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检查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 雨已经渐渐地停了。

    林近屿从街边那家便利店里端出了一份关东煮,还买了盒酸奶,一同带回车里。

    “楚怜惜。”

    一声温和的呼唤, 同时, 那盒满满当当的关东煮也一并递到她的面前,握着纸盒的手指白皙修长,衬衫的袖子向上折了折,露出一截手臂, 林近屿看上去很高, 也很瘦, 不过他和傅轻言在体态上倒是有几分相似, 不会过度夸张的锻炼, 但也有很漂亮好看的线条, 再加上他这人浑然天成的温和又矜贵的气质,一派绅士的做派,平心而论, 跟他相处还是比较舒服的。

    至少不需要考虑好感度上升或者下降的问题。

    楚怜惜道了谢,闻到了关东煮的香味, 还真有点饿了。

    她用手捋了捋头发, 挽到了耳后,低头拿起一串白萝卜,小口小口咬着,林近屿坐在驾驶座, 撕开了酸奶盒上的吸管包装, 坐在一旁看着楚怜惜吃东西, 自己则是一边喝酸奶, 一边默默笑着。

    “笑什么”楚怜惜咀嚼着萝卜, 一口咽下,眨了眨眼。

    透过林近屿身旁的车窗模模糊糊的倒影,楚怜惜忽然反应过来,他脸上的妆大概是花了。

    平时,楚怜惜每天都是素面朝天去上学的,仗着自己睫毛浓密,眉形优越,嘴唇上的颜色也是鲜嫩嫩有光泽,除了了必要的护肤,其他一概不动,今天因为要和以前高中的同学们见面,她这才打了底,化了个简单的妆容,眼看着刚才一场雨,让整张脸都变得有点狼狈了。

    楚怜惜低头,正想从包里拿纸巾把脸擦干净,林近屿已经握住她的手。

    他取出一旁放置着的方巾,替楚怜惜擦着眼下那一道已经晕染的黑色,近距离看,她的眼睛更漂亮了,眼眸宛如上好的琥珀石,熠熠生辉。

    她也会紧张的吗

    林近屿笑了笑,有些故意的放慢了动作,因为两个人距离很近,她捧着装着关东煮的纸盒不知所措,眼睛到处乱看,林近屿忍俊不禁,也不好意思再捉弄她,只好轻声说道“闭上眼睛,我帮你把眼睛上面这里也擦干净。”

    “哦好。”

    楚怜惜很乖的合眼。

    林近屿细心地擦拭着,少女嘴角自然地上扬,睫毛很长,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整张脸皮肤好像白的发光,自然卷的长发有些凌乱散落至腰间,气质柔弱似水,又楚楚可怜,就好像随时都要有人保护似的,乖顺温柔的小羊羔一样,没有任何攻击性。

    只有林近屿清楚,楚怜惜是个胆大心细,很有主见和正义感的女孩,绝对不是别人以为的只会撒娇的小女孩。

    是只披了羊皮小狐狸才对。

    林近屿低头,眼睛带着笑意。

    原来,她在自己眼底永远都是最特别的那个。

    自从楚怜惜那天忽然消失不见以后,林近屿也找了她很久,杳无踪迹,最令他觉得可疑的是,身边的人仿佛都把楚怜惜忘记了,班里的同学,老师,福利院的孩子们,每个人对楚怜惜都停留在一个标准的模板里,林近屿那段时间也总在怀疑。

    他怀疑这一切是自己做了个梦。

    直到他查看自己的银行卡的账单,看到了给福利院每次的捐助都备注了楚怜惜的名字,林近屿明白了这一切。

    楚怜惜并不是消失了。

    她只是暂时离开,去了其他地方,关于她身上的太多谜题,都难以解释。

    高考前,林近屿被老师唤到了办公室,他上学期期末开始,便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假,下学期开学后,人是来的,却完全没有平日里那副让老师放心的优等生的样子,他经常上课会走神,虽然成绩还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名,可是明显心思不在这里了。

    老师以为他是有了情感上的问题,苦口婆心地劝着“林近屿,老师理解你的心情,只是现在对你们来说是最关键的时刻,你是老师们平时最放心的学生,这几个月过去,考试结束,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可以了,懂吗那时候老师希望你能带着你心中的那个女孩再来看我。”

    “呵。”

    林近屿笑了笑,他问“老师,成绩优异的人都会去哪里”

    “当然是选择国内一流的学府,或者,像你这样的优等生,他们也会出国,接受与京国完全不一样的教育。”

    “出国啊”

    林近屿点点头,若有所思。

    彼时,他动用了家里的关系,也没有找到楚怜惜,以她那样的性格,也许真的出国了吧。

    来到大洋彼岸不到半个月,林近屿某天下课,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带着几分惊喜和期待转头,看到的并不是楚怜惜。

