着傅轻言上楼,果然,在书房看到了正在用专业仪器鉴赏着画作的刑青。

    女人身穿点缀着刺绣的青花色改良旗袍,一截细腰,黑发盘在脑后,手腕上戴着成色几近完美的翡翠镯子,她看起来年轻漂亮又仪态完美,完全不像是两个少年的母亲。

    “小言,怜惜,你们来了啊。”

    刑青气定神闲的抬眸,温声打了招呼,气势十足。

    “妈妈,好久不见啊,这是收了什么新的宝贝”傅轻言打趣着,刑青态度柔和了许多,并没有当着楚怜惜的面跟亲儿子寒暄冷落她,而是主动把她叫到了身边,关怀着问了几句,又提到了沪旦大学校庆的事情,这才笑着开口“怜惜,看这画怎么样”

    “这可是有价无市的作品,刑青阿姨,你可是京国首屈一指的行家了,我怎么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

    “瞧你说的,这可是我准备以你的名义捐给沪旦大学的赠品。”刑青慢悠悠说道“我听小言说,那学校倒是有不少事情让你困扰了,这次捐这幅画,也是提醒他们,你是我们家的人,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

    “您太费心了。”楚怜惜低下头。

    刑青作为沪市和京都两地豪门圈子里都有名的名媛典范,眼高于顶,竟然能对她另眼相看,楚怜惜还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这也容不得她细想,女佣上楼,鞠了一躬“夫人,少爷,怜惜小姐,可以用餐了。”

    “走吧。”

    餐桌上,傅轻言给楚怜惜夹菜,一直要她多吃点,楚怜惜也只是吃,直到刑青忽然道“怜惜,我忽然想起来,卧室梳妆台上有个浅色的盒子,是我在拍卖会看到的项链,觉得很合适就买给你了,刚好挺适合你今天的裙子,你等会儿吃饱了上去把项链戴上,给我看看”

    “我知道了,阿姨,刚好我也吃的差不多了。”楚怜惜非常识趣,“那我先上楼。”

    刑青点点头。

    她用这样委婉的方式把楚怜惜支开了,楚怜惜本来对母子间谈话没什么兴趣的,只是她忽然听到了哥哥这个词,便留了个心眼。

    来到了刑青的卧室,楚怜惜偷偷把系统叫出来“可以让我听一下他们俩的谈话吗”

    两个人的声音通过系统立刻传到了楚怜惜的耳边。

    刑青还是那样不急不缓“月底就是你生日,我和你爸爸准备在京都给你办场宴会,也算是告诉大家你回来了吧。”

    “爸爸”傅轻言的声音扬了扬“可我爸爸好像不是他啊。”

    “他承认你也是他的孩子,而且,你总要见见傅成舟啊,这也是你哥哥,更何况,现在傅家真正掌权的人也不是你爸爸,是你小叔叔,你如果想要拿下继承权,可得要你小叔叔点头才行。”

    “”

    这段对话就在傅轻言的沉默中结束了。

    楚怜惜坐在梳妆台前,打开了刑青送给她的礼物。

    好家伙。

    竟然是上世纪某个嫁入皇室的王妃戴过的钻石项链,听说那位王妃去世后,这价值连城的王冠便下落不明,有传闻说它被某个海外的宝石艺术家收藏了,想不到竟然落在了刑青阿姨的手里,而她竟然就把这价值千万的项链转手送给了她

    真是好大方。

    楚怜惜合上盒子,深吸一口气,将项链戴在脖颈上,款款走下楼,女孩一身长裙,仪态大方,容貌漂亮,当她戴上项链,多了几分矜贵,让人不敢直视。

    “怜惜,我就知道,一定很适合你,”刑青夸奖着“对了,月底我们去一趟京都,陪小言一起过生日。”

    “我可以的,刑青阿姨。”楚怜惜脸红了红“谢谢你,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傅轻言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了。

