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龙魂
作者:我吃花生米   余安记最新章节     
    轰轰轰轰

    巨大的铁锤每一次打在余安的丹田,都会让余安身体一阵痉挛

    他丹田中的那个光球也在巨锤的轰击下不断扭曲变形

    轰轰轰

    某一刻,他的丹田再也无法承受这暴力攻击,“嘭”地一声炸裂而开

    吼

    就在这时,只听到一声悲痛欲绝的嘶吼声传出,只见一道金色的光束从金色光团中冲了出来

    余安神藏开启

    忽列的神念一直都在关注着余安体内的动静,当感受到这一幕后,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哈哈那团金光应该就是这小子体内的宝物,我一定要将它吞噬了”

    只见虚幻的熊影从忽列体内冲出,朝着余安扑了过去

    这一幕似缓实急,由于先前的铺垫,那虚幻的熊影在极短的功夫迅速的占据了余安的身体

    泰坦见到这一幕,一脸笑容

    刚才他在余安手中吃了苦头,都让他心头的怒火始终无法发泄,忽列恰好帮他出了这口恶气

    无数妖魔的目光都集中到余安这里,有的惋惜,有的幸灾乐祸,更多的妖魔忧心忡忡,担心这几大势力的冲突会不会牵连到他此们自己

    幽伯看向鬼穷,一脸凝重道,“鬼穷道友,你刚才说余安不会有危险,此话可是真的”

    其他五人的目光也同时向鬼穷看来,焦急眼神似乎中蕴藏着些许怒火

    就好像一旦余安有危险,他们就会拼尽全力拿鬼穷是问一般

    鬼穷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他刚才表达的只是他的看法,目的就是避免忘川河与翼族闹掰,可也没有想到,这些生性淡泊的六大怪人对那个少年还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拭目以待,拭目以待吧。”鬼穷干笑,心中却是一团乱麻

    吼

    就在所有人认为余安必死之时,一声滔天的怒吼声传出,然后就见到一头黄金龙从余安丹田位置冲出,在半空一阵咆哮

    “龙居然是龙”有妖魔看清那团金光,忍不住喊了一声。

    迅速有大量的妖魔匍匐在地上,选择顶礼膜拜。

    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遥远的天星大陆,龙都是至高无上的族群

    这条黄金龙虽然只有三米长,可却已经拥有龙的意志

    “不是真龙,应该只是一缕龙魂”立刻有妖魔推翻了这一论断。

    “奇怪了那个小子身上怎么会有龙魂的存在他到底有怎样的来历”

    “不管如何,他选择真龙做靠山,说明这小子也不简单这下,更有看头了”

    一头豹兽神色悠然,笑眯眯道。

    “你们看到没有那头黄金龙嘴里还衔着食物,似乎是似乎是棕熊的一只后腿”

    “难道这黄金龙将忽列前辈的魂魄吞噬了”有妖魔惊呼

    “天哪这小子竟如此大胆难道就不担心熊妖塔的报复吗”

    “怕什么有真龙护身,有什么好怕的”

    余安还在重度昏迷中,自然听不到满山妖魔的各种各样讨论声

    忽列的熊魂被那头黄金龙吞噬后,如丧考妣般蹲在了地上

    一道龙吟声传出,忽列抬起头来,那黄金龙的目光扫视着,他感觉浑身冰冷,身体忍不住颤抖,甚至忘记了求饶

    吼

    黄金龙怒啸,声音在忽列耳畔响起,差一点刺穿他的耳膜

    随后,黄金龙在半空中如同鱼儿摆尾,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了余安的体内

    只见余安体内爆发出一团金光,光芒太过耀眼,此时的余安就好似倒在地上神龛,即便是倒着,也让人有种顶你膜拜的冲动

    “真龙饶命真龙饶命真龙饶命啊”忽列心理防线出现裂痕,满心惶恐,连忙跪地求饶

    刚才他被那黄金龙魂吃掉魂魄,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般

    即便余安躺着,他也没有勇气继续战斗下去,实在是不敢招惹

    “叔叔”泰坦揉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他想过余安体内应该有异宝在身,甚至想过他修炼速度如此快,可能有一个强大的修士守护

    可是他从来没有讲过,余安你那居然盘着一条龙

    “啪”忽列意识渐渐清醒,在听到泰坦的话后,他怒不可遏,甩手就是一记耳光,一下子就将泰坦打飞

    泰坦心头不悦,可他终究没有反击的勇气,只是惭愧地低下头来,一脸委屈

    “都是你做的好事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差一点将我的老命都搭上了”忽列怒喝,实在是刚才太过凶险,如果那黄金龙继续对自己展开攻击的话,自己真有可能陨落当场

    对面的鬼穷被幽伯等人围着。

    “鬼道友料事如神,我等佩服”幽伯笑眯眯的。

    “鬼穷道友是如何看出小安子非凡体质的呢”红霞也追问道。

    丑婆婆,“鬼穷道友,你脸怎么红了说实话,你的眼光的确不赖,其实我也认为我家小安子无事的”

    众人七嘴八舌说着,唯有骨怪神色有些复杂。

    刚才真龙出现的时间较短,连幽伯等人都没有看出这真龙的来历,骨怪几乎可以肯定,那头黄金龙正是不久前他让余安吞掉的那头从万龙岛抓来的小龙

    可是龙肉和龙魂不是已经被余安吃掉了吗,怎么它现在还活着

    一想到刚才黄金龙释放出的恐怖神通,骨怪神色有些复杂,不免为余安担忧起来。

    “哈哈,刚才的比试只是婚礼的一个小插曲,不知大家觉得精彩否现在婚礼照常举行,我们魔渊山脉的修士难得聚一场,今日自当痛饮一番”

    在确认余安无事后,幽伯满脸笑容,对众人道。

    他朝着山上的一些小妖打了一个响指,顿时就听到一阵唢呐声响起,整个黄土岭登时飘荡起欢乐祥和的气氛

    一些妖魔心中尴尬,毕竟刚才他们为翼族呐喊助威,这也间接的得罪了忘川河

    一头虎怪向幽伯讪讪一笑,想要告辞,却迎来了幽伯那冰冷的眼神。

    “虎老弟,翼族的面子你给,难道忘川河的面子你不给”

    一句随口之言,就让那虎怪惭愧地低下头来,连忙说着不敢

    一时间那些想走或不想走的妖魔都回到了黄土岭,站到所属位置

    鬼穷走的忽列面前,对其笑道,“忽列道友,我们好久不见,何不痛饮一番”

    忽列冷笑,“没兴趣,我有事,告辞”

    说完之后,就见到忽列在泰坦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

    这次出手,他不仅颜面尽失,法力也消耗严重

    突然,身后又传来鬼穷戏谑的声音,“忽列道友为何走得如此匆忙,对了,要不要让小安子送送您”

    忽列心中咯噔一下,差点失去重心,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