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同学聚会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

    “楚怜惜小姐你的猫咪已经没事了。”

    医生推开门,看着走廊里显然气氛不太对劲的两个人,忽然有点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快就跑了出来,这么晚还能陪着女孩子一起来给宠物猫看病,除了男朋友还能有别的身份吗

    尤其是这两个人的颜值也相当高,女孩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不慌不忙的,少年的模样看上去尤其出挑,灰黑色的眼睛显得锐利,且理智,皮肤在医院走廊那容易把人照的惨白惨白的灯光下仍旧好看的厉害,修长的睫毛被镀上了一层冷冷的感觉。

    “白泽同学,你今晚在这里该不会只是为了傅成舟打抱不平吧”楚怜惜认真的说“那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告诉他,如果不想再晕倒住院,就不要来找我了,当然,我到现在也没觉得傅成舟住院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身体不好这件事难道是我造成的吗。”

    楚怜惜并不讨厌傅成舟。

    相反,他每次送好感度都很容易,甚至让自己很快的完成任务,楚怜惜内心还是很感激他的,但每天都要让自己变成单纯无知的少女,用充满依赖和崇拜的目光看着傅成舟她不想继续扮演了。

    咄咄逼人,牙尖嘴利。

    藏在那副柔弱美人外表下的性格和外人所看到的完全不同,傅成舟被骗了。

    白泽冷笑一声。

    他也被骗了。

    当人身处于一定的阶级上,五官,家世,学历对外貌的加成几乎没有,能入眼的更是少之又少,能被处于权势顶端的傅家俩兄弟看上,她凭借的不一定是这幅容貌而已。

    一双灰黑色的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楚怜惜,傅成舟是我的朋友,你最好不要再伤害他了。”

    楚怜惜小心的抱着年糕。

    它似乎恢复了往日里的活力,奶里奶气的用长长的尾巴扫了扫楚怜惜的胳膊,楚怜惜没忍住,挠着小猫咪的下巴,它就立刻开始撒娇,她笑了笑,这才慢悠悠的转身,“但是你追我就不算伤害傅成舟了吗”

    她很直白的戳穿了白泽的意图“就算我们都在学校的宠物交流群里,但是我家的地址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泽“”

    “只有一个可能,你偷偷跟踪过我。”楚怜惜虚情假意道“虽然白泽同学承认过对我感兴趣,但是已经到了连我家在哪里都一清二楚的地步了,这种关注让我有点不安,白泽同学到底还知道我哪些事情呢”

    很多。

    甚至看过你衣服下面的一切。

    这句话,他当然是不可能跟她说的。

    楚怜惜低头,摸了摸小猫咪的肚子,猫咪舔了一下她的手指,毛茸茸的,还很乖巧,楚怜惜长舒一口气,心里的重担似乎减轻了不少,肩膀明显开始轻颤着,刚才她着急,又在冷风中跑了很久,现在有点坚持不住,就要往下倒白泽伸出手把她扶住了。

    他低头,就看着楚怜惜极为虚弱的朝他看了眼,她咬着唇,眼睫低垂,发现自己被白泽扶起来又困惑的仰起头,似乎不太能明白自己刚刚给了他难堪,他居然还能这样不计前嫌的扶住她,一般人早就仍由她摔倒了才对吧

    她咬着唇,怀里的布偶猫也同样睁着天蓝色的眼睛,有点怕生,喵呜喵呜叫着。

    白泽这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想到她刚才尖锐的捉弄他的样子,不由得放低了声音“怎么,不打算跟我道谢”

    “没力气说谢谢了。”楚怜惜闭上了眼,抓紧他的衣摆,“我要回家。”

    他本来还想再玩一下的,可是楚怜惜的脸色也的确很苍白,明知道出于绅士风度也不能对她怎么样,白泽把她打横抱起来,但是故意箍的很紧,用的力气相当大。

    “对不起,这次治疗的费用”

    即将出门前,护士拦住了两人。

    白泽立刻低头。

    在他怀中的女孩完全不出声,闭上了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似的。

    “您好”小护士歪头,其实有点不太敢靠近白泽。

    明明对方年龄比自己小,举手投足也是一派富家公子的架势,但偏偏就是一股沉郁神秘的感觉,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时刻等待狩猎的猎人似的,至于怀里的少女和猫咪,则都是一股弱不禁风的样子,真的能受得了吗