    他盯着正和自己妈妈聊天的楚怜惜,有几分罕见的沉默。

    如果让楚怜惜再次回到京都的话,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傅轻言胸口好像堵着气,上不去下不来。

    楚怜惜倒是在疯狂地头脑风暴,她现在满心思都在想如何尽快攻略傅轻言,完成任务,如果陪他一起出席生日宴会的话,也许会碰到他哥哥,从傅轻言每次好感波动都跟傅成舟关系这么大来看,她或许可以从中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方式来刷好感。

    回去的路上,傅轻言不太开心,就连开车也是很罕见的不说话,脸上毫无笑意。

    楚怜惜碰了碰他的手指“小言,给你过生日,你还不开心呀。”

    “我一点也不开心,因为我压根不想去京都过生日。”

    “有我陪着你,你也不会不开心吗。”楚怜惜的声音不大,而且听起来轻柔温软,傅轻言将车子停到了路旁,静静的看她一会儿。

    楚怜惜的求生欲很强。

    她让自己看上去纯粹只是喜欢傅轻言才会这么说话,水润的眼睛因为傅轻言难得的面无表情带了几分惊慌,楚怜惜咬了咬唇“小言我我想站在你身边,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男朋友。”

    “你是认真的”傅轻言语调略微温柔了些“怜惜,谢谢你。”

    她清亮眼眸迅速划过一丝开心,然后便靠在了傅轻言的肩上“小言,我真希望你可以更多的依赖我一些。”

    傅轻言动作却猛地一僵。

    他低头看着女孩长睫轻颤的模样,露出了笑容,傅轻言的教养一向很好,也不会让人从他的语气里听出太多的情绪,唯独这次,他把自己的不开心告诉了楚怜惜,原本以为楚怜惜想要回京都去看傅成舟,现在看来,她似乎对傅成舟没有兴趣了。

    “好啦,怜惜,我不难受哦,因为遇见你,我的rcess,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他带着笑意说着这样的话,尤其是语调又放的很苏,楚怜惜耳朵一下就红了。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点,目前好感20”

    距离上次好感提升已经过去了又一周。

    这期间,楚怜惜几乎快要把系统布置的任务忘记了她全身心投入到了沪旦大学校庆晚会的彩排现场,经过各位同学的合作和努力,整个会场的布置终于全部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到正式晚会开始前的带妆彩排,将提前订购的鲜花布置在会场上。

    除了最显眼的那副巨大的手绘背景背景,还有和多媒体一起配合的偌大的会场的视觉效果,而且他们宣传部还特地咨询了设计学院和计算机学院的同学,能够在vcr放完后作出栩栩如生的动态效果。

    一切都准备就绪,楚怜惜作为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也参与了每天晚上的彩排,本来按部就班的活动,却在周五的晚上出现了点变故。

    从第三次彩排开始,校方就要求所有人都要准时到场了。

    只是今天,原本约好要回来唱歌的学长工作上出了点事,没办法到场,偏偏今天的彩排需要变动走位。

    关了手机,艺术部的部长皱了好一会儿眉“谁来替学长记个位置下次彩排再告诉他。”

    底下无人出声。

    艺术部的部长又看了眼,尴尬的笑着“要不,小雪你来”

    “我我不行。”被安排跟学长合唱的是个大一的新生,她连忙摆手“我连自己的动作都记不住,饶了我吧。”

    “怜惜,帮我个忙吧,好不好”

    这头楚怜惜还在台下呢,就看着艺术部部长快哭了,楚怜惜也有点为难,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这件事并不是做不到,只是这段时间下来,每个忙碌着晚会的同学都紧紧绷着一根弦,谁也不想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找麻烦了。

    “谢谢,那我让他们领你和小雪重新记一下走位。”

    楚怜惜仔细看了遍,已经差不多记住了。

    她拿着话筒,和那个女孩一边唱歌走了一遍新的位置,这次风波就算是过去了。

    只是,楚怜惜刚走下舞台,就听到有人喊自己。

    “楚楚怜惜”

