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安的感觉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整场拍卖会的人,目光早已不在这件被拍卖的乐谱上面,而是集中在那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身上。

    他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唇角微微勾起很淡一点弧度,带着嘲弄。

    这样年轻的男人,在场内这么多前辈面前,气场竟丝毫不落下风,不知道内幕的人只以为是哪家的神秘贵公子,但凡知道点现在傅家内情的,此刻大气也不敢出,现在的傅家实际上都是他说了算。

    主持人举起话筒“傅先生,这个按照规定,每位成功竞拍者需要上台”

    “不必了。”傅梁依旧慢条斯理的,淡淡道“只是为沪市的慈善做点微不足道的事情。”

    傲慢、高姿态,气势格外的压人。

    摆明了并没有把这次的拍卖会放在眼底。

    主持人也非常机智,勉强笑了下,以眼神示意台下的人立刻切下一个竞拍品。

    傅梁压了压脸上的冷意,转头看向傅成舟,此刻的少年已经完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似乎很想立刻冲到对面傅梁眼底愈发染上几分冷淡,他优雅的松了松袖扣,“小舟,冷静一点。”

    “我”傅成舟又看了眼对面的位置。

    傅轻言只是朝他露出了那种有点嘲讽的笑容,便和身边的人离开座位了。

    他肯定知道关于楚怜惜的事情。

    傅成舟光是看到视频里的背影,已经难以按捺自己的情绪,半年来,他第一次在冷静的心情下感受到了焦虑,还有躁动,这些都是楚怜惜给他带来的,她忽然不告而别,从此离开他,现在竟然和傅轻言扯上了关系傅成舟忽然觉得眼睛有点酸痛。

    “小叔,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我喜欢的女孩子,傅轻言应该知道她的下落。”傅成舟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喑哑。

    他却清晰地看到了傅梁神色一下子变得不悦。

    傅梁的口吻很平静,视线已经落了过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

    另一边,沪旦大学的礼堂。

    楚怜惜早已换下了之前参加音乐会穿着的礼服,她一把打开车门,神色看起来很焦急,只是在这样匆忙的情况下也没有忘记向开车载着自己回来的白泽道谢。

    白泽看着她这样着急的离开,甚至没有再去看一眼车后放着的那套价值几百万的独家定制款裙子。

    他下了车,默默地跟着楚怜惜走进了礼堂。

    外面已经是一片黑暗,礼堂里却还有不少人都在忙碌,尤其是在舞台前的一些人,不停地走来走去,看到楚怜惜出现,为首的女孩松了口气。

    “怜惜你终于来啦”

    楚怜惜走到她面前,点点头。

    周围的人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希望那样,团团把她包围住。

    女孩因为奔跑,苍白的皮肤上多了几分红色,两颊上的发丝被汗水粘着,长长的睫毛,漂亮的脸庞令人不住地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她是羸弱的,好像风吹一吹就会倒下那样。

    白泽站在他们的身后,听到了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他们精心准备的舞台似乎在正式测试的时候又出现了问题,灯光落在舞台表演者上,让表演者看起来脸色很黑,他们想了很多种办法都没能解决,寄希望于楚怜惜。

    他抬头看了眼,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却完全没有开口,只是耐心地望着楚怜惜。

    她似乎也有点烦恼和困惑。

    先是走到了电脑前,看着软件模拟出的效果,微微蹙眉。

    纤弱的少女敲了敲电脑,舞台上的灯光也随着发生了改变,可无论是变强还是变弱,站在舞台上那个用来实验灯光效果的学生脸上,还是昏昏暗暗的,看起来很难受,她却不不慌不忙的仰起头,抿了下唇。

    “靠近舞台最里面第二排的灯好像有几个一直没有动过。”楚怜惜用手指了指头顶,众人皆循着她的目光看去。

    楚怜惜点了点电脑,果然,一旁的灯都在随着键盘敲动微微的转着,只有那几个一动不动。

    “啊,是不是那几个灯本身就是固定的”

    “那么高。”

    大家仰着头,七嘴八舌的,楚怜惜见状,只是从一旁搬过了高高的梯子,“程瑶,帮我把头上所有的灯降下来,我去调整一下,然后我们再试试。”

    “哦可是,怜惜,就算降下来也好高啊,太危险了”

    “是啊,还是等明天请学生会找人来维修吧。”

    楚怜惜已经很快的踩着上去,她扭头,“马上就是带妆彩排了,不能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你们帮我扶着梯子,我上去看一看。”

