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对峙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

    “我爱你,傅轻言。”

    距离系统规定的任务时间越来越近,楚怜惜是绝对不会跟自己的生命过不去的,她望向了面前的少年,用非常坚定地口吻说着。

    不过是一句承诺而已,总要比等死强多了。

    她声音还是很弱,可是有股柔和与温婉,苍白细腻的皮肤就在傅轻言的手掌下,楚怜惜主动伸出手,握住了他,手指的温度像是温柔的风,从那具瘦弱的身体传递到傅轻言的心中,很温暖,也很治愈。

    原来被人真心喜欢,是这样的感受。

    少年也笑着点点头,“怜惜,我也一样。”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0点,目前好感60”

    楚怜惜松了一口气,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她强行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可爱的笑容,“你今天一定是累到啦,等会儿好好休息,我就在你身边陪你。”

    “真的吗。”傅轻言手向下,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小言”

    “我早就跟妈妈说过了,我和怜惜已经玩够了,很累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傅轻言把楚怜惜抱到了床边,让她坐下,“今天不回沪市,就在这里休息。”

    “好累啊,那我们早点睡好吗。”楚怜惜从后面抱住他,把下巴搁在了他肩颈上“我要困得受不了了。”

    “怜惜,还没卸妆呢。”

    傅轻言温柔起来,是真的很令人心动。

    这个房间应该就是刑青吩咐人特地给她准备的,梳妆台上还放着未开封的化妆品,傅轻言没有让楚怜惜下床,自己去把那些瓶瓶罐罐取过来,耐心,认真的替楚怜惜擦拭着,力道很轻。

    一次,两次就意味着还有无数次。

    楚怜惜已经有点厌倦了。

    即便傅轻言对她再温柔,再小心翼翼她只想快点结束任务,而不是留在这里跟他一次又一次的,好像没有尽头似的重复每次都是同样的过程,他一次

    次的询问着自己究竟爱不爱这个问题,而她也要时时刻刻配合他把这句话说出口。

    脸上的妆容卸掉后,傅轻言有点流连于她皮肤上细腻温热的触感,垂着眼眸,眼底眼神愈发深沉,兴趣也愈发浓溢。

    少女身上的这件裙子,对于她平时的穿着来说,稍微有一点不一样,为了突出她纤细的锁骨,领口稍微有点大,现在这个动作,能够看到少女胸前那道透着色气的弧度。

    偏偏她又长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脸,眼眸纯情含着雾气,好像完全是懵懂的,透着色气,和欲迎还拒,比那些直白的勾引反而更加撩人。

    对他来说,就像是礼物似的,等待着他去拆开。

    傅轻言睫毛颤了颤。

    他用指尖触摸着楚怜惜的脸颊,真好啊。

    楚怜惜,他最喜欢的女孩,就在他的身边,现在,他已经可以在女孩的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了,甚至在不远的未来,可以牵着她的手,让她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可以向所有人宣誓自己的主权了。

    这个充满了占有欲的眼神让楚怜惜心跳漏了一拍。

    傅轻言又是习惯性地在她脖颈上蹭了蹭,就跟撒娇的猫咪似的,只不过这次用了力气,轻轻咬上去,楚怜惜吓得厉害,她连忙推了推“你啊,怎么回事,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啊。”傅轻言咬完,又在被咬红的那里认真地吹了吹“还疼吗”

    比刚才羞耻度更高了狗男人又犯规了

    楚怜惜转头,长发也跟着晃动,落在傅轻言的眼底,就是她明显害羞了。

    他笑着,另一只手轻轻地脱下了楚怜惜脚上那双高跟鞋,鞋子很漂亮,只是跟很细,楚怜惜的皮肤很白,脚背上也留下了红色的痕迹,傅轻言微凉的手指也在她脚上碰了碰“是不是很累。”

    “嗯,有点累,站了好久啊。”楚怜惜点点头。

    “我帮你揉揉。”

