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刺激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听到这明显颤抖着, 甚至还带了些激动的声音,楚怜惜回头。

    相貌能称的上一句英俊帅气,再加上身上那身银灰色的西装, 个子也挺高的少年,很激动的朝着这边走来, “楚怜惜,怜惜同学原来你也被邀请参加这场生日宴会了,我还以为高中你转学后, 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汪”

    狗子又耐不住的开始叫出声, 楚怜惜低头,摸了摸它的头,也顺便趁着这个机会,想了又想,还是没反应过来这个陌生的人到底是谁。

    少年没有留意到她脸色有几分难看,还是难掩紧张。

    “之前你转学了,我打听了好久也不知道你考到了哪里,现在你介意告诉我吗你还记得吧, 之前你说要好好学习才拒绝了我, 现在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楚怜惜还是没能回忆起来,系统可能都看不过去她这幅渣女的模样, 于是调出了早就被楚怜惜遗忘在角落里的片段,那是在高中教室的门口, 比现在还要略显青涩一些的少年也是这样向自己告白。

    哦,是个原书里连名字都没出现过的路人。

    楚怜惜终于反应了过来。

    捋顺了之后, 一切都好说了。

    “谢谢你, 不过我已经正在交往的男朋友了。”

    少女的声音是面对陌生人那样的冷淡, 温和, 但也是极好听的,光是一句话就把少年接下来想说的话全部都噎了回去,那张精致的甚至不太真实的脸,少年也不敢多看,只觉得她比高中还要漂亮

    “汪,汪汪汪”

    狗子留了个心眼。

    它一早就发现这个狗男人似乎对小主人一直喜欢的女孩子心思不正,变着花样想要吸引楚怜惜的注意力,这会儿又不停地往前跑,一边跑一边还回头朝着楚怜惜撒娇,楚怜惜虽然对傅成舟没感觉,可是她还是很喜欢这只跟海豹似的圆滚滚的萨摩耶的,看着它不断往中庭那边跑,楚怜惜有些担心,只好仰头说了声“我先把它带回去,再见。”

    “啊、啊怜惜同学”

    少年欲言又止的声音淹没在了狗子不断地叫声中,眼睁睁的看着楚怜惜追着萨摩耶跑掉了,与此同时,闻声寻来的傅成舟的管家与少年正好打了个照面。

    “您好,祈少爷,请问您看到了我们少爷的宠物了吗”

    “嗯它,它往中庭那边过去了。”

    “布丁,等一下”

    楚怜惜踩着高跟鞋,仍旧如履平地,健步如飞,直接跑到了狗子面前,伸出手抱住了它,柔声细语的安抚着“好啦,不要跑了,这个庭院这么大,你跑丢了怎么办。”

    萨摩耶呜咽了声,这会儿乖乖巧巧的仍由楚怜惜抱住了它,毕竟是傅成舟花了大价钱送去宠物学校上学的狗子,楚怜惜见状,微微笑了笑,领着它往原本的地方走回去,那边傅家的仆人不少,交给他们自己也会放心一些。

    一人一狗往前不急不缓地走着。

    这里是靠近中庭附近的花园,也没有什么人,傍晚吹拂的稍微带着热气的风落在楚怜惜脸颊上,同时,还夹杂着女孩有些尖锐的反驳声。

    “我承认,我是借了你的名字,可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实质性伤害的事情了吗”女孩的声音有点咄咄逼人“我没错。”

    “你的脑子,果然是有点问题。”少年嘲讽道。

    楚怜惜在原地怔了怔,望过去,果然,在长廊的一侧的桥边,站着两个人,女孩漂亮,还有点眼熟,在她旁边的少年一身白色的西服,也没有打领结,衬衫嚣张的开着头几颗扣子,充满了陌生的感觉,不过楚怜惜也是认识的。

    绫音和白泽两个人。

    “白泽,我对不起你们,我说过了,可是现在邀请我来的人是傅先生,是他的助理亲自去接我过来的。”

    绫音仍旧咄咄逼人。

    她刚从美容院出来没多久,一辆陌生的劳斯莱斯便停在了她面前,最初,绫音以为是傅成舟对她旧情难忘才主动来接她,可是当助理爆出了邀请人的身份后,绫音才知道,那个人是傅家现在的掌权人,傅梁,邀请她去参加今天的生日宴会。

