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包子
作者:知多少   状元从小就风流最新章节     
    小包子是两人成婚两个月后才来的,直到分娩那晚沈渊都像是活在梦里。自己的怀里从此又多了个宝贝。

    秦梓津在看了眼宝宝后,心满意足的睡去,太累的,生这小子足足折腾了近四个时辰。

    而她醒来的时候,在沈渊怀里。

    “梦着什么了笑得那般甜”沈渊贴的很近,少了这十个月来的小心翼翼,搂她搂得很紧。

    “我梦见祖母了。”秦梓津笑着,眼里含着泪花。

    沈渊知道她还惦记着那封信,祖母的心愿了了,她今日也终于是放下了。

    他拥着她,在她耳边询问“就叫沈澄泓,如何”

    秦梓津将脸在他脖颈里面蹭了蹭,道“澄水静而清;泓水广而深。清而广远。”

    “津儿懂我,”沈渊含笑,道“希望这是他的世界。”

    沈澄泓长到三岁的时候就能熟背三字经了。每日最大的爱好就是跟着外祖摇头晃脑。

    沈渊打算揭竿而起不能让儿子学傻了。

    那日,天只是微微亮堂,沈渊就支起身子准备下床。

    “你做什么去”秦梓津被他吵醒,迷迷糊糊地连话也说不清。

    “我去找澄泓,你再睡会儿吧,昨晚累着了。”

    “”

    秦梓津一巴掌拍在他的小臂上,这人真是的,还好意思说,昨日叫兰芝换了三次水,最后秦梓津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沈渊看着发脾气的丫头,揉了揉她的脸,俯下身子,温声道“别生气了,以后不会了,嗯”

    秦梓津腿蹬了下,催着沈渊赶快下床,以后这种劳什子话她是再也不信了

    沈渊“嘿嘿嘿”笑得得意,简单地收拾了收拾,去旁边的屋子里找儿子。进屋去的时候,儿子正含着指头睡得香甜。

    “呵”沈渊轻笑,想起之前那场大战,你还是争不过你老子。

    “泓儿,起了。”沈渊拍拍他屁股。

    “爹爹,我再睡一小会儿。”沈澄泓不爱赖床,可现在这时候还是有些太早了,奶声奶气地讨价还价。

    “爹爹今日带你去河里摸鱼,路有些远,起晚了可就回不来了。”

    “摸鱼”床上赖着的小

    萝卜头慢慢睁开眼睛。

    “摸鱼回来给你母亲炖鱼汤喝怎么样”

    “给母亲炖鱼汤”小萝卜头“腾”的下坐起身,着急忙慌地穿衣服,“爹爹,你等等,泓儿马上就收拾好了。”

    他从小就知道母亲生他那日用了好些时候,身子有亏损,他直记着呢。

    秦家的旧宅离得村边的冀水河很远,沈澄泓的小短腿一步一步的跟在爹爹身后,实在吃力。太阳渐渐升起来了,他小脑门儿上都出了薄薄层汗。

    “泓儿,爹爹给你拿着渔网吧”沈渊看着他拎着自己的小渔网,走路都有些歪七扭八的,许是累了。

    “泓儿自己拿,爹爹拿大的,泓儿拿小的。”

    “嘁”这小子分工还挺明确。

    冀水河里小鱼小虾很多,小澄泓还是头回来。走到河边都忘记累了,脱了鞋子就往河水里面冲。

    “等等。”沈渊拽住她的脖领子。

    “泓儿下次记得把裤腿挽起来。”

    “哦”小澄泓低着脑袋静静地看着爹爹蹲下,给自己挽裤腿的动作。

    然后扬起小脸,脸高兴的冲着沈渊笑了,“泓儿记下了。”

    河水在中央微深将两张渔网撒出去后,沈渊就领着他在河边玩儿。

    沁凉的河水渗入皮肤,在这夏天简直舒服的让人头皮发麻。小澄泓用脚丫子撩着水花,嘴咧着就没合上过。

    “泓儿,高兴吗”沈渊在一旁看着他,静静地等着渔网里的动静。

    “高兴”这臭小子撅着屁股背对着他,心思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泓儿看”沈渊从河底的沙土里摸着个手掌大小的河蚌,举起来给小澄泓看。这小子还真被吸引过来,嘴张得老大,“哇好大”

    “说不定你脚下就有,摸摸看”他话音刚落,就看着小家伙弯着腰这边那边的已经找了起来。

    “做什么呢你们”这大一小闻声抬头,就看见秦梓津正走过来。

    “母亲看”小澄泓突的将双手从水里举起,当四处溅起的水花落下,两人才看清楚,他手里捧着个不大的小河蚌。

    秦梓津几步过去,捧着儿子的脸,狠狠地亲了口,道“泓儿

    真棒”

    不想,沈渊从一侧也幽幽地伸出手来,举着他那枚大河蚌,道“这是我抓的。”

    “”

    秦梓津赏了他个白眼,不理睬他这个厚脸皮。不想,这人趁着澄泓转身,步跨过来,就搂紧她的腰,在她脸上也是狠狠地亲了口。

    “亲我口,快。”他低着头看她,嘴里不停地催促。

    秦梓津转过头看看,儿子自己弯着身子摸河蚌,她踮起脚,在男人脸颊落下轻吻。

    沈渊心满意足,“河水还有些凉,你就别下水了。”

    秦梓津点点头退到一边。沈渊喊着儿子起,收了渔网。

    头次见着这场面,小澄泓高兴的跳脚,朝着母亲跑过去,把抱住,仰着头道“母亲,泓儿今日给你熬鱼汤喝。”

    摸鱼这事,玩耍着不觉得时间过得快,可这来来回回,也就到了晌午。今日收获不错,每个人都有份,秦梓津更是捧场地喝了大碗。

    本来饭后是歇晌的时间,她吃得太撑了,沈渊就陪着她坐在院子里的梓树下面乘凉。

    突的听见屋子里传出来读书的声音,“泓儿没睡”沈渊揽着秦梓津的腰,柔声问道。

    “没呢,说是今日和你玩儿了上午,要把功课补上。”

    “嗤这小子。”沈渊无奈。

    夏日这树荫里还能透进来一点点微风,伴着朗朗读书声飘过来。

    秦梓津有些迷糊,闭着眼睛听着儿子背书。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沈渊看着秦梓津这迷糊的样子,心痒得不行,趁着她不注意,在她脸上“ua”了口。

    秦梓津可是知道他的坏心思,抹抹脸上的口水,调笑道“都中状元了,怎的还没学会”

    沈渊挑眉“哪里是不会,是学到了精髓。”

    秦梓津点点他的额头“你呀,从小就是个风流鬼。”

    风流鬼小时候欠了笔要用一生来还的风流债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小可爱们,下本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