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四十一只甚尔喵
作者:有只鸽子成精了   惠妈决定掀开棺材板最新章节     
    虽然五条悟事后发现自己可能当了一次免费工具人,但是索性他和夏油杰跑得够快,伏黑千鹤和伏黑甚尔也因为事情都给解决了回家时也走得很慢,因此五条悟很快就把人给拦了下来。

    “等你给我停下”

    在隐约看到伏黑千鹤时,哪怕还有不短距离五条悟就已经先忍不住喊了出来。

    而听到熟悉音色伏黑甚尔却在一瞬间黑了脸,刚打算拉着伏黑千鹤想办法甩掉他跑路,就感觉胳膊一沉,身边人放缓了脚步。

    “甚尔,先等等。”

    听到了五条悟声音,后知后觉想到自己都忘了什么伏黑千鹤忍不住扶额刚刚在禅院家时候闹得有一些过火,再加上事后又察觉到了那个咒灵,以至于她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别方面。

    简而言之,那就是五条悟被她给忘了,在她这里存在感跌破零。

    拜托了对方,假借着五条家名义才进去了禅院家,结果把人用完就丢什么实在是有些不太道德。

    想到了这里,伏黑千鹤便不免有些心虚,不自觉咳了咳,然后在轻轻扯了扯伏黑甚尔手腕,在男人疑惑不解低头看下来时候轻叹一口气,解释道“这次惠抚养权能够拿回来也有他原因。”

    “而且我在来之前就答应了对方一个条件。”

    听到这里也明白自己不得不要跟那个讨人厌小鬼见面伏黑甚尔唇角下撇,看了眼朝着这里跑过来五条悟露出了个不爽表情。

    本来在他心里面解决了小崽子事情后就是两人独处时光,但是现在自己享受时间要被别人给挤占一部分,伏黑甚尔又一次后悔当初为什么没能把对方给打更惨一点。

    看着大猫猫不爽想要炸毛模样,伏黑千鹤安抚性拍了拍他手臂,然后再次凑过去亲了亲他脸颊“乖啦,甚尔,用不了多长时间。”

    完全就是哄小孩子语气,但是大猫却被顺了毛,安分了下来。

    恰好赶过来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嘴那什么五条悟原先到了嘴边话咽了回去,换成了一句“恶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落后了一步,看着伏黑甚尔蠢蠢欲动想要拔刀夏油杰事实是我也起鸡皮疙瘩了。

    “是着凉了吗”

    状似关心问候了一句话,伏黑千鹤笑眯眯继续道“如果身体不太舒服话我可以帮忙。”

    “不用了。”

    微妙感觉到伏黑千鹤接下来不会说什么好话五条悟果断打断,鼻梁上墨镜微微下滑,苍蓝色眼睛盯着伏黑千鹤,催促道“好了,现在该履行我们约定了,告诉我答案。”

    略有些可惜将剩下“昏过去就不会再感到难过”咽下,伏黑千鹤看着面前五条家六眼无下限咒术拥有者,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有关于六眼信息,都是五条家人告诉我哦。”

    五条悟

    哈

    “这是真。”

    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待会儿对方会是怎么一副炸毛状态伏黑千鹤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下巴,肯定道“那是我师傅,也就是”

    恶劣笑了笑,看着面前面色逐渐凝重五条悟,伏黑千鹤缓慢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你祖宗。”

    五条悟

    “你耍我”

    这次五条悟看上去像是真有些生气,嘴角下撇,露出苍蓝色眼睛中怒意蔓延,危险气息自他身上逸散开来,与此同时垂落在身旁手食指与中指搭在一起。

    “嗯你已经能开领域了吗”

    注意到了五条悟手势,伏黑千鹤略有些惊讶挑眉,但是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没有任何担忧或者紧张情绪流露,就像是单纯感到惊讶而已。

    反倒是一旁听到这里夏油杰和伏黑甚尔略略变了表情。

    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天逆鉾,伏黑甚尔身躯紧绷,下意识露出了警告眼神。

    五条悟和伏黑千鹤对视,片刻后倏一笑,原本像是要展开领域手伸开挥了挥,就像是之前只是在开玩笑一样“嘛,只是开一个玩笑哦。”

    “那这可真是一个有些危险玩笑。”

    顺着五条悟话往下说,伏黑千鹤看着对方明显不像是会轻易收手模样,想了想转过身去向身旁大猫说道“甚尔,我有些话想和五条君说。”

    “哈”

    拉长了尾音,伏黑甚尔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在此之前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闭上了嘴,不爽咋舌,随后收起了手里天逆鉾,换了个话题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尽量快点。”

    “嗯嗯。”

    也清楚这是代表同意意思,伏黑千鹤指了指一旁巷子,说道“方便借一步说话吗五条君。”

