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7
作者:暮见春深   帝国分配的太子妃[穿书]最新章节     
    第7章

    庄染心无旁骛,也一口气看完更新,神情有些凝重。

    晓梦“染染,你心跳加速,怎么了”

    “没什么。”

    真的找到老乡了,这真的不是小说世界吗

    光速飞船上关于华夏文明的内容并不全面,选出来的文字作品都是极具代表性的,基于邦交的前提帮助外星了解自家文化,穿越蓝星最新一章里提到的诗就不在其中李白的长干行。

    作者大约将现实发生的事和小说内容结合,小说人物李记偶遇青梅,有感而发也写了一首长干行,表达对青梅的留念。

    读者纷纷猜测,新出场的小妹妹会不会是男主角的官配,文韬没有回应。

    庄染第一反应是,搜索

    作者文韬是第一次发表文章的新作者,星网上关于他的信息寥寥可数,庄染不死心,这人肯定不是刚穿来的,对兰星、地球都了解,按照小说定律肯定不是只写网文那么简单。

    庄染找到帝国企业公示网站,按法人名字搜索,叫文韬的不多,有位名叫徐文韬的男人名下一家餐饮公司和一家玩具公司。

    餐饮公司营业范围是还原地球美食,目前在兰星有上百家连锁店,玩具公司则是庄染最爱的熊猫抱枕发行单位,玩具公司发展历史相当传奇,十年前濒临倒闭时想出仿造出地球周边的主意,一年不到扭亏为盈,成功拿到帝国授权,开发具有华夏风情的游乐园、投资相关电视剧,在兰星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有持股,前两年开发的中式房产建筑销售火爆

    这不是商业巨子是什么

    庄染神色复杂的拿起熊猫抱枕,熊猫眼十分无辜。

    晓梦“染染,你心跳好快,发生什么事了”

    “晓梦,我存在失忆的情况吗”

    庄染怀疑自己穿越到什么小说里而不自知,这人经历太bug。

    晓梦“监测显示没有,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过去记忆被覆盖,一般人很难想起来,如果碰到特定事件触发条件反射会再次想起,你智商超出正常人范畴,属于天才领域,不用怀疑自己,用你喜欢的华夏文明说,叫庸人自扰。”

    庄染顿时

    淡定了,但,这真的是夸奖吗

    就算哪天想起来真的穿进小说,她也是个炮灰路人甲吧。

    晓梦火速粉碎庄染的幻想,恭恭敬敬的提示“染染,有太子殿下的消息。”

    “嗯”

    上午两人加了智脑联络好友,没有花里胡哨的功能,可以聊天、通话、视频。

    太子殿下的名字十分简单,珩。

    珩今天给你准备了太多糖,有些失礼,我问了医生,你的体质最好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查,选好时间告诉我。

    是通知,不是征求意见,往好了想,免费喜提高级体检一份

    庄染欣然答应,做个礼貌的美少女,乖乖回复加道谢。

    太子殿下公务繁忙,没再回复,庄染想了想将他老人家的名字置顶。

    十分钟后,乔副手与庄染预约时间,第二天,庄染就被拉到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体检报告随之生成。

    庄染除了病弱之外没别的毛病,病弱是基因缺陷引起,无药可医,日常吃的补品药品也都是好的,可以避免动不动就生病,但不可能改变体质。

    体检报告自然会给太子殿下发去一份,庄染无事一身轻,回家享受假期的尾巴。

    庄敏瑜将体检报告要走细细看了一遍,也弄不懂太子殿下是什么意思。

    “庄染,你”

    庄染含着花生酥糖抬头,仿佛被检查的人根本不是她,仍旧漫不经心。

    “妈,你要说什么”

    庄敏瑜骤然失去训斥的,低声交代“明天和你生父见面。”

    “好。”

    庄染生父姓贺,是中都交通部的一名官员,庄染对他印象不深,她穿越来时原身大病一场,贺进从中都赶来探望了一次,一年后庄敏瑜给庄染改姓,打那开始,庄敏瑜再没让他们见面。

    即便庄染考到中都上大学,也勒令不准她和在中都生活的贺家人有任何联系,庄染怕触她心中痛处,也需要父亲完全照办。

    三人见面选的是中都很有名的餐厅曲水流觞,餐厅老板叫徐文韬,正是那位疑似和老乡是同一人的商业巨子,庄染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去给人家贡献收入。

    也不对,是别人掏钱。

    餐厅面向的是中产阶级,既然叫曲水流觞,装潢设计必然中式风格,

    在各行各业都有机器人参与的今天,餐厅里竟然都是旗袍美女,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

    庄染多看了两眼。

    “庄染。”

    庄敏瑜时刻注意着她的仪态,比当年庄染开始学习琴棋书画时放松,一定要让庄染谨言慎行,坚决不能暴露任何不雅的行为。

    端的是皇家风范,可惜是前前前前朝落魄公主后人。

    庄染也不反驳。

    他们到餐厅落座后,庄敏瑜却不得闲,公司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留庄染一人坐在座位等待。

    徐文韬站在窗边看庄家母女一步步走入餐厅,直到落座,小姑娘一人坐在那儿,孤零零的惹人怜爱,就像是小时候没人配的样子。

    徐文韬一步步走进,首先对庄染笑了笑。

    不过这笑容让庄染有些惊悚,狐疑的看他一眼。

    徐文韬在桌前停下,看清庄染奇怪的陌生目光,不由心里一痛,小时候最喜欢的妹妹居然不记得他了,明明过家家的时候说过,要给他做媳妇儿。

    “凝”