    谁叫她

    楚怜惜头顶冒出个问号,只见观众席那里响起了声音,一个把头发染成了粉色,身材高挑又穿得好看的女孩小跑着过来,近了,十分激动地站在她面前。

    “楚怜惜,果然是你,我刚在台下坐了好久都不敢认,听到你的声音我才想起来。”

    女孩脑中飞快地掠过了某张熟悉的脸,她愣了一下,“露娜”

    “对,是我啊”女孩笑了出来“原来你考到了沪旦,我就在隔壁的济大,要不是今天我来找同学玩,真就遇不到你了,自从你转学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楚怜惜也跟着笑了。

    当初在圣安高中的时候,露娜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其实完成任务离开前,楚怜惜最遗憾的就是没能留下露娜的联系方式。

    彩排结束后,俩人当即就去了附近的小吃街,边吃边聊。

    在系统的安排下,露娜自然早就忘了楚怜惜和傅成舟之间的那些事,她也只记得楚怜惜是在高三上学期拿到了京都全市高中生竞赛第一名后才转学的,交谈一番后,露娜不仅恍然“原来是这样啊,你是因为家里有事转学离开的,好快啊,一下我们都毕业这么久了。”

    “对啊,好快。”楚怜惜闻言,也有几分感慨。

    “其实班里考到沪市的同学还挺多的,比如小陈,旭哥,还有娇娇”露娜掰着手指数着“不如这样吧,我们过几天见一面吧你当时走的突然,好多同学都没反应过来呢。”

    楚怜惜都愣了“可是”

    “没关系,我来问问他们,再说我们也都是好朋友啊,别忘了我当时可是班长呢。”

    楚怜惜笑出声,点点头“可以啊,我随时都有空。”

    刚刚回到宿舍,露娜忍不住激动,立刻打开了圣安高中202x届竞赛班班级群的微信群。

    啊啊啊啊啊你们猜我今天碰到谁了

    群里一堆潜水的人纷纷出来了。

    谁啊难不成还是林近屿啊。

    林近屿早就出国了,憨批。

    你不会是碰到了绫音吧听说她去参加偶像选拔去了

    露娜你怎么上了大学还是这么闹腾。

    露娜很快打了一句话。

    我竟然碰到了楚怜惜,她就在沪旦耶哇,现在好漂亮,好像公主

    露娜还放了一张和楚怜惜吃完饭后的自拍,照片里,楚怜惜看上去还是那么柔弱,长发披在肩后,整个人白的发光,眼睛好像落满了星星那样明亮又好看,若有似无地勾动着人心,只是看照片,都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啊这,楚怜惜

    姐妹我也在沪市,什么时候把楚怜惜叫出来一起玩

    在一群喧哗中,有个人格格不入的问了句。

    谁没见过。

    这话一看,几个还在群里聊天的人都看了下头像。

    是竞赛班的另一个同学,名叫白泽。

    他是在楚怜惜转学后,才从美国回来参加高考的,因为在班里待得时间太短,本人又有几分捉摸不定的游离感,所以很少人跟他聊得来。

    有人科普了一句。

    这是楚怜惜,以前我们学校校花。

    哦。

    白泽似乎不感兴趣,没再出声。

    露娜马上发了句我准备周末约楚怜惜出来吃个饭,在沪市上学的有要来的吗,我统计下。

    楚怜惜以前在班里,人缘很好。

    她长得漂亮,性格也很温柔大方,不少同学都还记得她,看到露娜这么说,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露娜挨个统计着,然后发了个约定的地点,大家一起见面,时间也到了凌晨。

    群里似乎又安静了下来。

    临睡前,手机似乎又震了下,露娜看到了那条简短的消息,直接翻起身,不只是她一个人,整个班群都震惊了。

    林近屿加我一个,我也去。

    美国,it。

    少年看着电脑上的照片,慢慢露出一个浅淡的笑,他的眼睛在照片里的女孩身上长久注视着,似乎想要把她的一切都刻入自己的脑海中。

    “好久不见,楚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