    少女的长发还是今晚参加音乐会时做好的造型,随着她伸手去调整灯的动作,纤弱的脖颈曲线就展露在每个人眼底,白泽甚至不知道她是太有心机,或者说是真的单纯,光是那样纤弱的身段,看着她在上面摇摇欲坠,就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怜惜。

    她的模样真的好像那样不谙世事的清纯的大小姐,可是身手远比白泽想的凌厉多了。

    只见她身子几乎快从梯子上倾斜着掉下去了,可是还是稳稳当当的把舞台的灯摆正,带回来的光芒瞬间点亮了台上站着的那个女孩的脸,就在此时,背后那副漂亮的手工海报瞬间也变得充满了光彩,整个舞台就好像瞬间被点亮了那样

    她兴奋地朝下面挥了挥手“这下呢,怎么样了啊”

    “可以了怜惜,好棒啊”

    楚怜惜笑了笑,便准备下来了。

    就连舞台上正为少女扶着的几个人也忍不住鼓掌,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梯子下方忽然少了人,楚怜惜只到了一半,整个梯子就开始剧烈的抖动,她脚下踩空,马上就要从还有好几层的梯子上掉落下来了

    楚怜惜连手都抖了下,飞速从空中往下坠落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已经做好了自己可能会摔伤的准备,可是当自己稳稳的落入某个人怀抱那刻,她还是下意识的立刻仰起头,好像是盛着水意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讶。

    “嗯啊,白泽”

    楚怜惜惊讶极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只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仅仅在音乐会合作过的少年竟然会英雄救美,还是挺受宠若惊的。

    只是,她就这么被对方抱着,少年那张眉眼凌厉的面庞,稍微勾起了些许笑容。

    “没事吧。”

    白泽问道。

    楚怜惜连忙摇摇头,白泽微弯腰,便把她放下来,楚怜惜往一旁看了看,然后低下头,手腕是那样纤细,身子也是,很轻,即便加上了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白泽抱着她还是轻而易举的,似乎感受不到重量似的。

    同为宣传部的社员们一拥而上,这场意外的风波就在他们的担心和关切的声音中画上了句号。

    楚怜惜很奇怪。

    白泽暗暗地想着。

    灯光调整后,舞台效果也恢复了,大家松了一口气,极度紧张后,扑面而来的便是疲惫和劳累,楚怜惜看出了点端倪,立刻温声说道“我请你们吃顿饭怎么样,这几天辛苦大家了,还有一周校庆就结束啦。”

    她两颊泛着淡淡的粉,脸色同样也布满了疲惫,声音却听不出丝毫的气馁和抱怨,仍旧是温声细语,好听极了。

    没过一会儿,当外卖送到,明显在这里的大家情绪都高涨很多。

    楚怜惜买了她最喜欢的鸭腿炒饭,光是闻到那股香气,满足感溢出,她拿起筷子,正要动手,却发现站在角落处的白泽正在低头玩手机,偌大的礼堂里,从他进来后到现在,完全没有人去主动跟他打招呼,或者说些客气的话。

    大家都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

    真奇怪啊。

    明明是个长相很优越,而且性格也算得上是好人的少年。

    楚怜惜提着另一份外卖走到他面前,白泽抬眼,目光在她脸上,“有事”

    “给你。”楚怜惜将纸袋递给她“我买了两份炒饭,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白泽似乎也很诧异,半晌,他笑出声“我不饿。”

    还怪新鲜的。

    学校里知道他身份的几乎都是躲着走的,不知道的也很少有人来招惹他。

    “怜惜”有个妹子鼓起勇气喊了声,甚至慌慌忙忙招手,让楚怜惜赶快过去,楚怜惜把炒饭放在了白泽身边的位置上,转身走了过去,那妹子正是宣传部跟她关系最好的程瑶,她正坐在舞台边上,低低地“唔”了一声,对上白泽有点阴沉沉的眼眸,又赶快低头。

    楚怜惜坐了过去“叫我什么事。”

    “离他远点。”程瑶悄悄地说。

    楚怜惜本来还在吃饭,听到她这么严肃的口吻,停了停“你这么严肃,怎么啦”

    程瑶也同样咬着嘴里的奶茶吸管,看上去专心地在喝,实际上,那个声音也只有楚怜惜听得见。

    “我以前也是在美国上高中的,和白泽是校友,别看他现在很乖,你知道他真实身份吗。”

    “嗯,你说。”