    白泽晃了晃楚怜惜,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付钱了。”

    “我我头好痛。”楚怜惜声音听起来就很可怜,眼里带着水意,快要哭出来了。

    “你要我掏钱”白泽不怒反笑。

    楚怜惜没有回答,咬了咬下唇,那副憔悴的样子让旁边的护士看起来都很心疼。

    旁边的护士也一直在看着他们,白泽审视着她,半晌,他先把楚怜惜抱回到车子的后座,又回到医院扫码付款,凌晨,街道上已经是一片安静,白泽很大力地打开门,只看到被放在位置上的布偶猫在喵呜的叫着,楚怜惜倒在位置上,额头上是细密的汗,尽管他已经知道楚怜惜不是他所想的那样羸弱可怜的女孩,可是看到她这样子,总还是会有点

    在意。

    他伸出手,几乎要碰到楚怜惜那卷卷的长长的睫毛。

    这样未经女孩子允许随便碰她的话,并不是他从小的家教允许的,可是他也的确对楚怜惜现在这幅病蔫蔫的状态很在意,索性也就把手贴近她的眼睫,想要去探探她额头上的温度,一不小心碰到她的睫毛。

    掌心里的感觉很奇怪。

    又酥又痒的。

    却没想到楚怜惜忽然出声“我饿了。”

    “嗯”

    “我说我饿了,我要吃夜宵。”

    “车里有矿泉水。”

    “我要吃东西。”楚怜惜天生好听的嗓音这个时候愈发的任性“你开车到便利店附近买关东煮回来给我吃。”

    “”

    白泽最讨厌别人在自己的车里留下奇怪的味道。

    然而,楚怜惜竟然把头贴在他的手臂上,就像是十几分钟前那只在她怀里的布偶猫一样,她轻蹭了蹭。

    少年的眼睫半眯着,带着睥睨的意味,倒是楚怜惜的下目线轻抬,看着他,声音很甜,明明都已经病弱的不行,眼睛里却还是藏着水意那样,温温柔柔的,又凑得很近“白泽同学,我真的很饿”

    半晌,白泽闭上了眼,复而又睁开。

    “都病成这样了,还吃。”

    他用带着纹身的那只手捏了捏楚怜惜的脸,“我去买。”

    连白泽自己的都不知道,就是楚怜惜这样的依赖的,撒娇的动作,再加上她本来就温柔的嗓音,不知不觉地让他本来的怒意消散,好像什么都不剩下了似的,白泽去买了她最想吃的关东煮,只看里面热气腾腾的放着食材,可是压根不知道楚怜惜喜欢吃什么。

    只稍微观察了下,他索性各买了两份,满满的装着一盒,回到了车上。

    楚怜惜看到后,漂亮的眼睛弯起,她眼底还是雾气蒙蒙的,长发垂在肩上,脸颊上也因为汗水滑落的缘故粘着几缕发丝。

    很勾人。

    “谢谢。”她接过了装着关东煮的盒子,只拿出一串菠菜鸡蛋糕咬了两口,便放了回去。

    “不好吃”

    楚怜惜摇头,眼睛里泪汪汪地“头好疼,我好疼,好难受。”

    她不仅扭头看向白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少年平日里有点阴鸷的眼神正带着点兴味看向她,他微微勾起唇角,表情却好像很愉悦,楚怜惜不由得用另一只手砸了砸他“送我回去吧。”

    “你耍我啊,楚怜惜。”

    声音越来越低。

    看到她这幅有气无力的样子,白泽单手捏起她下巴,修长的手指甚至愈发变本加厉,楚怜惜眼睛水润“我真的吃不下去。”

    “那我喂你。”

    白泽扫了她一眼,声音凉飕飕的。

    他取出了那串豆腐包,楚怜惜张开嘴,轻轻咬下然后才叼走了豆腐包,吃完后,她温温笑了笑,“继续喂啊,我没力气。”

    这次白泽没有客气。

    他手指向下,握住她的脖颈,纤细极了,似乎轻轻碰一下都会碎裂似的,可是他没有,并没有做出这个恶意的动作,反而,是要比这个还要过分的,他慢慢靠近她,楚怜惜浓密而纤长的睫毛颤了一下,缓慢地睁开眼,上天给予了这个女孩子优待,才把她生的这样精致和美丽。

