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1
作者:暮见春深   帝国分配的太子妃[穿书]最新章节     
    第21章

    贺子均与庄染年岁相差无几,得到父亲眼神示意后将蒙宁夫人生日宴会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爸爸是想让你早点融入中都生活,对你的将来也有好处。”

    在贺子均看来,庄染几乎没有可能嫁给太子,父亲的想法纯属异想天开,但是庄染多参与宴会结识一些人,将来能嫁个好人家,有个依靠。

    贺子均将他的体贴写在了脸上。

    贺进起初有些不赞同,后来一想,庄敏瑜不答应的原因无非是觉得他偏心贺子晴,这事儿怎么看都是为庄染好,要是说的直接了,反而让人抵触。

    “你哥哥说的对。”

    庄染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温水“我知道了。”

    贺进高兴女儿懂事呢,欣喜道“啊,你答应了”

    但是庄染故意顿了顿“我得征询一下我妈什么意见。”

    “你妈她对我有意见,觉得这些事对你不利”

    当年出轨的事就像一个重要把柄,每次庄敏瑜要和他说什么事,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贺进自知有愧,可一而再再而三提起当年,他有些不耐。

    贺子均接过话题“爸爸和庄阿姨有矛盾,我觉得不应该影响你,大人的事都过去了。”

    庄染沉默了片刻,叹气道“你们说的很对,当年造就这么多不开心,还不如不认识,我不用病怏怏的,爸爸和哥哥不会烦恼,我记得琼玲阿姨早就认识爸爸,可惜哥哥的妈妈车祸去世”

    贺子均母亲去世时,他还在人造子宫里成长,有时他会离奇回忆起母亲车祸离开人世前通过传感器表达的浓浓不舍情绪。

    如果没有庄染母女,母亲还活着,琼玲阿姨

    哦对,贺进就会绿了贺子均的母亲。

    贺子均话噎在喉咙,搞不懂庄染是有心还是无意,可她柔柔弱弱的,谁也不敢说一句重话。

    贺进虽然想省掉麻烦,但不能否定女儿的存在,和蔼道“怎么会,染染也是爸爸的心头宝,咱们不该纠结过去。”

    庄染莞尔一笑“爸爸说的对,对了,蒙宁夫人的宴会爸爸可以决定带谁去吗应该早就发出去请帖了吧”

    先前星网还有

    一位知名音乐家故作无意的秀了一把手写请柬,能得到前皇室成员邀约是莫大的荣幸。

    贺进来了精神“子均现在为殿下分忧,请柬邀请的是夫人们和适龄贵族女孩,他可以和殿下讲情,换成你参加。”

    “贺子晴真的不去”

    “她最近犯了错误,不适合去这样的场合。”

    字字句句都是对庄染的重视,可贺进低估了这病弱小女儿的定力,啰嗦小半天也没见她退让分毫。

    两人绝对聪明,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也做好准备,如果庄染不愿意去就让贺子晴顶上的准备,那个徐文韬哪里比得上太子殿下了

    临走时,贺进让贺子均护送庄染回宿舍,并且当场转了一笔钱,提前给付置装费。

    “如果染染还是不愿意去,就当零花钱用了,以前是爸爸疏忽了你,以后不会了。”

    庄染收下的毫无压力。

    到宿舍楼前利落的挥手“哥哥再见。”

    和气礼貌,也很疏离,没有幼时的依赖喜爱。

    贺子均怅然若失,还未转身就收到贺子晴通话消息,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庄染答应了吗她从没和皇室扯上关系,这下高兴疯了吧”

    “子晴,她是我们妹妹,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哥,你干嘛这么凶”

    贺子晴听语气就知道事情没成,暗自腹诽庄染不识抬举,和贺子均随便说了几句,来不及挂断就追着徐文韬跑了。

    徐文韬,你躲什么

    智脑另有讯息,琼玲小心翼翼的询问情况,她自是想女儿可以参选太子妃,话里话外想让贺子均多劝劝贺子晴,贺家能出一位太子妃,最终得利者还是他不是么

    但,真的走到那一步,又怎么可能分那么清楚,贺家和贺子晴谁会成为对方的傀儡还不得而知。

    想到庄染轻飘飘的一句话、琼玲极力掩饰的利用试探,贺子均心里又有淡淡的不舒服。

    阳台上,庄染看人渐渐走远。

    关窗回到室内,给恒温器调高温度,慢悠悠躺倒在床,调动刚才用高倍镜头拍下的贺子均,微微蹙着眉头,不算特别生气。

    话说回来,单凭一句话就能挑拨他们二十年的关系也不现实,但,添点乱也无不可。

    如果没有贺

    家、特别是贺子均的支持,贺子晴和徐文韬没那么顺利在一起,就让这对欢喜冤家多纠缠一段时间吧。

    落锦从隔壁过来敲门“学校论坛有人爆你和贺子均一起回来的照片,说你们在恋爱,你小心贺子均的迷妹们哦。”

    庄染不甚在意。

    “刚才喊我的那个人你认识”