    绫音几乎要被这巨大的惊喜砸晕了,能够结识傅梁,作为他的女伴,这该让人多么的兴奋啊。

    助理看了下她的面容。

    似乎和他所看到的那位小姐并不太相似,不过又说不出哪里不像。

    犹豫了下,他主动开口“绫小姐,你今天去过圣安高中吗。”

    没有去过

    绫音想这么回答,可是答案到了嘴边,绫音却没有说出来。

    说出来了,不就亲手打破了自己可以一步通天的梦想了吗

    鬼使神差般的,她点点头“是啊,我在这里等的无聊,去学校逛了逛,毕竟是母校,而且我也没毕业多久,现在都还觉得自己是高中生呢。”

    助理脸上神情虽然还有几分困惑,可见绫音这样说,也就将她毕恭毕敬的请入车内,当绫音被人从车子上请下来,她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有种不敢相信的惊喜感。

    这一切就像是做梦。

    绫音心下感叹着,如果不是白泽把她叫到了一旁,用那种嘲讽又不耐的眼神看她,她也不会瞬时撕去温柔大方的面具。

    她也有了底气,才敢对着白泽咄咄逼人。

    白泽,和傅成舟,只能说是家里下一代的继承人,手里的权势根本比不上邀请自己的那个人。

    “随便你怎么说都无所谓,现在我是拿着正式邀请函进来的。”绫音冷笑一声“难道你想跟傅先生作对”

    “你怎么进来的,心里难道没数”白泽嘴角一勾,冷笑道“他想找什么人,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不过我也听说那位傅先生脾气不好,如果让他知道你在骗他的话”

    “我和傅先生在一起,碍着你的事情了”

    “没有,不过我讨厌你顶着这张脸出去恶心别人。”

    她怎么会不知道

    凭借这张脸,能够被认错的,不就只有楚怜惜一个人

    她到底能算计到什么地步能让一直喜欢自己的傅成舟为她发了疯,还能让眼前的白泽特地来警告自己,甚至连傅梁都勾搭上了

    那个看上去柔弱的,除了一张脸完全没有特别之处的少女,凭什么能赢得这么多人的青睐

    她抢去了自己的一切,就别想好过

    绫音笑着开口“傅先生现在还没有见到我,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认错人呢反正楚怜惜也就是那种很浪荡的性格,到处勾搭人罢了,我的演技还不错,至少能演出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

    楚怜惜站在一旁,实在没忍住,原本她是想偷偷离开的,但是绫音这半年过去,不仅没有任何长进,反而愈发的喜欢钻空子了,书中那副得体又聪明,很讨人喜欢的样子已经统统不存在了,她看了一眼从后面已经走过来的人,笑了笑,走到了二人面前。

    楚怜惜揉了揉头“绫音,嗯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绫音持续咄咄逼人,“你自己靠什么上位的”

    “绫音,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道歉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的。”

    “向你道歉”绫音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似的,完全不屑一顾。

    楚怜惜能在这里干什么

    难不成是打她以为她会害怕吗

    这幅样子看起来也完全没救了,楚怜惜扭过头。

    傅梁的助理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是自己误会了,还好自己没有把绫音带到傅梁面前,如果让傅梁知道自己找错了人,毁了他的兴致,自己明年的坟头草估计都有一米高了,他面色有些难看地盯着绫音,不明白这女孩为什么向自己说谎话。

    楚怜惜歪歪头“你好,是傅梁先生让你找我过去,对吗”

    “嗯,是的。”

    傅梁是谁

    楚怜惜没有猜出来,但是她从白泽和绫音的对话里也意识到了这个人绝对是傅家举足轻重的存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自己,不过既然绫音死不认错,楚怜惜可不是能让她欺负的,她决心好好让绫音长长记性。

    “可是,我没有办法过去,我被狗咬了。”楚怜惜轻笑着说。

    助理“这”

    “你去问他,如果能帮我把这条狗解决的话,我很乐意跟他见面的。”

    助理紧抿了下唇,已经明白楚怜惜的意思了。

    “是,我会向少爷说明的。”助理微微鞠躬“给您造成的误会我很抱歉。”

    绫音脸上血色全无,倒是白泽阴沉的眸色一直盯着楚怜惜在看,嗯她还挺睚眦必报的啊,不是外表看上去那样的好像谁能都欺负她的样子,而且以傅梁的性格,绫音怕不是这几年都无法正大光明的再出现了,如果他真的想讨好楚怜惜的话

    但是这又关他屁事。

    没有绫音天天借着他的名头出去耀武扬威,而且也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让绫音这女人消失,白泽想了下,这交易也很划算。

