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赶年集(上)
作者:曲末殇   从刷单开始的特殊业务生涯最新章节     
    听着老爹老娘你一言我一语地揭着前任书记陈家善的老底,陈祎在心里暗暗地看了口气。

    这样的情况在农村普遍存在陈家沟才只是一个只有五百多口人的小山村,而陈祎外婆家所在的周家口,则是一个有着将近五千口人的大村子,每年村子不明不白的黑帐,高达上百万

    到了二零一零年之后,虽然国家开始了精准的扶贫,可在陈祎看来,还是不够透彻。

    扶贫最重要的是改变观念不假,可有相当一部分农民的观念陈旧,有相当一部分原因,还是跟基层干部的积年留下来的遗毒有一定关系。

    改革开放到全面取消农业税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基层的很多农村干部,打着党和国家的名旗号,无恶不作,已经让相当一部分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信任,降到了低谷。

    等真心想为群众干一些实事、好事的基层干部再做工作时,他们遇到的是阴奉阳违,敷衍了事的基层很多群众已经被折腾、糟蹋怕了

    眼瞅着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陈祎笑了笑都是些老黄历了,再说了,国家早晚得回过头收拾这些畜牲,毕竟全中国还有十亿农民呢

    房间里的几个大人都没有回应

    唉,差点忘了,锅开了说着陈祎老娘周长宁看了看陈家林,你们都吃晚饭了吗

    陈佳林乐了,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吃了,都几点了

    不就才七点多吗。陈祎老爹笑了笑,伸手摸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过去的一年级,国家领导人真的很忙,神五上天,三峡蓄水。中国人民的确也很幸福,马上就不用交公粮了,种粮食反而有补贴。

    另外一方面,歪国人民的确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十多年前被鹰酱海陆空齐上阵胖揍了一顿的萨达姆,又被拎出来,乱棍打死;拉灯同学则被追得跟丧家之犬一般,虽然一直喊着我很好,可大家都知道这家伙只是打肿了脸充胖子

    而就在陈祎一家三口边吃边聊的时候,老娘周长宁突然想起来什么,爬到炕上将陈祎的背包找出来,将里面的围巾全都倒了出来。

    他嫂子,这是你小叔子元旦表演节目挣回来的,你自己挑一条

    陈祎老娘翻书包的时候,突然摸到一个盒子模样的东西,也一并掏了出来,打开,里面是一只奶黄色的手镯。

    陈祎

    见老娘的面色不善,一直盯着自己书包的陈祎,缩了缩脖子这是郑武给的,说是用蛤蜊壳子做的。

    陈祎老娘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又放回了盒子里。倒是陈祎的堂嫂,则笑意盎然老弟,你这是给弟妹准备的

    给你弟妹那个,早就送出去了。

    陈祎瞥了一眼虎视眈眈的老娘,笑了笑这是给姥姥准备的东西,郑武说这东西能防止骨质疏松。

    陈祎老娘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将盒子扔到一遍,继续扒拉围巾。

    陈祎的亲戚中间,就没有能认出巴宝莉的,因此,他们的评价也就相对客观一些

    围巾倒是纯羊绒的,陈祎的堂嫂笑嘻嘻地看着陈祎,就是有点太薄了,应该不耐洗

    陈祎巨汗有钱人买这玩意儿,从来就没考虑过需要洗的。

    当然,该糊弄的陈祎还是得糊弄的一共就六百块奖金,十条围巾,已经够便宜了

    也是堂嫂笑着点了点头,这围巾做工还不错

    一群人聊到深夜才散场,而堂哥陈家林离开时,还问了一个让陈祎有点懵的问题老弟,明天去赶集吗

    又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自从陈祎二十八岁堕落成老宅男之后,就很少赶集了,而且上班之后,年年都是年二十九放年假,根本就没有机会赶年集。

    遇到熟人尴尬,尤其是带孩子的同学人家孩子都五六岁,甚至上初中了,你还是单身狗一只

    堂嫂在旁边不停地撺掇着去吧,咱们明天一起

    也行

    睡觉的时候,由于老爹老娘占据了热炕头,陈祎就只能跑到堂屋里享受电热毯了

    寒假第一天开始了。

    享受了一次完美睡眠的陈祎,一起床就遇到了好兆头头撞到了门楣上。

    两个多月没有量过身高的陈祎,赶紧脱下鞋子,靠墙站好,做了标记之后,赶紧找出了钢卷尺

    一七五点三。

    陈祎激动得热泪盈眶身高终于超过上辈子了。

    早饭之后,老爹老娘伺候完了家里的鸡羊,骑着电驴子就蹿了,留下只能靠十一路公交赶路的傻儿子。

    农村人喜欢准备充分,很早就开始置办年货,而很多卖菜卖年货的小商贩,也担心货物积压在手里,越靠近年底,进的货越少。

    因此,虽然刚到腊月二十,路上准备去赶集的人就很多了,成群

    陈祎

    陈祎刚走出村口,就遇到了熟人,小时候的同学兼发小,陈锦华。

    陈锦华上来就给了陈祎一个小拳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

    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陈锦华有点沮丧,我们学校那边不好坐车,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对了,回来的时候,我正好跟遇你们班的那个李琳一辆车,她还跟我打听你来着陈锦华那肩膀顶了陈祎一下,伙计,你就没什么想法

    学习要紧

    陈祎在脑子里翻了好久,才将李琳的形象跟名字对上号。

    可这位同学的印象一完善,陈祎的脑海里立马就蹦出汪瑾妍的q版形象来好呀,老陈,你竟然敢

    陈祎打了个冷战,将杂念抛出了脑海。

    任务回归的时候,陈祎计划得很好,将自己和汪瑾妍的关系保持在恋人未满的程度上。

    可让陈祎始料未及的是,年轻的我们总是太冲动,计划中的恋人未满,离恋人就只差一个情人节的表白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陈祎也不清楚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可陈祎的脑子里已经容不下其他女孩子了发脾气的汪瑾妍,缠人的汪瑾妍,脸红的汪瑾妍,一群汪瑾妍已经将陈祎脑子给填满了

    一旁的陈锦华见陈祎突然变得深沉起来,有点意外,没再继续纠缠下去。

    两个人要去的刘家口集市,离陈家沟有三里多地,在村村通之前,连接两个地方的道路,都是晴天飘沙、雨天流洪的泥土路。

    走了有十分多钟,一个河口冲积平原出现在眼前。

    终于快到了

    陈祎扭头瞥了一眼喘息声有点粗的发小,笑了笑你们都不上体育课吗

    半年就上了六节,还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陈锦华笑了笑,九中跟一中没法比,学校招生都是打着为高考复读打基础的旗号