    林近屿很失望,渐渐地,这种失望的情绪似乎已经随着时间淡去,就在他以为自己都快要把楚怜惜遗忘之际,班级群里跳出了那张照片,还有他所熟悉的脸。

    看起来很开心,也没有任何压力和苦衷的样子,林近屿就忽然笑了笑,长时间盘绕在他心底的困惑、失望、不解、迷茫,这一系列的负面情绪就在看到楚怜惜笑容的那刻,烟消云散。

    他冷静了会儿后,立刻在微信群回复了消息,并且买了当天飞回京国的机票,如愿以偿的再次见到了她。

    “好了。”

    林近屿收回了方巾,楚怜惜眨了眨眼,在她眼内,是林近屿笑的温和的样子。

    “我送你回家。”眼看着楚怜惜已经吃完了纸盒内大半的食物,林近屿说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送我到云港就可以。”楚怜惜说了个距离自己住的地方很近的地址,林近屿点了点头,一场大雨结束,道路上鲜少看到车辆,他开着车,没多久就已经看到了云港那里标志性的法式建筑,楚怜惜住在距离这栋建筑另一侧面的云庐高层,自然,她是林近屿知道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车子停稳在路边,她拿起包,林近屿很绅士的从驾驶座出来,替她打开了车门。

    刚下车,林近屿的手忽然拽住她的手臂,动作很快的将她抵在了车子上,楚怜惜吓得眼睛都睁大了,这个动作过于暧昧,而且林近屿比她高出很多,让她不得不仰起头去看她。

    “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她勉强笑了笑。

    林近屿却淡淡的“我想到了一件事。”

    “嗯,什么”

    “我想如果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时选择我做你的人。”

    “我的人”楚怜惜更懵了,“什么人”

    “任何你想要的角色,我也可以扮演,你的搭档,男朋友,或者床伴”林近屿笑意加深了许多。

    楚怜惜震惊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林近屿会把事情想得这么歪。

    “你,你这是在美国呆的时间长了所以变得开放了吗”

    “如果你觉得是,那已经不介意我再做一些更开放的事情吧”林近屿双手撑在楚怜惜的两旁,眼底带着光芒,让那双黑色的眼眸愈发明亮,但又不会过于灼伤她。

    林近屿待人接物的态度是楚怜惜目前为止接触过的少年中,最让人觉得舒服的。

    他很懂礼貌,也极为绅士风度,照顾身边的女性,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永远保持理性的头脑会在精密的计算后得出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法,只有那一次在学校的仓库里,他什么也没有想,直接救下了自己,所有的温柔和耐性也都只给了楚怜惜。

    正是出于这样的判断,楚怜惜并没有逃,而是扬起下巴“你要做什么”

    林近屿忍俊不禁,黑瞳闪烁,唇角微微勾着“那我就开始了,楚怜惜。”

    不是吧

    不是开玩笑的

    楚怜惜要退,林近屿俯身向下,还是那样熟悉的,只是吻了她的眼睛。

    “”楚怜惜还未说话,他微微侧身在她耳侧,低沉好听的声音飘入她的耳里“再见。”

    在面对傅轻言之前,楚怜惜特地调整了下状态,其实心里是有点懊恼的,平时,傅轻言就不允许她太晚回家,今天因为林近屿这个意外,此刻楚怜惜推开房门,时间恰好已经走到了11点,偌大的门厅向里面看,似乎只有电视旁那盏小夜灯亮着。

    傅轻言已经睡觉了吗

    楚怜惜脱下了鞋子,悄悄地走进了房间。

    “怜惜,你回来了。”

    傅轻言从厨房走了出来,他身上还穿着前段时间楚怜惜特地买给他的浅色熊耳朵睡衣,非常可爱,眼睛弯弯的,自然下垂,看不出一丝异样,他手里用同样可爱的限量版餐具装着几枚刚出炉的蛋挞,酥皮香脆的味道和上面的焦糖所散发的甜味一下就把楚怜惜吸引了。

    看出了楚怜惜眼里对于甜食地渴望,他笑笑“怜惜,我知道你今天没吃晚餐,特地给你做的,去洗手,过来吃哦。”

    那股奶香的味道格外浓郁,何况傅轻言看上去也很正常,她稍微放下了一些戒心。

    等楚怜惜回到餐厅,整个房间的灯已经被全部被打开,橙黄色的光芒从餐桌流淌到地板上,消弭了之前的阴冷和寂寞,多了几分温暖,傅轻言不仅做了蛋挞,还给她泡了杯牛奶,此刻正冒着热气,整个房间都是这股甜味。