    落锦心虚的对手指“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生气。”

    “看情况。”

    “那啥,就是我之前说要追你的一个小伙子郦岑之,手写情书都被你退回去的那个,汇总一下,你的真假情史很丰富哈。”

    庄染回赠白眼“有什么没说的吗”

    落锦缩着脖子“他刚才跟我坦白,我之前说漏你的马甲被他记住了,给你打赏的称霸蓝星就是他。”

    “”

    “他本来是想拉近关系,这几天看形势不对,想来找你道歉,我没敢说什么。”

    庄染揉揉脑门“跟他说记错了,我不是。”

    二次元和三次元打通的感觉太奇怪了。

    落锦不得不执行任务,她还等着吃大餐呢,不到三分钟告诉庄染完美解决,她们打死不认账,郦岑之只能怀疑是不是听力出了问题。

    郦岑之不死心“落锦,你介绍我们认识吧”

    庄染“说我病的起不来床,离校在家休养。”

    托病秧子体质的福,没人怀疑这借口的真实性,庄染一连两天都呆在宿舍没出门,关于她和贺子均恋情的帖子也很快删了个干净。

    第三天,一个陌生女孩敲开庄染宿舍门。

    “庄小姐,这是殿下命人给您准备的药。”

    庄染接过,她很快离开,看起来就是串个门,连帝国大学未毕业的学生都在为东宫效力,太子殿下的控制能力可见一斑。

    前脚宿舍门还未关上,落锦又从隔壁窜过来“好奇怪,刚才和工程学有名的大学霸打照面,她平时都不理人,今天竟然对我笑了。”

    庄染耸耸肩“你对人家笑了没是不是一直张大嘴巴惊讶状,我看看下巴有口水没”

    “讨厌你收拾东西干嘛,现在就回家”

    “不是,把换季的厚衣服找出来。”

    落锦看她手上的冬装,又同情又难过。

    庄染早就习惯了,但是收拾

    东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早在贺家父子找她谈话那天她就将实情告诉庄敏瑜,庄敏瑜认可她的做法,可没再提让她回家的事。

    “咱们今天去吃大餐吧”

    “好啊”

    吃大餐之前,庄染让落锦陪着回了一趟家,落锦是中都土著,见到她家的地理位置也惊讶不已。

    “这楼盘我妈想买都买不起,你妈妈好厉害啊我被欺骗了,都不知道好朋友是土豪”

    庄染抱胸自卫“我有点无辜。”

    最神秘的可不是她。

    打开房门,一片冷清,家务机器人及时欢迎她回家,问它庄敏瑜的行踪,只回答两天前去上班,一直没再回来。

    庄敏瑜的智脑是在线状态,通话请求等待片刻才被接通。

    “妈,我回家取点东西。”

    庄敏瑜声音有些沙哑,回应冷淡“嗯,最近气候变化大,你照顾好自己。”

    “你最近很忙吗”

    “公司的事,你别管我了,有事我会联系你,关键是你自己。”

    庄染蹙着眉头“妈,你身体不舒服”

    “换季感冒,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说完便切断通话,落锦尴尬的避开眼“庄阿姨在家也这么严格啊,你小时候是不是挺惨的”

    庄染笑笑“还好吧,我也不省心。”

    拿完东西再锁门,家务机器人的道别电子音从门缝传来,庄染微微用力,门彻底合上。

    坐上到曲水流觞的公车,庄染心不在焉的想,到底是什么事让庄敏瑜改了主意,不在纠结她住在哪儿也不提贺家人

    曲水流觞在中都有两家分店,另一家在城西,城东这家就是上次和贺家人见面来过的。

    二楼厅堂有普通座位,高低错落的屏风不经意保留了餐桌一方小天地,客人更自在,正是用餐高峰,放眼看去是来回穿行的旗袍美人。

    最重要是,饭菜味道确实还原的很好。

    兰星厨师只看过飞船上的餐饮资料,并未亲口品尝过,做出来的味道奇奇怪怪,或偏向兰星人口味,落锦吃到时都忍不住惊呼,原来这个是这个味道。

    “染染,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我爸请客,吃过一次。”

    品尝美食总归是开心的,庄染忍不住多吃了一点,临近

    结账时,被服务员认出来了,送上两道新菜。

    “庄小姐,徐总说这是特地为您准备的。”

    噢,原文徐文韬为贺子然做过两道特别的菜,说是只做给她吃,引得贺子晴嫉妒不已。

    落锦眨眨眼也不多问,快乐的伸筷子。

    庄染道过谢,看看那两样菜,实在没胃口多吃,于是起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和外面装修风格类似,幽静雅致,还有个名儿叫听雨小筑,庄染感觉怪怪的,心里一直想着那四个篆体小字。

    要推门离开时,却听到奇怪的声音。

    “别、别在这里”

    “小傻瓜,我进来时就放了维修的牌子,不会有人进来的。”

    庄染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咋办,难道要听一场活灵活现的现场演出耳朵不干净了

    “殿下,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