    楚怜惜摸了摸狗子的脑袋,也在中庭看到了傅成舟的管家。

    她抱了抱狗子的脖颈,有点恋恋不舍“布丁,去找你的主人吧。”

    “汪呜呜汪汪汪”

    狗子咬起她的裙子,很执着的想带她去见小主人。

    楚怜惜倒是毫不留恋。

    既不关心绫音的未来,也没有看着狗子那嘟噜嘟噜在转的眼睛,她从花园的另一侧很痛快的就要往宴会厅回去了。

    “你还跟着我吗。”

    眼看着已经又回到了宴会厅外的别墅大厅,楚怜惜抬头看着墙面上那些油画,实在忍不住了,侧过身,询问着身旁的少年。

    少年口吻冷静,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没有参杂任何的私人情感。

    “我也是这次宴会的客人。”

    “这个我知道的。”

    “我和绫音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这我也知道了。”楚怜惜的表情也很平静,满脸写着和我无关。

    白泽“还有一件事,或许你不知道。”

    “你说的是,你有点在意我,不,或者用你的理解,你对我感兴趣”

    越来越有趣了。

    白泽望向楚怜惜,她的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同样坦诚“没错,我对你很感兴趣。”

    “因为我很漂亮吗。”楚怜惜又是单刀直入的切入最本质的问题上,这一下,倒是让平日里遇到何事都能波澜不惊的白泽都怔楞了下,他点头,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事情,而且的确也没有到喜欢的程度,仅仅只是在意。

    “是。”

    “好,谢谢你对我容貌的夸奖,我要进去了。”

    明明是很柔弱的外表,却意外地很聪明,也很强势。

    只是她的声音太好听了。

    哪怕是毫无感情的话,也能说的动人,真是要了命。

    楚怜惜在画作面前停顿了半晌,意识到了时间差不多,也该进入宴会厅,至于白泽对她的关注,楚怜惜并不在意。除非是任务对象的好感波动,否则身边任何人对她告白,又或者想要跟她建立新的关系,都不会让她感到不安。

    少女转了身,如果说在欣赏画作的时候,她更多的表露出一种淡漠、冷静又无所谓的态度,那么当她决定进入宴会厅的那刻,已经全部改变了。那种热情,不太像是普通女孩对于上层社会的向往,也不像是被纸醉金迷打动后的样子,更像是

    做任务

    楚怜惜的长发垂落在肩头。

    发尾带着卷,落在她腰际,身上的裙子像是花瓣似的绽开,胸前的皮肤纯白如雪,点缀着小小的项链上那颗珍珠,她实在很漂亮,走起路来,会第一时间夺去所有人注意力的地步,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走入了宴会厅。

    觥筹交错,看上去豪华无比的会场内,来往的人都是穿着正式的礼服,其中在大厅左侧通往室外花园那里的年轻人,他们晃着手里的无酒精饮料,似乎已经打量了楚怜惜许久,楚怜惜面不改色的从侍应生手里拿过一杯果汁,果然,没几秒,其中一个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你好。”

    对方面露笑容,朝楚怜惜打了声招呼“你就是傅轻言的女朋友吧。”

    楚怜惜点点头“是啊,请问你是”

    “我们几个是他同学,我叫宋时,现在在se读书。”穿着黑色西服的少年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反而格外的热情,领着楚怜惜来到了那群少年人之中,楚怜惜不动声色,也是态度很好的打了招呼。

    她的眉眼天生多出一丝令人忍不住想要疼惜的忧郁和脆弱感,几个少年显然态度都软化不少,女孩们羡慕她的长相,但又意外于她落落大方的态度,何况他们都是些家境优越又成绩出色的人,还是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

    人有些多,她也没费心思去记,就记住了最先开始跟自己说话的宋时,以及明显在这个小团体里是中心人物的闻月,女孩头发盘起,一身华贵的银河流星裙,从肩颈到手臂都是优越纤细的线条,她只看了眼楚怜惜的衣服,在心底已经给她打了分数。

    “你和傅轻言怎么认识的啊”宋时笑了下,“他以前别说是跟女孩子交往了,就连有女孩碰他一下,他都让人吓得要死。”

    “就是我高中寒假的时候。”楚怜惜回应了一句。

    紧接着,闻月勾起笑容。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你现在在哪里读书啊”

    “我爸爸和我妈妈因为事故去世了,我在沪旦大学读书。”

