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雨夜的真心话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

    翌日。

    楚怜惜又早早起床了。

    刑青派人来接她去沪市的一家顶级定制品牌店试穿傅轻言生日宴会的礼服,位于沪市的商圈,这附近都是顶尖的商场,全球的奢牌和京国那些出了名的时尚设计师工作室都在这里,能够在这里购物的,除了那些豪门里的大小姐和贵妇,还有娱乐圈大大小小的明星们,店员们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刚走入店里,入目便是在橱窗内的那件淡紫色丝缎礼服,看上去典雅华贵。

    另一侧,则是男士的正式西服,剪裁得体,用料也奢华,整件衣服摆在橱窗里,黑色的料子被阳光照射着,十分漂亮。

    “刑夫人,楚小姐,请跟我从这边来。”

    店员们领着她们上了二楼,每个人有专门负责的设计师和工作人员,以及不同的试衣休息室。

    负责量体裁衣的设计师给楚怜惜量完尺寸,赞叹到“楚小姐,你身材真好,刑夫人为您定的这几件衣服,都很适合你的,起初夫人报给我的数字,我还有些不信,我设计衣服这么多年,哪怕是明星都没见过体型这么标准完美的,今天看到楚小姐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是有小仙女存在的。”

    设计师的大力吹捧让楚怜惜都快有点飘起来了。

    “谢谢。”楚怜惜很客气,说道“是阿姨有眼光而已。”

    “那就烦请您跟我来。”设计师看着她那绸缎般漂亮又有光泽的头发,还是忍不住地在赞美“楚小姐,我所有的话都是认真的,你皮肤白,五官又长得这么好看,实在很激发我的灵感。”

    楚怜惜抿唇笑了笑,一幅忍俊不禁的模样。

    店里的工作人员把裙子和搭配的首饰一同给她送过来,楚怜惜低头查看那些珠宝,发现对方没有离开的意思,忍不住说了句“不好意思,我不习惯换衣服的时候有人,等会儿需要帮忙再请你进来,好吗。”

    “好的,楚小姐。”

    工作人员鞠了一躬,离开前温柔的关上了门。

    楚怜惜松了口气,她看向了一旁挂着的琳琅满目的礼服,有些拿不定注意,如果一件一件都去试穿,那就太浪费时间了,何况这其中有些礼服的设计过于繁复华丽,穿上就跟在逃的迪士尼公主似的,也不是楚怜惜喜欢的风格。

    她选了身粉紫色的花苞裙子,设计的很简单,袖子有几分飘逸的感觉,仗着休息室没有人,楚怜惜偷了个懒,脱下了身上这件连衣裙,换上了心仪的礼服。

    令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就在落地镜对面的沙发上,原本有人正躺在那里睡觉,脸上盖了本原版的英文书。

    也许是听到了楚怜惜换衣服的动静声,少年抬手,腕骨处的黑色纹身远比白皙的皮肤更吸引人注意,青色的血管隐没在皮肤下。

    少年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放下了书本,

    “”

    一双深灰色的眸子透出点兴味,他侧头看向了落地镜。

    镜子中,少女低头,整理着裙子的领口,她的皮肤雪白,一字型的锁骨上戴了细细地玫瑰金项链。

    整个人很瘦,但该有的倒是一样不缺,松卷的长发,细细的胳膊,花苞似的裙摆下,长腿笔直,高跟鞋上的系带绕着瘦瘦的脚腕,整个人盈盈不可一握的脆弱感,苍白又柔弱,隐约让人看着有几分心动。

    衣服换好后,她还很可爱的在镜子前转了个圈,不得不说,比起在一旁那些正式的礼服,倒是这件短裙款显得轻快漂亮,非常适合她。

    门外。

    正在替客人准备甜品和红茶的工作人员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旁边的同事瞧着她不对劲,拍了拍肩膀“注意一下,被人看到你这表情,是要骂你的。”

