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修罗场前奏
作者:栗优   三个反派同时向我求婚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

    那边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楚怜惜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同学们的目光也聚焦在她的身上。

    “林近屿说他会来,只是晚一点。”楚怜惜很完整的传达了少年在电话里表达的意思,女孩们明显已经按捺不住了,相互欢呼,光是看她们兴奋成这样,

    楚怜惜也不难想象林近屿在女孩子之间的人气了。

    她很自然的看着身旁的白泽“林近屿人气好高啊。”

    白泽挑起眉。

    “所以”他放下了手里把玩着的礼盒,下颌昂起,示意楚怜惜继续说下去。

    也许因为今天是跟高中同学见面的缘故,白泽穿的也很正式,白衬衫领口随意松开,从脖颈向下,狭长好看的锁骨隐约可见,往上,硬挺的鼻梁,看不出

    情绪的漂亮的双眼,眼睫微垂,落下非常精致的弧度。

    哪怕只是简单地玩着手机,也是天生贵气的模样,漫不经心地很吸引人。

    “林近屿都送了礼物,你不打算送吗”

    楚怜惜其实就是故意调侃他的。

    白泽在房间里,从坐下到现在都没怎么说过话,身上那股压迫感很强,导致没人敢主动跟他打招呼,但实际上,他们这群人还特地拉了个小群在偷偷聊关于白泽的一切,尤其是坐在白泽对面的女孩子,一个劲的在问楚怜惜他的事情。

    看到白泽俊目微垂,她才笑了声,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感觉,转头又开始跟身边的了露娜聊天。

    坐在她身边的少年眼底落了点嘲讽,手下倒是打字飞快,不知道安排了些什么。

    “林近屿真的要来啊。”露娜满眼都是期待的模样“自从毕业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了,不知道美国那边好不好,有没有摧残我们的校草呢。”

    楚怜惜忍俊不禁,同样的,一阵低低的笑声传来“还不错。”

    露娜立刻扭过头“林校草你来啦”

    楚怜惜也忽然一顿,她转头看向门口,少年身穿浅色的衬衫,眉目干干净净,清隽好看,乌黑的眼睛里闪烁着温和的光芒,那张脸是纯粹的好看,再加上举手投足间的随性和矜贵,一下子就把包厢内所有人的视线牢牢地吸引住了。

    “各位,好久不见。”林近屿款款入座,“久等了。”

    静谧的空气,忽然爆发出欢呼声。

    林近屿走到了楚怜惜右侧,他笑了一下“白泽真少见,你也会来。”

    白泽抬头看他,“好久不见。”

    “我想坐这里,可以让个座吗。”林近屿笑容不变。

    白泽端详了下他的脸,似笑非笑“不行。”

    众人“”

    明明以前在高中时都没有见过林近屿和白泽这样剑拔弩张的氛围,怎么毕业后的聚会上反而觉得他们两个似乎在较劲似的

    恰好就在这时,之前送礼物的那个服务生又进来了,这次给每个人送上的是黑色的d家的限量奢侈品,甚至还很贴心的给每个人准备了不同的礼物,这样的大手笔,在座的所有同学中,除了林近屿,就只有家世背景同样不俗的白泽。

    楚怜惜仍旧是什么也没有,同学之中,只有她两手空空。

    只可惜,现在没人关注到这件事,大家都在默默地看着似乎在对峙的林近屿和白泽。

    “啊,露娜,你平时跟他们两个都有接触,怎么回事”

    有个同学实在按捺不住,小小声过来八卦。

    “我也不知道啊。”露娜的头宛如座钟摇摆,同样也是看来看去,最后落在了身边的少女身上“该不会是为了你吧。”

    话题瞬间回到了楚怜惜身上。

    大家恍然大悟。

    楚怜惜还低头在喝饮料,丝毫没意识到,不过低头的样子也真的漂亮,尤其是眼睛,蒙着雾的样子,镜花水月似的,又美又动人。

    露娜连忙开口“林近屿,你坐在我这里吧,我坐旁边。”

    林近屿闻言,语气温和。

    “谢谢。”

    原本静谧的空气,似乎随着楚怜惜左边是林近屿,右边是白泽这种情况,又变得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周围的人都是想看热闹的,尤其是这种两男一女的戏码,刺激

