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作者:衿夜   奇怪的神明增加了最新章节     
    六道骸这么操作一番后,阿纲像是被针戳泄气的球一样软和下来,头上的死气之火熄灭,他又变回了平凡的模样,连手上列恩卵化的护手也变成了毛线套的样子。他对着六道骸的脸牵强的笑了笑道“那个后会有期”他本意是想要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可是说出来之后好像更尴尬了。

    六道骸转过头去,只留了个冷漠的凤梨叶子后脑勺给他。

    “哈哈哈,这会的也太快了吧。”山本武忽然笑了起来,他将手中的球棒收起来,全然没有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的疲惫感觉,反倒是为敌人庆幸道“还好那是把假铳,可真的吓到我了。”

    “那是真铳啊棒球笨蛋,只是出现故障了,大概是之前跌落的时候摔坏零件了吧。”狱寺可没有山本武那么善良,他嘲讽道“喂,还想自我了断的话我可以借你炸弹。”

    “别这么说啊狱寺同学,大家都平安无事最好不过了。”阿纲赶忙阻止的将狱寺拉扯到一边,道“他看上去心情很差,不能再受到刺激了,想要自杀的话方法太多了,比如撞墙跳河”

    得亏六道骸不是真的想死,不然阿纲来这么一句,气性大的已经一头歪墙上了。

    被阻止的狱寺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态度恶劣的训斥阿纲一顿,他一改之前糟糕的态度软化了下来,还配合阿纲的身高半弯下腰道“十代目你真是心胸宽大,连这种恶徒都能够原谅。”说着他眼眶一红猛的鞠躬道“抱歉十代目,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才是最适合成为十代目的人”

    “啊”阿纲吓了一跳,震惊道“怎、怎么了,这是做什么”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接任彭格列的想法,只是偶然听说过您和我同年,所以才想要试探一番。没想到您竟然原谅了我的冒犯,还挺身而出救了我”狱寺说话的同时双目都是亮闪闪的,脸颊也因为激动而通红道“我无以为报,所以十代目”

    等等,这个台词好熟悉。阿纲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抢在狱寺之前拒绝道“我只是做了作为同学应该做的事情,请不要说无以为报以身相

    许这种话”

    “我会永远追随您的”

    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显然阿纲的嗓门更大一些,那句以身相许变得特别清晰。里包恩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而阿纲则涨红了脸疯狂摆手道“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我懂的十代目,您不用多说了”好在狱寺也是个钢铁直男,听到阿纲的话便拍着胸脯道“说以身相许也没什么错,我这条命就给您了十代目,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

    “不,你根本什么都没明白”阿纲为难极了,道“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狱寺的目光又再次凶狠起来,直接把阿纲吓闭嘴了。

    “愿赌服输是黑手党家族的规矩。你不用拒绝。”里包恩难得对阿纲露出了笑脸,难得和颜悦色的道“能够让狱寺追随也是你的能力,干得不错,阿纲。”

    和苦着脸的阿纲不同,附着在他身后的爱染明王捧着脸发射小心心,云吞和他并排蹲坐在一起,望着面前的几人被凡人看不到的粉色光晕包围。话说回来,狐之助说做了神明是不能够在人类面前出现的,那她应该怎么把六道骸带回去给凪呢

    在云吞思考着怎么把六道骸带走的时候,这屋里面一直沉默的另一个人扭头离开,同样正为了狱寺的事发愁的阿纲见状赶忙道“等等,云雀学长”

    云雀恭弥没有理他,甚至绕开了彭格列的医疗队独自离去。

    “这家伙什么态度啊,没听到十代目的声音吗”狱寺不满道。

    “没办法,云雀学长讨厌群聚啊。”阿纲苦笑了下,这才又将目光放回到六道骸身上,他大概是已经明白为什么云雀学长要离开了,因为对方已经失去了战意。望着沉默不语的骸和彭格列赶到的医疗队,阿纲犹豫了下,这才又主动走到他面前,出声道“骸君”