    “我忽然想起来了早上,白少爷不是来店里了吗也是在楚小姐那个房间试了衣服,可是我忘了他有没有出来。”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如果让那位正在换衣服的小姐知道了房间里还有人,而且还是已经成年的男性的话

    正巧这时,楚怜惜换好了裙子,走了出来。

    工作人员颤抖着指尖,生怕楚怜惜骂她,忐忑不安的等了好几分钟,却发现女孩已经在她面前站住“麻烦你,我已经试过了,我喜欢这件。”

    楚怜惜似乎并未发现刚才那个房间有人。

    “嗯嗯,好,楚小姐,请您来这里。”

    看着楚怜惜离开,她才松了口气,转而又走进了休息室。

    果然,她看到了已经起身坐在了沙发上的少年。

    对方身材格外清瘦,宽肩窄臀,双腿修长,身材很好,一双有些薄情的眼睛,嘴角挂着的弧度有点若有似无的轻慢。

    “白少爷,对不起,刚才是我疏忽了,我忘了您在这里休息。”

    “没事。”白泽的眼皮微微垂下。

    刚才戛然而止的画面,给了白泽很深的印象。

    他本来也是被家里父母催促着,要去京都参加傅家二少爷的成人宴,才会在大早上来这里,顺便找个地方想要躲一下父母的唠叨而已竟然有了意外的惊喜。

    其实,镜子所反射出的少女容貌因为窗外阳光的缘故,看的并不真切。

    但也就是这一点儿,若有似无的,才是最勾引人的。

    微卷的长发,雪白的背脊,漂亮地毫无攻击力,再加上那始终看不全貌的精致的容颜,就像幅画似的,更多了几分旖旎感。

    室内甚至还有着刚才少女进来时甜甜的梨子味道的香气。

    那个五官,也很熟悉。

    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笑容。

    京都。

    当白泽开车到了门口,这才发现一向门庭冷落的傅宅门口竟然停了辆白色的奔驰,从车上下来个和楚怜惜长得有三四分相似的女孩,一条简单的小白裙,黑色的长直发上别着镶钻发夹,原本这样的装扮就已足够,可她偏偏还在手上和脖颈上又画蛇添足的加了珍珠配饰,就多了几分累赘。

    这女孩正是绫音。

    她有些紧张地碰了碰自己的长发,忽然发现对面的车,发现了白泽。

    主要是白泽开的这辆车太打眼了,绫音也并非不懂车的人,知道这辆车价格不菲,也不是一般有钱人能买得起的,白泽在圣安高中呆了不到半年,但非常低调,平时也就跟傅成舟关系密切一些,绫音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个接近他的好机会。

    “白泽,你不是在沪市上大学吗,怎么会回来京都呢”

    她走到了白泽的车旁,歪歪头,看起来懵懂无知,清纯可爱。

    “我想傅成舟了,来看看他。”

    白泽的眼神在绫音身上停留了半晌。

    他看起来有点阴冷,说话的口气也听不出情绪,再加上眼睛又是很容易显得冰冷无情的深灰色,就算这句话说得很客气,可绫音还是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这样的感觉很奇怪,她并没有做什么得罪过少年的事情啊

    思考间,白泽已经下了车。

    自从傅成舟成年以后,傅宅的佣人和保镖只多不少,可整个宅邸还是冷冷清清的,只有花园后面偶尔能听到的狗子的叫声才显露出点人间烟火气,管家从门口出来,看到二人,也有些意外,“白泽少爷,绫音小姐。”

    “小舟在花园吗”绫音抢先一步,“我有点担心他,听说他又请假了。”

    管家点点头。

    花园里,毛茸茸的仿佛一颗大汤圆似的萨摩耶正陪着自己的小主人玩耍,少年过分秀美精致的脸上只有看着狗子时候,眼底才会稍微掀起一点波澜,是温和的,也是毫无攻击性的。

    “少爷,绫音小姐和白泽少爷来了。”管家靠近过去,低声提醒着。

    傅成舟捏住了手里的玩具球,丢出去,狗子蹦跶着,咕噜咕噜好像滚过去似的去抢球,他这才转身,面色有几分因为病态而导致的苍白,整个人冷淡生疏,仿佛包裹在冰山里那样,很难接近。

