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9
作者:暮见春深   帝国分配的太子妃[穿书]最新章节     
    第9章

    庄敏瑜到家都没平静下来,反观庄染淡然自若,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不告诉我之前见过他们”

    “我当时并不认识他们。”

    就算是回到家看到贺子均的侧脸照片,也只是怀疑,并不确定。

    庄敏瑜接受了这说法,但还不满意“你和贺子晴有冲突,她要动手为什么不还手”

    庄染认真的说“妈,你又不是在养蛊,当时根本没有我动手的机会。”

    就算动手,她也不一定斗得过贺子晴,人家是男主正宫,实力匹配相当,是精神系攻击,庄染至多以精神力催动周围植物缠绕住她,估计用完这一招得躺大半个月。

    庄敏瑜没答话,庄染借机去倒茶,给她一些缓冲的时间,免得面子上下不来。

    果然,庄敏瑜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只说“我原以为他算靠得住,是我想错了,以后你不用和他们走得太近。”

    “好。”

    她强撑着没有将愤怒流露的太明显。

    庄染便有些心软“妈,你别生气了,为他们不值得。”

    “嗯。”

    庄敏瑜掩饰性的背过脸,启动智脑继续工作,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总算平静下来,庄染回了房间,晓梦播放催眠曲,她一个咸鱼翻身,和熊猫大眼瞪小眼。

    如果她不叫庄染,而是叫贺子染,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庄染记忆力不错,对穿越前的事印象深刻,由她做顾问的那本男频i小说讲述底层小人物在异星球一路逆袭的故事,兰星设定和华夏古代很像,制片方决定玩一把大的,改成古代背景做真人互动游戏模式,请庄染历史方面的帮助。

    但是看完剧本后庄染有些无语,男主一个接一个的收后宫,怪不得要改成古代背景。

    徐文韬身为第一大男主,从未成年开始就令人刮目相看,成年后为他倾心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小到靓丽的服务员小妹,大到高官千金、帝国皇亲贵女、帝国太子妃等都是他绚丽后宫的成员。

    帝国太子妃也就是贺子然。

    贺子然是庄染从前的名字,五岁大病初愈之后庄敏瑜给她改姓,去掉贺家子女都有的子

    字,又将然换成染字,庄染刚穿来的那两年身体极度不适,根本没有精力想别的,压根没意识到身在局中。

    诚如徐文韬所说,四五岁的贺子然救过生活卑微的徐文韬,两家又是邻居,自此,徐文韬身后总跟着一个小尾巴,直到命中注定的分别又重逢,贺子然理所当然的喜欢上徐文韬。

    但是,餐厅离贺子晴如原文描写那般对徐文韬一见钟情,就如同她们的母亲喜欢同一个男人,两姐妹争一夫。

    原文对贺子然的家庭背景一笔盖过,庄染又改了个名字,压根没将两个人联想到一起,现在被男女主的经典重逢刺激到,竟将原文内容想起个七七八八。

    她痴情吗不。

    晓梦“你怎么了刚才心跳加快”

    庄染搂着熊猫抱枕又翻了个身,咸鱼躺。

    作为智脑晓梦感觉被戏弄了“现在很平静。”

    庄敏瑜怕庄染身体素质拖后腿,让晓梦加强医疗指数观测。

    “触发送医院条件了吗”

    智脑装死不回答。

    庄染憋笑,匆匆瞥一眼智脑消息,笑意僵在脸上。

    有太子殿下的消息。

    明明没欠债却有种债主上门的紧迫感。

    太子殿下发来的是视频通话,庄染环顾四周破罐子破摔选择同意,不能让人一直等下去。

    智脑投屏模式,帝国女性赞不绝口的面孔放大出现在眼前,庄染悄无声息的设置晓梦调小投屏,冲击力太明显,谁受得了。

    太子殿下背后是帝国旗帜和一整面的书架,布置的严肃谨慎,时下还真没有多少人愿意在家里摆上厚厚的书册,这应该是太子殿下办公室之一,庄染记得新年祝福时曾经拍到过。

    庄染立刻坐整齐,回头一看,她的房间虽然没多么凌乱,抱枕和零食都出现在镜头内,对比相当惨烈。

    “殿下,日安。”

    秦燕珩端坐于办公桌后,一袭鸦青色正装,神情内敛温和,端起手边茶杯“日安,在做什么”

    庄染一板一眼“在休息,今天去见了父亲。”

    他轻笑“不用紧张,我是在私人办公室。”

    “啊”

    “现在是休息时间。”

    虽是这么说,但高端的智脑尽职尽责将细微声音传过来

    ,有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外人不敢入镜,打扰太子殿下与人交谈,小心将文件放到桌上。