    “沢田纲吉,你想要做什么”

    “不准靠近阿骸”

    被刚才的塌陷波及的千种和犬赶到,两人顾不得身上的伤冲上来挡在骸的面前,尽管在彭格列的医疗队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失去了机会。他们之前可以那么高调进行计划,很大一部分源于彭格列对继承者的磨练之

    心,而现在沢田纲吉通过了考验,再想要接近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被千种和犬阻拦,阿纲了停下脚步。六道骸倒不像他的部下一样戒备,而是闲适的将手放在双膝上道“你想要问我什么,彭格列。”他笃定这位幼稚的彭格列继承人,有很多话要对自己说。

    “是这样的,我觉得骸君的做法很奇怪。”阿纲照实说道。

    无论阿纲问什么六道骸都不会感到意外,自他带着千种和犬从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离开到现在,已经受过太过诱惑。黑手党家族畏惧他,但也想要控制他,六道轮回的力量就是那么危险又诱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哪怕有多少黑手党丧命在他手下,他都能够保证自己和犬、千种的安危。

    没有得到六道骸的回答,阿纲还是继续下去道“里包恩说,你是为我而来,可是我不能理解,这样的我真的值得你越狱从意大利赶来吗”

    “kufufu”六道骸笑起看了里包恩一眼,才继续道“彭格列,你是不是对自己现在的价值没个正确的认知。不是你否定,就能够拒绝的了彭格列继承者的身份,况且你根本不能理解,里包恩在你身边的意义是什么。”这位九代目最信任的杀手上一次出手,就将同盟家族带出泥潭。

    “我确实不能理解啊。”阿纲低着头道“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可你们肯定是讨厌黑手党才会行动的吧。可既然如此,目标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无论你们把我说的多重要,可我也只是彭格列的继承人之一而已,没有被公式继承资格,没有实际的权利,甚至是没有得到彭格列成员的认可。像是我这种家伙,就算被杀掉了,对彭格列的影响也微乎其微,九代目只要找新的继承人就可以了。”

    “你还挺有自知自明的。”六道骸讽刺道。

    紧张的看了眼里包恩,见他没有否认,阿纲继续说下去“如果骸君真的想要报复黑手党的话,那也应该把目标对准彭格列或者是其他黑手党家族的首领吧。可你现在的行为,怎么看都是专挑软柿子捏的窝囊行为当然我觉得骸君你应该不是那种专挑软柿子捏的窝囊鬼,我认为肯定是有什么内情才会让你做出挑软柿子

    捏的窝囊鬼事”

    “kufu”六道骸满脑袋十字路口,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不光是骸本人,阿纲这番阴阳怪气也惹怒了犬,他道“你小子这是在骂阿骸吧我看你是欠揍”连千种也跟着道“有话直说吧,彭格列十代目没必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说骸君是专挑软柿子捏的窝囊鬼的事情,我只是觉得他之所以做这种专挑软柿子捏的窝囊鬼事情是因为其中有什么内情你们要相信我真的没有觉得他是会做专”“够了”六道骸打断了阿纲的话,主动道“你好像搞错了,我来这里可不只是为了杀掉你这么简单。”他顶着沢田纲吉,目光危险道“我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

    “嘶”阿纲倒抽口气,双手环胸退后两步。

    受不了他这幅蠢样子,里包恩踹了他一脚道“别胡思乱想蠢纲,他这话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他转头看向六道骸,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手中的那把铳,里面装的是特殊弹吧”他刚才的动作根本就不是自杀。

    “果然瞒不过彩虹之子啊。”六道骸坐在地上,捡起那把被堵住的铳道。

    “我曾经听说过你的传闻,六道骸能够精神控制别人来达成目的,本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你的成名技一直没有使用出来,现在看来,要做到那个也是需要媒介的。”里包恩补充道“禁忌弹。”