    一旁的管家也沉默着。

    最开始的时候,整个傅家的佣人都知道少爷喜欢绫音小姐,只有绫音小姐来做客,他脸上才会露出笑容,只是绫音小姐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傅成舟的感情,一直对他若近若离的,傅成舟也从未主动争取过好不容易到了高三,眼看着绫音小姐对他态度越来越好,甚至每周都会来家里玩,可是傅成舟却好像变了个人,他从高三那年的竞赛结束后,回到家就抓住每个人询问楚怜惜去了哪里,脸上的惊慌和无措是任何人都没有见到过的。

    家里的人都摇了摇头。

    楚怜惜

    这女孩子名字倒是耳熟,似乎是很久以前傅家资助的福利院的学生,只是这女孩跟傅成舟毫无关系,又何必着急成这样呢

    “怜惜,怜惜”

    傅成舟失魂落魄的喊着这个陌生的名字,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二楼,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忽然晕倒在地上,彻底昏过去前,管家还听到了他呢喃着说着话。

    “怜惜,对不起回来好不好”

    管家愣愣的,他从小陪着傅成舟长大,但对这个女孩毫无印象,只是听起来和绫音有那么几分相似

    他急忙把绫音也请到了医院,可是傅成舟睁眼后看到绫音,眼底的光芒瞬时散去了。

    那天以后,傅成舟似乎变了个人。

    他活成了傅家的人心中所期望的继承人的样子,成绩优异,处事冷静,甚至提前就被京都大学经济系录取了,就连傅梁这个最疼傅成舟的小叔叔看到后都很满意,认为自己的侄子总算是摆脱了中二期。

    只有家里的人才知道,傅成舟彻底变了。

    而且他从未放弃寻找那个名为楚怜惜的女孩。

    绫音靠近,伸出手,想要触碰傅成舟,却被他冷冷地拒绝了,傅成舟只冷静的看着白泽“找我有事吗。”

    “担心你,所以想来看看你。”白泽眼中微微一闪,只看向一旁的绫音“不过绫小姐在这里不是很合适。”

    “你”绫音瞪大眼睛。

    傅成舟挥了挥手“李管家,送她回家。”

    他眼底没有丝毫留恋,绫音心头莫名的委屈。

    她到底哪里做得不对

    楚怜惜那个女人已经彻彻底底消失在他们的世界里了,为什么傅成舟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只可惜,傅成舟并未给绫音机会,他让人送绫音离开后,面带疑惑地问了他一声“什么事。”

    “我听说,你父母要在京都的瑰丽酒店给傅轻言办成人礼,你去吗”

    “不去。”

    傅成舟对从未见面的傅轻言毫无感情,也对于这件事没有兴趣,这时候萨摩耶也叼着球乖巧地回来了,傅成舟弯腰摸了摸狗子,从旁边的袋子里取出零食喂给它,白泽站在他的身旁,单手插兜。

    他和傅成舟小时候是同一家医院的病友,关系很好,只是高中期间大半时间都在国外,等他回国,才发现傅成舟性情变得愈发反复无常和阴沉,不管怎么问,傅成舟也不肯说。

    白泽最初以为是绫音拒绝了他,可是傅成舟自从高三下学期开始,就已经逐渐疏远了绫音。

    这让白泽忍不住想到了那个和绫音有几分相似的女孩,楚怜惜。

    虽然并不清楚那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直觉告诉自己,她和傅成舟有关系。

    “你要去啊,傅成舟。”

    “你什么时候说话跟傅梁一样了。”

    “我有预感,这次你弟弟的生日宴会,你会碰到你一直想要的惊喜的。”

    傅成舟“”

    转眼间就到了楚怜惜跟露娜约好的要和同学们见面的那天了。

    楚怜惜对这件事也很重视,她前一天晚上就选好了见面要穿的裙子,早上起来,正对着镜子在化妆,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下。