    何况,来这一趟还同时收了两个富二代送的礼物,完全不亏啊。

    坐在对面的同学连忙把菜单推过来,露娜递给林近屿“一直在等你,你和白泽先看看。”

    林近屿将菜单给楚怜惜“你点吧。”

    楚怜惜微微歪头,又看着对面坐着的同学,她不太好意思点,然后又把菜单给了白泽“你来。”

    “好。”白泽倒是很痛快。

    “你们要吃什么”他低头“有忌口吗。”

    “我没有耶。”

    “我不太喜欢吃辣的。”

    “不要太油腻就好,我最近在减肥。”

    少年低下头,手指在菜单上一行一行划过,这家店算得上是海滨广场消费水平比较高的了,但是跟他平时吃的那些东西相比还是不能看,白泽按照每个同学的要求点完,最后看向楚怜惜“他们的招牌菜是冰烧三层肉,你能吃吗。”

    楚怜惜“嗯”

    “说话。”白泽脸上有点不耐“不然你吃什么。”

    “我都可以啊,吃什么都行。”她解释着“既然是招牌菜,那就尝尝也好。”

    林近屿忽然开口“给我。”

    白泽皱起好看的眉,但还是把菜单递给了林近屿,林近屿低头,端正英俊的五官,侧脸的神情认真,他翻看了好几页,似乎看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更大。

    “就这个吧,捞牛肉,甜品要一份雪莲子桃胶古耳。”林近屿顿了顿,“给她。”

    “给我的”楚怜惜似我喜欢吃什么乎是迟疑着拿捏了一下,又开口道“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又辣又甜。”

    林近屿回道。

    这似乎暴露了什么。

    当菜品一样一样端上来的时候,十分精美,本来就是很特色的一家粤菜馆,茶点味道很好,正餐的口味也相当正统,再加上又有以露娜为首的几个同学很热情,打开了话题,吃着吃着,整个包厢聊天声不断,就连白泽这种平日懒得说话的人都能偶尔接两句。

    “对了,林近屿,你回国机票好买吗”对面坐着的男生大口咬下榴莲酥,好奇的问道。

    “家里还是有飞机可以用的。”林近屿委婉的说道,“以后经常会飞沪市,我也在学飞行驾照了。”

    楚怜惜吃着虾饺,差点被噎住。

    她知道林近屿很有钱,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有钱,说起来,自己一直都在系统的安排下攻略所谓的反派角色,完全都已经忘了林近屿这个原书里当仁不让的男主角的家世背景才是一骑绝尘的。

    “飞行驾照很好考。”一旁白泽出声,语调很慢,让人觉得从容,那双向来有点阴沉沉的眼睛也燃起了兴趣“但是京国的私人飞机坪很少,空中管制也很严格。”

    “的确”林近屿轻笑“嗯,听说你和楚怜惜是大学同学”

    白泽面色不变,目光和林近屿直直对上了。

    “如果知道的话,我也会考虑沪旦大学的。”林近屿撑着下巴,笑容不变。

    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算得上是圣安高中那一届最厉害的学生了,但是跟林近屿比远远还不够,传说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说的就是他本人,林近屿未出国之前,别说是沪旦大学,就连京国最顶尖的京大都邀请过他。

    白泽冷笑声“说的是啊,你没留在国内,可惜。”

    完全就是正面已经杠上了。

    大家都有些兴奋,这么明摆着两个人都会楚怜惜有意思,无奈当事人也像是林近屿说的那样,吃的不亦乐乎,细嚼慢咽,脸颊也随着吃东西的动作微微鼓起,身处修罗场,完全不慌,也是因为观察的视线落在楚怜惜身上,才有人察觉,楚怜惜好像没有收到礼物。

    “你怎么没有啊,怜惜。”那个眼尖的女孩迟疑了下“林近屿和白泽不是送了礼物给每个人吗。”

    “对啊。”楚怜惜镇定的问“我的礼物呢。”

    “是呢是呢,林近屿,白泽,你们两个怎么没给校花准备礼物啊。”露娜挤挤眼睛“还是,给楚怜惜的礼物和我们的不一样太偏心了吧。”

    白泽干咳一声。

    其实那份礼物他准备好了。

    只要等会儿送给她

    他的思绪被林近屿打断,林近屿的目光温柔的落在了楚怜惜的脸上,修长的手指放下了筷子,道“我送给你了啊。”