    “什么禁忌弹,那也只是你们这群黑手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强加上的名字。”犬趴在地上,牙齿危险的呲着,像是陷入了过去的幻觉,战栗道“因为黑手党的禁令,研究特殊子弹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分崩离析,家族成员受到追杀。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迫切的希望重振威名,加强了对子弹的研发,而我们则是被自己的家族选中,成为了人体实验的实验品。”

    这种事情对于阿纲来说太遥远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虽然日常也曾听里包恩说黑手党的世界很残酷,可这么直面现实还是第一次,这让更让他坚信,他永远不可能融入那样的环境。

    脸色发白的阿纲让犬面上的笑容更甚,似乎恐

    吓这位彭格列的继承人会让他产生报复的快感,他逼近阿纲,继续道“每天都有人在残酷的实验中遇害,活着的人则在恐慌中度日。我们无力反抗,根本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那是你连想都无法想象的遭遇。直到”

    他干裂的唇瓣颤了颤,回头望向六道骸。

    直到这个人,仅凭着一个人的力量,结束了那绝望的日子。

    那时候的他看起来很不起眼,平时甚至没有发出过声音,可就是那样的他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他说他会带我们改造这个一无是处的世界,他向我们伸出手,他给了我们容身之地。

    可是现在,这个容身之地被毁了。

    “都是因为你们”犬难以抑制愤怒道。

    “我也没有办法,对身边的人受伤视而不见。”这一次,阿纲没有退让,他望着犬说道“这里,也是我的容身之地啊。”

    犬没有再说话。

    没有继续再争辩对错,阿纲蹲下来,和六道骸平视道“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觉得骸的做法很奇怪。”顿了顿,他继续道“难道骸君就没有感觉到奇怪,像是有人在背后控制着一切,让你走到我面前。比起我这个根本接触不到彭格列核心权利的继承者,你有更好的目标”

    六道骸没有说话,心想着这位彭格列继承者还是有点脑子的,确实他之所以会选择他做目标,也是因为彭格列需要有人做十代目的磨刀石,而骸的打算,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取代纲,然后挑拨起黑手党的斗争。不过现在,这位十代目已经开始怀疑彭格列是幕后黑手,他是否会甘心这样被控制呢

    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六道骸特地看了眼里包恩,试图从彩虹之子的脸上读取到其他情绪。可惜注定要让六道骸失望了,因为里包恩一点表情都没有。而在这个时候,阿纲深吸口气,猛的走上前握住六道骸的手道“所以骸君这都是神的引导啊”

    “啊”六道骸愣住。

    “”里包恩拉下帽子挡住脸。

    “骸君你之所以会做出那么反常的事情,都是因为神明的力量在推动这么说吧,就是在这部故事里我是主角,你们都是配角,为了突出我所以配角都被强

    行降智了”阿纲捂着胸口愧疚道“实在是对不起,因为我许了废材逆袭的愿望,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事情”

    “”六道骸满头雾水。

    说谁降智了真要扯这事,实验品反杀的人生不比你逆袭

    不过阿纲似乎没有注意到六道骸的表情,他犹自难受道“所以骸君,为了我们彼此的未来,为了我们都能够恢复正常的生活,我们一起去向神明许愿吧”他拉着六道骸站起来,指着神社的方向道“我们一起去,虔诚一点,一定可以打动神明的”

    托着下巴围观的云吞张了张嘴,对着爱染明王指了下自己,而后者点了点头。

    六道骸的回答是猛的甩开阿纲的手,退后一步道“别把自己说的像普通人,你的父亲”

    “会在天上凝视你的。”里包恩接道。

    “没错,爸爸在天有灵,也会保佑我的。”阿纲感动道。

    “”什么情况,沢田纲吉的父亲难道不是彭格列门外顾问沢田家光吗好好的爹说没就没六道骸看看阿纲,又看看里包恩,前者一脸悲伤,而后者半点愧疚之心都没有的坦然凝望着他。该说不愧是黑手党吗,够狠心,一家窝的伙伴都能咒。

    里包恩很淡定,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反正大家宣誓进彭格列的时候都说要献出心脏了,那再献一点也没什么吧,相信家光自己也不会介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