    “哦抱歉。”女孩姿态带着几分着道歉,实际上并没有那个意思。

    这种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楚怜惜当做没听到,倒是闻月身边那个短发女孩很爽朗“你长得好漂亮啊,不怪傅轻言每天都在朋友圈和社交软件上秀恩爱。”

    “啊”楚怜惜瞪大眼睛,她并不太清楚这件事,女孩递过来手机,一看,楚怜惜震惊了,傅轻言每天都在发她的照片,速度已经堪比一些网红每天发推特的速度了,而且言语中满满的都是喜欢,楚怜惜自己看都觉得吃了好大一口狗粮。

    众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气氛似乎融洽了许多。

    只是闻月还是那个说话的调调“你怎么只在国内上大学呢,傅轻言可是跨级毕业的优等生,将来还是要在英国继续学习的,你们要谈跨国恋爱吗”

    “我喜欢京国的氛围,当然愿意留在京国读书,何况,沪旦大学也是国际上排名前十的学校,读书在哪里都可以,哪里有国外和国内的区别。”

    楚怜惜也学着闻月说话的样子,眨了眨眼“至于小言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哪怕是跨国恋爱也没有关系,我对他有自信。”

    说实话,在傅轻言的同学面前,也是一个增加好感度的机会,至少这群人从短短的交谈中可以看出来,他们关系不错。

    那么,楚怜惜拿出了表演的劲头。

    第一步,她要先以正牌女朋友的身份打压一下对傅轻言蠢蠢欲动的闻月。

    “那个,你们既然是小言的朋友,应该很了解他吧”楚怜惜问道。

    闻月淡定的回答她“是啊,我们都从高中开始就认识了他了。”

    她有点苦恼“那,小言平时说的要我嫁给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因为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我实在不知道他是哄我开心还是”

    楚怜惜说话的时候,天然的带着少女的天真,再加上那本来就有些柔弱的眉眼,欲语还休的模样让人说话声音都忍不住放轻许多,害怕吓到她。

    原本几个人商量着要给她点苦头尝尝,可是她这么柔弱

    “傅轻言向来都是言出必行,何况他这么喜欢你,没准下个月我们过来就是你们订婚啊。”有个男生朝着楚怜惜轻声细语的说着,旁边的人点点头。

    闻月表情僵了。

    第二步,继续在众人面前撒狗粮,细节处呈现自己对傅轻言同样的喜欢。

    楚怜惜无意跟闻月撕破脸,所以点到为止,换了个话题。

    她眼含殷切,“起初,我都不相信小言会对我这么好,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他,看到他开心,我就跟着开心,他有时候会苦恼,我自己也好紧张好紧张”

    她情深意重的,徐徐道来,那副深爱傅轻言又无法自拔的样子已经骗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周围顿时沸腾。

    楚怜惜从他们脸上表情,也猜到是谁来了。

    第三步,秀恩爱当然要和正主一起咯。

    她深吸一口气,“对了,我还给小言准备了礼物,麻烦你们等会儿不要告诉他,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

    少年淡淡的,格外好听的嗓音在楚怜惜背后响起,从声音里都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很不错。

    楚怜惜装模作样的回了头。

    今天宴会的主人,傅轻言出现了。

    白皙帅气的脸颊,弯起的眼睛泛着明亮温和的光彩,他穿着浅白色的西服,并没有系领带,而是戴着非常英伦风的宝石长柄领结,看上去就和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没什么区别,他走过来,和自己的好友们打了招呼,顺势在楚怜惜的侧脸上亲了下“说啊,怜惜,是什么惊喜不能告诉我”

    见状,楚怜惜连忙红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你同学他们都在,干嘛这样。”

    卷翘的睫毛下,眼睛似乎又溢出了水汽,可怜可爱。

    傅轻言也没有继续逗她,仍由楚怜惜躲在自己的身后,神态自然“你们都来了啊。”

    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同学们反应了过来,纷纷凑上前,有的是调侃,有的是真情实感的祝福他,傅轻言也都笑着一一接下。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5点,目前好感70”

