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四十只甚尔喵
作者:有只鸽子成精了   惠妈决定掀开棺材板最新章节     
    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伏黑千鹤看着面前大有一副“你不用隐忍,受了委屈直接说,我立刻马上就弄死他们”架势伏黑甚尔陷入了沉默。

    我记得甚尔不是什么暴力分子啊

    淡定戴上了滤镜伏黑千鹤视线转移到地上一口气没喘上来再次躺下禅院家众人身上,悟了所以其实是禅院家做太过分,把甚尔给惹急了吧

    将黑锅扔给了禅院家伏黑千鹤抬头和伏黑甚尔对视,笑眯眯抽出了一柄刀“甚尔,这群人是不是又说你坏话了”

    刀剑不偏不斜正正好指着躺在地上一个正准备爬起来禅院家人。

    “啊呀,你们之前不是刚刚答应了要向甚尔道歉吗出尔反尔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伏黑千鹤笑眯眯说罢这句话,捏着刀柄手力气加大,隐隐有再来一次架势。

    伏黑甚尔

    看到向来温和伏黑千鹤背后隐有阴郁黑气冒出,伏黑甚尔结合对方之前说话也猜出来了个大概所以千鹤来禅院家除去拿回小崽子抚养权外,也是有他原因

    察觉到了伏黑千鹤身上隐约怒火,伏黑甚尔垂眸,遮掩下快要溢出笑意这是此前他从未考虑过事情,也是从未想过事情。

    生在禅院家,即便是他本人对于这个垃圾堆充满着厌恶和仇视,但是在此之前他也从未想过这个从上到下每一处都散发着腐烂气息家族会向他低头认错。

    道歉这个概念从未有过。

    但是现在有人告诉他,说要让这么一个庞大、咒术界御三家向他低头道歉。

    一个古老而又历史悠久,自认为高高在上家族向被他们放弃驱逐废物低头道歉,哈,说出去谁会信呢

    但是现在却成为了现实。

    因为喜悦唇角不自觉上扬这并非是因为戾气亦或者故意恐吓人,只是单纯因为自胸口蔓延开来名为喜悦情绪而想要微笑。

    抬眸,看到面前逆着光踩踏着废墟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提着刀却冲着自己歪头露出担忧目光,像一只试图张开羽翼把自己护佑在臂弯之间鸟儿。

    或许这种事情别人做出来之后伏黑甚尔只会想要笑,但是现在,胸口那颗跳动心脏明确地向他大脑传递出了不一样信息其实只是因为是面前这个人而已。

    所有荒谬事情都变得合理了起来,所有担忧都有了缘由。

    心动感觉每一刻都在递增,每当他以为自己已经到达了极致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瞬间再次突破极限。

    说一句肉麻话,伏黑甚尔在看对伏黑千鹤时候,哪怕对方只是安安静静站在原地冲着自己微笑,他都感觉心情前所未有好。

    大概便是因为看到了心爱人,所以任何事情都变得似乎不那么糟糕到让人厌恶。

    就如同此刻,分明站在垃圾堆里,伏黑甚尔却笑了出来。

    但是这种情绪却并不让人难过,这种失控疯狂他却心甘情愿。或者更准确地说,他甚至是希望自己可以更疯狂一点,尤其是在他看到对方并非对自己无动于衷,对自己做出了相应回应之后。

    想要亲眼看到她另一面。

    这个念头一经冒出,伏黑甚尔身上匪气便消散了些许,之后随意将手里捏着人扔在了一边,感受着在胸腔内翻涌着甜腻情绪,他点了点头认真道“嗯,没错。”

    看到这里已经明白自己大概是被五条悟和夏油杰给耍了一把伏黑甚尔却罕见没有生气,顺着伏黑千鹤话往下说道“说很过分。”

    虽然那是曾经,久远到已经模糊了曾经。

    但是,那又怎样

    伏黑甚尔理直气壮扣锅,然后站在把伏黑千鹤抱进怀里,仗着自己身高将她整个人试图都藏在怀抱里,像是一只想要把珍宝藏在肚子底下大猫,用长长尾巴再圈起来,护着力求不让任何人看到。