    傅轻言正常谈恋爱的时候,是真的很容易让人融化的,面容帅气好看的少年低头,修长的手指停留在她的脚踝处,动作轻柔的替她活动着已经僵硬的脚,

    少女白皙的圆润的脚趾上没有涂任何甲油,偏偏带着自然饱满的光泽,宛如珍珠般圆润可爱。

    “怜惜真的好可爱,从头到脚都让我好喜欢啊。”

    傅轻言滚烫的手把在她的脚踝上,抬起眼睫,平日里温柔又优雅的少年忽然露出这种难以自持的表情,仿佛全身心都已经被降服,一般人怕是早就沉醉在傅轻言这神仙颜值下了,楚怜惜却慌得一批。

    没错,她就算再怎么想忽略,也根本忽略不了,虽然这种事情自己毫不吃亏,可是傅轻言却是第一次啊

    他能超水平发挥让自己满意吗

    楚怜惜正在胡思乱想着,已经被傅轻言又抱起,往房间内的浴室走着,楚怜惜撒娇着“小言。”

    系统这时忽然出声。

    “宿主,是否要开启幻觉模式”

    楚怜惜脑子放空了几分钟,连忙出声“这是什么意思”

    “鉴于我没有处理好上个任务涉及的部分人物,所以决定给宿主发放福利,开启幻觉模式后,被攻略者将会产生足以被他当真的幻觉,进而可以让宿主略过部分剧情,当然,被攻略者不会察觉,而且对宿主毫无影响。”

    “也就是说等会儿的事情,如果我开启了幻觉模式,等于傅轻言做了春梦”

    “嗯”

    系统被楚怜惜的直白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是的,您可以这样理解。”

    “这太好了,既不用付出任何身体上的代价,还能完成任务,这是好事啊。”楚怜惜接受的很快,“那就麻烦你了。”

    “这也是为了补偿您,希望宿主能保持良好的心态继续完成任务。”

    “我会的。”

    楚怜惜忽然变得轻松许多。

    她甚至在傅轻言的手指即将褪下裙子前,主动地抱住了他。

    第二天,楚怜惜醒了过来,她浑身都很轻松,毫无感觉,而一旁的傅轻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唔怜惜,还早啊,再睡一会儿吧,你昨天不是累到了吗”

    少年赤裸着上半身,双臂环住她的腰,略略沙哑的声音透着餍足“乖,怜惜。”

    “傅轻言对宿主好感上升30点,目前好感90”

    这么快

    楚怜惜象征性挣扎了下,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忽然安静下来,其实昨晚压根什么都没有发生,傅轻言只是把她抱到了床上,便倒向一边沉睡不醒,楚怜惜淡定的看了他半晌,确定少年完全昏睡过去,才安心地睡在他身边,可这也给傅轻言造成了错觉,在他的记忆里,他们终于有了过密的亲近

    好感度涨的飞快。

    她纤弱的脊背抵在他的胸膛前,傅轻言无比的满足,亲了亲她的耳朵“好困哦,怜惜。”

    楚怜惜戳戳他的额头,正要开口,却听到了手机的响声,从傅成舟丢在地上的衣物传来的,傅轻言此刻特睁开了眼,揉了揉额头,接起手机。

    不知道手机那边是谁跟他在说话,但是他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声音也忽然压得很低。

    “我,我知道了,小叔叔。”

    直到挂了电话,楚怜惜发现,傅轻言的眼神有点怔,但当楚怜惜很担心的看着他,想要抓住他,他又自然地笑出来了“怜惜,我让人先送你回沪市,过几天我再去找你,好吗”

    他微微垂眸,几秒后,看向她。

    “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怜惜的。”

    楚怜惜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见到傅轻言了。

    生日宴会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傅轻言接到了电话后,楚怜惜只留在傅宅吃了早餐,中午之前就由刑青安排了车子把她送回沪市的那栋平层别墅,这之后,傅轻言就没有任何消息,楚怜惜起初还会担心拖下去不利于自己做任务,但是又想了想即将满值的好感度,索性也就随着他去了。