    “立刻有”楚怜惜想到了电话里林近屿说的那句话。

    只见周围的同学大部分都是嫌弃。

    露娜直言不讳“林学神你好土哦,抖音都不会用这句话告白了。”

    “对啊,想追楚怜惜,怎么也得送她钻石这样的才可以吧,”另一个女孩也捂嘴出声“你在美国呆了半年多,难道没有见识过那边的告白办法啊。”

    “林近屿,你现在就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告白,也可以啊”

    大家都开始起哄,只有楚怜惜不明就里,怎么、怎么就进行到告白这一步了

    她求助似的看向露娜。

    露娜叹口气“不是吧,立刻有就是ikeyou的意思啊,你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很配”

    明明都是大家在善意的开玩笑,可是林近屿却好像当真了,他还很认真地问了那个男生“当众告白,我要怎么做”

    男生一愣,支吾着“嗯这么说啊,反正我就是这么跟我女朋友交往的。”

    林近屿转头,“楚怜惜,我有话想告诉你。”

    噗。

    楚怜惜差点又噎住,只觉得自己吃着的糖水似乎都没有了味道,她明明已经知道了林近屿的心情,毕竟以前高中的时候,林近屿已经说过了很多次,可是楚怜惜也同样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孩子的想法,总归都是会变的。

    如果真的相信了,最后受到伤害的还是女孩子。

    “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林近屿自然而然的,就像是讨论天气那样,对她开口说道,楚怜惜眨了眨眼。

    面前的少年,面容清隽俊美,从审美上个来说,林近屿和傅成舟这样略有些矜贵气质的漫画主角似的样子是楚怜惜的审美类型,不过傅成舟的脾性实在有点冷淡,林近屿干净,温和,随意又洒脱。

    “我”

    楚怜惜不由自主放轻了声,“其实,我”

    “她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怎么可能答应你。”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白泽终于开口了。

    楚怜惜抬起头,白泽单手撑在下巴上,目光沉沉的,薄凉又冷厉,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林近屿眼梢垂落,并未在意白泽的回答,他微一颔首“是吗。”

    这个问题,显然是等着楚怜惜回答他。

    白泽脸上的表情很讽刺,“不然呢”

    他挑眉,楚怜惜截断了他的话“对,我有男朋友了。”

    一片哗然,露娜倒吸一口气,平日里露娜说话就很快,这时候也顺嘴就说了出来,“就是那个和傅成舟长得很像的男朋友”

    原本就尴尬的局面被她这句话又扣了好多分。

    很多人都不忍心去看林近屿告白被拒绝后的尴尬了,谁知道,林近屿听到露娜这句话倒是很轻松的笑了,他不慌不忙,似乎是要找楚怜惜进一步确认。

    “露娜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

    “和以前的哥哥是一样的吗。”林近屿语气清润。

    楚怜惜闻言,点了点头,

    林近屿不慌不忙的,“嗯,那我知道了,看来我这份礼物,要再迟一点才能送给你。”

    他们的相处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尴尬,反而愈发的自然,就像是暗中达成了旁人都不知道的约定似的,这让白泽看上去很不舒服。

    聚会也没有意料中的那么尴尬,林近屿的告白,就像是微不足道的插曲,一下子就过去了,不知不觉间,时间慢慢到了夜晚,楚怜惜提前出来付了今天聚餐的费用,刚转身,就被身后的白泽吓了一跳。

    他一个人就在二楼的走廊,整个二楼都是包厢,完全没有人。

    白泽的目光牢牢地锁在楚怜惜身上,像狼一样。

    “怎么了。”楚怜惜委婉地道“你喝多了”

    “我想把礼物送给你。”白泽缓缓开口,并且朝着楚怜惜不断靠近。

    楚怜惜假装没有看到少年眼底那抹奇怪的欲望,她笑笑“不用了,我不需要。”

    然而白泽已经把她拦了下来,他低下头,凑近了楚怜惜。

    “你知道我要送你什么”

    那股声音带着侵略性,楚怜惜虽然听够了每次傅轻言诱惑自己说话时刻意压得很苏的低音,但此刻也不得不承认,白泽这样亦正亦邪的感觉更撩。

    他身上闻不到任何味道,楚怜惜断定他很清醒,就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想到这里,楚怜惜便仰起头“你喝多了,等会儿找个代驾送你回去吧。”

    “我和林近屿送你的礼物是一样的,你只要他的,不要我的”