    下巴抵在伏黑千鹤头顶,伏黑甚尔眯起眼睛,之前残暴气息如同从未存在过一样,露出了让人惊诧安宁表情。

    略略扫了一眼地上躺着杂鱼,伏黑甚尔压低了声音力求让自己声音听起来足够委屈“所以,我想跟着你回家,这个垃圾堆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垂眸,遮掩下眸底晦涩情绪,伏黑甚尔不着痕迹抿了抿唇,略有些期待和紧张盯着伏黑千鹤再表现一次吧。

    表现得更在乎我一点,为了我表现出与平常不同样子。

    再疯狂一点都可以只要是出发点是为了我。

    一旁目瞪口呆看着先前暴君秒变小可怜开始示弱卖惨五条悟、夏油杰

    是我们中途离场了吗为什么你豁出去不要脸样子这么熟练你之前不是打人打得挺爽吗现在

    一言难尽看着某位咒术师杀手开始卖惨,五条悟和夏油杰只觉得面部表情管理有些困难。

    而下一秒,他们两个人知道先前都是小儿科。

    “是吗”

    缓慢眨了眨眼经,伏黑千鹤摩挲着伸出手轻轻揉了揉伏黑甚尔头,随后莞尔一笑“放心,现在有我在,你和惠,我都会好好保护起来。”

    “我们伏黑家也不能让人欺负。”

    所以不管是谁,都不可以让他们感觉到委屈,都不可以让他们难过或者露出伤心表情。

    天幕上灵海再次翻涌咆哮了起来,透露出了令人心惊危险气息。

    而伏黑甚尔却低低地笑了,声音中透露出愉悦和满足。

    被爱着,被珍视着,被小心翼翼放置于心上在乎着,本该满足,但是他却更加贪心,更加感觉到饥饿和不满足,想要将人全部吞吃入腹,让对方只能看到自己掠夺对方身心,掠夺对方全部。

    舔了舔唇,舌尖扫过唇边伤疤传来异样让伏黑甚尔稍微清醒了过来,克制下了心里面翻涌见不得光思绪。

    毕竟太过分话可不行。

    大猫克制将露出利爪收回,舔了舔爪子,告诉自己忍耐。

    事实上最后禅院家还是保住了他们最后几分颜面,在管事人及时赶到带来了禅院直毘人口令后,这一场冲突得以化解。

    已经心累不想要去思考怎么封住五条悟和夏油杰嘴,只想尽快把面前找上门来伏黑千鹤和伏黑甚尔给送走禅院家几乎是点头十分痛快,基本上做到了有求必应。

    “那么,我们就告辞啦。”

    拿到了想要东西后,伏黑千鹤牵着伏黑甚尔手准备离开走人。

    刚走了没多远,伏黑千鹤突然顿住了脚步,在禅院家人骤然紧张注视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用紧张。

    “很抱歉,刚刚吓到你们了。”

    蹲下身,伏黑千鹤看着面前两个小孩子,试探性伸出手小心翼翼揉了揉她们头。

    似乎是从未被如此对待过,两个小女孩呆滞了一瞬间。

    “非常抱歉把你们给牵连了进来。”

    视线落在面前姐妹露出胳膊上划痕,伏黑千鹤沉吟片刻在自己神域内翻了翻,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小豆长光特质点心。

    “这个就当做道歉礼物吧,请务必收下。”

    精致木盒上面还打着丝带捆绑蝴蝶结,露出盒子上隐约可以看到雕刻精美花纹。

    禅院家两个小女孩对视了片刻,随后年龄较大姐姐大着胆子接了过去,随后郑重其事道了谢。

    “谢谢。”将我看做是平等应该被尊重人。

    在最后,看着即将起身离开伏黑千鹤,她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顺从了本心拉住了她衣袖下摆,在伏黑千鹤略有些惊讶注视下说道“我叫做禅院真希。”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想要告诉面前人自己名字而已。

    “真希是个好名字。”