    可是,家里的小布偶猫年糕却生病了,不仅不吃猫粮,而且从昨晚开始就喵呜喵呜的叫着,让楚怜惜格外心疼,楚怜惜抱起虚弱的小猫咪,先是摸了摸它的肚子,又检查了下耳朵和身体,都没有异样,只是年糕看上去很可怜,病蔫蔫的。

    “怎么回事,你是想你的小主人了吗。”

    楚怜惜抱着猫咪,有点手足无措。

    布偶猫呜呜地可怜的叫着,舔了舔她的手指,蜷缩在她怀里,小小的一团。

    外面已几近深夜。

    楚怜惜在网上查询着附近宠物医院的电话,大部分都没人接听,她快急坏了,只能拿出手机在学校的宠物爱好群问了一句。

    我家的小猫咪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它就是不吃猫粮,什么都不吃

    群里的同学们很热心,纷纷着建议,还是没有多大的用。

    还是赶快送它去医院吧

    楚怜惜低下头。

    年糕的小尾巴都已经有气无力的垂了下去,她连忙拿起外套,想要抱着它去医院看病。

    “坚持住啊,年糕,你可不能出事。”

    听到楚怜惜的声音,小猫咪有气无力的叫了声,楚怜惜温柔的抚摸着它的脑袋“不要怕,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病。”

    已经是夏季的末尾了,夜深的时候,外面还是带着些许寒意,楚怜惜在门口等了许久,宽阔的马路上别说是出租车了,连普通的车辆都看不到,楚怜惜心急如焚,焦急地在原地走着,低下头试图打车,等了很久也没人接。

    “楚怜惜,上车。”

    少年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来,楚怜惜连忙看过去,白泽随便套了身黑色的t恤,俊朗的脸上看不出多少表情,只觉得冷戾的气息格外浓厚,楚怜惜迟疑着,完全不清楚少年忽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你想要它死吗。”白泽冷声嘲讽。

    楚怜惜微愣,连忙抱紧猫,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这条路向右走”她的声音甚至都是在喘着的,谁知道白泽好像统统知晓了这一切一样,车子开出去的速度飞快,几乎一眨眼就把楚怜惜带到了附近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宠物诊所内,楚怜惜匆匆的下来,赶着去前面挂了号,把布偶猫交给了护士。

    那只猫很漂亮,纯白的毛发就能看出主人的悉心照顾,眼睛是很清澈透明的蓝色,被养的也很好,也没有闹脾气,乖乖地仍由医生检查。

    楚怜惜就站在门外,双手合十,汗水把她的额发打的濡湿,那张美丽的脸上满是失落与难过,看她这幅模样,旁边值班的小护士悉心安慰着“别难过了,医生刚才说过,只是肠胃不舒服,等会儿给它吃药,再观察一下,就没事的。”

    “嗯”

    楚怜惜擦了擦眼睛,点点头,看着还在病榻上蜷缩成一团的小猫,她看上去很温柔,那副始终牵挂着猫咪的样子也惹人怜爱,光是看她的外貌,根本无法想象她是一个能把病人随意丢下来,完全不管对方死活的人。

    眼看着年糕的身体一点点舒展开,就连护士喂得猫粮都能吃下去了,楚怜惜这才想起来向白泽道谢“那个,谢谢你。”

    “客气。”

    “你怎么知道我要送它去医院”

    “群里看到的。”

    “这只猫,是小言很重要的朋友。”楚怜惜低声说着,“如果它真的有事,小言会很难过的。”

    “那你呢”白泽表情冷凝。

    “我,我也会很难过啊。”楚怜惜愣了下,苦笑着“我很喜欢年糕。”

    “那傅成舟呢。”

    白泽俯身贴到楚怜惜耳边,“你也喜欢他吧你知道他因为你出事了吗”

    “我不喜欢他啊。”

    楚怜惜对待陌生人一般的眼神,让白泽皱起眉,如果不是生日宴会看到楚怜惜怪异的表现,他或许也会被这个喜欢装可怜的女孩骗了。

    她温柔的笑了笑“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可是傅成舟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