    楚怜惜舔了舔嘴唇。

    不愧是学校里最畅销的炒饭,炒过的米饭粒粒鲜香,再加上鸭腿切碎后的肉的感觉,在一番劳累后能够吃到这样的炒饭,全天下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程瑶顿了顿“白泽他家背景是黑道的,他妈妈那边就是黑手党,别看京国内他家好像挺不显眼的,可是他爸爸和他叔叔都有军火背景,资本很大也很神秘,以前在国外留学生圈子,都没人敢招惹他,就因为他随时都带着枪”

    楚怜惜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

    等一会儿

    这个身份背景怎么有点耳熟呢

    程瑶还以为楚怜惜是被吓到了,连忙又劝诫道“而且,你知道他为什么对你态度这么暧昧吗因为你和现在女团顶流绫音长得有点像,白泽是绫音的男朋友哦,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绫、绫音

    猛然又听到这名字,楚怜惜惊讶地看着程瑶,连忙召唤了系统。

    “系统,白泽这个人也是原书里的主角吗”

    “是的。”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呢”楚怜惜有几分懊恼“把他的资料给我。”

    果然。

    书中,除了把绫音当做女神的傅成舟,以及绫音的初恋林近屿,还有绫音成为偶像后遇到的另一个人,白泽。

    作者作为绫音的亲妈,把所有优秀的少年都安排在了绫音身边,这本书最后也是人人都爱女主角的狗血套路,系统还想要更进一步的复述原书剧情,被楚怜惜立刻打断了。

    现在,她的攻略对象和书中这群人没关系,她最好不要随意跟书里其他重要角色走的太近,以免会惹出点不必要的麻烦。

    程瑶看着她沉默不语,有点急了,晃了晃她的胳膊“我没骗你哦,怜惜,你可要离这样危险的人远点。”

    “谢谢,我会的。”楚怜惜点头。

    直到晚上十一点,众人才散了,陆续回宿舍或者是校外租的公寓,楚怜惜提上了包,刚走出门口,发现白泽还等在那里,见到她要离开,才缓缓地跟在她身后,出声“楚怜惜。”

    沪市的夏日,晚风还有余热,偏偏这道忽然在楚怜惜背后响起的声音却令她有种不寒而栗的阴冷感,哪怕是单独面对傅成舟,楚怜惜都没有这种寒意仿佛渗透到身体各个角落的不适感。

    楚怜惜语气有些慢腾腾的,“你还没有回宿舍啊。”

    她转头,又客气又礼貌地微笑。

    白泽笑了一声,声音压根听不出笑意。

    “我送你回去。”

    “这个,其实,不用。”楚怜惜想了想,委婉的说着“我们也不是很熟没必要送我的。”

    “是她跟你说了什么。”白泽很肯定,修长挺拔的身影压迫感极强,声音更是意有所指。

    “是啊。”楚怜惜仰头“我听说白泽同学有了女朋友,还和我接触,你不怕你女朋友会生气吗”

    话音刚落,楚怜惜就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对啊。

    他干嘛这么生气

    按照系统说的,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和绫音已经爱的难舍难分了才对啊

    在白泽的眼底,楚怜惜就是那样很柔弱的女孩。

    她一旦不说话,沉默下来,就很容易陷入那样忧郁多愁的情绪里,原本就浸着水雾的眼睛就很委屈。

    她往后退了几步,很自然的打开了两个人之间客气但疏远的距离,在她被那个女孩叫走聊天之间,明明还是有几分善意的,白泽眼底就蒙了点阴冷。

    楚怜惜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想多了。

    她酝酿了下演技,轻轻地出声“不是的,我高中曾经跟一个男生是前后桌,然后就被暗恋他的女孩教训过,所以”

    一切尽在不言中。

    楚怜惜在心底为林近屿默默道了个歉,突然把他拉出来,只是为了增强自己演技的真实性,她咬了咬唇,“再加上我男朋友平时也比较在意我和其他男生相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送我回去就不用了,我打车就可以。”

    “嗯,明白。”白泽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再见。”

    他特地伸出手。

    太好了

    这是楚怜惜难得遇见的可以正常交流沟通的男人。

    她很欣慰的点了点头,握握手,并且在心底诚挚的祝福白泽与绫音能够百年好合,甜甜蜜蜜一辈子。

    连转身要走的样子都看起来轻松多了,只是她没想到,就在她坐上出租车的那刻,后面的灰色科尼塞克就像是幽灵一般紧紧追在出租车的身后,车内,少年身上的衬衫解开了头几颗扣子,露出来的皮肤显得分外白皙,锁骨下和手腕处的纹身在街道灯光的阴影下甚至泛着冷色调的蓝。