    愣了一瞬,随后伏黑千鹤又笑了起来,肯定点了点头,对着禅院真希竖起大拇指“你今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人。”

    “你们姐妹之间羁绊也很让人羡慕呀。”

    妹妹想要护住姐姐,不让她听到那些侮辱话语;姐姐会在危险来临时将妹妹抱在怀里,不让她受伤。

    “你们都是很棒孩子。”

    这句话绝非虚词。

    而等到伏黑千鹤和伏黑甚尔离开禅院家后,憋了半天伏黑甚尔才幽幽说道“那盒点心”他之前似乎没有见过。

    更没有吃过。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伏黑千鹤噗

    “哈哈哈,好可爱”

    掩唇笑出了声,伏黑千鹤在大猫忍不住炸毛前踮起脚尖亲了亲他脸颊,然后说道“那是我在来之前一位战友给我手工点心啦。”

    “甚尔喜欢吃甜点啊,之前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故意打趣着对方,伏黑千鹤原本以为这只大猫会别扭小声反驳,结果却见到他满脸认真说道“那我明天可以吃到你做点心吗”

    伏黑千鹤

    你不按常理出牌而且我手艺

    眼神飘忽了一瞬间,伏黑千鹤想到自家本丸厨房上挂着“大将家主禁地”木牌,心虚咳了咳,然后点头答应道“当然没问题。”

    只要你到时候不嫌弃话。

    丝毫不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魔鬼未来伏黑甚尔终于露出了满意表情,甚至是忍不住想要再进行一下搂搂抱抱亲密行为。

    然后,就被伏黑千鹤给打断了。

    “甚尔,这只咒灵是你养吗”

    好奇戳了戳不知何时跑出来丑宝,伏黑千鹤惊奇发现对方触感就像是史莱姆一样,冰凉凉,很软很滑,轻轻一戳就有一个小坑凹陷了下去。

    而丑宝似乎也不害怕伏黑千鹤,反而顺着她指尖力气翻过了身,露出了肚子。

    看到这一幕伏黑甚尔丑虫子。

    “嗯,算是吧。”

    面无表情把自己武器库给团吧团吧扔到了一边,伏黑甚尔淡定握住了伏黑千鹤手“太丑了,回头给你抓一只好看。”

    虽然咒灵里面似乎没有可爱又好看。

    突然被扔丑宝

    “仔细看看它也挺可爱。”

    最起码跟时间溯行军中蜘蛛与苦无比起来绝对算是好看了。

    伏黑甚尔

    “是吗”

    脚步突然顿住,伏黑甚尔沉思片刻后决定道“那就把它扔给儿子当玩具吧。”

    反正别跑出来跟我抢注意力就行。

    “我记得你刚刚还嫌弃它丑”

    伏黑千鹤沉默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把它扔给惠

    “是吗那就当做锻炼小崽子了。”

    伏黑甚尔表示无所畏惧“刚好也能跟它学走路和爬行”

    一巴掌拍在逐渐不正经伏黑甚尔肩膀上,伏黑千鹤微微一笑“甚尔,如果我没记错话,惠已经七岁了哦。”

    见鬼学走路,你就不怕你儿子跟你拼命吗

    伏黑甚尔啧,所以我才说这两个讨厌鬼待在一起刚好啊

    与此同时刚看完禅院家笑话录完了视频存好了照片,结果一抬头发现说要告诉自己答案人没影了五条悟

    “杰,你说我是不是被耍了”

    “也许吧。”

    同样看完了戏才想起来正经事夏油杰悟,冷静一点,咱们还没有走出禅院家大门你把人家刚铺好地板又给弄碎了

    五条悟告诉自己要冷静去他冷静

    不就是赔钱吗赔得起哦,禅院家啊,那砸完了赶紧跑就行。

    看着刚铺好地板再次报废禅院家众人

    我们有一万句脏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家底已经差不多被掏空财务人员终于忍不住眼前一黑,直直栽了下去。

    在昏迷之前只有一个想法那些个灾星,如果再来话我一定要辞职

    都快破产了,你们这群败家子都不能护着点地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