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1
作者:暮见春深   帝国分配的太子妃[穿书]最新章节     
    第11章

    庄染选择下拉提示,一下子看两条。

    徐文韬“染染,在忙什么听说你是帝国大学的学生,我现在在帝国大学读工程博士,咱们到时候见面就方便了。”

    珩“几时去学校报到”

    唔,还真是巧了。

    庄染和太子殿下相处不能一直让人家主动,她乖乖巧巧回复了时间,对面没有立即应答,另一边徐文韬接连追问。

    “一直没有问你,现在身体怎么样,还会经常不舒服吗”

    “在忙什么,是不是生气哥哥太忙这些天没去上门拜访”

    直接问徐文韬的时间管理方法是不是太过唐突

    庄染还疑惑“你怎么知道我在帝国大学读书还有你不是医生吗”

    徐文韬毫不隐瞒“当时特殊情况,我用了朋友的身份,不过你放心,我大学修双学位,医学科主攻精神力方面,不会害了那个孩子。”

    帝国对双职业和精神力者管理非常严格,这都能来去自如,庄染叹服,不愧是大bug。

    庄染“我明白了。”

    “至于你的学校,我是听你姐姐说的,咱们都是校友,真的好巧。”

    贺子晴对徐文韬一见钟情,傲娇千金大小姐瞧上了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这对欢喜冤家好一番磨难才走到一起,原文里贺子晴开始还在意徐文韬的风流多情,后来偶尔为这些事吃醋调丨情,仿佛无伤大雅。

    现在两个人应该是起步阶段。

    “之前和庄阿姨说过,找个时机去你家拜访,染染觉得怎么样”

    庄染“我妈最近很忙,你还是别麻烦了,反正我们是校友,以后碰面的机会多的是。”

    徐文韬斟酌后语音回复“好,不惹我们染染生气,哥哥将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染染放心,有哥哥在,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再让你受苦。”

    庄染觉得晚饭可以省了。

    原主和徐文韬的童年时光很短暂,当年也不过五岁,重逢后是怎么培养出男女之情,并且愿意为了这个男人搭上未来、婚姻和生命的

    珩“我会参加帝国大学今年的迎新典礼。”

    婚姻来了。

    庄染迟疑“啊”

    总不至于在千人大会上宣布什么吧

    秦燕珩知道她误会了,也未解释“今年留在中都,不必提前到校吧”

    “是。”

    “那就好,到时候见。”

    到时候在哪儿见呢人没有说,庄染坚定地认为太子殿下是个执着的工作狂,不会为了一点私事搅乱迎新典礼,那点担忧消失。

    太子殿下就是想在她面前吊一根美味的胡萝卜,反正不会影响看路,吊就吊呗。

    东宫

    秦燕珩没等来庄染的回复,于是打开解说视频看完了更新内容,打赏榜的新人越来越多,但都没有超越前三位。

    鸿雁、韬、称霸蓝星。

    “殿下。”

    付清束手等待吩咐,很少见太子殿下表情这么奇怪。

    “准备一下行程,加个例外。”

    “是。”

    身为帝国最难考取的高校,帝国大学迎新典礼相当热闹,开学前半个月就在准备迎新晚会的节目,往年都有学生在晚会大放异彩。

    庄染也收到了通知邮件,她所在的院系要出节目,植物专业选大多是精神力强的学生参与演出,历史专业学生相对较少,很少在各种晚会崭露头角,学院领导本着不吃馒头争口气的精神,下令让学生们选个拿得出手的节目,还得表现出院系特色。

    班级群聊也在讨论这件事。

    “这学期开始讲华夏历史,从这方面入手”

    “庄染华夏历史最好,出个主意呗。”

    “庄染可以上台啊。”

    最后一人是庄染高中同学,知道她的过去。

    庄敏瑜忽然问起:“迎新晚会你的节目是什么”

    培养多年的琴棋书画不能浪费,庄染从小到大经常上台表演节目,上了大学,庄敏瑜不再过问这些琐事。

    “暂时没打算。”

    庄敏瑜蹙眉:“我之前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现在,你要知道未雨绸缪。”

    一句话说,今时不同往日。

    庄染表示懂了,但没说要不要表演节目。

    庄敏瑜不大高兴,到底没有强迫。

    太子殿下要参加新生典礼不是一件小事情,虽然新闻还没出,但校内已经开始戒严布置,庄染留在家里,等着太子殿下那个到时候。

    庄敏瑜忽然没那么忙了,她说中都的公司暂时没太多安排,开学

    日当天留在家。

    开学日前一天生活秘书官付清提前联系了庄染,早上起来,车就在楼下。

    不过太子殿下不在车里,庄染坐到后座,见到了太子殿下的另一位秘书官,有打理生活的秘书官自然就有工作秘书,霍森比付清更加严肃,付清是彬彬有礼的文弱公子,霍森身材高大,有着深邃的眼眸,是个混血儿。

    “庄小姐,殿下马上就到。”

    车子载着庄染到达东宫附近,那里有车辆正在等待太子殿下,这就是太子殿下前往帝国大学乘坐的车,庄染坐在里面,就像是一样礼物。

    车队低调的经过道路,停在东宫。

    时间把握的很准,车刚停下,车门恰好打开,一道人影从坐进来,庄染身边的座位轻轻下陷。

    “殿下,日安。”

    她坐在里侧,挨着车门,躲他躲的远远地,好像他是个坏人一样。

    “日安。”

    秦燕珩端坐,车子启动,前座和后座的隔板升起来。

    车窗外照样灿烂,后车厢内有淡淡的奶味儿,秦燕珩循着气味看向庄染,她后知后觉的道歉。

    “不知道殿下不喜欢。”

    秦燕珩双手交握“不是,很好闻。”

    庄染表情凝滞片刻“谢谢殿下夸奖。”

    奶香味的沐浴乳没什么好夸赞的吧。

    无论什么话她都能接上,根本不是问题,蛋定。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两人相安无事,没别的原因,这车的氛围太严肃了,庄染想起霍森早上看她的眼神,凝重的像是思索该怎么对待祸国妖妃。

    从东宫到帝国大学,秦燕珩基本都在处理公事,庄染自动自觉的避免看到他智脑投屏内容,默默装作不存在。

    帝国大学是兰星最高学府,每年开学季都会上新闻,太子殿下来参加新生典礼尚且属于保密内容,车子低调进入大学内部,外人看来不过是一辆普通师生的登记车辆,倒是守卫站的笔直,来来往往的人中有多少便衣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