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6
作者:暮见春深   帝国分配的太子妃[穿书]最新章节     
    落锦发现庄染这几天联系某个人时会特意避开她。

    “恋爱了”

    “不是。”

    庄染没有多做解释,有个替她给了合适的理由,开学的第五天,庄敏瑜来了学校宿舍,并要求她回家。

    明天就是休息日,是庄染去太子别庄的日子,庄敏瑜突然这么要求,其一是想好好叮嘱她见了太子殿下的注意事项,其二

    “妈,你来学校还有别的事吗”

    庄敏瑜不苟言笑:“你身体不好,今年就不要住校了,回家住。”

    落锦默默观察母女俩的僵持,然后躲起来,她挺怕庄敏瑜冷若冰霜的样子,和庄染做同学这几年,明明没见过她妈妈几次,却怕的印象深刻。

    庄染不明白:“之前您不是答应我住校”

    那时庄敏瑜不强求,她性格说一不二,很少中途改主意,何况直接跑到学校。

    庄敏瑜不欲做多解释:“你听我的就好了。”

    “可我觉得不好,而且我明天还要去见人,住学校更方便。”

    庄染对庄敏瑜的退让有限度,又不想和她费口舌争吵,直接搬出最有力的借口。

    庄敏瑜虽然不满庄染当着外人的面违抗她的命令,但威胁确实有用,只得冷着脸离开。

    “你自己注意。”

    注意什么不给太子殿下抹黑

    她一走,落锦小心翼翼的劝解:“你妈妈可能太紧张你了,你要是不开心,记得和我说哦。”

    她怕庄染身体不好,又多思多虑,最后真落个林妹妹的结局。

    “我明白。”

    庄敏瑜大概是对她有怨。

    兰星科技发展超越地球,共同的生存环境也早就了相似的疾病,许多疑难杂症早已被攻克、基因缺陷也逐渐减少的时候,庄敏瑜却没能生一个没有基因缺陷的健康孩子,何况,这还是她婚姻悲剧的原因之一。

    庄敏瑜心里有怨憎,但从来不说,也未曾苛待庄染,又依照帝国法律将庄染养大,庄染不会对此产生厌恶,曾经反而觉得自由。

    现在么。

    “男人是祸水啊。”

    落锦没回过神:“换话题了吗你被校花炸鱼塘了”

    庄染:“我不爱吃鱼。”

    冷笑话完毕,落锦又

    透露了个消息:“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校庆,咱们历史学院有任务,必须出一个拿得出手的节目,染染,我们去试试吧,辅导员说了,节目能选上就给加学分,明年的社会实践会轻松很多。”

    庄染心动了一下下,但是没想到合适的节目,况且,她自己不能决定这件事。

    “再说吧。”

    庄染下午还有一节大课,和落锦匆匆去了教室,科技发展到如今,传道受业解惑都可以通过智脑进行,但科技带来距离,不能替代所有,帝国大学规定学生的出勤率也算进学分,平时教室人不多,但今天刚一落座,教室便响起一阵躁动,她们寻声看去,是徐文韬抱着课本进来,径直坐在庄染旁边。

    落锦低声惊呼:“亲娘诶,这大哥要修第三学位啊”

    徐文韬神色自若:“不是,只是想了解一些历史方面的知识。”

    他从前在学校不太显眼,不然庄染早就知道他了。

    看庄染一知半解,落锦给她推送一则视频,超清设备清晰记录了徐文韬举手投足的潇洒,用疑似华夏武功的精纯招式轻松击退敌人,保护了那位差点被流氓欺负的女同学。

    华夏武功是兰星人很感兴趣的奥秘,结合攻击系精神力,可以轻松成为武林大侠,当然,这是在电视剧中,现实里的精神力者还没人能做到两者融会贯通,徐文韬又是第一个。

    可以说,徐文韬身上挂了无数的八阿哥bug。

    两人并肩坐,但没说话。

    徐文韬:染染也和庄阿姨一样不理我了

    庄染:我妈为什么不理你

    徐文韬:上午在学校遇庄阿姨说了几句话,染染,你那天看到的事情是个误会,我已经和微雨讲清楚了,你替我和庄阿姨解释一下吧,另外我和子晴只是朋友,开始是想通过她了解你。

    庄染理了一下,很快想起来,原文里徐文韬和缇微雨因为家庭原因迅速分开,原身和贺子晴都吃醋误会,但是贺进想让其中一个女儿竞选太子妃之位,权衡之下,舍不得委屈贺子晴,找庄敏瑜商量让庄染退让,更让庄敏瑜愤怒,找到原身让她安分守己,但原身爱着徐文韬,很快便表露心迹,庄敏瑜的举动反而把女儿推了出去。

    现在与

    原文不同的是,庄敏瑜希望她回家住,避开徐文韬,保有好名声,免得当了太子妃被人挖出黑历史。

    庄染:文韬哥哥,我们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些。

    徐文韬无可奈何,只觉得她还是在发小脾气。

    好在,他已经和缇微雨分开,以后不会再造成这样的误会,他心里最重要的人还是庄染,他对庄染有爱有亲情,承载着他幼年最美好的回忆。

    徐文韬:染染,哥哥不逼你,等你想通再说,哥哥一直等着你。

    庄染:是因为

    她姓庄吗

    但是她还没打完,看到一条弹出的珩的消息,前天惹到了人家,这会儿是兴师问罪吗这份心不在焉直接让庄染把信息给发了出去。

    徐文韬不解,因为什么

    他忍不住扭头问:“染”

    就在这时,教授提问庄染回答问题,徐文韬错过时机,干脆看庄染回答有关蓝星历史的问题,又说到了华夏封建王朝唯一的女皇帝,各种典故信手拈来。

    徐文韬不喜欢武则天,但不妨碍他开心喜欢的人认同他家乡历史,后面又谈到唐玄宗,他也举手回答了问题。

    “历史是让现代人站在古人创造的智慧看问题,我觉得唐玄宗早年是一位明君”

    徐文韬酷爱大唐历史,正史野史都有涉猎,从唐玄宗说到杨玉环,直把教授都说愣了,细问才知道,徐文韬参与过蓝星文献资料的翻译,简直让教授引为知己。

    这一节大课成了徐文韬的个人秀。

    落锦听的入迷,庄染托着下巴东看西看,然后看到讲台的微型摄像头动了动。

    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