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认错人了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傅轻言的眼底, 如同背后沉沉的夜色,他眼睛里似乎看不出光芒,楚怜惜被这瞬间上涨的好感度惊呆了, 她只是在夜风中仍由傅轻言抱着自己,却没有能听到系统那句任务已完成的提示声。

    不得已, 楚怜惜偷偷把系统叫了出来。

    “傅轻言好感度已经到了65,任务不算完成吗”

    系统声音很平静“目前还在任务执行期间,请宿主继续保持, 直到本次任务时间结束。”

    楚怜惜屏住了呼吸。

    这一刻, 她并没有立即说话去安抚傅轻言。

    楚怜惜很清楚,今天傅轻言又这样宣誓主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被傅成舟刺激到了。

    过了一会儿,她能感受到傅轻言已经平静了下来,这才发出柔软甜美的声音“你啊,总是会说这些让我害怕的话。”

    “对不起。”

    傅轻言道歉,他薄唇抿在一起,原本就有些弯的眼睛也自然垂下来, 整个人似乎又恢复了那种很可爱的模样, 甚至还因为在外面的露台待得时间有点久的缘故,脸色有几分病态和苍白, 完全不见刚才那几乎无法遮掩的攻击性。

    楚怜惜现在所扮演的是深深喜欢着傅轻言的女朋友,自然而然的忽略了那些细节, 她用平时抚摸小猫咪那样的动作摸了摸傅轻言柔软的头发,少年似乎也很受用, 他埋在楚怜惜的肩颈处, “怜惜, 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要害怕我”

    傅轻言从表面来看,是个温和,阳光,清隽又有钱的小王子,虽然他从来不会告诉楚怜惜关于他自己太多的事情,但楚怜惜毫不怀疑,向傅轻言告白的女孩子只多不少,可是傅轻言偏偏认准了她,这让楚怜惜也有点疑惑。

    不过,楚怜惜现在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傅轻言的女朋友,甚至是会和他共度一生的妻子,所以她会温柔软和的陪在他身边就像现在这样。

    楚怜惜靠着傅轻言的肩膀,她身上披着对方的西服外套,傅轻言正仰着头,看向了夜色沉沉的天空。

    几近上亿的豪宅就有这样的好处。

    可以在沪市这样一个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的地方,无忧无虑的欣赏着美丽的夜景,周围的高楼拔地而起,却完全无法影响到这栋空中别墅,天上的繁星就好像伸手就可以碰到那样,显得旖旎温柔。

    “怜惜,今天是我的生日,听说今晚会有流星。”

    “那,小言你要许什么愿望呢。”

    “和你永远在一起,好吗。”

    “好。”

    楚怜惜顺势抱住傅轻言,软软的在他怀里撒娇,这样的卿卿我我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和付出,很容易就让人深陷其中,楚怜惜闭了闭眼,仍由傅轻言亲吻在自己的额头上,她心里盘算的却是等攻略完成后,不知道系统能不能安排她尽快离开眼前这个有点过于执着和病态的少年。

    第二天,刑青派人开车接傅轻言和楚怜惜去京都的傅家庄园参加晚上的成人礼宴会。

    这场宴会,名义上是为傅轻言过生日,实际上,也不过是京都上流圈子内交流的一种方法,参加的贵族名流们大多也都是平日里和傅家来往密切的,何况刑青这边还和现在京都的常任内阁大臣交情匪浅,傅家又是现在的贵族中难得没有没落的世家,这场宴会的名气远比京都任何一场商业晚宴都要来的更大。

    到了京都,刑青便吩咐人带着楚怜惜先去京都的高档美容院,来这里的客户大多都是刑青这样超有钱的贵妇,娱乐圈能消费的起的女星都不多,在刑青的安排下,不仅给头发做了护理,还有面部护肤这些,直到那些人捧起楚怜惜的手指,想要给她做指甲,被她微笑拒绝。

    “指甲的话还是自然一点的好。”楚怜惜的声音清甜,又温柔,正在为她服务的人听到她的话,看了眼,

    的确,少女从头到尾都是精致的。

    她的指甲圆润,透着一点点粉色,反而更显得清纯。

    不愧是刑夫人一眼相中的女孩,从进入美容院开始,她始终都是优雅得体的模样,只是不知道刑夫人将这位小姐安排给哪位少爷了呢

    她暗暗想着,可是手下动作却一点也没含糊。

    “楚小姐,那我这里只给你做最基础的护理。”

    “谢谢。”

