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番外二
作者:鱼木樨   白月光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周日,褚蓝在家睡懒觉,许诺飞去了超市。

    当初那个小便利店已经兑给了别人,他们一起重新找了个位置,开了个大型超市,许诺飞一天都很忙,褚蓝平时也会跟着一起帮忙,可是昨晚两人一起喝了点红酒,褚蓝忘了许诺飞每次一喝酒持久力就会超乎寻常的长,结果被翻来覆去折腾到快天亮才算完事。

    差不多上午十点的时候,褚蓝被一阵门铃声吵醒。

    褚蓝起床扶着腰一瘸一拐去开门,一开门就傻眼了,门外站了个高个美女,瓜子脸大卷发,化着淡妆,皮肤白皙,身上穿着一条褚蓝没见过牌子但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大衣,不过最让他感到吃惊的是,美女身后还拖着一个小行李箱。

    美女看见他也是一愣,问道“这是许诺飞的家吗”

    褚蓝回过神,眨眨眼“是,是啊,您是”

    美女露齿一笑“先让我进去再说好吗我没有站在门口聊天的爱好。”

    也许是美女气场太强,褚蓝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下意识侧开身,美女拖着行李箱施施然走了进去。

    美女把行李箱放在墙边,把房子整个大概打量了一番,才开口道“虽然小了点,但这个房子也还不错嘛。”

    说完又回头看着身后呆若木鸡的褚蓝问“你是褚蓝吗”

    听见对方说自己的名字,褚蓝终于回过神“嗯,我是,请问您”

    “咦褚蓝原来是个男孩子啊。”美女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望。

    这样的语气让褚蓝感到不太愉快,他皱起眉“连自我介绍都没有就闯进别人家也太没礼貌了吧,你再不说你的身份我就要报警了。”

    “噗”美女听见这话不仅没生气,反而捂着嘴笑道“脾气还挺大,许诺飞没告诉你吗”

    褚蓝歪着头“”

    “这家伙真是的,我都告诉他今天会过来了,他不去机场接我就罢了,居然连跟家里人知会一声都没有。”美女嗔怪着,又看向褚蓝“好啦,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许诺飞出现在门外,美女一见他就两眼放

    光地扑了上去,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叫道“大飞”

    许诺飞皱眉“你怎么来了”

    女人松开他双手叉腰,佯怒道“我一周前就打电话告诉你我今天要来了,你果然是忘了吧”

    许诺飞刚想说什么,卧室突然传来“砰”地一声关门声。

    美女回头吐了吐舌头“糟糕,你的小情人吃醋生气了。”

    许诺飞颇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许颜卿,你都一大把岁数了,可以不要整天卖萌了吗”

    许颜卿怒道“有你这样说自己姐姐的吗”

    许诺飞一摊手“我说错了吗有时候真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和我抢公司继承权时候的样子。”

    “一码归一码。”许颜卿哼哼道“快去哄哄你的小情人吧,付出那么多才领回家的,等会儿要是因为我产生点什么不可调解家庭矛盾就不好了。”

    许诺飞无奈地叹了口气朝卧室走去。

    没走几步许颜卿又叫住他“唉对了,我打算在这住两天,用哪间房比较好”

    许诺飞头也不回“随便你,除了我和褚蓝的卧室,你喜欢住哪就住哪。”

    晚上褚蓝做饭,许颜卿来厨房给褚蓝帮忙,由于早上才把她当成了情敌,褚蓝单独和她待在狭小的厨房里还是有点尴尬。

    厨房杀手许诺飞被褚蓝禁止进入厨房,又怕许颜卿欺负褚蓝,便一直守在厨房门口,看着两人忙来忙去。

    片刻后,许颜卿小声问褚蓝“他平时也是这样看着你做饭吗”

    褚蓝摇头“不是啊。”

    于是许颜卿转身瞪许诺飞“你跟个罗汉一样死死盯着我们,饭的味道都会变得难吃啦,出去出去”

    “唉”许诺飞被许颜卿推出门外,只好大声道“褚蓝,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外。”

    “啪”厨房门被许颜卿毫不客气地关死了。

    “我弟弟真的很喜欢你耶你看他那紧张的样子,好像我是老虎会吃了你似的。”许颜卿边说边将分好的西蓝花放进水里冲洗“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来见你的,我就是想知道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了十年的人,让他连一生珠宝都甘愿放弃也要守护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

