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爱我吗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

    完了完了完了。

    楚怜惜看着傅轻言一句话不说的样子, 就知道他气急了,傅轻言和自己的哥哥傅成舟最不一样的就是性格,他通常不会直面表达自己的愤怒, 这种人通常也是最可怕的。

    “系统,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两个同时失忆”楚怜惜偷偷地开口问道。

    “很遗憾,没有。”

    “那你有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局面”楚怜惜又问。

    “非常遗憾,也没有。”

    楚怜惜语塞。

    既然指望不了系统,这个时候也只能靠自己智慧的小脑壳才能摆脱困境了

    楚怜惜没有打算推开傅成舟,这样就坐实了自己好像真的是对傅成舟有什么感情似的,既然傅轻言看到了,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还是那样默默地流着眼泪, 却一句话也不肯说,摆明了刚才那个亲吻是出自于非本人意愿的前提下。

    “怜惜”

    傅成舟并未看到走廊那侧的傅轻言。

    他只是迟疑着,眉头微微蹙起,不知道为何, 心头有那么一些不安,他攥紧了楚怜惜的手腕,试图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好让她不要这么难过, 这么害怕。

    “对不起”楚怜惜眉眼湿漉漉的, 柔弱的几乎要摔倒在地上,她无力看向傅成舟,眼睛里不再有曾经的依赖, 爱慕, 现在只剩下了无能为力, 她的声音很小, 细细的, 很容易让人心生怜惜之情。

    此刻柔软可欺的少女勾起了在场两个人心底同时一股躁动感,楚怜惜蹲在地上,捂着脸不停地哭,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似的,只是不停地把求助的目光放在了走廊这端傅轻言的脸上

    “为什么要哭,怜惜,我只是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现在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傅成舟半蹲在楚怜惜面前,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长发,另一只手则是慢慢抬起她的脸。

    那双漂亮的,瞳色浅浅的眼睛承载着浓厚的情意,嗓音更是温柔。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落地窗外的月光落在了二人的身上。

    即便傅轻言再怎么不想承认,可是傅成舟和楚怜惜他们真的很般配,傅成舟的容貌要比自己的再柔和一些,那双连女孩子都会嫉妒的天生的浅色眼睛一旦温柔下来,便显得无可救药的温柔,他的声音也是好听的。

    真正的王子和公主。

    相反,自己这样的私生子

    傅成舟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以后注定是傅家的继承人,将会站在众人所无法匹及的高度上,傅轻言是个可怜的私生子,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的出生都是错误的,对于傅成舟,还有傅家的人来说,都是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可是。

    傅轻言看向了还在哭泣着的楚怜惜。

    少女无比的狼狈,她长卷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珠,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满都是难过。

    楚怜惜喜欢的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傅成舟,而是自己,她明明已经得到了傅成舟的告白,可还是不在意,只是希望这自己可以拯救她,把她从傅成舟的手里救出来。

    傅轻言冷漠地走过去,直接将楚怜惜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楚怜惜身体害怕得在颤抖,“小言,小言呜。”

    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胳膊,怎么说也不肯松手。

    这样柔弱的她,只能依靠自己,给了傅轻言很大的满足感。

    “哥哥,为什么要做这样强人所难的事情呢。”傅轻言微笑道“怜惜是我的女朋友,你背着我的面和她见面,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见状,他缓缓地走到了自己的哥哥面前。

    “我和怜惜要结婚的,如果你还敢再纠缠她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傅成舟不愿意去搭理傅轻言。

    他攥着拳,双手无力地垂下。

    “怜惜,我要听你说。”傅成舟低头,看着始终躲在傅轻言身后的楚怜惜,她是害怕的,没有任何喜悦,心中那种巨大的失落感让傅成舟忽然觉得无比的

    疼痛,他眨了眨眼,看着楚怜惜纤细的手指,和傅轻言握在一起

    为什么。

    她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变心了。

    傅成舟眼尾微微沉了沉“怜惜,你回答我。”