    为了保持人设,楚怜惜在这样的人面前永远都保持着自己看上去像是个名门大小姐的人设,当然,刑青最满意的也是楚怜惜温柔又娴静的性格,实际上,楚怜惜在美容院的人帮她吹头发的时候,眼睛就在止不住的往外瞟了

    她发现美容院所在的这片区域距离圣安高中非常近。

    楚怜惜早就心猿意马了,这时从另一房间走出的大小姐脸上有些愠色“还需要我等多久”

    “对不起,叶小姐,这边楚小姐还没有结束”

    “没关系,你先去叶小姐那里,”楚怜惜立刻打断了她,“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了,我刚好在店里待着有些闷,想出去休息一下,等会儿叶小姐换完后我再回来换礼服。”

    试衣员在双方脸上看了看,“这,好吧,楚小姐。”

    她将那名姓叶的小姐迎了进来,两边的试衣员也在帮她试衣服,就在叶小姐刚刚拿起那条酒红色的长裙,满意的看了看,就听见右侧那个试衣员又惊呼一声,“楚小姐,你怎么这么快”

    叶小姐扭头,发现店里又进来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孩,比起刚才那女孩天生看起来就柔柔弱弱的模样,她也漂亮,而且她们的漂亮很相似,叶小姐的目光触到她面容上,不屑的笑了笑,又飞快移走了。

    人工的。

    现在的女孩浑身上下都是人工精心雕刻出的痕迹,美则美矣,却没有刚才那个女孩的那种朦胧的勾人劲了。

    “绫小姐。”

    店长走到了女孩面前,绫音四下看了看。

    她的父母并没有被邀请参加这次傅轻言的生日宴会,可是绫音还是借着白泽和傅成舟的名头拿到了那张邀请函,他们似乎并不知道,半年前,绫音参加了奇异台大火的女团选秀出道,名次虽然只有第三名,可是因为家里的关系,明里暗里给她投了不少资源,再加上绫音以前所在的圣安高中也扒出她不少事情

    绫音是真优等生,不是艺术生,是普通学生哦,高考成绩在京都都是排名很高的。

    还是个家境超优越的大小姐,不做偶像就得回家继承家业

    绫音上高中时候就被傅家大少爷狂追,现在曝光这么高你敢说背后没有傅家的功劳

    艹,我怎么听说她跟另一个姓白的

    从匿名论坛到微博,到处都是关注着她的人,不仅给绫音更多的热度,也让她愈发大胆了。

    傅成舟和白泽,两个人本来也是京都市上流圈子里有名的人,平时也没人特地去深挖他们背后的事情,绫音跟他们同框过,再加上每次微博回应也是暧昧不明的,很难让人抓到把柄,却营造出了京都两个富二代都在追求她的假象。

    女团成团后,绫音的热度高的可怕,各种活动,代言纷纷接踵而来,这也让她愈发大胆了。

    她从高中毕业开始,就有了个计划,从眼睛开始,一点一点的调整着自己的五官,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像楚怜惜。

    现在她的容貌,已经和楚怜惜有五六分相似了。

    今天是周末,可是作为市内数一数二的学霸高中,圣安高中的高三可是没有休息的,楚怜惜从侧门走进来,有点怀念的看着学校里的便利店,室外体育场,教室,尽情欣赏着校园内令人心怡的景色。

    走着走着,楚怜惜的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

    她在平时通往体育馆和食堂的那个走廊处向外走了几步,来到了体育馆后墙的地方,密密丛丛的绿色藤蔓的遮掩下,墙壁上用不同的字迹写了很多的话。

    墙墙,我暗恋的林学长毕业了,我还没告白

    高二三班的许温温,我喜欢你,请把我的心还给我。

    今年校庆晚会上女团舞第三排右手第一个妹子好可爱啊啊啊

    暗恋的男生篮球赛,赢了,匿了匿了

    诸如此类,楚怜惜半蹲在墙面前,忍不住笑了笑。

    她继续向下看,直到在最右侧方看到了一句话。

    你还会回来吗

    是用黑色的笔写在那里的,字迹尤为好看,楚怜惜一眼就认出了是林近屿写的。

    她嘴角轻轻翘了下,地面上还有几根彩色的水笔丢在那里,楚怜惜挑了挑眉,就跟在林近屿那行字后面又写了一句。

    我回来了

    抬手,她把笔放回到地上,这个小小的恶作剧应该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紧接着,楚怜惜又绕到了学校教学楼的大厅里,上一届全市竞赛的优秀学生的名字,自己的名字也在其中,不过,因为系统的影响,哪怕名字也在这里,同届同学对她不过印象也基本是模糊的,楚怜惜仅仅只是看着名单,忽然觉得有几分可惜。