    褚蓝切菜的动作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许颜卿看出了他的紧张,于是笑道“你别怕,我就是和你随便聊聊,其实我还是蛮喜欢你的。唉,对了,你想知道许诺飞刚到我家时的事吗”

    褚蓝立马来了兴趣“可以告诉我吗”

    “可以呀。”许颜卿说“我想想从哪开始比较好呢”

    许颜卿略微思考后缓缓开口道“其实我还有个大哥,可惜十年前因为意外去世了,我父亲是个十分重男轻女的人,大哥去世后他才想起自己还有个私生子,于是派人把许诺飞从安家接了出来,离开安家的第二天他就被强行带上飞机到了hk。”

    “许诺飞到hk之后并没有因为自己突然鱼跃龙门而感到高兴,相反,因为母亲的事他对父亲十分排斥,他求父亲让他回市,因为你还在那里,他担心他走后你又会被孤儿院孩子欺负,父亲自然是不准的,于是许诺飞决定偷跑,可惜没等他跑出许家的院子就被保安发现了,之后父亲把他关了起来。”

    许颜卿絮絮叨叨“要说那孩子也真是倔,被关之后他就开始绝食,然后发高烧,咳成肺炎住院,可就算住进了医院他也没放弃反抗,除了绝食他连药也不吃,只要他醒着就会一遍遍拔掉自己的点滴,弄到奄奄一息,最后父亲没办法,终于妥协,父亲和他约定,如果他愿意留在hk好好接受教育,等他成长到足够做自己接班人的时候就放他回市,同时答应他会给你找个家庭富裕的领养人,每年还资助孤儿院一笔钱,并嘱咐孤儿院好好照顾你。”

    听完许颜卿的话,褚蓝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之后他被欺负了,孤儿院的老师会主动帮助他,并责骂欺负他的孩子,之前他们明明并不在意;为什么别人每年只能得到一两件捐助来的旧衣服,他却可以得到新衣服;为什么他不愿意接受那些领养他的家庭,孤儿院也没有强迫他。

    可惜最后他因为和许诺飞赌气,反而亲手把自己送进了魔窟。

    许颜卿继续说“三年前父亲病重去世,把自己手中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一大半留给了许诺飞,而我只得到了百分之十五,我心当然是不服气的

    ,我自认为自己不比许诺飞差,所以那几年我和许诺飞的关系闹得很僵,不过我没有想到之后还是为了你,他居然用低到几乎是赠送的价格把他手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和董事长的位置一起转让给了我。”

    褚蓝虽然不知道这百分之二十股份应该代表了一个什么数目,但也知道绝对不会是小数目,许诺飞就因为自己这样轻易放弃了

    如果按许颜卿的说法,她和许诺飞应该像所有豪门宅斗电视剧里一样,为争家产兄弟反目,不择手段,六亲不认,可从一开始的样子看来,他们的关系好像还蛮不错的。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许颜卿笑道“就算我们是同母也是亲兄妹,我都得到我想要的了,就没必要再和他像两只斗鸡一样见面就互啄了吧。”

    “唔”褚蓝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所以作为他的亲姐姐,我还是希望他能幸福。”许颜卿眨眨眼“真心的。”

    吃过晚饭洗完澡,许诺飞搂着褚蓝躺在床上问“许颜卿都跟你说什么了她欺负你了吗”

    “没有。”褚蓝摇头“就是随便聊聊。”

    “嗯”许诺飞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褚蓝对上他的视线,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回放起许颜卿之前和他说过的话,心里既心疼又感动,他翻身骑到许诺飞身上,紧紧抱住他“许诺飞,谢谢你,遇见你真是太好太幸运太幸福了。”

    许诺飞回拥住他,轻笑着问“怎么了今天这是受刺激了”

    褚蓝吸吸鼻子,笨拙地吻他的耳朵,小声道“我们做吧我想要你。”

    “嗯,好。”许诺飞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温柔地吻他。

    动情之时,褚蓝搂着他的脖子,带着哭腔断断续续道“许,许诺飞,我爱你”

    “我知道。”许诺飞吻去他眼角的眼泪,喘着粗气“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