    “少爷哥哥,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楚怜惜垂下眼睫,咬了咬唇。

    成败在此一举。

    能不能把傅轻言的好感度涨回来就看现在了。

    “我承认,你选择把我从福利院带到傅家,让我读书,还教我学钢琴,学礼仪,学舞蹈我很感激你,以前我一直以为这一切是因为我喜欢你,可是自从我遇到了小言,我才发现这不是喜欢,我只是把你当做我的哥哥来敬仰,我弄错了敬仰和喜欢的界限,你是我曾经最重要的家人,是我的哥哥,小言是我喜欢的人,只要他也愿意,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她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颤抖着说出自己心里的话。

    “不是的。”傅成舟思绪似乎已经完全被抽空了,他只执着着重复“不是的,怜惜,你喜欢我,只是因为傅轻言和我长得像对吗”

    又苦,又酸涩,也很疼。

    此刻楚怜惜这番真情的告白不是冲着他的,是给傅轻言的。

    傅成舟只觉得自己很难受,就好像是每次都孤独一个人在医院接受无数检查,那种痛苦的想要立刻死掉,又没办法找人开口叙说月光此刻缓缓落在了三人的身上,那一抹光亮全部都给了傅轻言和楚怜惜,自己身边没有光,从来都没有。

    他忍住那股疼,冲着楚怜惜缓缓道“对不起。”

    “我这半年间,一直都在想,如果我当时能够带你一起去,或者我根本不会去见绫音,你会不会像这样离开我。”

    少年一字一顿的说着,眼睫半垂下来,他的眼底有愤怒,也有懊悔,迷茫。

    楚怜惜声音又轻又慢“我只有一个愿望”

    她就那样站在那里,宛如纤细又柔弱的花朵,低低地出声。

    “你离我远一点,傅成舟。”

    这是傅成舟最后听到的声音。

    即将晕倒前,他在想,如果楚怜惜真的这么讨厌他的话,又为什么哭的这么难过呢。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是稍有点舍不得自己

    “傅、傅成舟”

    楚怜惜看着面前已经失去了意识的少年,呆立不动,惊讶的不行。

    她在攻略傅成舟的时候,的确表现出了一幅自己无可自拔的爱着他的样子,可是那只是任务,楚怜惜很清楚,她自己压根没有动过心,也许那次任务她演的太逼真了,才让傅成舟当了真眼看着剧情已经没有按照原书里的那样发展,傅成舟不仅没有和绫音在一起,反而喜欢上了自己,楚怜惜真的慌了。

    因为他根本不像这样的人啊。

    在楚怜惜的记忆里,傅成舟应该是爱绫音无可自拔的,总之,他喜欢自己才是不正常的。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藏在傅成舟冷淡的性格下的温和与宠溺,楚怜惜不是感受不到,而且上个任务的过程中,傅成舟并没有真正伤害过她。

    甚至,由于出身和性格的原因,他比起傅轻言偶尔尖锐阴沉又偏执病态的性格更正常

    楚怜惜内心是不希望傅成舟就这么出事的。

    她连忙弯腰,“你醒一醒”

    少女即将伸出的手,似乎察觉到什么,又猛地收回来。

    “”傅轻言语调也低了下来,眉宇间一片阴沉,“怎么,你心疼了啊,怜惜。”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他就这样晕倒了,万一出事的话”楚怜惜手足无措道“小言,他是你哥哥。”

    “哥哥”傅轻言声音很恶意,又带了不知名的嘲讽,他在她脸颊边上落下一吻,“好了,我们走吧,不用担心,我把佣人叫过来。”

    楚怜惜低了头。

    “好。”

    此刻在庄园内南向花园上的书房内,青年那俊秀挺拔的背影,背着光站着,他面无表情的听着傅家的管家传来的消息。

    “傅成舟少爷似乎是和傅轻言少爷因为女孩子起了冲突,刚才成舟少爷的病情又发作了。”