    大概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她蓄意的勾引。

    傅成舟也是

    因为这样才沦陷的吧。

    少年呼吸似乎变得急促许多。

    好像她也在慢慢地靠近,马上就要和他吻到时声音还是那样柔和甜美,还有着藏不住的笑意“亲我的话,对得起傅成舟吗”

    白泽“”

    他恍若如梦初醒。

    “喵呜”布偶猫似乎也被这样的氛围吓了一跳,不安地缩回楚怜惜的身后,楚怜惜调侃着说“虽然白泽同学看起来很不好招惹的样子,但是意外的很纯情啊。”

    “楚怜惜,你”他顿了顿。

    少女微微笑了笑,提着关东煮,另一只手抱起猫咪“我不是说过吗,小猫咪没有坏心眼,人就不一样了,在你无法揣测对方对你怀揣着什么感情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对他交付你的一切比较好。”

    “我不会主动接近傅成舟的,也希望你可以让他也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刚才还虚弱不堪的女孩抽出了海带,很欢快的吃着。

    “对了,谢谢你送的夜宵。”

    她轻快地从车上离开,不仅没有损失一切,还白嫖了少年的医药费和一盒夜宵,车里,白泽抬起手臂,遮在那张好看的脸上。

    嘴角甚至还带着笑容。

    不,没必要。

    他以为自己恶狠狠地放话,楚怜惜就会知难而退,乖乖离开傅成舟,但她没有,也特地用了不入流的手段诱惑了自己,光明正大的嘲笑了他的歪念头,实在是太可笑了。

    这样威胁女孩子的行为,的确不怎么光彩,也难怪,她不怎么看得起自己。

    不过她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小猫咪是没有坏心眼的,但是他有。

    有另一种渴望自体内窜起,而且到现在都难以抑制。

    如果刚才没有放过她的话,会怎么样呢

    翌日。

    楚怜惜上完了专业课,才刚从教室走出来,立刻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怜惜”

    她转头,直接看到了粉发少女正笑盈盈的朝着她跑来,少女的装扮非常亮眼,短款修身的t恤和牛仔短裤,身材比例极佳,皮肤也很白,完全就是校花的模样。

    楚怜惜很惊喜的喊了声“露娜,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不是说好我们在海滨广场见吗”

    “我今天下午没课啦,反正自己一个人也很无聊,所以就来找你了。”露娜立刻上前热情的拥抱住了楚怜惜。

    说来也巧,上次的聚餐因为一场大雨打断后,楚怜惜原本以为短时间内见不到曾经圣安高中的同学了,完全没想到露娜组织能力这么强,愣是又找到了一次机会,把在沪市上学的同学们都叫来了,而且今天天气也很好,不会再发生上次那样的意外。

    楚怜惜露出细微的笑意来,“那我们就走吧。”

    “等一下哦,我还想给你介绍另一个人。”露娜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他是在你离开后才转学进入我们班的,严格来说也是同学,只不过你们没有见过面,他也是在沪旦读书的。”

    “真的吗”楚怜惜也很惊讶“是谁啊”

    “颜值完全不输给林近屿哦。”露娜神神秘秘的,狡黠一笑,和楚怜惜一同并排走到了学校的侧门。

    楚怜惜侧身“对了,露娜,你说的那个转学生,是什么性格的人啊。”

    “我觉得他很温柔啊,也很有爱心,经常会在外面救助小动物。”露娜振振有词。

    瞬间,在楚怜惜心底勾勒出一个温和,清秀,又腼腆的少年形象,甚至少年怀里抱着猫咪,有点害羞的低下头。

    直到露娜看向了对面那辆灰色的车“他已经来了”

    楚怜惜在看到那辆车时,忽然就噎住,尤其是当她看到驾驶座上的少年,手腕上凸出又扎眼的纹身,手懒散挥了下,性感微凸的喉结,线条清隽的下巴,以及很少见的深灰色的狭长又锐利的眼睛

    “白泽,好久不见”露娜招招手“对了,给你介绍,楚怜惜,我以前同桌哦。”

    “哦。”白泽上下扫了她一眼。

    他又笑,缓声道“楚怜惜,你怎么没说过原来我们也是同学呢”