    徐文韬还未开口,后面就有脚步声传来。

    贺进推门进来,看着陌生男人走进来,立刻气势十足的问“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

    餐厅服务人员都是女性,庄敏瑜也不会让这样的男人进入包厢。

    徐文韬想解释“您误会了,我”

    但是贺进没有留给他机会,自恃身份让他直接出去,他也急着和女儿说话。

    庄染看徐文韬转身才觉得背影有些眼熟,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抬头对上贺进殷勤的目光,浑身一机灵。

    贺进喃喃自语“像,太像了。”

    “爸”

    贺进一愣,而后非常欣慰的应声“哎,染染,我是爸爸。”

    女儿对她不亲热,但是有什母亲就养出什么养的女儿,这也不奇怪,只要是他的孩子还认他就够了。

    “染染,这是爸爸给你带的礼物。”

    贺进直接打开让她看,一套项链戒指,看起来价值不菲,他小心的解释“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问了你妹妹”

    庄染不是特别感兴趣,越过贺进看向他背后。

    这让贺进感觉背后一凉,忙转身,讪讪招呼“庄敏瑜,你来了,刚才怎么没见到你,是不是还在忙工作啊,怎

    么还和以前一样”

    说到一半贺进慌忙停下,讪笑着说“我不是有心的,我不会干涉庄敏瑜的选择。忙一些是好事,我也很忙,之前都没能好好陪陪染染,庄敏瑜,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庄敏瑜抿唇,她也不完全为了贺进,只是对庄染使了个眼色,让她开口说话免得气氛太尴尬。

    庄染展示那套首饰,谁知像是刺痛了庄敏瑜的眼睛。

    “让你那位宝贝女儿选的吧”

    贺进轻咳“我想着年轻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差不多。”

    庄敏瑜冷哼。

    贺进闹了个没趣,刚恋爱时他稀罕这副脸孔,可一直对着这样的面孔怎么受得了,只好看向庄染,问起她的衣食住行。

    小女儿是他们情浓之时怀上的,可惜生出来就检查出来基因缺陷,总是容易生病,没那么长的寿命,后来庄敏瑜给庄染改姓,也不让他们见面,明摆着脱离关系,上次见庄染大概在十年前,出差路过小镇时停留下来远远看了一眼。

    “染染,身体还好吧,爸爸知道你在帝都念大学,可惜一直没去见你,你不要怨爸爸。”

    庄染简单回答了,冲他笑笑,表示并不在意,却让贺进更不是滋味儿,女儿也是不亲近他。

    庄染摸摸鼻子,叫来服务员要求点餐。

    谁知道贺进居然又咳嗽一声,试探得问“子均和晴晴都来了,就在这里等着要不然让他们也过来”

    庄染只想给这位鼓掌,勇士啊。

    “染染,你”咋笑的那么奇怪

    可是庄敏瑜出乎他们两个的意料,竟然和善的表示“让他们过来吧。”

    贺进大喜过望。

    餐厅另一包厢

    贺子钧和贺子晴等待许久,也没任何信号,贺子晴忘掉父亲离开前的嘱咐,她又不是那对母女的小丫头,而且居然不让她妈妈参加。

    “哥,我想回家陪我妈。”

    贺子钧无奈的将她按到座位“阿姨不来有她的道理,你不要耍脾气。”

    “有什么道理啊”

    “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管,今晚太子殿下要出席宴会,智脑有影像,你不去看”

    贺子晴被转移注意力,盯着屏幕中的人影兴奋地脸颊绯红。

    “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带我见见太子

    殿下呢”

    贺子钧和太子殿下曾同在帝国大学读书,后来进入东宫工作,算殿下的自己人,但是带妹妹见太子殿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还有关男女之情。

    “东宫少宴会,先看今年太子殿下要不要庆祝生日吧。”

    “你记得给我一张请柬”

    “知道”

    贺子晴立刻抱着哥哥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乖巧模样,让贺子钧哭笑不得,看她的目光格外宠溺。

    叩叩

    贺子晴以为是服务员,直接让人进来。

    庄染推开门就看到兄妹和乐的这一幕,再一分辨,果然是那天被拦在小区门外的男女。

    “你是,染染”

    三人正面相对,不约而同的打量彼此。

    贺子均不负盛名,十足谦谦公子形象,而贺子晴是个艳光四射的姑娘,一袭红衣,玫瑰般娇艳。

    庄敏瑜不喜欢艳丽色彩,庄染受她影响,穿件月白色刺绣长裙,身形略有些羸弱。

    “哥。”

    贺子均又惊又喜,匆匆起身近前“染染长大了,真漂亮”

    庄染笑笑,幼时记忆模糊不清,客气有余亲近不足,贺进第一任妻子是家族联姻,结婚没多久就因为交通意外去世,后来贺进和庄敏瑜基因匹配成功、恋爱结婚水到渠成,原身许多幼年记忆都和这个哥哥有关。

    贺子晴最不喜欢庄染这类型的女人,冷哼一声提醒她的存在,贺子均歉意一笑,想要解释。

    庄染直接说“我妈在和爸爸谈话,让我喊你们过去。”

    “那我们快过去吧,我很久没见庄阿姨了。”

    有贺子均带头贺子晴不情不愿的跟上,看庄染和哥哥并肩,故意挤上来抢走位置,贺子均一蹙眉,她就可怜巴巴的。

    “哥,我东西落在刚才的包厢了,你帮我取回来。”

    “什么东西”

    贺子晴展示空空如也的左边耳垂“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丢了我会哭死的。”

    贺子均将信将疑,对庄染歉意一笑。

    庄染无所谓“我在这等。”

    老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