    看来自己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

    楚怜惜紧了紧拳,只是,她总觉得有道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身上,挥之不去。

    二楼,脸色苍白的少年头也微微往下垂了垂,浅色的眼眸似乎是冷静的,削瘦的身型,却难掩矜贵的气场,也有人路过,偷偷打量着他精致的挑不出毛病的容颜。

    傅成舟长指紧握着酒杯,腕骨处的青筋乍现。

    他脑海中还停留着无数回忆。

    为他温柔演奏着钢琴的楚怜惜。

    因为他一句夸奖就害羞脸红的楚怜惜。

    每天早上起来精心为他准备早餐,哪怕他只是咬下一口,都会笑的格外开心的楚怜惜。

    一切的一切,都在傅成舟脑海里挥之不去,可是只会对着他笑的女孩,此刻却挽着那个私生子的手,脸上是本应属于他的刺眼的笑容,他指节渐渐泛白,手上力气逐渐加大。

    啪。

    酒杯的底部竟然被傅成舟捏碎了,本就在一旁的侍应生被吓了一跳,玻璃从傅成舟手掌间滑落到地上,掌心间鲜血缓缓流淌着,他却毫无感觉。

    侍应生“傅少爷”

    “看到傅轻言身边那个女孩了吗,把她带到二楼书房。”傅成舟声音凌冽,吩咐道。

    傅轻言只待了没一会儿,就跟着刑青向其他熟识的商界名流们去打招呼,楚怜惜正在跟他的同学们聊天,侍应生走上前,微微侧身“楚小姐,傅少爷请您去书房。”

    “嗯”楚怜惜四下看了看,的确,十几分钟前还在这附近的少年不见了,可是这个时候叫她去书房做什么

    楚怜惜不疑有他,跟着他一同走出宴会厅,款款从楼梯走上二楼,侍应生只是在原地示意她独自前往,楚怜惜来到了二楼,看着面前漆黑一片的走廊,往前走了几步,皱眉,轻轻喊了声“小言”

    她被人从一旁猛地抓住了手腕,楚怜惜吓了一跳,连忙转头,顿时一激灵。

    少年的容貌很好看,眼瞳颜色格外的浅,让他看上去温和无害,可是眼底积淀的情绪却并没有外表那样毫无攻击性,反而透着冰冷和怒气,强烈的反差更让人觉得害怕。

    傅、傅成舟

    不是。

    他为什么要露出这种反派的表情看着自己

    系统不是在任务结束后都已经处理好了吗楚怜惜已经来不及召唤系统了,傅成舟握住她的肩膀,掌心间还带着血痕,强硬的态度,还有不容拒绝的力道都是摆明了要让楚怜惜直视自己。

    “怜惜,你为什么和傅轻言在一起啊。”

    傅成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平和中隐约带着森然。

    “”

    楚怜惜冷静了下来。

    傅成舟俨然已经有了原书里那副黑化反派的样子,即使知道他跟本次任务毫无关系,楚怜惜也在心底好好斟酌了一番,她不能让傅成舟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疯。

    首先,傅成舟现在明显杀伤力极强,回答不对的话,容易让他继续黑化,所以一定要让他把自己当做是受害者,他才会心软。

    其次,楚怜惜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弟弟傅轻言的女朋友,和傅成舟待在一起太久,等傅轻言找上门,好感一定会降得飞快

    楚怜惜冷静了下来,她紧咬着唇,反客为主。

    “傅成舟,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声音颤抖着,似乎在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扬起脸,与傅成舟直视“我已经努力离开你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努力让自己忍住不哭。

    “你既然喜欢的是绫音,为什么还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我”楚怜惜酝酿了一下,才让自己看上去很委屈,声线也是听起来要哭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也有了喜欢我的人,傅成舟,你没有必要继续这样戏弄我。”

    傅成舟更是瞳孔一缩。

    “不是的,怜惜,我喜欢你。”

    楚怜惜的样子几乎让傅成舟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和理智,他想起了半年前,楚怜惜就是这样挣脱自己离开的,索性也没有继续解释,而是直接低下头,撬开了楚怜惜的牙关,深深的吻了上去,楚怜惜张了张口,条件反射要推开傅成舟,可是他却顺势把她压在了墙上,这一吻缠绵而悠长,直到傅成舟拉开了距离,低低地喘息着。

    “怜惜,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也是我,你把他当我的替身,对吗。”

    “不是”楚怜惜拼命摇头。

    她怎么也没想到傅成舟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力气,任凭她拼命挣脱,都逃不开他的桎梏。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下降20点,目前好感50”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下降20点,目前好感30”

    “任务倒数计时还有不到六个小时,请在规定的时间内让傅轻言对宿主的好感达到45”

    完了

    楚怜惜扭过头,正巧看到了傅轻言。

    他在这里,听了多久了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