    露娜打来了视频电话。

    重新取得联系后,露娜几乎每天都要找楚怜惜聊天,一下就好像回到了曾经和她坐同桌时候,楚怜惜接了电话,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把散下来的头发用卷发棒烫卷。

    “怜惜,你猜今天会有谁来”

    “谁啊,我不知道,不过看你这么开心,该不会是你高中暗恋过的男生”

    露娜在视频的对面嘟起嘴“不是不是,我现在要保密我保证你看到他会很惊喜,很意外的”

    楚怜惜瞪大了眼睛“你越说我越好奇了”

    “其实啊,就是”

    从隔壁走过来的傅轻言看着梳妆台前的少女,摘下了蓝牙耳机,悄悄地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她,声音听起来很委屈“怜惜,在和谁聊天这么开心”

    恰好打断了露娜想要说出口的那个名字。

    露娜

    她看着视频里出现的少年,穿着运动衫,还有汗珠从他的额头落下,滑到好看的眉骨上,再顺着削瘦的下颌线条淹没在脖颈下。

    少年紧紧抱着楚怜惜,一张脸简直笑的让人心都快融化了,偏偏那双手臂很有力量,匀称的线条,还有布满汗水的皮肤

    好欲。

    露娜摇摇头,让自己从美色中清醒过来“怜惜,他不会是你”

    “露娜你好,我是她的男朋友。”傅轻言拿过了楚怜惜的手机,笑眯眯地打着招呼,因为刚才运动过的缘故,声音稍微有点哑,但这幅风度翩翩又优雅可爱的样子还是立刻让露娜对他好感度拉满了。

    “啊,你好,我是怜惜以前的同桌,我叫做露娜”

    连声音都娇羞了好多。

    “你长得好漂亮啊,”傅轻言轻声细语,笑的好看极了“难怪姐姐每天都要和你聊天,我要吃醋了。”

    嘴甜,又长得好看,重点是身材看起来也很好,家教更是优越,露娜对傅轻言很满意。

    两个人聊完天,傅轻言才笑着说道“还好是女孩子,如果怜惜跟男生聊天,我会很紧张的。”

    “现在你知道了,赶快放开我,身上都是汗”楚怜惜推了推。

    傅轻言低头。

    楚怜惜身材虽然纤瘦,那里确是浑圆饱满,从他角度低下头,刚好可以把那条沟壑映入眼底,再加上雪白如玉的让人很难不乱想的皮肤,傅轻言勾了下唇角,“好啊,反正我也没有洗澡,就陪你再洗一次吧。”

    “等会儿,小言”

    楚怜惜被他直接抱起来,翘起的小腿在他臂弯间晃着,傅轻言也没跟她客气,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就这也并没有涨好感度,反而让她白生生的脖颈上,多了深浅不一的痕迹,傅轻言抱着她亲了很久,指腹轻轻摩挲了两下她脖颈上的红痕,似乎很满意“嗯,这样就可以了,怜惜换上平时的衬衫出门吧。”

    楚怜惜转了转眼睛。

    这是个好机会。

    她连忙拉起傅轻言的手“小言,跟我一起去吧,这样刚好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点,目前好感23”

    没有错。

    楚怜惜已经渐渐掌握了攻略傅轻言的要点了,那就是要时时刻刻顺从他,告诉他,他在自己心底无可替代,这样才能给他营造一种安全感和满足感,再加上时不时地亲密接触,傅轻言对此相当受用。

    傅轻言勾了勾她的长发,“嗯虽然很心动,不过我去不了哦。”

    “为什么呀。”

    “我晚上有事,怜惜,快结束的时候你告诉我,我再去接你。”

    “嗯,好。”楚怜惜点头,又仰头亲了亲他。

    傅轻言微垂了垂眼,手上抱紧了她。

    其实,楚怜惜很清楚,以傅轻言这个多疑又敏感的性格,一定会在聚会途中找个借口出现的,到时候只要让他看到自己单纯是和同学们聚餐,而且在所有人面前牵着他的手,证明他的存在感,好感度一定会再次提升。