    白泽又问。

    楚怜惜偏过头,“谁的礼物我都不想要,你真的误会了。”

    只是,想逃却又逃不掉,白泽的身高接近一米八八,完完全全把她挡住,行为举止满满都是挑衅了,就在她进退两难之际,另一只手按住楚怜惜的肩膀,很自然的插入到他们两个中间,正是林近屿。

    林近屿眼尾垂了下,语气依旧是温和的“白泽,对女孩子客气一点。”

    “我对她很礼貌,怎么,你看不惯。”白泽眼神透出丝丝冷漠。

    林近屿笑意深了深,语调缓缓“客不客气不是你说了算,是她。”

    他握住了楚怜惜的手,“我送你回去。”

    林近屿牵起楚怜惜的手,踱步下了楼。

    滨海广场不远处,正是海岸边。

    林近屿径直拉着楚怜惜的手,一路往前,仍谁看到这幅景象,都还以为是哪里安排在拍短视频的,少年身材高挑,外形、气质,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至于被他拉着手的少女,长发随风吹起,露出一张美的不太真实的脸颊,皮肤在夜色下更显的雪白。

    楚怜惜开口“不是要送我回家吗”

    “就这么直接送你回去,被他发现怎么办。”

    林近屿停下来,悠闲地转身,反问道。

    楚怜惜无法揣测他此时的思绪,思索了一会儿,她说“嗯,他不在。”

    “当然,上次小舟入院,傅家上下都急疯了,”林近屿不急不缓地开口“就算是傅轻言,也需要过去,毕竟这也是决定傅家未来继承人的关键时刻。”

    “你虽然不在国内,但是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我是因为你,才会特地关注这些的。”

    林近屿这话说的很自然,可楚怜惜的耳朵有点烧起来,她没有接林近屿的话,而是把视线看向了前面的海堤,月光温柔的给沙滩披上一层银色,天空中星星遍布,海岸附近的公园也能听到出来散步的人们交谈的声音。

    这一切,都是祥和的模样。

    “我们也去看看。”林近屿主动提议,楚怜惜点点头,跟着他一同走到了沙滩上。

    楚怜惜提着自己的高跟鞋,在海水不断冲刷的沙滩上踮起脚小心地走着,她以为自己走了很远,只是回头,却发现明明踩在沙滩上的脚印已经被不断打过来的海水冲的干干净净,整个沙滩上什么也没有留下。

    就像是自己做任务一样。

    楚怜惜还记得,以前上高中的时候,露娜不管怎么样,都会喊自己怜惜怜惜,虽然吵闹,可是那才是关系亲密的证明。

    即便现在,露娜还是那个热情的小太阳。

    可是她只会用楚怜惜称呼自己了。

    在露娜心底,楚怜惜只是一个高中期间便转学离开的普通的同学。

    “楚怜惜。”

    林近屿的声音唤回了她。

    她连忙看过去,林近屿正半蹲在沙滩上,用沙滩上留下的那些贝壳拼了个心形状的样子。

    “这是什么立刻有”楚怜惜要被他这样的举动吓到了,“你也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啊。”

    一时间,林近屿脸上扬起了足以称得上是孩子气的笑容“你看。”

    海浪继续袭来。

    楚怜惜慢慢睁大眼睛。

    海水不断,可是贝壳却停留在那里,这个歪歪扭扭的心形状的样子不管经历过多少次海水的冲洗,仍旧固执的保持着原有的样子。

    林近屿弯眸,唇角微勾“至少我一直记得你啊。”

    楚怜惜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咽下去,她定定的凝视着面前的少年,他的确很好看,优越的家教让他养成了不管面对什么事情都是冷静从容的态度,眉眼明亮温和,清隽,矜贵,气质尤为独特。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楚怜惜。”

    “是什么啊。”

    “我愿意做你的观众,也可以陪你一起演出,如果你需要我的话,说出来,好吗。”

    楚怜惜睫毛微微颤了颤。

    之前的那种迷茫,低沉,还有无法言明的失落似乎一扫而空,她朝着林近屿点点头“好。”

    “林近屿,其实”楚怜惜轻咬着唇“你真的好土啊。”