    墨色的夜空,远处的月亮和星星看上去忽远忽近的。

    楚怜惜下了车,身后那辆科尼塞克也停在了她身后,白泽就在车上默默地观察着她,她并没有着急回到她所谓的男朋友家中,而是在小区外的便利店买了个甜筒,又往前走了一会儿,来到了私人幼儿园旁的公园里,坐在了秋千上。

    这一片是沪市的富人区,两旁竖起的路灯都是请人专门设计过的,别具一格,哪怕已经几近凌晨,两侧的路灯和公园内的灯光仍旧是明亮的。

    楚怜惜就坐在秋千上,晃着细细的腿,瀑布般的长发散在肩上,整个人有种天真和纯情的感觉,光是这样看着她,白泽有些蠢蠢欲动的喂养欲了。

    “距离下次任务倒计时不足一个小时。”

    系统出声提醒着。

    “嗯,我知道了。”楚怜惜咬下了甜筒外那层草莓味道的脆皮,小口小口的咬下吃完。

    白泽忽然来了兴致。

    楚怜惜吃完了甜筒,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乐谱,凭借他良好的视力,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份乐谱正是今天楚怜惜捐给慈善拍卖会的,她还留了一份

    他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远处的少女,还是那么的漂亮,却带着几分漠然,她把乐谱拿出,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这才又重新走回了她所居住的那栋天价的别墅区内。

    十一点五十分,楚怜惜准时到家了。

    偌大的房间内,没有开灯,楚怜惜拿着乐谱,有点忐忑的踩在地板上,整个一层都没有人,唯独二层传来光亮,那里是这栋平层豪宅外的阳台,傅轻言大概就在那里。楚怜惜踩着台阶上楼,刚来到了阳台,背后忽然有人紧紧地抱住了她。

    “小言”

    楚怜惜出声喊了喊,傅轻言只是从背后把她抱紧,几乎要把头埋在她的肩上。

    “对不起,怜惜”

    少年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脖颈上,楚怜惜笑了笑,她伸出手,顺利交换了个位置,便看到了傅轻言红着眼睛有点委屈的样子,楚怜惜吃了一惊,“怎么了。”

    傅轻言低头“我今天想买那份乐谱送给你的。可是可是小叔买走了。”

    他漆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傅成舟也在跟我抢。”

    少年瘦削的脸颊略显苍白,他从拍卖会场回到家后,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只是沉默地想要等楚怜惜一个答案。

    他觉得很不安,很难过,也很害怕。

    “小言。”

    楚怜惜轻轻地呼唤着他,声音温柔。

    傅轻言低头,楚怜惜嘴角噙着微微的笑意,柔软的带着些许温度的手指将一份乐谱递给了他,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她说道“生日快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宿主,倒数二十四个小时开始计时,本次傅轻言好感度不低于45即为完成任务。”

    傅轻言呼吸忽然一窒。

    楚怜惜给他的那份乐谱,正是今天应该被人买走的才对她怎么会

    她弯了下嘴角“这本来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小言,这份和拍卖的那份完全不同,是我用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命名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成年人了,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

    楚怜惜只是抬起眼帘,目光看着傅轻言。

    她不过也是比他大半岁而已,身上那股香甜的草莓的味道,就像她本人那样,无辜中,带着点不自觉的诱人,会逼着他想要去占有,何况她已经用最实际的行动向他表达了喜欢,他还在担心什么呢

    傅轻言抬起了楚怜惜的脸,他的吻先是落在了楚怜惜的眼睛上,她颤了颤眼睫,有点想躲。

    见状,傅轻言又有点恼怒,直接低头堵住她的唇,楚怜惜腿下稍微有点软,但傅轻言一把抱住她。

    “怜惜,我好喜欢你”

    楚怜惜纤细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着,她也抱紧了傅轻言的肩膀。

    “不要离开我,”傅轻言看着楚怜惜的脖颈,在上面吻了下,楚怜惜双肩条件反射性的收了收,他却恶劣般地想要继续,想要做一些可以让她更加颤抖的事情,做点什么好呢能让她永远记住自己,永远也像自己喜欢她那样,喜欢着自己呢

    下辈子也要找到她,还要像这样和她在一起。

    傅轻言抵着楚怜惜的额头,还在撒娇“怜惜,怜惜,我喜欢你,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好吗。”

    楚怜惜只觉得傅轻言有些过于偏执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

    可她为了好感度,也为了自己能够完成任务,也很肯定的点头。

    “好,一直在一起。”

    傅轻言摸了摸她的脸“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怜惜,否则”

    他像是在祈求楚怜惜不要放弃自己,也像是在陈述一件客观的事情,声音忽然变得很冷。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0点,目前好感65”

    楚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