    她长发下,隐约露出纤细雪白的脖颈,上面的痕迹让傅轻言很满足。

    他还想更进一步。

    不仅只是脖颈。

    眼睛,脸颊,锁骨,腰肢,再往下,每一处。

    生日宴会就代表着自己已经成年了,可以保护她,也可以和她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傅轻言很轻很轻的笑了下。

    到时候,希望她可以受得住吧。

    楚怜惜原本的计划是上完课就提前去的,只是眼看着都要坐电梯离开了,刚才课上的老教授又把她叫住,楚怜惜在这一届新生当中成绩非常优秀,教授对她很欣赏,邀请她在十月份的时候一起去京都参与一次艺术研讨会。

    能有这样的机会,楚怜惜求之不得。

    作为艺术系的学生,能被这样德高望重的教授赏识,还能参加整个京国艺术届大拿都在的研讨会,简直太对楚怜惜的胃口了,她连忙点头“谢谢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来,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你先把这份文件拿回去看看。”

    教授朝她挥挥手,楚怜惜乖巧地跟在她身后,路上也在听教授介绍“这次除了你之外,还有社科院的一个新生,他的一些观点很有趣,我也很欣赏,等过几天我介

    绍你们认识。”

    不知不觉间,一下子时间就走的飞快,等楚怜惜从教授的办公室出来,才发现外面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着下雨。

    这段时间,沪市的雨总是没见停过,楚怜惜也一直都是装着伞的。

    只是今天她被傅轻言捉弄了一番,脖颈上的痕迹太明显,原本准备的连衣裙也穿不了了,只好换了身简单的棉质衬衫和百褶裙,搭配的包也拿了另一款。

    出门前,她还看了天气预报,确认没雨后才放下了伞,谁能想到这场雨来的这么意外。

    楚怜惜艰难地迎着雨跑到了校门口,却发现头顶的雨越下越大,根本没办法这样跑过去再坐地铁去找露娜他们,她本想叫辆车,可发出去半天了也没回应,只好拿出

    手机跟露娜先道了个歉。

    “露娜,对不起啊,我这边拦不上车,可能会晚点到。”

    “啊,怜惜不用担心啊,有人去接你了,你在沪旦大学的哪个门”

    “这里是”楚怜惜看了看“我在西门这边。”

    “你等会儿,马上就会有人去的。”露娜又安抚了好几句,说同学们都还没有来,楚怜惜这才松了口气,默默地等着。

    谁能想到今晚的雨竟然会这么夸张,不仅雨滴以倾盆的架势砸在地上,周围甚至刮起了大风,周围的树和商店的招牌都被吹得发出巨大地响声,楚怜惜用手压住裙摆,周围的人没几个不狼狈的,地面上的雨水也越积越多。

    街道拐角的地方开进来一辆黑色的卡宴,相当的低调,可是还是有眼尖的人一眼就发现了。

    直到车子在他们面前停下,众人互相看着,不知道这么豪华的车到底是来接哪个在暴风雨中的幸运儿,直到车窗降下一些,大家才看到了站在中间的女孩,那张漂亮又弱不禁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上车啊。”

    车窗降下,那张白皙帅气的脸,出现了每个人眼前。

    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勾起了温和笑容的唇,还有那清隽好看的下颌处,他只穿了一件非常简单的白衬衫,可是浑身上下浑然天成的闲适和优雅都彰显着这少年身份的尊贵与完美。

    他的气质超群出众,楚怜惜一下就认出来了。

    林近屿

    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是来接自己的呢

    楚怜惜处于怔忪中,倒是林近屿很自然的出声“先上车再说,楚怜惜。”

    这样熟悉的口吻,就好像还在圣安高中那样,可是系统不是已经把他们的记忆全部都修改了吗

    楚怜惜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林近屿上下打量着她,楚怜惜的脸色略有点苍白,身上的衬衫和长发都被雨打湿了,她垂着眼眸,双手握住自己的包,纤长浓密的眼睫将她本就自带一种雾气似的朦胧又好看的眼睛遮住了一半,和他记忆里的一样。