    少年愣了下,随后跟着笑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

    他这个笨拙的,几近傻气的动作,驱散了楚怜惜心底挥之不去的那片阴影,少女纤长的眼睫漆黑,她抬头看着远方,任由脚下海浪声轻响着。

    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

    傅轻言的任务,自己就可以圆满做完了。

    到那时候

    楚怜惜顿了顿“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应该拿到了飞行驾照吧。”

    “嗯。”

    “到时候,教我开私人飞机,怎么样”

    自从上次同学聚会后,楚怜惜原本还有些低沉和疲惫的心情似乎又被鼓舞到了,恰好又是校庆晚会的当晚,楚怜惜更是鼓起了所有的动力,早早地就来到了沪旦大学的礼堂现场。

    经过四次彩排以及两次带妆彩排后,这次的晚会可以说得上是万无一失,灯光和舞台的布置也非常完美,早上又跟学生会那边的同学确认过晚上的流程,检查了一遍线路,最后才松口气。

    “哎,什么东西钻进来了”

    正在前排布置嘉宾席的女孩叫了声,吸引了礼堂里工作的学生们的目光。

    “怎么回事”

    “刚才、刚才我看到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冲到舞台上去了”女孩很惊恐,“啊就是那个”

    大家齐刷刷地抬起头,就发现那团“东西”并不是什么可怕的生物,而是一只长得尤其可爱又胖乎乎的萨摩耶,从那柔软的,毛茸茸的白色毛皮来看,这应该是一只被宠爱着的狗子,至于它脖颈上的项圈也说明了是有主人的。

    有人慌忙站起来“糟了糟了,楚怜惜,快抓住它,不要让它破坏了舞台”

    楚怜惜还在舞台的侧面,听到这个声音,抚开眼前的帘子。

    那是一只格外乖巧的狗子。

    它仿佛经过训练似的,对舞台上摆着的东西统统不感兴趣,大摇大摆的循着气味,来到了楚怜惜面前,半坐下来,欢快的吐着舌头,如同一个风度翩翩的小绅士,它颜值很高,又很可爱,完全没有任何攻击性,前面那几个还有点害怕的女孩小心地招呼着狗子,它也只是眼睛转了转,根本不动,只是等候着楚怜惜的指令。

    “这是你们家的狗吗长得好可爱,好乖哦”

    “毛茸茸的,就好想摸摸看,楚怜惜她会不会咬人”

    “你看,它脖子上是不是有东西”

    楚怜惜面色有点复杂,她甚至怀疑自己还在梦境中,应该好好地在京都傅家花园里撒野的布丁怎么会跑来沪市,还是她的学校呢

    她低下头,狗子哼哧哼哧,就像凑过来让楚怜惜摸摸它的小脑袋,实在是太可爱了,以至于旁边的女孩都拿出手机在拍这只可爱的不像话的萨摩耶,楚怜惜缓慢地靠近,发现了布丁脖子下面有个小小的盒子,系着粉色的缎带,盒子小巧精致。

    “快,打开看看。”

    旁边的人催促着。

    楚怜惜摇摇头,一把推开了布丁想要蹭过来的脑袋“回去找傅成舟,不要留在这里。”

    布丁却不干了。

    它立刻仰躺在舞台上,四只爪子也举起来,大有一股要是楚怜惜不拆开盒子就要在这里闹事的样子,楚怜惜忽然觉得头好疼,旁边的同学们看热闹还不嫌事大,纷纷凑过来,看着宛如海豹似的圆鼓鼓的萨摩耶。

    “这只狗好聪明啊,是不是专门学过。”

    “真可爱,软软的,而且从来不咬人。”

    “好乖好乖”

    楚怜惜蹲下来,布丁又汪汪汪叫了好几声,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么可爱,而且为了小主人,跑来这里讨好楚怜惜,可是楚怜惜竟然敢不领情,两脚兽真是不知好歹

    它猛地又翻身,咬住了楚怜惜的裙摆,可是旁边的女孩实在太喜欢它了,甚至拿出了刚从罗森买回的草莓奶油三明治想喂给它,狗子眼睛瞬间亮了,尾巴晃来晃去,这幅可爱的样子让旁边的人笑的很开心。

    “等一下”楚怜惜还是没忍住,拦下了女孩“它不能吃这些,喂盒酸奶就好啦。”

    “汪汪汪”

    “布丁,过来。”

    楚怜惜挥了挥手,狗子连忙跟上去,楚怜惜撕开酸奶的盖子,弯腰,眼睛转着。

    “ok,吃吧。”