    如果没有系统安排的这些任务的话

    不用每天殚精竭虑的想着怎么提高这群攻略对象的好感度。

    也不会因为任务无法完成每天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原地暴毙。

    虽然攻略的对象各个都是乐善好施的男菩萨,但这也不代表楚怜惜没有别的小心思,她也想像正常的女孩一样,正常的学习,恋爱,生活。

    “任务完成后,宿主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系统忽然在这个时候蹦出来,可能是察觉到了楚怜惜难得的心情有点低落,它又继续开口“而且会给宿主不菲的奖励。”

    “唔,谢谢,我会尽快完成任务的。”

    “不客气。”

    楚怜惜心情好了许多。

    她从大厅走出来,心满意足地朝着教学楼那边又走了过去,只是在一楼的走廊楼梯那里,忽然脚步又停了下来。

    主要是楼梯下面扔着本练习册,大概是某个着急去上课的学生不小心丢在了这里,楚怜惜低头,把练习册捡了起来,从书页中甚至还掉落了不少写着凌乱公式的草稿纸。

    “嗯。”

    她翻了翻,感觉题目很有意思,只不过草稿纸上所写的解题步骤都是浅尝辄止,楚怜惜忽然有了点兴致,她一边翻看着练习册,一边回到了走廊那里,坐

    在了外侧的台阶上,微微低头。

    题目都很有意思,而且解题的方式也需要一定的技巧性才能做得到,楚怜惜坐下来才发现手里没有笔,有点迷茫的四下看了看。

    这时,一支钢笔递到她面前。

    她连忙抬头,面前的男人下颚线利落又好看,长相英俊,眉眼间皆是贵气,他的年龄比楚怜惜稍微大一些,自有一股强大又冷淡的气场。

    “谢谢。”她轻声说着。

    傅梁沉声,“客气了,你是这学校的学生”

    前段时间,圣安高中董事会热切邀请他回校参加典礼,傅梁也是看在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面子上,才签下了给圣安高中捐赠的协议,从办公楼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在学校里漫无目的乱逛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衬的皮肤雪白好看,裙摆下是一双笔直的腿,年龄看上去并不大,像是学校里那种偶尔开小差偷跑出来的学生。

    出乎他的意料。

    面前的女孩没有回答他,她低头,书本搁在膝盖上,用钢笔在草稿纸上写出的演算的步骤,字迹娟秀好看,随着她低头写字的动作,长长的睫毛也无意识的轻轻眨着,看上去柔弱忧郁、不堪一击

    傅梁低头一扫,草稿纸所写的答案对应着她膝盖上翻开的练习册上的题目,选了个最简单的办法。

    “错了。”

    他看到第二道题目的答案,在楚怜惜正在写步骤时,发了点善心提醒道。

    楚怜惜被打断,还挺不满意的看了看他,这种很嫌弃的眼神,傅梁没有在别人脸上看到过。

    就跟较劲似的,她根本不听他的,而是刷刷刷刷地从步骤推出了正确答案,从后面追上来的助理看到了傅梁就站在前面,正要出声,傅梁抬了抬手,示意对方不要出声。

    做完了全部的题目,她把草稿纸重新夹回书本内,这才发出声音。

    “谢谢你的笔。”

    声音很好听,清甜又带了点柔软的感觉。

    等到再把视线望过去,楚怜惜才有点惊讶。

    青年的身形高瘦,眼神淡淡,举手投足皆是矜持与贵气。

    傅梁今天换下了平日里商业会谈的西服,只一身简单的衬衫,看上去和这所学校的青年老师差不多,除了那股精致且透着一股华贵的有钱人气场,楚怜惜也没有多想,她按照练习册上填写的班级和姓名走到了一楼靠近楼梯口的教室门前,把练习册放在了窗台上。

    “你不是学生。”傅梁很肯定。

    “不对哦,我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不过我已经毕业了。”楚怜惜说“这也算是学姐对于学妹的回报吧,谁让我当时在这所学校待得很开心呢,”

    傅梁的目光轻轻掠过她的面容,“你在哪里上大学。”

    楚怜惜

    她总觉得这人实在有点奇怪,一抿唇,只是微笑了下,并未回答他,她算了算,差不多也到了自己该回去换礼服的时间了,索性也没有再继续搭理面前这个她以为是大学毕业没多久分到圣安高中工作的老师,朝着另一边离开。

    一点敏感度都没有。

    躲在暗处的助理忍不住为楚怜惜觉得可惜,平时想要接触傅梁的女人数不胜数,看她那副欲擒故纵的模样大概也是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好不容易少爷得了点兴趣,竟然就这么跑了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助理深深地看了一眼傅梁。