    由于拿捏不住林近屿的心思,楚怜惜没有说话。

    昏昏暗暗的车厢内,一时寂静无声,只有窗外的雨不停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还有车辆的鸣笛声,信号灯倒数计时的提示音,还有坐在车内两个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

    咚咚。

    两声震动打破了此刻的沉默。

    楚怜惜拿出了手机,才发现是露娜给她发的微信,说是因为今天的雨下的太大了,大家都没办法出门,所以决定改天再约,末了,露娜忽然发了个消息给她。

    你见到林近屿了吗

    嗯他现在在我身边。

    你知道吗他是为了见你才从美国连夜坐飞机回来的。

    楚怜惜收了手机,心情有点复杂。

    林近屿开着车,眸子低垂着“是露娜吗”

    “对,她说雨太大了,再次再聚,”楚怜惜让自己笑起来显得自然一些,她又出声“嗯,她还说你特地从美国回来的,对了,那边怎么样听说你收了不少学校的offer,最后还是选择了it。”

    林近屿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这时才转头看她。

    他神色淡淡的,精致的面容更清晰地映入楚怜惜的眼底。

    “你为什么会忽然消失呢”

    “啊林近屿,你在说什么,我不清楚啊,我是因为家里有事才转学的。”楚怜惜心头一惊,连忙否认。

    林近屿话音很轻,黑眸散发出锐利的光芒“楚怜惜,也许露娜她们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很清楚,那天英语演讲结束后,你就消失了,绝对不是家里有事,而是你和傅成舟之间发生了些事情不过你的一切讯息似乎都查不到,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那样,这件事很不可思议,就跟你明明不喜欢傅成舟但还是要让他喜欢你一样,很有趣。”

    楚怜惜怔住,“不是,我其实”

    下一秒,手机又响了。

    她低头看了看,睫羽轻颤。

    这次打电话来的人是傅轻言,楚怜惜心里微微一动,差点就忘了自己现在还在做任务呢。

    她接了电话,傅轻言那边立刻出声“怜惜,你在哪里”

    “嗯嗯,那个,我和同学在一起。”楚怜惜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到林近屿垂眼,唇角勾起笑容,明显这会儿说的太多了,以林近屿的智商一定猜得出来自己换了个攻略对象,楚怜惜不想让林近屿打扰到自己,于是匆匆的说道“今天雨下的有点大,我们聚餐取消了,我会早点回家的。”

    挂了电话,楚怜惜这才耸肩,笑着出声“对不起,是我男朋友。”

    林近屿抬手把车内的灯关了。

    瞬间,世界似乎都陷入了黑暗中,远处的天空是阴沉着的,甚至时不时还能听到打雷的声响。

    “怕吗。”

    清冽的嗓音响起,楚怜惜张了张唇。

    “楚怜惜,你不怕黑,也不怕鬼,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林近屿的声音不急不缓,“你知道吗,那天我也以为你是胆小的人,直到我们去福利院帮忙,你敢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去给孩子找娃娃。”

    一只手扣住了楚怜惜的后脑。

    淅淅沥沥的雨敲在车窗外,楚怜惜明显能感觉到林近屿呼吸变得有些急促,靠的近了才能看到,他修长的脖颈上,喉结微微滚动,令人目光微微凝滞。

    就这一下,被林近屿逮住了空子。

    他手指微动,抚开了楚怜惜脸上被雨水打湿粘着的长发,乌黑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你如果还想当着我的面继续演下去的话,我可以做你的观众。”

    这样的漆黑的夜里,楚怜惜完全没有意识到,林近屿车子后不远处,一辆银色的宾利车上,傅轻言表情哪还有刚才打电话时候的温柔,他紧紧地盯着面前那辆车子,睫毛微微颤抖,随后,他面容平静的拿过手机,给楚怜惜发了消息。

    你在哪里我要去接你。

    楚怜惜很快给了他回复。

    我自己会回去,不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