    “怜惜,饿了吗”傅轻言轻声问着。

    从楚怜惜的角度,那双眼睛漂亮的叫人心悸。

    她没多想,只是点头。

    “嗯,没想到今天会下雨,还是之前一个男生开车来接我的,结果车子走到一半雨越来越大,还好在车子里,我们聊到雨停后,他就把我送回来了。”

    楚怜惜轻轻咬了口蛋挞“小言,你真厉害,做的和店里的味道一模一样,好甜。”

    “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傅轻言慵懒的语调带着几分随性“等会儿我才好检查啊。”

    “嗯”

    楚怜惜手下动作停了停,傅轻言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杯子,递给她,垂下眼笑了笑“怜惜,喝点牛奶,你今天累了一天,喝完早点睡哦。”

    她笑着接过,正想低头喝,系统忽然开口了。

    “宿主,傅轻言给你下药了。”

    楚怜惜

    她惊讶的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原本要喝牛奶的动作也跟着停顿下来,完全是靠着自己的纯熟的演技才支撑着,在傅轻言看起来,才像是小心翼翼的吹散牛奶上的热气似的。

    “他不会想杀了我吧”楚怜惜吓得够呛,“不行不行,这次的任务太严格了,这个攻略对象你也看到了,他好像不太正常。”

    “如果宿主死亡的话,按照规定,可以选择读档。”系统尽职尽责的解释“宿主如果现在选择读档的话,也可以。”

    “算了,暂时不需要,你可以在我昏过去后让我看看发生了什么吗吗”

    “可以。”

    听到系统应允的声音后,楚怜惜默不作声的喝下牛奶,直到杯子都见底了,她也渐渐地感受到了困意。

    “啊”楚怜惜揉了揉眼睛,有点迟钝了。

    这药的效果未免也太好了吧

    她止不住的打着哈欠,眼皮越来越沉,就连傅轻言的脸都有些模糊不清“小言,对不起,我有点困”

    “没事,怜惜,我抱你回去休息。”傅轻言似乎走过来,手指抚在她的发间,静静地看着她,就在楚怜惜彻底感受不到的那刻,她仿佛也从那具身体里脱离,只是默默地看着傅轻言打横抱将自己抱起来,回到了卧室。

    这次并不只是放她在床上休息。

    傅轻言取过了一旁的领带,将楚怜惜的手牢牢地捆住,做完这一切,他缓慢地抚摸着楚怜惜的脸,有那一瞬间,楚怜惜从那双笑着的眼睛里竟然看出了再也压抑不住的黑暗。

    “怜惜,真的没有骗我吗。”傅轻言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我明明看到了你上了那个男生的车,不过你们在车里到底做什么了我先检查一下,才能决定要不要相信你。”

    女孩此刻躺在床上,柔柔弱弱的,雪白的手腕,散落的长发,傅轻言先是褪去了她的衬衫,然后是裙子

    就好像是认真做检查的医生那样,长指抚摸过每一寸皮肤,完全没有错过任何地方,他甚至仔细看着楚怜惜的唇瓣,脖颈,锁骨,最后还在小声地数着“一二三嗯,是出门时候我留给你的没错。”

    “真的没有被人碰过呢。”傅轻言轻嘶了声,眉眼上那层郁气稍微退了一下,却让楚怜惜抖了抖。

    妈耶。

    他真的太可怕了

    傅轻言替楚怜惜换好了睡裙,仔仔细细的卸了妆,把她露在外面的手臂小心地放回被子中,这才回到了满屋都是亮色的客厅,原本还在猫爬架上的布偶猫看到了小主人,喵呜喵呜着跳下来,傅轻言把它抱着,又拿起了楚怜惜的手机。

    他低头认真检查着,楚怜惜蓦地睁大了双眼。

    还好她没有和林近屿在微信上联系过,不然她相信傅轻言一定会对自己做更恐怖的事情

    傅轻言垂着头的时候表情很是认真,确认了楚怜惜今天确实没有出去后,他如释重负的长吁一口气,抚摸着怀中的小猫,“太好了,年糕,怜惜也开始喜欢我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接下来我只需要说服她跟我结婚,这样她就跑不掉了。”

    “喵喵呜”

    猫咪享受着小主人的抚摸,用头轻轻蹭着傅轻言,楚怜惜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便让系统把自己放回到了身体里。

    只是这份难得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太久。

    正抱着猫咪的傅轻言忽然听到了手机的响声,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名称,他突然笑了下。

    “喂小叔叔啊放心吧,我下周就会把未婚妻带过去让你和哥哥见一面的,你们一定会替我开心”

    “她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我们是彼此相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