    青年微微侧过头。

    完美的五官,挺直的鼻梁,看不出情绪的眼神,整张脸都带着矜贵疏离的气场,令人不敢直视。

    “少爷,怎么办。”

    另一边,傅梁的助理微微颔首,很谨慎的出声“上次,两位小少爷在拍卖会上也是因为一个女孩起了冲突。”

    傅梁他低下头,再度笑了起来。

    笑声里毫无感情。

    “那就见见这个女孩吧,能让兄弟俩为她争风吃醋,也算是有点本事。”

    助理内心也嘲笑了声。

    现在的女孩子啊,大多都是些聪明的,自以为有点小心思,勾引这种不谙世事的富家少爷,就以为自己能够嫁入豪门了吗真正有权势的男人,怎么可能让她们轻易碰得到

    但是他又想起了不久前,傅梁还让他去邀请的那个女孩。

    “对了,少爷,您让我邀请的那位小姐”助理顿了顿,似乎在思考着,从喉中挤出声音“她说自己遇到了点麻烦,除非您帮她解决了,否则她没办法跟您见面。”

    助理没有把自己认错人这件事说出去,而是利用了语言的艺术,稍微换了个说辞,果然,傅梁捏了下手指,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过去了。

    傅成舟在宴会正在举办时晕倒了

    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傅家把消息藏得也很好,整场宴会甚至没有人知道傅成舟来过,他们只是用艳羡的眼神看向了和刑青一同出场的傅轻言,头顶那盏昂贵的灯所发出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

    他弯唇笑了笑。

    周围还议论纷纷。

    “不愧是刑青夫人最疼爱的小儿子,果然很优秀。”

    “他才十八岁,就已经跳级完成了全部学业,真是前途无量啊。”

    “傅梁会舍得把现在握在手里的一切给他吗”

    傅轻言全身都写满了优渥尊贵,以及温柔,他的脸看上去清隽,帅气,无害,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标准的有礼貌也有头脑的豪门继承人的样子,甚至在跟商界名流们接触的时候,他表现的也很从容,完全不紧张。

    楚怜惜可不在乎这些事情。

    她只是有点焦躁的握住自己的手臂。

    时间快要到了,傅轻言的好感却再也没有涨起来,难道真的要自己祭出最后的杀手锏

    宴会已经渐渐落下了尾声,傅轻言似乎是有点累了,拉着楚怜惜去了三楼的卧室休息,他捏着她的手腕,细细摩挲,那宛如绸缎般细腻的触感似乎令他欲罢不能,他缓慢地握着她的手,好让她可以更近的,更亲密的接触自己。

    “小言”楚怜惜的手被抬起在傅轻言的脸颊上,她看着面前神色温和的少年眨了眨眼。

    卧室并没有开灯。

    傅家很大,也很冷清,一楼宴会厅里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傅轻言全身写满了温柔,他脱下了身上那件西服的外套,摘下了腕间的手表,以一种优雅又缓慢地动作搁在了一旁的壁炉上。

    “怜惜。”

    他抬起她的手腕,摩挲的动作很有挑弄的意味。

    “怎么了你是不是喝多了呀。”楚怜惜心里已经拉响了警报。

    傅轻言弯了弯眼睛,持续亲吻着楚怜惜的手指,越来越近“和傅成舟亲吻是什么感觉”

    “我”

    “比跟我亲吻还要舒服吗”

    “小言,你真的有点晕了。”楚怜惜踮了踮脚,很贴心的抚摸着他的额头“好啦,我把人叫进来,你今天早点休息”

    “怜惜,我已经成年了,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傅轻言声音越来越低,已经不复刚才宴会上的清澈和冷静,“你可以现在就拥有我”

    楚怜惜有点惊讶,但还是持续表演“小言,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吗”

    “你爱我吗”傅轻言笑容渐渐淡去,他微微俯身,用双手圈住她,平静的问道。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