    五条悟是不同。

    不,准确地来说是拥有六眼无下限咒术咒术师是与众不同、可以打破规则存在。

    最初时之政府将历史上那位本应该死去五条家家主给拉到他们阵营中,除去他本身便在时间线上消失之外,最重要原因便是这份特殊。

    至于历史上禅院家那位家主,不过是顺带而已。

    所以当伏黑千鹤见到又一位打破规则六眼无下限咒术拥有者时,在同时之政府人沟通后确定了五条悟可以知道情报权限等级。

    那是现实中几乎可以称之为最高等级存在。

    “但是在他活着,并且没有打算加入我们时候没有必要全部说出去。”

    “只需要让五条悟知道,时之政府并非敌人即可。”

    所以

    “大概就是这些了哦。”

    模糊了一些事情后,伏黑千鹤摊了摊手,充分表露出了自己善意“五条悟君,所以我是真没有任何恶意。”

    “而且”

    恶趣味发作,伏黑千鹤慢悠悠补充道“想一下我和你关系,我勉强也可以算作是你长辈吧”毕竟你祖宗是我师父来着。

    大脑迅速理清了一切,知晓了世界之外事情后五条悟还没来得及发表什么看法就听到了这番话,顿时露出了不情愿表情,果断拒绝道“想都别想。”

    长辈得了吧,彼此还是成为陌生人比较好。

    “好吧。”

    看到五条悟那么抗拒,伏黑千鹤只得略有些遗憾打消了自己欺负人念头。

    但是在离开前,伏黑千鹤想到在禅院家察觉到异样,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禅院家不对劲,他们蠢得实在是有些离谱。”

    “所以到时候禅院家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要感到太惊讶呀。”

    走出了巷子,伏黑千鹤看到站在一旁夏油杰,想到了之前在禅院家时对方咒术,眸色加深咒灵诞生自人类负面情绪。

    这和付丧神暗堕略有些相似,毕竟付丧神们暗堕几乎都是源于自己心底腾生起怨愤和仇视,以及不甘。这是心灵扭曲,被晦涩阴影吞噬结果。

    如果夏油杰可以吞噬咒灵将其收为己用话,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也能净化暗堕付丧神

    “那个夏油君”

    几乎是下意识想要挖墙脚,伏黑千鹤冲着一脸莫名其妙少年问道“请问,你有没有兴趣”在毕业之后选择换一份工作呢

    话说到一半伏黑千鹤突然顿住了,在夏油杰疑惑不解注视下抿了抿唇,抱歉笑了笑“是我魔怔了,考虑有些不够全面,没什么事,打扰到你了。”

    “刚刚我话,请不要在意。抱歉。”

    试图净化暗堕付丧神所需要承担痛苦伏黑千鹤比任何人都要体会更加深刻。

    那么对于同样进行着类似行为,吞噬咒灵夏油杰遭遇又是怎样感受双重痛苦施加给一个尚且稚嫩少年真好吗

    对于暗堕并非没有解决方法,没有必要拖着对方下水。

    “对了,如果感到难受话。”

    到底是想到了自己极其同僚们在处理暗堕本丸和暗堕付丧神时事情,伏黑千鹤做出了多余举动。

    她在自己神域内翻了翻,找到了当初自己在第一次承担暗堕付丧神晦气时用到特质灵体结晶,将它递到了夏油杰面前。

    “可以吃一颗。”

    笑了笑,伏黑千鹤看着面前陡然呆愣住少年压低了声音道“如果这些能够尽量减少你难过啊呀,抱歉,说了一些奇奇怪怪话。”

    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奇怪伏黑千鹤敲了敲自己头,露出了歉意微笑“主要是在了解了夏油君咒术后,想到了我自己和一切朋友。”

    “抱歉,让你困扰了。”

    “不,没事。”

    迟疑接过了对方瓶子,夏油杰笑了笑“谢谢你东西,下次我会试试看。”

    因为他咒术而想到了自己吗那么,也就是说有过类似遭遇吗

    那种味道。

    “走了走了。”

    等了够久伏黑甚尔已经快要炸毛了,不耐烦冲着面前dk二人组甩眼刀“没事了就各回各家,小孩子赶快回去写作业。”

    总之就是别来碍事。

    五条悟、夏油杰

    想打架。

    “哈哈哈,确实。”

    牵着伏黑甚尔手,伏黑千鹤也不犹豫直接走人“那么再见啦。”

    而在走了一半时,伏黑千鹤突然顿住了脚步,迟疑看着身侧大猫,问道“甚尔如果我没记错话,今天惠提前放学,我让你去接他。”

    全身一僵伏黑甚尔啊这。

    忘了。

    糟糕,药丸

    此时人在学校门口蹲马路伏黑惠

    啧,肯定是那个爹又跑去玩了,回家我就和妈妈告状。

    今天晚上你就等着打地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