    楚怜惜睫毛颤颤。

    她本以为昨晚自己的恶作剧已经足够伤害少年的自尊心了,怎么他今天还跟没事人似的

    “你也没有问我啊。”楚怜惜娇娇柔柔的笑了下。

    露娜看了看“你们原来认识啊”

    “嗯,我们上次一起参加了慈善音乐会。”楚怜惜指尖把垂落下的发丝撩回到耳后“白泽同学是很温柔,我跟他相处很愉快,露娜你应该早点说的啊”

    又开始演戏了。

    白泽心里哼笑声,表情端的十分有趣。

    露娜坐在后座,表情微微愕然,她还记得,高中时的白泽,从来不会跟任何人说话,也只有作为班长的自己去催他参加一些学校的活动,才会被他冷冷淡淡的看一眼,要不是那天晚自习结束意外的发现校园内那些流浪猫都是白泽在照顾的话说不定她现在为止都还对白泽挺害怕的呢。

    他竟然能和楚怜惜相处的这么好

    不过露娜并不是个容易想很多的人,她只把这一切的原因归结于楚怜惜是个善良漂亮的女孩,很好相处也很温柔,所以就连白泽也会愿意放下身段和她做朋友。

    白泽通过后视镜看了过去,恰好,楚怜惜也抬头。

    她忽然多了几分心虚,移开了视线。

    白泽意味深长笑了。

    这次聚会的地点选择了沪市大学城附近的海滨广场的一家粤菜餐厅,三个人来的时间比较早,露娜挽着楚怜惜的胳膊,带着她在地下一楼的小吃街前逛着。

    “楚怜惜,他们家的蟹粉汤圆超好吃的,信我”

    “看到这个冰沙了吗哇喝一口”

    “那边还有卖烧烤豆捞耶,好像还是排名很靠前的。”

    露娜还是热情的厉害,楚怜惜陪着她东奔西跑的吃了一圈,等到正式在餐厅的包厢入座,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撑着了。

    包厢里,原本竞赛班的同学们也都陆续出现,看到了楚怜惜和白泽,这群同学也跟露娜一样的意外,白泽平时在学校也没怎么跟同学们相处,也就几个胆子大的男生打了个招呼,女孩子们只敢偷偷看,或者小声讨论。

    对于楚怜惜,同学们明显就太热情了。

    即便他们的记忆已经被系统篡改,可是看到楚怜惜,长长卷卷的头发,在身上那件牛油果色的漏肩裙子衬托下,愈发纤细和羸弱,皮肤也是很白的,自然地勾起了好感。

    没人会拒绝这样长相精致的不太真实的女孩子。

    多少有些拘谨地交谈也渐渐地变得活泼起来,大家相互看着菜单,点了不少特色菜,只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包厢外款款走进了服务生,把包装好的礼物袋子挨个送给了每个同学,男生是很简约的手表,女生则是好看但又精致的项链,统统都是y家的最新款,小说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几万上下的礼物。

    众人

    “这个是”露娜看向白泽。

    白泽也盯着手里的礼物袋子蹙着眉,看起来并不是他准备的。

    所有人都有礼物,唯独楚怜惜两手空空,她有点尴尬。

    大概是送礼物的人很讨厌她

    有个同学及时拉住了服务生“诶,这是谁送的啊”

    “对不起,客人的名字我们无权透露。”服务生鞠躬“不过,他的确是你们的同学。”

    楚怜惜指尖动了动。

    她放在包里的手机正在震动,她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陌生的号码,连归属地都不是京国,显示的是海外,楚怜惜接通电话。

    “喂”

    “是我,他们收到礼物了吗。”

    下一瞬,楚怜惜动了动唇,半天才发出声音“林近屿是你买给大家的”

    少年在电话那端轻笑一声“是我,上次聚会没有赴约,我很抱歉,这次是特地补偿的。”

    旁边的女孩急忙追问“楚怜惜,是林近屿吗他这次还会不会来”

    其他的人也都是受宠若惊的样子,楚怜惜见状,轻轻问出口“你,你会来吗”

    “我大概会晚一些。”

    楚怜惜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道“林近屿,我也是你的同学,我没有礼物吗”

    “立刻有。”

    楚怜惜怀疑自己没听清,她忍不住更好奇了。

    “你说什么”

    她听到耳边一阵轻笑“立刻有ikeyou啊,楚怜惜,等会见面,我就把这份礼物当着同学的面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