    庄染渐渐放松腰板,手指无意识的戳着熊猫摆件,可是对面喝着上好红茶,还有小饼干吃,她觉得不吃点喝点没办法直视人家。

    于是拆了一颗糖,且理直气壮“我陪殿下喝下午茶吧。”

    秦燕珩欣然“多谢。”

    虽然离地球遥远,但庄染莫名体验了一把过年时相亲男女乱凑对,疯狂找话题的尴尬,幸好有秦燕珩主导话题。

    “和你父亲多久没见了”

    庄染老老实实“记不清了。”

    她神情平静极了,仿佛提到的是个陌生人,见秦燕珩有些诧异,再次笑的乖巧,不揣测上位者提及有什么用意,更没有趁机替贺进说好话。

    搁古代来说,贺进得有个国丈的名分。

    话题就此掠过,秦燕珩闲话家常“这两天有事要忙吗”

    “殿下有什么吩咐”

    秦燕珩失笑“我说过不必如此,鲜花可还喜欢别庄里的秋桂盛放,正是观赏的好季节。”

    庄染眉眼弯弯“那,殿下,我可有荣幸观赏”

    “我最近不在那里,但是不该浪费好风景,如果你和你母亲有时间,我让人接你们过去。”

    这么说定,两人道别,庄染揉揉脸颊,一直保持笑容不是件容易的事。

    晓梦“染染,你刚才是撒谎的心跳加速。”

    庄染“给我留点面子。”

    应付帝国继承人需要一定勇气。

    一回生二回熟,何况太子殿下不在别庄,庄染和庄敏瑜顺利抵达别庄附近,原本郁郁寡欢的庄敏瑜此时颇有些容光焕发之感,出神地望着车窗外风景。

    庄氏王朝统治时间约三百年,当年建筑只留下些许遗迹,物是人非事事休。

    庄染没有这种伤感,调开智脑准备关闭权限。

    但乔副手很快制止“殿下吩咐,庄小姐日后到这里如常即可。”

    这算是信任的表现

    别庄风景宜人,虽然主人不在,但乔副手和管家准备好了一切,庄染和庄敏瑜实打实逛了一圈花园。

    夕阳无限美好,细碎的桂花在风中摇曳。

    可惜,有人煞风景。

    智脑有新消息。

    庄敏瑜比庄染反应还快

    “快看看,是”

    太子殿下吗

    当然不是。

    庄染和徐文韬加了好友,邀请她有时间多聚一聚,讲了一些美好往事。

    “刘爷爷去世之前还和我提起你,这么多年过去,我从不习惯身后跟着别的女孩,染染,我很想你,现在见到你真好。”

    庄染他拿的某点剧本还是某江剧本

    窜频了吧

    庄染记得原主幼年确实依恋这个竹马哥哥,后来嫁给太子,宁愿一死也要为徐文韬重返皇室创造机会。

    徐文韬就是前太子殿下和真爱的亲生儿子

    庄染想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婉拒,刚打了五个字,发现庄敏瑜正皱眉盯她的智脑屏幕,她设置的智脑虚拟状态为手机大小,但没开防偷窥模式。

    庄敏瑜没有流露怒意,低声提示“现在不是和他联系的时候,你知晓自己的身份。”

    您不是我妈,是我婆婆吧

    庄染草草回复后收起智脑“我知道分寸。”

    “你最好知道。”

    气氛正尴尬时机器人送上果汁饮料,又带来一个意外的消息,太子殿下空出时间,正在赶来别庄的路上。

    庄敏瑜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就该如此。

    先前太子殿下特意带人给庄染检查身体,拿到的体检报告和往常无异,殿下未表露拒绝反而请他们到别庄来,想来女儿的基因缺陷对殿下并无影响,或者说有益于殿下,殿下此举就是在督促婚事。

    但是保险起见,庄敏瑜又问“殿下可曾对你的体检报告发表意见”

    “没有。”

    庄染兴致不高,与庄敏瑜对视时还是懒洋洋的,最后庄敏瑜无奈的看花,不再多话,她耸耸肩,并不觉得是胜利了。

    车里

    秦燕珩面前的智脑投屏是庄染母女两个讲话的情景,别庄花园有不同角度的摄像头,两人从不明显的争执到沉默,相处模式显而易见。

    关闭投屏模式,是智脑查到的资料报告,日常要求比刚才的斥责更严重。

    但庄染不像是被严格管制的孩子,漫不经心,根本没将庄敏瑜的严苛看在眼里。

    “庄敏瑜最近没什么麻烦吧”

    前座是生活秘书官付清“没有,庄女士去过医院和墓园,与贺进见面后忙着清点庄氏遗产。”

    庄敏瑜的急迫不同寻常。

    秦燕珩眸光一转,别庄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