    他看上去的确对女孩子有了点兴趣,浓密的睫毛下的视线凌厉和强势一览无余。

    “少爷,不如我去问问”

    “不用。”傅梁眼底藏有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势,他平静地叙述道“去档案室。”

    助理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脸上笑容更大了一些“对,对啊,还是少爷你聪明,刚才她也说她是这所学校毕业的,看年龄也不算大,耐心查一查总能查到的。”

    傅梁眸光微沉。

    “去年的。”

    “少爷”

    傅梁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解释。

    手里的钢笔似乎还有着女孩刚刚递过来时指尖留下的温度,傅梁刚才默不作声的把楚怜惜做题的过程看的一清二楚,她那样有些跳跃和灵活的解题思路,圣安高中只有数学组的组长王朝教出来的学生是这个风格,王朝去年带的一批学生刚刚毕业。

    傅梁如同找到猎物的猎人一般,眼底勾起了兴趣,姿态仍旧是倨傲十足。

    身边的助理被他打发去了档案室,十几分钟后,他抱着去年的毕业册下了楼。

    “少爷,我找到了,那女孩叫做绫音。”

    傅梁缓缓抬起头,嗓音平静中透着一丝淡漠“嗯,继续。”

    助理低下头“嗯202x届国际班的学生,学号是0106,身高165,体重44kg,爱好填写的是舞蹈和钢琴,目前是京都电影艺术学院音乐系大学一年级生。”

    “今天晚上把她请过来。”傅梁用平静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他外表清隽矜贵,内里疯狂又强势,已经是傅家的员工们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少爷,如果她不愿意来,怎么办”助理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起来。

    “那我亲自去请她。”傅梁说道。

    楚怜惜回到了美容院,换好了礼服同时,还化了妆。

    化妆师根据她的脸型设计了一个较为精致的妆容,没有那么的艳丽,更能凸显她的美丽,一身浅浅粉紫色的花苞礼服裙,修长的天鹅颈上只有简单的长款项链,锁骨处隐约扫了些高光,露出的膝盖那里也很心机的点缀点腮红,当全部化妆完成,楚怜惜宛如洋娃娃那样,一颦一笑都完美至极,那样的美丽过于直观,可她的眼睛又宛如起了雾那样,若有似无的勾动着人心。

    “还是楚小姐更漂亮。”

    化妆师替她整理着已经烫的蓬松慵散的卷发,由衷的夸奖着。

    刚才那位绫小姐,乍一看和楚怜惜在容貌上有些相似,可完全没有楚怜惜这样脆弱又美丽的感觉,只看一眼,都觉得这女孩美的惊人,想要产生出掠夺的心思。

    “谢谢你。”楚怜惜扬起长睫,“刑青阿姨来接我了吗”

    “车子就在下面。”

    楚怜惜提上了包。

    穿着昂贵的裙子,踩着高跟鞋,她被司机送到了傅家本宅的那栋豪华别墅,门外那些豪车便是能够参加这次聚会的通行证之一,甚至在别墅门外还蹲守不少记者,只是穿着黑衣的保镖们围堵着,也不过只能拍几张零星的照片,这些上流社会的权贵们鲜少在外界露面,向来低调。

    楚怜惜提着裙子,进入了宛如城堡似的豪华的别墅,一层的左侧是宴会厅,右侧通往别墅外的玫瑰花园,最中央楼梯分别转入两侧,又是一段长廊,通往别墅的深处,这栋别墅的建设明显很费心思,除了外面的大厅,里面还有中庭,再向后,整座树林和草地也都是傅家的。

    暂时找不到傅轻言,楚怜惜便从宴会厅出来,从右侧进入了花园,顺便坐在喷泉旁。

    “汪”

    狗子的叫声让楚怜惜低下头,她娇娇柔柔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惊讶。

    “布丁”

    眼前是楚怜惜最熟悉不过的那只萨摩耶,半年不见,狗子似乎又圆润了许多,看到了楚怜惜,它兴奋地围着她转圈圈,时不时还要用头在楚怜惜的小腿上蹭着,拼命地撒娇讨好,楚怜惜眨了下眼,弯腰,抚摸着狗子的头。

    “好久不见啊,你怎么还是没减肥呢”

    “汪汪汪”狗子的尾巴欢快的摇着,忽然,它眼睛亮了亮,朝着楚怜惜身后又叫了声。

    身后,少年怔楞着,似乎不敢相信似的。

    “怜怜惜”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