    狗子得到命令,才开始小心地舔着酸奶,没多久吃的干干净净,楚怜惜指向门口“去吧,去找傅成舟。”

    嘴巴和胡须上还粘着酸奶的布丁又跳下了舞台,慢悠悠的走出礼堂。

    门外。

    站在南侧的一道瘦高的身影很引人注意。

    极为俊美的侧脸,浓密的睫毛顺着有些弯下来的眼角垂着,下颌处线条瘦瘦的,很好看,只是他低垂着眼睑,皮肤又有些长年累月不见日光的苍白感,就

    好像不太真实的童话书里的角色。

    他的眼眸始终看不到神采,直到视线内出现了一只白色的萨摩耶,少年才紧张的看着狗子来到身边。

    “汪汪汪”布丁冲着心爱的小主人叫了两声。

    傅成舟目光倏地转向它脖颈上,礼盒并没有被打开,他有些失望,可是当他看到布丁胡须上粘着的酸奶,又苦笑了声,抚摸着它的头,“我们在这里等她,好吗。”

    “汪”狗子委屈,它饿了。

    “布丁。”傅成舟淡淡的看过去,狗子也只好端正的坐好,等待着楚怜惜出来。

    好在,没有等太久。

    陆陆续续的,礼堂里那些忙碌的学生都从里面走出,他们大多都看到了刚才布丁在里面缠着楚怜惜的样子,现在又看到傅成舟,难免会联想到两个人是不是有关系,有人甚至好心的指了指“楚怜惜就在里面,进去找她吧。”

    “谢谢。”傅成舟颔首。

    他始终一动不动,挺拔的身影,落入许多人视线内。

    楚怜惜合上了电脑,装进包里,可她没想到,当她走出门外,却被久等在那里的傅成舟吓了一跳,楚怜惜在看到布丁的那一刻已经想到了傅成舟也许来了,可是当她真的看到本人,心情又格外的复杂。

    “怜惜。”

    傅成舟伸出手,试图想要抓住她,那双手带着几分脆弱的白,骨节分明,分外好看。

    “”

    到底对方还是没有做任何实质性伤害自己的事情,楚怜惜往外走的脚步顿了顿,她转身,“你之前住院了,身体还没彻底康复,怎么跑到沪市来了这里温差很大,你会生病的。”

    傅成舟喉间溢出了点笑声,“没事,陪我走走,好吗。”

    “但是,我还有事,对不起。”

    “怜惜,我不会伤害你的。”傅成舟动作很温柔的摸着布丁的脑袋“而且,它也很想你。”

    “嗷呜汪汪汪”

    非常配合小主人的狗子耳朵也垂了下来,有点可怜巴巴的。

    楚怜惜对人没感觉,可是她是真的很喜欢小动物,而且现在就在学校里,傅成舟上次吃了教训进了医院,这次总不至于还要对自己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吧

    布丁糯叽叽的走到了楚怜惜脚边,努力蹭着她。

    楚怜惜终于还是认命了。

    “我带你去学校湖边看看,去吗”

    傅成舟点点头,笑容缓慢绽放,到底是原书中特别明确描写过颜值的少年,笑起来的模样简直是无人能敌,楚怜惜都看到还在礼堂的几个女孩脸红了。

    他很绅士的让楚怜惜往前走,并且没有选择并肩前行,而是始终落后于她半个身位的样子,随她一起漫步在校园内。

    十几分钟后。

    礼堂的走廊外,抱着一束巨大的玫瑰花的少年款款走入,他穿的很正式,再加上长得也好看,还在布置展板的同学们都不约而同的抬头,好奇地看着他。

    “对不起,请问楚怜惜在吗”

    少年走到了人群中,询问同时也打断了嬉嬉笑笑的聊天声。

    “诶你刚才不是来过”有个女孩眼神瞬间就亮起来“楚怜惜不是跟你出去了吗”

    “我”

    少年语气似乎冷了一点点,不过并未被人察觉。

    他低头,旁边的女孩,正红着脸偷偷看他,少年修长的手指抱着花,看起来很贵气,也很绅士,那个被他问问题的女孩也愣了,拼命眨眼,才摇头。

    “嗯不是,是我认错了,不过他跟你有点像。”

    “是这样啊,他们去哪里了呢”

    傅轻言礼貌地弯了下腰,眼底的笑意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